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抗战之时空要塞 > 四十四章哑火的迫击炮
    “怎么办?凉拌!老孟,老王咱们在一起这么多年了,兄弟我也不跟你俩玩需的,咱们谁的家人不在成都,你俩谁敢投降?”

    一席话说的是老王老孟冷汗直流,刚刚是刚逢大变,俩人有些失措,没有想那么多,但是现在杜少龙的话等于兜头盖脸给了他俩一人一个大耳刮子,把他俩彻底扇清醒了!

    想了想他们军座刘文辉的性子,俩人一起摇了摇头!

    “哎…是啊!军座的性子咱们几个太了解了,尤其现在又是危难之际,军座前天带着人刚刚突破邓锡候的防区,如果咱们在这个节骨眼上丢了免柠,要是战死咱们的家人还能有条活路!要是咱们今天敢投降这全家上下几十口子就没一个能活过明天的!”

    “老王说的没错!哎~咱哥几个这次是凶多吉少,团座,老王大不了咱兄弟一起上路,免得下去后寂寞!”

    “好!老王老孟,你们带着你们的营把街道两头给我守住,我带着团警卫连居中支援,咱哥三谁要是先走一步记得下去后稍微等等,咱哥三一起上路!”

    “是!”

    老王老孟两个人带着自己的部队,将团部大门前的街道的两头守了个水泄不通,摆出了一副死守的架势!

    “报告”,旅长现在我军已将免柠县四门全部控制住,二团正在围攻城西的兵营,里面有二十四军一个营的兵力,二十四军剩下的部队,全部集中在他们团部门前的大街上,将两头堵死,看样子准备死守!”

    “姥姥的,看样子杜少龙准备拼命了,一团三团都是干什么吃的!为什么没有把杜少龙团其余的两个营堵在驻地?”

    “报告旅长,一团长他们冲进城门后遇见和直属营一样的情况,大量准备出城躲避战祸的老百姓,将道路堵死,等一团长他们清理出来道路,赶到敌方驻地时!二十四军的人早没影了!三团长他们也是遇见了这种情况!”

    “没有伤人吧!”

    “报告没有伤到百姓!一团长他们话费了大量的时间将百姓劝离才贻误了战机!”

    “那还好,那二团呢,他们不会对老百姓动武了吧!”

    “二团那边是整个免柠县城富户聚集的地区,那边的富户只是紧闭家门,并没有人出来。所以二团才将敌方一个营堵在他们的驻地里!”

    “没有伤到百姓就好,要不不用指挥官毙我,师长都饶不了我,看样子咱们事先的安排还是有疏漏啊!”

    “没事老万,咱们都是第一次打城市攻坚战,幸好咱们这次突袭城门得手,要不然还指不定会出现什么纰漏呢!”一旅的政委章韶华见到自己的搭档有点丧气,过来给万烨打打气!

    “老章,我知道,可是现在怎么办,咱们的战士虽然都经过巷战的训练,但是并没有经过实战!要是跟杜少龙硬拼估计伤亡不小啊!毕竟对面现在都摆开阵势就等着咱们冲呢!”

    “老万实在不行~!”就在章韶华准备说话之际,一个通讯员跑了进来对着他俩一敬礼“报告,我旅一团已经准备向敌方阵地发起第一次冲击!”

    “什么!这个王大驴还是这么冲动!该死老章咱们一会儿再聊,我要去一团那边看看!”说完万烨拿起自己的钢盔戴上后,带着一个排的警卫就直奔一团的方向而去!

    一团团长王天章,人送外号王大驴因为他不仅嗓门大,还生就一副驴脾气!倔的不得了,只要他认准的事绝对要一条路走到黑,整个一师除了师长冯敬国和他们旅长万烨外谁他都不服管。属于典型的牵着不走打着倒退的主儿!

    一团的阵地上,王天章戴着钢盔,手拿一把索米,靠在刚刚抢来的沙袋上不时的探头出去瞄准,找到机会就一发点射,被他打倒的二十四军士兵也有不少了,可是这里的地形太狭窄,对面一个营五百多人堵一个街口,堵了个扎扎实实的!

    五百多人分为好几个梯队层层把守,二十四军的士兵用沙袋将整个街口堵的严严实实,人只能从沙袋上面翻过去,旁边根本没有路,想要通过,要么将对面二十军的全部放倒冲过去,要么就直接飞过去。飞~他外号叫王大驴不叫王大鸟!就算外号叫王大鸟都没用!他还没有那个本事所以他只能选择将对面的全部放翻!

    现在一团的阵地还是从对面人手里抢下来的,对面刚刚修筑完简易工事,一团就尾随而来,趁着对方没有防备才拿下了这个由沙袋组成的工事,但是对方在第二道沙袋工事后顽强的进行阻击,一团和对方已经打了十多分钟,除了给对方造成了一定的伤亡以外,其余什么成果都没有!

