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抗战之时空要塞 > 三十七章赛跑的士兵们
    二十四军的第二道防线。说是防线只不过是二十四军后续部队的集结地,这里停留着除前沿一个团外所有的今天早上刚刚才来的士兵,以及他们的储备物资。

    这里的士兵刚刚才吃完了中午饭没一会儿,正在靠在一起犯迷糊,这鬼天气好久都没有下雨了。太阳在天上就像一个大火炉子把人烤的就像炉子上的烤饼,幸好这里的靠近SC省南部只要找个阴凉地,还是很舒服的。

    这两个师的后续部队一想到现在还在前沿的那一个团心里那个美啊,让那帮龟儿子烤着去吧。咱们先眯会。

    两个师并一个团的主官全部在围绕着五爷拍马屁,现在哪里有时间来管他们,第一声炮击响起的时候在集结点的部队只有几个人睁开了朦胧的双眼稍微瞄了一下就当是做梦了。

    可是紧接比起打雷还要大许多倍的炮声就像密集的鼓点一般响起,这下集结点的部队全部都惊醒了,他们离前沿阵地不算远,也就一公里多点,那边放一枪这里都能听到,何况这么密集的炮声。

    这里的士兵就像看见了天灾末日一般,铁与火的残酷正在慢慢摧毁着二十四军士兵的意志。

    看到炮火往他们这里延伸,所有的士兵都慌了,这里连点遮蔽物都没有,难道说上树有用?

    这时他们的师座跑回来了,仓惶如丧家之犬一般的跑回来了。将为兵胆,一看他们的师座都这么慌,底下的士兵能不慌嘛!

    暂一师的疯子们在炮击刚刚开始延伸的时候就已经快冲到第一道防线,前面的一个团一枪未放,就直接被他们突破了阵地,这更加快了二十四军剩余士兵战斗意志的垮塌。

    当第一声炮击落在集结点的时候,二十四军的士兵们彻底崩溃了,他们四散奔逃,想要找到一个安全区,可是这里除了零星大树没有别的可以隐蔽的地方,这又不是遇上了熊上树装死都没用啊!

    对面暂一师的炮火可以直接掀翻大树,许多士兵不是被炸死的,是被掀起的土石砸倒后被别的士兵踩死的!

    这里现在就是一锅烂粥,没有人会去管别人,只想为自己找到一个安全的地方来躲避这次炮击!

    “老冬瓜!你个王八蛋,给老子滚出来!老冬瓜?老冬瓜呢!”谢师座手下的另外一个旅长抓住了一个乱窜的士兵,直接两个耳光扇到脸上。

    惊恐的士兵被扇的稍微清醒过来“张旅座,我们旅座去师部了!”

    “滚!老冬瓜你个王八蛋,刚刚老子找你让你带人挖战壕,你个傻货说不用,现在你跑到师座那里躲起来,我C你姥姥的!”

    这个时候暂一师二旅三团的战士从敌方两翼开始冲锋,现在他们士气正旺,对面的二十四军被自己部队的炮兵炸的溃不成军,现在他们就等于去捡功劳,战士们如围捕猎物的狼群,嗷嗷叫着冲向二十四军的集结点。

    三团的战士一冲锋,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刚刚二十四军的士兵还只是在集结点附近乱窜,如果这时有个威望高的长官站出来,还是有可能组织起抵抗的,但是二十四军有这样的人吗?这些士兵连正经的训练都没训练过,大部分是被拉壮丁拉来的。

    二十四军的几位干才,那都是打烂仗的好手,神马人多欺负人少,神马步枪欺负大刀这些都是他们的拿手好戏,现在指望他们,那是白日做梦!

    集结点的士兵现在全无抵抗意志,投降都不可能,要是对方的士兵冲过来,跪地上扔下抢也就完了,但是现在来的不是士兵是炮弹,炮弹可不会玩缴枪不杀那一套,它们只会用它们的钢铁身躯带来无尽的死亡!

    “跑啊!快跑再不跑大家都死在这里!”

    这句话就像一盏指路明灯,哗啦二十四军现在还能跑动的士兵流水一般开始溃退!

    “师座跑吧!再不跑咱们不是被炮炸死就是要被暂一师抓了俘虏!”

    “老冬瓜!你再敢动摇老子的军心,老子就毙了你!”谢师座还在充英雄,但是一颗炮弹直接落在离他师部五十米外的地方,爆炸的冲击波将师部的房子震的直抖,师部的房子落下一阵尘土,一块不大的木料砸在谢师座秃了好久的头上。

    “哎呦!疼死老子了!你们这帮挨枪子的货还不快跑等死啊!警卫警卫快点把老子的马牵来!撤!快撤!”

    谢师座的卫兵好悬一口气没上来,“这是神马情况刚刚还大义凌然的师座现在就成缩头乌龟了?这也太快了啊!有木有一分钟的时间?”

