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抗战之时空要塞 > 十五章川区剿匪记二

十五章川区剿匪记二

 热门推荐:
    在这个有杆土枪就敢当自己是草头王的年代,这帮土匪们手中拿的大多数是老套筒或者是土枪,只有极少数手中才会有汉阳造、二十响。国人们对于炮的概念还非常模糊。哪像后世的百姓就算再不了解军事的人,也多多少少知道些防范措施。而现在别说老百姓就算是普通的士兵没有在战场上生生死死的走上几趟也不会有什么防炮的经验。土匪们比起那些士兵自然又差了几筹好多土匪都是被生活所迫,才会走上这条路。进入林区的战士只发现了几个重伤垂死和被爆炸气浪震昏过去的,而八十多号土匪现在能喘气的还不到十个其余的全部都死在二十余枚十五公斤以上的高爆弹下。

    “呕~~”冲上山林的士兵们是第一次见到这样人间炼狱一般的景象,到处都是残肢断臂,就算是没有被炸碎的也是血肉模糊,徐志超手下都是新兵可能在交火的时候新兵能强压下心中的不适发挥出一定的战斗力,但是现在这种打扫战场的活交给新兵来干就会有一丝残忍,幸好这些士兵中有一部分就难民出身死人见的比较多恢复的比较快。闻着刺鼻的血腥味大部分战士吐的稀里哗啦,而小部分心里素质稍好的也是脸色惨白。

    “连级干部报道!”步谈机里传来徐鸸营长冷漠到千年不变的声音。

    “一连连长报道!二连……”

    “你们现在让士兵们打开随身的包裹拿出自产的银月牌香烟让每个士兵都点上。”

    “是!”虽然对这个命令有些疑问但是几个月高强度的军事训练让这些连长第一时间就执行了营长的命令,随着香烟的烟草气息弥漫血腥味渐渐的淡了。士兵的呕吐缓缓的止住,严格的军事训练让他们强忍着恶心慢慢的开始打扫起战场。

    “报告!营长我们在敌方阵地上除了找这几个人外,其余的没有发现。”二营的战士们把剩下的活口全部抬到营长徐鸸跟前。按照现在战士们的想法要给这些还喘气的一人一刺刀,直接送他们上路得了,哪里还需要浪费人力物力来救这些畜牲!不过机械战士对于徐志超的命令执行起来是一丝不苟,也许在不久的将来他们会有一些变通但是现在他们的智能等级还没有那么高,徐志超下令是“如有抵抗,格杀无论”可这几个重伤号或者昏迷的人你能说他们抵抗了?一是一、二是二机械战士的刻板是天性!徐鸸让二营的战士把昏迷的弄醒!

    “找到匪首没有?”

    “报告,就是那边一连二排李铁牛他们抓住的那个人就是这伙土匪的匪首!那个小子命真好这都没炸死他,手底下也算有帮肯卖命的兄弟他是战士们从死人堆里挖出来的只是被震昏了!”

    “押过来!”

    李铁牛拿起枪托对着匪首的后背就是一枪托,没现场要他的命都是指挥官仁慈了还指望对他有什么好态度!“快走,再磨叽老子就给你一枪!”

    “营长你准备怎么处置他?”

    说话的是二营的教导员王天来,在四个月的训练学习中王天来等一批战士表现突出尤其是这个王天来和一营教导员钱俊在思想理论方面的成绩让徐志超深感欣慰

    他俩是徐志超看好的两个团政委的人选!在银月集团护卫队中分工十分明确军事主官就专攻军事而教导员包括以后的政治委员只要管好后勤和思想上面的工作就好,而平常的训练就交给副营长来负责。教导员对于军事行动只有建议权,除非军事主官战死要不他们绝对没有决定权!

    “先押回本部再说,按照指挥官的说法这些人要经过公审。罪大恶极的一律枪毙要是够不上枪毙的那就要看本部公审结果了!”

    “说的对,营长我还害怕您会直接下令枪毙了他呢,要是那样不符合咱们本部的原则。毕竟今天的押运队是咱们营的战士。”

    徐鸸机械眼中红光闪了几闪,随后恢复了以往的沉静“如果违反了指挥官的命令,我会承担一切后果!”

    “说什么呢营长,虽然我也是您训出来的兵但是我现在也是二营的主要领导哪有让你一个人抗的道理!别忘了咱们是战友!”

    “战友!~”徐鸸的机械眼中闪过一道红光,“人类的感情还真是没有理智,不过这种感情让我的主控板好享受!”

    “你叫什么名字?你们的匪寨在哪里?”