    王天章看着对面除了这道工事外,后面还有一道,心里急啊!这次出发前他们接到的命令是在拿下雅安前尽量不要惊动刘文辉等军阀,如果不能尽快拿下万一出了什么纰漏,不知道该怎么交待。难道说打第一个县城就要暴露行动目的,那还怎么隐藏行动目的!后面还有3个县城到时候每次都要面对严防死守刘文辉部,甚至那些军阀会联手起来共同对抗新一军,那新一军想要达成占据全省的行动目的,所付出的代价将会是计划中的几倍!

    “MD对面的兔崽子还挺扎手,通讯员去问问后面的的炮兵,迫击炮到底准备好没?这都多久了磨磨唧唧的!告诉武连长三分钟内我没听见他们的炮声,就让他自己去炊事班背锅去!”

    通讯员为难的看了看自己的团长,轻轻的拉了下王天章的衣摆“团长,团长刚刚旅部来电,说政委说了不许使用迫击炮,这里还有住家要是用迫击炮害怕误伤!”

    王天章看了看两旁的街道,在街道的右边是一片大宅子,根据之前得到的情报,这片大宅子是原来县城里一个大地主的宅子,最初的守军并没有占据这里。可是后来二十四军增援过来的一个旅,他们那个所谓的旅座贼不是个东西,不光抢了这片宅子还把这家弄的几乎家破人亡。现在这家听说就剩下一老一小相依为命,在县城里要饭为生,而这片宅子也成了他们旅部。

    后来这个旅大部撤出县城,回去增援刘文辉突破文江的军事行动,这片宅子也就成为了现在这个守备团的团部。

    而在宅子对面的的房子都是县城里老百姓的房子,原来宅子的主人,说是地主实际上算是个开明人事,人家能有这么大的家业是祖祖辈辈搏来的,跟县城里的百姓关系一向很好,而且地理位置也在县城的中部,所以这里除了这片宅子还有大量的民居。

    现在他们新一军突然起来的打进来,这些老百姓可都也被堵在家里,要是迫击炮的准头稍微差点,那么这些被堵进家里的老百姓伤亡就大了!到时候怎么跟自己交待!怎么跟旅长交待!怎么跟师长交待!怎么跟指挥官交待!最为重要的是他怎么跟原来县城中的百姓交待!

    本来按照计划是他们三个团进城后分别将驻扎几处的敌方部队分割包围,旅部的直属营奔袭他们的团部。可是没想到他们进城时闹出的动静有点大,惊动了城门附近的百姓,刚刚进城后街道上都是准备出城逃避战火的老百姓。将他们部队进城的路全部堵死!

    要他们是别的军阀部队,那好办!冲天开几枪,或者杀上几个人就行了。但是他们怎么能这么干?只好耐着性子将准备出城的老百姓安抚住,这就耽误了时间等他们通过城门来到地方的驻地后,已经人去楼空。

    唯有二团的王大虎那个兔崽子命好,成功将目标堵在了驻地,后来又听说他们原计划中的目标,带着部队去冲击二团的包围圈,他带着人又赶去二团所在的位置,可是刚刚赶到就听说他的目标已经被王大虎团击退,返回他们团部了,他只好带着自己的战士再次溜腿玩!

    王天章摸了摸自己的光头,狠狠的出了两口气,他知道这是新一军的严令,如果是在激战中无意误伤那没说的,毕竟子弹不长眼!但是要是因为自己的主观命令造成老百姓的大量伤亡!就算打了胜仗,指挥官也要毙了他不说!他自己心里也过不去啊,都是苦哈哈出身,本来就是为了父老乡亲能过上好日才才扛枪的,现在自己手里有了枪就不拿老百姓的命当命?他还真做不到!

    “强子!强子!”

    “咋啦团长?找我有啥事?”

    一个精壮的战士满脸硝烟,猫着腰拎着枪快速的跑到王天章跟前!

    “强子带着你的连给我冲一次,一定要把对面的第二道阵地给我拿下来,听见没有!”

    “好嘞团长您就放心吧!拿不下对面的阵地我就不回来!兄弟们跟我冲!”

    强子答应一声,带着自己连里的百十号战士越过沙袋对着对方的阵地就开始冲,但是没想到他们这次面对的是刘文辉的主力师中的一个团,武器装备比起杂牌部队好上不少。

    最起码这个团中的轻重机枪配置达到了国内先进水品,就在强子他们营冲出去的时候对面的隐藏火力点全开,强子他们连百十名战士冲出去还没三十米就被全部打到!就连连长强子也倒在了血泊中!

    “我C!强子,强子!~”王天章眼都红了,翻身准备越过沙袋为自己的战士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