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抗战之时空要塞 > 二十六章银月第一悍将
    冯敬国被再次押上来,刚刚目睹了王汉光和李二狗双双被枪毙,冯敬国心中涌起了一股悲哀,兔死狐悲,王汉光和李二狗的为人虽然他是极度的看不上眼但是毕竟同僚一场,就这么毙命于此怎么能不让冯敬国赶到悲哀,他很想警告下对方让对方遵守日内瓦公约不许枪杀俘虏!但是等对方的几人将王汉光和李二狗等人的平日的罪状一桩桩一件件的说出来,没有一条是对方编造的,都有证据证明而没有任何证据的就更多他知道这代表这什么,代表这苦主一家肯定已经遭了王汉光和李二狗的毒手。冯敬国嘴吧张了张,但是却怎么都说不出话来,满口的苦涩。这样的人他抓到也会杀,说他俩是禽兽都是侮辱了禽兽简直就是禽兽不如,现在被几个士兵押着来见对方的主官,冯敬国已经做好了死的准备,不过不知怎么回忆起刚刚考入黄埔的时候,青春年少,意气风发,一心报国立志凭借手中钢枪为中华神州打出一个未来,可是仅仅几年之后他竟沦落于斯还真是让人唏嘘不已!

    “你就是冯敬国?”

    “是!要杀就杀!少那么多废话!”

    “还挺硬气,不过我决定不杀你,因为杀你是浪费我的子弹。”

    “你竟敢如此侮辱我!”冯敬国听别人说杀他都嫌浪费子弹,双目变的通红这几年他一直是得过且过,可是心中的热血并没有冷只是埋藏在内心身处,今日一战他埋藏的热血又被引动,这一战虽然他输的很惨但是输的他服气,对方无论是士兵的素质还是装备都胜过他的手下百倍。更甚于他竟然在他最骄傲的地方败给了对方士兵中的普通一员。不过这仗就算是败也败的酣畅淋漓!

    “侮辱你?你不配!你不配作为一个军人!”

    冯敬国目眦欲裂,不停扭动的身躯差点连机械战士都按不住。“你胡说!老子自从上了黄埔为国家,为百姓出了多少力,就单说北伐战争中老子立功无数,光身上的枪眼就有五处。要不是老子命大早就死了!可是老子从来没后悔,就没认过怂,你个黄口小儿敢这么侮辱我!老子知道老子现在是你的俘虏,你可以杀我但是不能侮辱我军人的身份!”

    徐志超听见冯敬国说他是黄埔毕业生,并且还参加过北伐战争,那最晚也是黄埔前几期的人物,在这个时代黄埔军校是中国军人的摇篮,多少热血男儿抛家舍业都要进入黄埔军校,当然他们校长暂时不予评论,抛开政治立场黄埔军校不失为中国20世纪初期的军中圣地,尤其是前几期毕业生,在抗日战场多少人抛头颅撒热血,多少无名英雄倒在了保卫家国的战斗中。前几期的毕业生其中的将星可以说多如繁星。没想到这个冯敬国还真是个宝贝。

    在机械战士去押解冯敬国的时候,徐志超就从徐武思口中的知了这次战斗的全部经过,对方的士兵在徐志超眼中说是土鸡瓦狗都算高看他们一眼,这不是侮辱这些战士,主要是这些战士都是在一头猪的领导下战斗。可是最后的一战让徐志超双眼直冒光那个指挥官绝对是个悍将,能让一群训练差,装备差,没有任何思想支撑的普通战士与自己十几个机械战士交火这么长时间,没有被击溃可见这个人的指挥艺术那是相当之高,而且从这个人短短的几句话就能让这些军阀士兵拼死抵抗看的出来这个人在普通士兵中是有相当高的威望的。而在战斗中此人身先士卒,英勇无畏如此悍勇的作风,此人八成是个性如烈火之辈,并且他在最后占尽优势时还能擅自决定,越级同意要放徐武思等人一条生路可见此人绝对是个纯粹的军人。

    这种人你好言相劝八成没用,他会慷慨赴死绝对不会苟且偷生,所以徐志超用了千年不过时的激将法,请将不如激将这句话就算再过一千年都不过时。果然冯敬国毅然的跳入了徐志超挖好的坑里。

    “是!我承认你可能在前几年算是个优秀的军人,但是现在呢你敢拍着胸脯大喊我冯敬国是个军人吗?不!你不敢,你手里的枪已经沦为了欺压普通百姓的工具,你的枪口没有对准外敌对准最多的就是普通老百姓,对!你是没有恶迹可言,但是你在黄埔军校所学难道就是为了让你成为一个军阀的一条狗吗?刘文辉在SC干了什么你不知道。其兄刘文彩又干了什么?你敢说你不知道!整个SC有八成以上的烟土都是从他们那里流出来的,烟土是什么你别说你不清楚,而你呢就算你没亲手干过这些,可是你敢说你没享受过烟土带来的好处?你的军饷哪里来的,你的吃穿哪里来的?你高人一等的生活又是哪里来的。这些上面都沾满了百姓的鲜血!你还敢说你是军人!你作为军人的荣耀早就被你自己践踏的体无完肤!”

