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抗战之时空要塞 > 四十七章师部马夫万烨
    此时老王和老孟只能祈求他们的团座给点力,把突击进去的新一军民部?32??都弄死或者直接撵出去都行!可惜事实往往是残酷的,老王老孟没有看见他们团座带着人冲出来,反而看见一群身穿花花绿绿的衣服,脑袋上带着花花绿绿的钢盔,手拿寒光闪闪的机枪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就是一群奇装异服的死神,从他们的团部冲了出来。

    这已经不需要再说什么了,肯定是他们团座要么挂了,要么被抓了。老孟一看心一横“弟兄们都给我打?”说完站起身拿起旁边得来不易的歪把子,一拉枪栓就准备和新一军的拼了,可惜还没站起来就被对面新一军的一枪打到了腿上,老孟疼的一趔趄,坐到在地。

    于此同时万烨已经下达了冲锋的命令,一条不宽的街道上立刻充满了绿色的身影,手中拿着二十四军眼中的机枪,整条街道上到处都是喊着“缴枪不杀”的声音,自从被新一军的人从冲团部里冲出来后,二十四军的战士军心已散,连团部都被人给灭了,自己也被别人团团围住还打什么打!

    二十四军的士兵手里的汉阳造已经都扔到地上,就等着被新一军的人俘虏了,可是老孟深知谁都能被俘虏,只有他们几个不能他的大小老婆,儿子女儿,老爹老娘,兄弟姐妹都在锦城只要他投降的消息被刘文辉知道了,这几十口子就一个都别想活,艰难的从自己的枪套中抽出一把二十响,准备以死相拼“兄弟们跟他们拼了,要是落在新一军的手里大家一个都别想活!”

    可惜他的士兵看他的眼神就像再说“营座,您不是猴子请来的逗逼吧,还拼?拿什么拼?咱老哥几个都被包围了,你没看对面的王营长都已经举手投降了吗?您这是要疯啊!那恕我们不奉陪了!平常大家都怕你可是现在这个情况谁的命都只有一条,您爱玩自己的命我们管不着,但是您也别想我们一起陪你玩命!”

    老孟的营就没一个跟他一起举枪的,就连他的警卫都没鸟他!老孟气的一转头看向隔壁老王,只见几个小时前还在一起信誓旦旦的说同生共死的隔壁老王,现在第一个就把双手高举过头顶,跪在地上等着对方来俘虏!

    老孟这次真心气着了心说“老王啊老王,你就是不想死也稍微表现的有点骨气啊!怎么都要摆出一副准备拼死抵抗的架势,跟他们玩拳脚啊!再被新一军的人上前围攻最后体力不支不幸被俘!这才符合你的身份嘛!现在一个营剩下的所有人都还没跪呢,你就带头跪下去了,丢人啊!太丢人了!”

    老孟大喊“老王,你忘记你还有家人在锦城,你这样是要害死他们啊!快点扶老子起来咱哥俩和新一军的拼了!”

    “老孟你个龟儿子闭嘴吧,老子在锦城就只有老婆孩子,老婆死了可以再娶,儿子没了我可以再生,小命要是都没有了要这些还有什么用!你个龟儿子要是再喊别怪老子不顾以前的情份给你小子一枪!”王老说完立即低下头,双手举的高高的生怕对面新一军的人不相信他投降的诚意!

    老孟气的不要不要的,也罢这是他不知道后世几十年后隔壁老王的威名,要是他早知道估计也就不会生气了。

    隔壁老王坑神一枚啊!手里的二十响颤颤巍巍的抬起来,这次他瞄的不是新一军的人,而是隔壁老王,右手食指一用力“啪”隔壁老王应声而倒。

    老孟发出了幸福的微笑。比后世一个巨宅,突然某天娶上媳妇,而后突然发现媳妇和隔壁老王……,最后把隔壁老王弄死后笑的还幸福。

    这一枪可把一个小战士吓坏了,本来就是第一次上战场,刚刚那种高强度的作战让这个小战士神经一直紧绷着,现在终于算是拿下这场战斗了,这个小战士发现二十四军守备团一个大官,应该是少校兴奋的很,只要活捉了那个军官,按照军功他最少可以升级到中士,那个时候一个月十五块大洋的军饷妥妥的装兜里。

    可是现在自己的大洋飞了,军功飞了更可气的是那个杀人的,你说你要杀早杀啊!非要等到老子跑到跟前再杀,还把老子吓一跳,所以这个小战士一抬枪对着老孟就是一梭子。

    老孟在幸福的微笑中永远的闭上了眼!

    后面就剩下抓捕俘虏,计算伤亡,核算战利品的工作,而二团的王大虎早在半个小时前就解决了军营里的老李,带着押着一百多个俘虏回到了自己的旅部!

