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抗战之时空要塞 > 三十五章五个眼王大壮
    冯敬国见到徐志超的表现,也是无语这个年轻的师长大多数表现的十分老成,他第一见到如此幼稚的一面,不过年轻人有这样的表现不足为奇。

    冯敬国转身和自己的政委王天来,参谋长郑双印以及两个团长和其余的旅部参谋开始商议这次二十四军到底是什么目的?难道是准备和银月公司彻底撕破脸皮?或者只是为了炫耀武力?现在一切都不得而知,线索太少!

    “报告!抓到的舌头!”徐其颐,徐其鸸两位机械战士回来了。徐其颐的肩膀上还看抗着一个大麻袋,这个麻袋正在不停的扭动,看的出里面的人正在挣扎!

    麻袋一打开,里面一个中年大胖子还带着二十四军的中校军衔,冯敬国一见这个人眼睛就亮了,这个人可算他的老相识“王大壮,王胖子你可还认得我是谁!”

    冯敬国身上的寒意让整个团部的人都感觉到了,麻袋中的胖子看见冯敬国也是满脸的惊恐,不停的扭动着痴肥的身躯极力的挣扎,面部扭曲跟见到鬼一样!

    “把他给我解开!”

    几个团部警卫上前把堵嘴的袜子和绳子全部解下来,王大壮以绝不合常理的速度飞扑到了冯敬国脚下,抱住冯敬国的小腿跪在地上哭的是鼻涕一把,眼泪一把!

    “冯营长!您还活着啊,您可把兄弟想苦了,兄弟还以为您被暂一师的人给害了呢,没想到还能在这里见到你!”

    “滚开!”冯敬国一脚把这个大胖子踹开,就像这个大胖子是病毒一样恨不得自己离得越远越好!

    “师长,这个王大壮是刘文彩手下的第一坏种,我在二十四军的时候就知道这小子坏事做绝!刘文彩所干的坏事七成以上都跟这小子有关,后来我和刘文彩对立就是这小子出的鬼主意差点就把我给毙了!”

    “嗯嗯!”徐志超抿着嘴不啃声,只是眼睛眨了眨,意思是“我没带嘴,我不说话,你自己看着办!”

    冯敬国满面寒霜的脸再也绷不住了“噗嗤”就笑出了声!

    感到师长对自己的信任,冯敬国算是彻底的放开了手脚“王大壮,告诉我,你们这次军事行动目的,兵力以及带队的军官!”

    “老冯啊!不不不不…冯长官、冯大爷、冯爷爷我们这次来没啥目的就是来看看我们这里的守备团,慰问下士兵看完就走,看完就走!”

    “啪!”冯敬国掏出暂一师军官制式54手枪对准王大壮的大腿就是一枪,“啊~!”我天呐!不知道的人肯定会认为团部里面正在杀猪!

    “给他包上!”

    团部警卫迅速的包扎止血,但是手法就没有那么温柔,包扎时候王大壮又是一阵嚎叫!

    “王大壮你把我当三岁小孩哄呢!你是什么人我能不知道,每说一句假话,老子就在你身上多订一个眼!”

    王大壮现在躺在地上双手捂着伤腿,满脸煞白,嘴唇都直发抖,还准备大声惨嚎可是看见冯敬国充满杀气的双眼,以及随时准备击发的手枪强忍着不在干嚎!

    “冯爷爷!您饶了我吧,我以前也是逼不得已才干那些事的,都是刘文彩指使我干的!”

    “啪!”又是一枪,这次是另一条腿“再说一句废话,老子再给你一枪!少在明白人跟前装糊涂!”

    团部警卫一看好嘛!这又得包一次,这次包完先不撤就在旁边等着,免得一会再来一次!惨嚎声再次在四团团部响起,今天团部杀两头猪!

    “冯爷爷您就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您问什么我都说!”

    “快说!再说废话再给你一枪!”

    两个警卫在下面包扎,王大壮是真怕了他知道冯敬国是恨他入骨,这次肯定没法活命,现在只求别再折磨他了,让他来个痛快得了!

    “冯爷爷!我们这次出动二十四军两个师的兵力,带队主官就是刘文彩,目的~目的!”

    “啪”第三枪这次是左手大臂!“快说少支支吾吾的!”

    王大壮已经嚎不动了,麻木的看着警卫给他包扎伤口“目的就是为了教训一下银月公司,前段时间银月公司的人击溃了王汉光的团,杀了王汉光刘文彩很震怒!这次刘文彩擅自调动俩个师就是为了报仇来的!”

    “MD!老子就知道是这样,你是刘文彩手下的第一坏种,王汉光是他的得力打手。快说还有什么都说出来!”

    “没有了~真没有了!”

    “啪”又一枪这次是右大臂,这下别说王大壮麻木了就连给他包扎的警卫战士都麻木了!

