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抗战之时空要塞 > 二十四章初识共产党人
    老李被徐武思拉住胳膊,听说对面来援兵了,还有一个营之多让刚刚快要逃出生天的老李等人心中一沉,本来之前被包围时已经绝望了,后来突然冒出了一股战斗力强大的援兵将他们救了出来,心中又充满了希望,而现在马上就要到城门口了又被敌方一个营的兵力堵在了这里,又绝望了要是老李知道真想说一句人生的大起大落真是太刺激了!

    徐武思可没有这么多想法现在老李等人都在,不能在无声的下达命令,低喝了“就地寻找掩体,检查弹药!”

    徐武思和五个机械战士带着老李等人隐藏在街道的左侧,而剩下的六名战士则带着两个重伤员隐藏在街道的右侧“报告我还有2个弹匣!我还有一个……”进过刚刚高强度的战斗虽然战斗的时间不长但是徐武思他们都消耗了大量的弹药,现在他们所携带的弹药不足以完成这场战斗。徐武思打定注意不能让指挥官身边的人再次来支援,本来他们就只有五十个人现在有十二个被困在这里,指挥官的身边只有三十八个战士,如果再进来一个班指挥官身边的人就太少了,实在不行他们就用他们的钢铁之躯冲出去大不了回去换身皮再在指挥官身边效力。把这个命令暗中的传达下去,所有的机械战士全部同意,指挥官绝对不能有危险!这是他们这些机械战士和光脑的共识!

    敌方的援兵已经肉眼可见,敌方的枪口已经快顶到他们胸口了“打!”徐武思再次发出一声低喝。

    “哒哒哒~~”清脆的索米声再次在这个县城中响起,王汉光被对方的火力吓的一嘚瑟,身边刚刚还簇拥着几百号战士就这么一阵枪声后身边最少倒下去百十个,王汉光的表现比他小舅子好不了多少!多年的声色犬马让原来刘文辉手下的悍将变的胆小如鼠。趴在地上的王汉光声嘶力竭的大喊着,好像只有这种嘶喊才能宣泄他心中的恐惧。

    “顶住给老子顶住他们没多少人,后退者格杀勿论!”就在军阀士兵快要溃逃的时候,从他们身后传来了一个威严的声音,随军而来的二营长冯敬国这时站了出来,冯敬国其人原来是黄埔第六期的毕业生与戴笠廖耀湘等人都是同学,并且参与过北伐战争。在战争中表现出色就连他们的光头校长都极为称赞,黄埔毕业后按照冯敬国的毕业成绩以及北伐战争中出色的表现最少可以在中央军中担任个团长的职务,只要顺风顺水用不了两年最少是个旅长要是运气好师长也很有可能,但是冯敬国为人至孝,刚刚毕业的时候听闻家中母亲重病。没有去中央军任职,直接返回家乡SC成都照顾重病的母亲,一年之后冯母撒手人寰,冯敬国准备再投中央军。可是不知道刘文辉从哪里打听到他,在冯母病重期间是嘘寒问暖,殷切备至,冯母过世后刘文辉大打人情牌将冯敬国留在了自己的手下。冯敬国感恩刘文辉对于自己和母亲的照顾也就顺水推舟答应下来。

    可是没想到刘文辉其兄刘文彩在SC境内大肆种植贩卖鸦片,冯敬国嫉恶如仇最恨的就是鸦片他的父亲就是在他五岁的时候就是抽大烟抽死的,是他的母亲含辛茹苦的把他拉扯大,送他上的军校,所以冯敬国见到贩卖鸦片的就想杀。刚刚开始冯敬国看在刘文辉的面子上不与刘文彩计较,只是旁敲侧击的告诉刘文辉其兄所做的一切,希望刘文辉能够管一管他哥,可是没想到刘文辉根本不管,一气之下他差点拿枪崩了刘文彩,这下捅了马蜂窝了刘文彩差点就下令就地将冯敬国枪毙,不过刘文辉爱惜他的才干才将才他又保了下来,不过把他发配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当了个小营长。说是磨磨他的性子。冯敬国已经对军阀的部队彻底失望了,不过身为军人他还是有一个军人的操守。就算在这个偏僻的小县城也是兢兢业业。

    在他刚刚来报道的时候和王汉光关系还不错。后来王汉光纳了一房小妾就是李二狗的姐姐,并且把李二狗强行提拔到营长的职务不过这些跟冯敬国没有什么大关系,毕竟李二狗还不敢在他头上作威作福。刚刚开始李二狗还有所收敛不过后来这个小子欺男霸女,逼良为娼,杀人放火无恶不作,冯敬国实在看不过眼收拾了李二狗几次,没想到这个小子不但不知悔改反而变本加厉祸祸的比以前还厉害,又让他姐姐在王汉光跟前猛吹枕头风,冯敬国彻底的********只不过挂着个营长的头衔当个撞钟的和尚。