    一席话说的冯敬国低头不语,冷汗直冒,刚刚还在不停扭动的身躯现在已经僵立,血红的双眼已经没有了神采,他知道对方说的都是真的,虽然自己没有亲身参与这些事可是自己已经成为了既得利益者,跟亲自参与没什么两样。想起年轻时的热血慷慨对比自己现在的麻木不仁,让冯敬国心如死灰。

    “噗通”冯敬国跪倒在地,虎目中流下了悔恨的泪水。“对!你说的对!我不配成为一个军人,我更不配提起黄埔二字,我愧对我的母亲,愧对我的国家,愧对百姓!我是一个罪人,我求求你杀了我!杀了我,如果你真的嫌杀我都浪费子弹那就给我一把刀就好,谢谢!”冯敬国可以说现在意志已经被摧毁,心中的信仰已经坍塌,现在一心只求速死!

    “死?死太简单了,还用的着刀吗,自己找棵歪脖树就解决了,可是你觉得你能一死了之吗?你对的起你的父母,家人吗?对的起你苦苦追求的目标吗?对的起教育你多年的黄埔吗?”

    冯敬国还是默默无语他第一次发现自己是如此懦弱,如此的不堪一击,可是他现在是真的迷茫,就像一个迷途的旅人找不到前进的方向。

    “冯敬国!把你的头抬起来!走跟我走,咱们去看看咱们的同胞现在过的什么生活,你自己想想生你育你的中华母亲现在又正在遭受怎样的凌辱!”徐志超二话不说拉起跪在地上的冯敬国就走出了临时指挥部,这个临时指挥部就是王汉光的团部。设立在县城的中部,能在这里生活的人大多还薄有家资,但是随着他们越来越靠近县城边缘,这里的百姓都可以说是乞丐,麻木不仁的双眼,骨瘦嶙峋的体格,破破烂烂的衣服这些都让一行人心中沉痛无比,走完了一圈返回了临时指挥部“冯敬国你现在还想死吗?你不想亲手改变这一切吗?”此时的徐志超就像一个诱惑小白兔的大灰狼!

    “想!可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做!”

    “跟我走,我会让你看到未来!”

    “跟你走?你是共产党人?”

    “不!我还不是,我现在在世人的眼中也是一个军阀。”

    “不!我不会在为军阀卖命,如果你不杀我请放了我,我要去中央军,我要再次重拾我的热血!”

    “这样吧!你先跟我去我们控制的区域看看,道理那里如果你还认为我是一个军阀你转身就走,到时候我绝对没有二话怎么样!”

    冯敬国陷入了深思,他本身就是个重情重义的人,现在眼前这个年轻人骂醒了自己,又放自己一条生路如果自己就这么走了,他还真自己说服不了自己。可是万一自己跟他去了到时候不放自己离开怎么办?算了男子汉大丈夫大不了到时候把这条命还给眼前这个年轻人,反正自己现在的命也是别人施舍给自己的。再还回去自己也没什么好亏的就当自己今天战死沙场了!

    “好我跟你走,不过如果到时候我要离开你必须放我走!如果我要走你不放,那你最多会得到一具尸体!”冯敬国冷冷的说他现在还认为徐志超是个军阀,最多是一个有良知的军阀!

    “好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咱们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柳山,带着他先下去,换掉这身皮给他一身便装!”

    “是指挥官!”

    刚刚徐志超和冯敬国的对话李茂森一直在旁边看着,只是看着他一言未发,不过李茂森现在对徐志超另眼相看了,这个小伙在他原来刚刚认识的时候还很生涩,现在只不过一年多的时间竟然变的如此老辣,要不是任务在身他真的很想去看看这个小伙子所控制的区域,他凭什么能让冯敬国这个悍将留下他的控制区,本来除了这次的任务他还想要策反冯敬国不过既然被别人抢先一步,这个人还是他们的救命恩人那么他也不会再提这件事,冯敬国其人他也算了解既然下定决心不会再为军阀效力,那么就不会变卦,如果这个小伙子真能让冯敬国甘心为其驱使那么一定会有他的过人之处。而且看他貌似有加入我党的心思,到时候能不能让这个小伙子也加入到我们事业中来?这个想法让李茂森整个人炽热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