    被俘的匪首早就被那阵炮击吓的是亡魂皆冒,那帮煞星没有杀他让他心中稍安,现在听到眼前这个大汉的询问。他不敢隐瞒万一自己答的不如人家的意一枪直接撩脑袋上怎么办,现在可真是形势比人强!

    “报~报告老总,小人叫王奇有个混号叫癞头七小人的山寨就在从这里往东十里外的铁狼岭上!”

    “你们寨子里还有多少人?”

    “回老总,小人的山寨现在就还有二十多个看家的兄弟!”

    “押下去,看好别跑了回去交给指挥官处理!”

    “是!”

    李铁牛押着癞头七走了下去,现在一心想求活命的癞头七也极为老实!

    看了看手下的战士虽然脸色一个个都不好看但是手里的枪还是拿的极为牢靠,徐鸸点了点头知道这些士兵渡过了最初的不适,只要在经过一道开枪击毙敌人的门槛后。这些新兵蛋子就会慢慢的转为老兵到时候护卫队的战斗力才能得到最高的体现。

    “王教导现在我命令你和曹副营长带着咱们一连和炮连的战士去把这股土匪的老窝给我抄了!还是那句话如有抵抗格杀勿论!再有就是一定要注意伤亡指挥官说了他宁可用十发炮弹来炸一个敌人都不愿意咱们自己的战士用生命来换取敌人的伤亡!”

    “遵命,一连和炮连同志们登车我们去抄那帮土匪的老巢!”

    车队的影子慢慢的消失在徐鸸的眼中,这是他自己第一次独立做出的军事行动方面的决定,他知道指挥官现在头疼的就是缺少中高级将领来带兵虽然他们这一百个机械战士的理论水平相当高可是他们在实战方面就是一张白纸,他要在自己增加实战经验的同时帮助手下的指战员共同提高。

    “二连,三连的战士立即登车我们去支援五六营那边,通讯员询问一下他们位置!”

    自从分兵后一营长徐艺就带这自己的部队追赶前往东北方向的三营四营并且通过营部的电台与三营长徐叁取得了联系当他得知徐叁他们还有几公里就可以撵到那帮逃跑的土匪的尾巴时下令加快的了行军的速度,卡车里战士们手握钢枪就等着一会儿为自己的战友报仇。

    逃亡东北方向的就是癞头七所说的王胡子所带领的一伙悍匪,这伙悍匪已经在川南地区为祸多年。据说与西昌县的军阀头子也有不小的联系,每次西昌县组织剿匪时他们都会销声匿迹等过段时间又会出来危害四邻,川南的百姓对这一伙悍匪恨的是牙根直痒,他们说是三伙人实际上都是王胡子的手下,这个匪头十分狡猾知道如果自己的势力过大一旦让西昌县的军阀头子李扒皮感受到威胁,那么他的小命就会不保所以这个家伙把自己的势力分为三股每股的人数都不多不到二百人,全部是由他的心腹带领,如果发现硬茬子那么就三股合一股一起下山打劫,如果是软柿子那么任意一股土匪就可以吃掉,这样子这个土匪头子带着原来的一百多人小股土匪慢慢的发展到了现在有八百多手下,势力范围将近方圆百里的大匪头。

    今天王胡子是志得意满,最近一年在那片无人区突然冒出来一个什么米国的杰尼森集团下属分公司银月公司从一年前异军突起发展的跟飞一样,现如今整个永仁西昌两县谁不知道银月公司是个大肥羊,要不是挂着米国公司的名头西昌县的李扒皮早就忍不住派兵化妆成土匪来抢劫了,最近时局不太平SC最大的两位刘督军互相看着不顺眼,士兵时时擦枪走火时有发生,像李扒皮这样的小军阀只能在夹缝中求生存,所以他才能按下心思没有对银月集团动手。而他王胡子就没有这样的顾虑早在半年前就听说银月公司是日进斗金一直没有找到机会动手罢了,前些日子他的手下无意之中发现了银月公司押运队的路线,他才又动了心思,因为惧怕银月公司势大他召集了附近方圆百里所有在刀口上讨生活的土匪组织了一千多人的匪军,在今天清晨伏击了银月公司的押运队,虽然说伤亡惨重可是他所得到的远远超出他所付出的。一百万银元,整整一百万银元虽说他的山寨里的银元比这多出不少可那是多少年的积蓄一次抢到一百万,让王胡子对于这次虎口拔牙的行动表示很满意,他现在躺在牛车上敲着二郎腿,嘴里哼着不知名的小调正在憧憬着自己未来的幸福生活,而他不知道的是在他身后几公里处追来了一群要命的煞星。王胡子的死亡钟声已被敲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