    可是见到旅长的枪口不对啊,貌似指的是这个大胖子的裆部。俩个警卫一阵恶寒,王大壮本来已经不怕再挨一枪了,反正已经这样了看样子今天肯定是活不了了,现在全身都疼的麻木了再挨几枪也就那样!

    可是现在见到冯敬国的枪口指向那里,他不敢在装死狗了,只要是个心里和生理都健全的男人,就没有任何一个人希望自己那里出问题,如果今天割了小JJ能活命王大壮会考虑考虑,但是今天摆明不能善了了,再被人把男性特征废了,那他真不能接受!

    “还有就是,刘文彩知道银月公司有钱准备过来抢一把!刘文彩说了银月公司的人都要死,只要没证据就算是米国公司也不能拿我们怎么样!冯敬国有种你就杀了我!老子别的都不知道了!”

    “啪~”这下是头,两个警卫战士习惯性的去包扎到跟前才发现,得!别麻烦了!

    “两位兄弟,我替SC的百姓谢谢你们!你们全是替SC除了一害,这个王大壮手里掌握着刘文彩手中的全部鸦片,整个川境内的鸦片九成都是从他手里流出去的!”说完冯敬国对着刚刚回来的徐其颐,徐其鸸就鞠了一躬!

    “二位兄弟你们是怎么抓到他的?”

    “化装潜入,他出来撒尿军衔不低,抓了再混出来!”

    后世的小姑娘见这俩货肯定眼睛冒星星俩高冷帅哥。

    可是这让整个团部的人都震惊了,尼玛那不是去逛菜市场,是去敌方指挥中心抓舌头,这么一个将近三百斤的大胖子说抓回来就抓回来,还没让人发现,师长的专属警卫排果然各个都是变态!

    “旅长现在怎么办?”王天来走过来询问冯敬国下一步该怎么办。

    “打!必须得打,一定要把刘文彩打疼了,打的他听到暂一师的名头就发抖,但是刘文彩一定不能死,他是刘文辉的亲哥同时也是刘文辉的钱袋子,如果他死了刘文辉肯定会起兵前来报复!到时候就是不死不休的结局,虽然不怕他但是和暂一师的利益不符!”

    “这样四团在这里驻扎的时间长,对这里的地形了解,一会四团在正面三团分为两部绕道对方的左右两翼,刘文彩我了解怕死的要命!肯定把指挥部设在最后面,命令咱们旅的炮兵给我覆盖对方阵地,听到冲锋的命令步兵给我冲锋,这次就要看咱们的步炮协同的训练成果!”

    “旅长这样会不会有些冒险?”

    “参谋长我知道肯定会冒一些险,但是咱们现在新兵太多,如果和对方打堑壕战咱们吃亏更大,对面的士兵虽然训练武器都不如咱们,但是毕竟算老兵,比起咱们这些新兵稳定的多!如果打成拉锯战那万一咱们的士兵要是心理失衡,到时候结果很难说!”

    “嗯~旅长那咱们冲上去不也是新兵对老兵吗?”

    “不一样,一旦冲上去没有战壕做为阻挡,火力就成致胜的关键,而且论训练咱们的兵一个顶他们十个,不给新兵心理出现反复的时间一鼓作气击溃敌方!”

    “是!”

    “报告旅长:对面二十四军已经进入阵地,现在正在修整阵地!”

    “好,现在是十二点三十分,徐叁你的团三十分钟后到达预计地点有没有问题?”

    “没有!”

    “好!十三点整炮兵开始炮击敌方前沿阵地,五分钟后炮火延伸,四团开始冲锋,给我踩着炸点往前冲只要冲进去三团开始两面夹击!师部直属营做预备队!”

    “是!”

    二十四军这里,刘文彩对这里的守备团团长很满意,知道自己的谱,竟然还能弄个迎接仪式虽然比较简陋但是也算有心!

    拍了拍守备团长的肩膀“小吴啊!有心了这次回去我就建议军长把你调回去,老在外面哪有家舒服!”

    “多谢五爷!”

    “嗯回去后我帮你找个旅长的空,到时候去上任吧!”

    “哎呦~五爷多谢您提携了!”

    “报告督军王参谋不见了?”

    “这个死胖子动不动就溜号,不用管他估计自己找乐子去了!”

    “李师长,谢师长怎么样拿下对面的暂一师没问题吧!”

    “五爷放心,别说他一个团就是他暂一师一个师都来,也不是我们兄弟的对手!”

    “别大意我可听王汉光那个团的溃兵说,对面的暂一师手里的家伙事可不简单!”

    “五爷放心,什么人手一把机枪,还都抱着冲锋,什么跟咱们一个团打竟然没有伤亡!肯定是那些溃兵为了保命胡说八道,编也不编像点!可怜汉光老弟一定是遭了暂一师的暗算!”

    “那就好,今天王汉光的仇一定要报,敢打咱们二十四军的脸,我就要他暂一师的命!”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