    今天本来冯敬国并不想跟着过来围剿什么共产党的,他在刚刚进入黄埔军校就读时与当时的政治部主任周主任接触过一段时间,那个时候他就极为佩服这个儒雅博学的主任,一年后周主任与光头校长分道扬镳他还甚为可惜不能在聆听周主任的教诲,而且他对周主任的政治理念也是很感兴趣,在周主任的推荐下他私下里悄悄的看过几本恩格斯和马克思的著作要不是相处的时间太少他很有可能现在就是个共产党人。不过还是军人的操守让他放心不下自己的部队。只好跟过来看看他也有点小私心看看能不能暗中帮助一下城里被围攻的共产党人。

    不过现在看到自己的部队被对方十几个人打的是溃不成军,军人的血性和尊严让他站了出来。组织自己的部队继续抵抗俗话说一头绵羊率领着一群狮子还不如一头狮子率领的一群绵羊!这个道理在这个时候尽显无余,刚刚还混乱不堪的部队在冯敬国的组织下慢慢的从混乱中恢复过来,开始组织起有效的抵抗不过虽然看上去打的是有声有色可是他的士兵们直到现在为止还是被压着打,并且对方无一人伤亡这让冯敬国心中波涛汹涌,这到底是谁的军队,这些士兵是怎么训练出来的,如果能有一只由一万这样的士兵组成的部队,他冯敬国敢打到东京去。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能把鬼子那个什么鬼天皇抓回来。

    战斗还在继续,二营的士兵们在他们营长冯敬国的指挥下继续对徐武思等人进行围攻,期间冯敬国今天是是真见识到了,对面的这十几个人装备之精良,战斗力之强悍,战斗意志之坚韧,战斗嗅觉之敏锐,战斗风格之多样这些都让他肃然起敬难道共产党人的部队这么强,这成了他心头最大的疑问,慢慢的对面的枪声渐渐消失,对方扔出了他们手中最后一颗手雷,刚刚他们都在用手枪在射击不过估计他们已经没子弹了,他们已经射杀了二百多士兵要不是冯敬国能力超强他手下的二营早就溃逃了,不过他们还是逃不掉了他们可以说已经弹尽粮绝,自己手下还有二百多人而且刚刚从城中又赶来了两个连的兵力合在一起超过一个营的兵力,他还真不信这十几个人能赤手空拳的从这五百人中杀出去,难道一个个都是赵子龙附体了?

    “对面的兄弟们,投降吧你们已经做到一个军人能够做到的极致,我十分佩服各位不过各位应该已经没有子弹了,不要在进行抵抗。我用我军人的荣誉和我的项上人头保证各位的生命安全!”

    “老徐怎么办?”

    老李问了下自己身边的徐武思,刚刚冲击城门的时候老李和徐武思互通了下姓名“没事一会我们挡在你们的身前跟着我们冲出去!”

    “你开什么玩笑,我们共产党人怎么能让我们的朋友来帮我们挡子弹这绝对不行!”

    “朋友~”一声朋友叫的徐武思主控电板一阵发热“没事指挥官的命令必须完成,是我小看了对手,错估了战斗形式我应该负责!”

    “你说的是什么屁话!你们已经让我们这些井底的蛤蟆大开了眼界还有什么责任!”

    就在两人争执不休之际,冯敬国的身后又传出一阵索米的响声,刚刚还在庆幸战斗结束的士兵放松了他们的警惕,对面那些人已经成为了没牙的老虎还有什么可怕的,可是没想到自己的身后竟然又出现了一批人。对着他们就是一顿扫射!

    冯敬国凭着他敏锐的警觉逃过一难,艰难的回头一看,冷汗直流还让不让人活了本来自己对面十几个奇装异服的战士就够吓人的了,谁成想现在自己的身后又出现了三十多号跟对面同一装束的人,看这些新来的人他们的战术动作就知道并不比自己刚刚面对的对手差!

    “指挥官怎么亲自来了?要是有危险怎么办,徐司凌这个警卫排长是干什么吃的!如果指挥官擦破点皮老子回去一定拿螺丝刀拆了徐司凌!”

    这是徐武思第一次骂出粗口,老李也是精神一震“咱们的援兵又到了?”

    虽然看见了这些战士但是老李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眼睛,自己等人这是走了多大的****运才能有这么好的运气,这援兵是一波一波的来而且一次比一次强悍。

    从冯敬国的身后传来一个声音“李先生,哈哈李茂森先生我就猜到你一定是共产党人你可让小弟我好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