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重生明朝当皇帝 > 第六十章 天启八年就此开始
    因礼制所限,朱由校只能让三十名军官生在乾清门外的广场上与自己一起过除夕。

    但对于军官生们而言,能和当今天子一起过除夕,已算是至高无上的荣耀,即便是此时不能与家团圆,心中也已知足了。

    十七张高脚长条桌子已排放在汉白玉台基的左右两旁,除了三十名军官生还笔直的站成一排等候朱由校命令外,卢象升的家人已在皇后张嫣的邀请下入座。

    此时正中央的广场上也搭建起了戏台,从各地上贡的名酒也码放在了一旁。

    四周也已经挂满了大红灯笼,柱子上也缀满了用纸做的各色花卉,尤以大红为最。

    于台基上与自己皇后并排而坐的朱由校将酒杯一举:“入座吧”,众军官声才齐声大喝一声“是!”然后才井然有序的入座。

    一时,皇后见此不由得赞叹道:“这些儿郎个个都如此精神,当真是威武不凡啊,陛下。”

    “他们有朕威武吗?”朱由校不老实的把手放到皇后张嫣的大腿上,惹得皇后直接凤目瞪了他一样,低声嗔道:”陛下,自重些。“

    朱由校微微一笑,就恢复往常一本正经的样子来,举起了酒杯:“来,今日是除夕,新春将至,在此宴上,不分君臣,只论情谊,大家不必拘束。”

    “谢陛下!”

    众军官生忙一同举杯回应朱由校,而朱由校却发现三十名军官生少了一名,便问卢象升:“卢爱卿,为何少了一人?”

    “回禀陛下,缺席之人乃玄字号房丁号床位军官生覃博桐,他因正步依旧未达标,无颜来见陛下,正把自己关在屋内苦练,因陛下您说今日来除夕,不必点名,所以才未曾提及。”

    卢象升回答后,其他军官生都是微微一笑。

    “既然如此就不必管他了,喝酒吧”,朱由校说着就举杯倒酒入口,一口饮尽后就倒置过来。

    “陛下好酒量!”

    鳌拜和一些生性豁达的军官生不由得大声赞叹了一句,忙也跟着一股脑的喝干了酒,似乎在这一刻,他们与自己的陛下拉近了不少距离。

    待这些军官生一喝完,朱由校就又让身边的小黄门给他们添酒,这些军官生倒也是放得开,都主动起身朝朱由校和皇后张嫣躬身:“今日除夕,谢陛下,皇后娘娘恩赐,微臣感激不尽,恭贺陛下、皇后娘娘福寿安康!”

    让这些军官生们在自己面前说些文绉绉的共贺词,朱由校怎么都觉得有些别扭,即便是皇后张嫣也不由得掩面偷笑。

    不过,看得出来,这些军官生们的祝贺都是出于真挚之心,朱由校便也就直接拍桌叫好起来:“很好,诸位都是我大明未来的希望,朕有你们这群好儿郎为朕护佑江山,朕何愁不能福寿安康!在此,朕也恭祝各位儿郎们早日建功立业,加官封侯!“

    因酒性发作,再加上又是皇帝陛下的金口玉言,这些军官生们一时间也不由得心潮澎湃,恨不得立即就横刀跨马于百万军中取得上将之首献于朱由校,以不辜负君恩!

    “陛下请放心,他日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众军官生的豪迈之气算是彻底被朱由校调动了起来,而并不同以前那些长于深宫的皇帝朱由校也没有显得矫揉造作,便也降尊纡贵的与这些军官生们畅饮起来。

    卢象升和王承恩等陪侍的臣僚都不由得相视一笑,他们现在算是看出来,如今的陛下已非是当年的陛下,一场大病痊愈后,陛下先贬魏忠贤,再以雷霆手段除东林、抄晋商,其手段不得不说更铁血,其帝王心术也更熟稔。

    如今在一群军官生面前,素来滴酒不沾的陛下也能做到豪气干云,与一干文官都不愿意瞧在眼里的武官吆五喝六,开怀畅饮。

    明白人都看得出来,陛下这是在收揽军心,不甘心做一个被锁在紫禁城里的傀儡,虽然他现在已经不是傀儡,但在座的天子近臣都知道,陛下的目标不仅仅是做一个守成之君。

    “当年太祖皇帝本是淮右布衣,靠二十四名淮西弟子起家,终究荡除北元,复我华夏,如今朕亦有三十名少年英杰,当不输于祖宗当年之荣耀!来!干!“

    坐着的军官生选于京营,大都也都是淮西勋戚后裔,如今一听朱由校夸祖上荣耀,一个个也是意气风发。

    这次除夕之夜,仿佛朱由校和军官生们仿佛就成了主要角色,而其他人就只成了陪衬,可大家又不能离去,也就只能干等着。

    一时酒意渐浓,在皇后张嫣的劝谏下,朱由校才收敛了一些,忙又命开戏,亲自点了几出岳飞精忠报国和霍去病征匈奴的戏。

    激扬的战鼓和铿锵的锣声和台上武生们精彩的打斗让一众军官生听得是面红耳赤,恨不得现在也纵马沙场杀敌建功。

    等戏演完后,朱由校已是酩酊大醉,倒在皇后张嫣怀中闭眼就睡,众军官生见此没有一人敢笑话自家陛下,即便是鳌拜也不由得更加笃定自己跟定了明主,有这样的大明皇帝在,后金勇士虽再骁勇只怕也难让大明屈服一步。

    等到次日,朱由校苏醒后,时间已近子时。

    只是朱由校来到大明朝以后起得最晚的一次,但一听到远处已经传来军官生们的口令声,他也不由得立即翻身起来:“更衣!”

    “陛下,您昨个儿喝酒太多,要不今日就多睡会儿吧“,皇后张嫣这时候走了进来,很是关切的问道。

    “不必了,再睡头就更疼,谁让朕是皇帝呢,大臣们有假期,朕可没有”,朱由校说着就自己穿起鞋来,皇后见劝不过便命柳如是去御膳房传午膳来,而她则亲自给朱由校梳头打发髻,并道:“人人都想当皇帝,可以臣妾看,这皇帝可没半点意思,累死累活的。”

    “爱妃你要是争口气,给朕再生个龙子,等他长大了,朕就把皇位传给他,然后自己当太上皇,就轻松了。”

    朱由校这么一说,皇后直接就低下了头,半晌不言语。

    朱由校自知说漏了嘴,尴尬一笑就径直出了殿外,舒展了一下身子道:“朕的大明天启八年,就从此刻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