    冕宁的战斗算是结束了,万烨回到旅部后安排好了后续的安抚百姓情绪,守城部队的安排等等事情之后,拿起了桌上的伤亡报告,报告上的数字让万烨这个自认铁血的人都不敢细看。

    第一张就是阵亡名单,整整一大张纸最少有一个半营,也就是700多人,曹晓峰团在围攻敌方团部的战斗中阵亡400多人,王大驴的团250多人,王大虎的团也阵亡了几十多人合起来就这么多。

    新一军自成军以来那里有过这么大的战损,更别提还有轻伤300多重伤100多整个两个营算是完犊子了。

    拿起这份报告万烨手都在抖,这些在纸上只能看见冷冰冰的名字,可是那些阵亡的将士他们都是真实存在的,就在今天早上还都一个个活蹦乱跳的可,是现在都只能在一张惨白的纸上看见他们的名字。

    万烨叹了口气,把这份伤亡报告以及战斗经过和他自己自请处分的报告连带着这次免柠战斗所缴获的辎重清单一起派人送到了师部。

    “啪”一只黝黑的手掌重重的砸到了桌子上,力量之大把一个制作精美的钢制烟灰缸都震的一跳,“猪,简直就是猪一样的指挥!这种人还有脸干旅长,老子还敢把好几千人的部队交给他,老子简直就是瞎了眼!”

    王天来和郑双印看着暴怒的冯敬国也是叹了一口气。他俩心里也有气这次免柠本来是要偷袭的,没想到让万烨那小子愣给整成强攻了,虽说灭了对方一个团,但是自身伤亡也有半个团了,他们新一军什么时候吃过这种亏!

    他们最早在保安队以及后来的暂一师,啥时候战损最多就是1:7。可是两人都知道其实这也不能怪罪万烨,毕竟他们成军的时间太短,现在提拔上来的中高级将领都是突击提拔的,一个个都干的战战兢兢的,包括他们俩也是如此!

    王天来和郑双印对望一眼,王天来先走过去毕竟他是政委在级别上和冯敬国平级,郑双印虽然是参谋长可是还差着半格“老冯啊!你也别太生气了,这次战斗小万也是尽力了,主要是临战的变故太多了才造成这么大的伤亡!消消气消消气啊~”

    “临战变故太多?我说天来你怎么也有这个想法!战场上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一句变故多就能推脱了?一场战斗报销了快一个团,老子一个师也就三个旅九个团,这要是打到雅安是不是我就要报销半个师!后面还怎么解决刘文辉的部队难道最后咱们要让师部医院的小姑娘拿枪上战场?”

    “师长啊!您怎么又对着天来发火他也是好心劝你!”

    “老郑我不是对着天来发火我说的是事实,你们说说万烨这次指挥有没有可取之处!在几次战斗中要不就是战术僵化,要不就是思想僵化,幸好后来有个小战士提点了他一下,否则还指不定给老子弄出多大伤亡呢!”

    王天来被冯敬国撅的也有点生气,忍不住争辩了几句“老冯你也别说人家小万,你倒是说说要是你指挥进城时遇见老百姓堵路你怎么办。拿枪打?”

    “这有什么难办的,派一个连的士兵先把老百姓驱赶开,大部队首先要完成的就是战斗目标,怎么可以因为老百姓堵路就放弃这次作战目标,全团一千多号都在那跟老百姓在那玩了!要是他们能早点过去把二十四军堵路的的两个营分割开包围住,我现在看到最多有一百多人员伤亡,甚至还没那么多!”

    “驱赶?老冯你别忘了咱们指挥官可是严令不许伤害一个无辜百姓的!要是和百姓起了冲突怎么办!要是老百姓记恨咱们怎么办?”

    “天来不怪我说你思想僵化,你派一个连把百姓驱赶到道路的两旁,团主力先去完成战斗目标,只要咱们不伤人,老百姓也不会有异动,除非里面有心怀叵测之辈,但是咱们一个连要是连几百个百姓都安抚控制不住,咱们这练的什么兵,只要没伤人,战斗后结束,把县城纳入控制区县城的百姓过上控制区的生活你说还会有人记恨咱们吗?”

    王天来被说的脸一红他知道冯敬国说的是对的,但是还有丝不服气,“师长你说小万战术僵化,是我承认那个小战士脑子是活可是万烨当时那种情况静不下心来也是情有可原嘛!”

    “情有可原?不能用迫击炮炸街道,还不能用迫击炮轰他们团部?老子又没要求让他们全部抓活的就知道冲!用人命填老子兵的命不是命啊!只要轰他们团部几炮,那些小子又能有几个硬抗的?你以为他们都是咱们新一军的战士啊~!”

    王天来和郑双印现在是真服了,他们原来认为冯敬国无非是和指挥官对上了眼才的居高位没想到人家却有真才实学!

    “那师长您说对万烨应该怎么处罚?”

    “让那个小子来师部喂几天马,老子顺便带带他,这个小子就是经验太少不能就这么毁了,那就太可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