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重生明朝当皇帝 > 第六十四章 朱由校的帝王心术

第六十四章 朱由校的帝王心术

 热门推荐:
    朱由校看着覃博桐那郁郁寡欢的样子,就不由得看了卢象升一眼。

    昨晚,他与卢象升连夜商议该如何对这三十名军官生们的官衔授定时,本来卢象升一开始就建议授予覃博桐少将军衔,正三品的昭毅将军。

    虽然卢象升最开始对一来就指望着升官发财的覃博桐没什么好印象,但在训练时,卢象升越发觉得这覃博桐虽然是痞了点,但人却是十分灵活,拿得起放得下,特别是在排兵布阵方面有异于常人的天赋,且很善于变通。

    但朱由校认为覃博桐灵动有余却沉稳不足,他要的不是个性太鲜明的军官,而是首先听从自己命令,服从指挥的军官。

    而且,比之余常延龄,覃博桐明显过于注重名利。所以,朱由校有意要让这个自视甚高的优秀军官生尝一尝挫败之感。

    同时,考虑到常延龄过于谦逊,且觉悟甚高,便干脆再升他半级,成为从二品官阶的定远将军。

    这一升一降非是朱由校随性而做,而是刻意为之,前世熟稔如何把控病人心理的他为了让这些军官生完全忠诚自己,他不能只靠阳谋,有时候也离不开阴谋。

    看着覃博桐满脸紧绷,端正的踢着正步朝自己走了过来,朱由校也刻意挤出一丝微笑,伸出手道:“祝贺你,优秀的覃博桐上校。”

    上校?第一次从陛下口里听到这个词汇,覃博桐以为自己这一辈子也不可能是校官,所以他也没在意上校与大校的区别,可如今,当这句话从陛下口中说出时,他心里仿佛在如刀割一般。

    陛下喊前面几位军官生们时都是喊的什么什么将军,到了自己的时候,却很快改成了上校。

    覃博桐强行挤出一丝苦笑,然后郑重的给朱由校行了个军礼:“谢陛下!”

    等到朱由校给他佩戴好肩章后,他也没有一点自豪感,甚至他想立即走下台去,最好是找个没人的地方喝一坛子酒。

    下面依旧响起了掌声,但卢象升没有鼓掌,他想起了自己陛下那日对自己说的话,即覃博桐此人聪明诡谲,不比常延龄忠诚坦诚,也不比富大海敦厚老实,若要让他效忠于大明,效忠于皇帝。

    那么,故意降低覃博桐官衔的恶人只能由他卢象升来当。

    看见这个足足喝骂自己一个月的兵部左侍郎兼总训官卢象升,覃博桐心里也不由而然的觉得自己没有被授予将军衔或许真的跟他有关。

    覃博桐之后则是卢家钰,这个只有十七岁的少年虽然只是被授予为中校军衔,官拜从四品的武德将军,且被任命为工兵营的指挥使,但他没有半点的不高兴,因为这是他第一个官职,相对于许多人来讲,这已经很高了。

    在授予卢家钰官职后,新编的禁卫军的各营指挥使就安排完毕。

    剩下的二十多位军官生则分别授予从少校到中尉不等的军衔,和五品以下的散官官阶,充任各营千户之职。

    只到临近晌午,官衔授予仪式才宣告结束。

    按照预先的安排,在官衔授予仪式结束后,这些军官生们会先放五日的假,待五日结束后就正式进行禁卫军的训练。

    但朱由校没有因为军官生训练的结束而可以偷懒,相反,他必须得尽快在五天之内根据对这些军官生培训的经验对接下来训练一万名禁卫军的方案进行改进。

    朱由校不是军事科班生,但却硬要将近现代的一些军事理论知识加进来,卢象升熟读兵书,知晓如何培训士兵,却不知道后世军队和明朝军队有何不同。

    因而,这也就成了接下来对禁卫军训练的第一个难题,但如今在对军官生短期培训的过程中,两人的想法总算被对方所了解,因而他们不得不再次讨论并形成一个完美的训练方案。

    “刘公公,卑职想见见陛下,烦请您通禀一声。”

    全体军官生都已离开紫禁城,各自回家去了,就唯独覃博桐还待在这训练之处,苦求着刘汝愚。

    不是覃博桐不想回家,但若是他不明白自己为何被定位的官衔这么低,他的心结就不会解开,所以,他必须要问清楚。

    刘汝愚见他苦苦哀求,又想到此人好歹也是魏国公的人,且眼看这些军官生们日后必定会成为陛下最器重的亲军将领,因而他也只好卖这个人情。

    “跟我来吧”,刘汝愚带着覃博桐正要去见朱由校,但还未到乾清宫西暖阁,就见卢象升走了过来。

    卢象升一见覃博桐和刘汝愚走来,便朝刘汝愚拱了拱手,并很是冷淡的看了覃博桐一眼。

    “陛下,禁卫军新任辎重营指挥使覃博桐求见!”刘汝愚和覃博桐都没资格随便进入西暖阁,少不得也只有等在外面的小黄门通报。

    朱由校闻听是覃博桐求见,便不由得一笑,便也猜到这覃博桐是为自己被授职过低的事,便忙命人带他们进来。

    “覃博桐,你来见朕究竟是为何事,可直接说来”,朱由校故作不知的坐在龙椅上,很是认真的批阅着奏折。

    “微臣是为今早授官一事陛下,微臣何处不如常将军和富将军二人?”

    覃博桐心想既然来到了御前,便也干脆咬着牙把自己心里的不解说出来,省得以后心里不舒坦。

    朱由校听此则放下手里的折子,站起声来,走到覃博桐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博桐啊,你这一个月的表现,朕都瞧在眼里,朕本想直接授予你少将军衔,和常延龄一样,但卢侍郎说你为人有些浮躁轻狂,且注重名利而无舍身救苍生的觉悟,因而建议朕挫一挫你的锐气。不过,你放心,他日若是你建功立业,朕是不会吝惜赏赐和升官加爵的。”

    听到陛下的亲口解释,覃博桐这才释然不少,且一想到自己一个小小的指挥使竟为了这件事来质问陛下,实在是有些大不敬,可偏偏陛下没有半点怪罪自己的意思,心中对朱由校的感激也就更深了些,且一将那位严苛的卢侍郎与当今陛下相比,还是陛下更了解自己内心真正的抱负。不知不觉间,朱由校就这样被覃博桐视为知己之人。

    “不过,覃博桐,朕得警告你,不准你怨恨卢侍郎,卢侍郎不止对你一人严格,对于其他人亦是如此,你看他亲弟弟的职位比你还低,而且这些都是朕的决定!”

    见陛下出言警告,覃博桐便忙拱手道:“陛下放心,微臣不敢有恨卢侍郎之心,微臣是陛下的人,陛下即便让臣做一小兵,臣也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