    军阀们不管是大军阀还是小军阀,打仗是为了什么,玩命是为了什么,无非就是为了地位,权势,金钱,女人等这几样,现在谢师座这些全部都有了傻子还去玩命,所以这些军阀都一个特点怕死,当然军阀中也有为民族奋斗的,像李总仁等等,他们原来都是军阀出身,但是在国家危难之际都能挺身而出。但是这里面绝对不会包括现在的谢师座。

    卫兵就是这些军阀们最后保命的依仗,所以对这些卫兵,军阀还是极好的,这些卫兵可以说是军阀们的死忠,谢师座的卫兵绝对不会违背他的命令,哪怕是二十四军军长刘文辉的命令,只要与他们师座的命令相悖那也只是一张废纸。

    谢师座的卫兵以最快的速度准备好了马,这可是上好的战马,在SC这个地界有这么一匹马无异与后世有了一辆法拉利,那叫一个拉风。

    谢师座,踩蹬,翻身,上马一气呵成,这要是在古代,一位将军以这样的身姿上马出征。旁边的人都会竖起大拇指暗叫一声“好汉子!”,但是我们的谢师座不是去出征是逃命!气势上差了不少,而且附近都是忙着逃命的溃兵也没有人给谢师座叫个好!

    “驾!”一鞭子打在马的臀部,战马发出一声嘶鸣,就要载着谢师座飞奔而去。老冬瓜一看不行啊“师座!师座!五爷还在呢,咱是不是通知五爷一声!”

    “老冬瓜!我命令你带着你能聚集的所有士兵去接应五爷,让五爷快撤,我先去前面集结溃兵,告诉五爷要是后面也有暂一师的部队,我谢三毛一定击溃他们保证五爷退路的安全!”

    说完谢师座一甩马缰,骑着马带着自己的卫兵跑远了。

    马蹄扬起的尘土弄了老冬瓜一脸,老冬瓜傻呆呆着看着自己的师座消失在自己的眼中。抹了一把脸“我呸!什么打通退路,NND说的比唱的好听,你要是有这个本事不早把暂一师灭了!糊弄小孩子呢!老子也不傻!卫兵!卫兵!”

    老冬瓜带着自己的卫兵也跑了,在离开这里的时候老冬瓜无限感慨“五爷啊五爷,小的就先走一步了,不是老冬瓜我不仗义,但是我们师长跑的比我还快!您要是命大能活着回去就找我们师座算账吧,要是您命苦死了我肯定给您多烧点纸钱,您还是去找我们师座吧!”

    他俩这一跑,整个二十四军第九师的部队全乱了,在他俩之前刚刚痛骂老冬瓜的张旅长早就跑没影了,现在整个第九师营团级以上的军官全都消失不见了!大部分是见事不妙早跑了。少部分是还没来得及跑就被暂一师的炮火送上了天!

    暂一师二旅三团四团的战士,除了刚刚开始打了一梭子子弹,现在就剩下端枪跑了,现在就是暂一师和二十四军开始比赛跑,看谁跑的快!

    冯敬国现在在四团的团部,通过前方战士的通报知道,没必要在炮击了,现在敌方的军心以散,败势已成就算是孙武复生,武圣降临都没有办法再挽回二十四军的溃逃!

    “传我命令,停止炮击,前方战士开始抓俘虏,缴枪不杀,能抓多少就给我抓多少,这些俘虏只要不是大烟鬼,调教调教就都是好士兵,这些家伙可都打了不少年的仗,只要把思想改造好个顶个的都是好战士!”

    现在满上遍野跑的都是人,这个时候神马队形,神马辎重全不要了,只要能活命就是好样的,二十四军的溃兵只恨爹娘少生两条腿,要是有四条腿那多好!

    炮击终于停止了从十三点开始直到十三点四十分,整整四十分钟的轰鸣声戛然而止,暂一师的战士得到了抓捕俘虏的命令,现在的枪口基本都抬高两寸,除非是有负隅顽抗的才击毙,大部分被追上二十四军的溃兵,一听后面喊缴枪不杀都是扔下手中的汉阳造,直接就跪地上了!

    现在二十四军的士兵,说是士兵还不如一头绵羊的杀伤力高,几个暂一师的战士就可以控制住百十号溃兵,让干嘛干嘛,别说多说一句话就是屁都不多放一个。生怕自己动作慢点就被对方的士兵给上一梭子。这次他们算是见识到了,刚刚有一个排的溃兵拿着手里的汉阳造准备抵抗,结果最多平均下来一人开了一枪,就被对方用手中锃明瓦亮的枪一顿就扫倒了,现在一个喘气的都没有!

    二十四军被追上的士兵在想“我靠这暂一师的传言都是真的!这帮疯子全都是端着机枪冲锋玩的,太牛了!我们是正常人还是不要和疯子拼命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