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抗战之时空要塞 > 五十一章不可复制的偷袭
    战士小赵,对还是他,小赵现在已经不是个普通战士了,由于在免柠县?32??的战斗中,小赵爆破有功现在已经成为一班之长俗称班长,别小看一个班长,兵头将尾才是一个部队的基石,正因为有了他们才可以将士兵和军官紧密的相结合!

    小赵一看武煜下达了进攻的命令,带着自己班的战士迅速的从黑暗中的隐蔽之处冲出来。

    慢慢的靠在翠香楼的木质大门上,手中的军刺顺着门缝就顺了上去,咯噔一声门栓被挑开。

    小赵的心差点被这一声吓得从嗓子里跳出来,“尼玛,这就是十面县城里最好的青楼?连门都不好好保养一下!弄出这么大声音,要是惊动了里面守夜的打手,这次行动就有可能功败垂成!”

    还好翠香楼里面静悄悄的,小赵缓缓的推开大门,迅速的朝大厅里望了一眼,里面没人!太好了!

    一个班的战士无声又迅速的通过了这道不大的门缝小赵对着武煜的方向,左手轻轻挥动。

    武煜一看成了带着剩下的战士,迅速的进入了翠香楼。而小赵班里的战士已经在翠香楼的后院开始搜索。

    不一会儿一个四十多岁,脸上涂的惨白的中年老鸨子被反剪着双手,堵着嘴押到武煜面前。

    武煜手中寒光一闪,一把雪亮的军刺架到老鸨子的脖子上“说!方磊在哪?”

    老鸨子吓得这会儿裤裆都有点潮,她一个开青楼的哪见过这阵势,脑袋又不敢有大动作,只能轻轻的摇动嘴里不停地呜咽着。“意思是大爷我嘴还堵着呢!”

    武煜脸一红,毕竟第一次干这事没经验啊,眼睛一蹬“要是敢出声,就要了你的命!”右手架着军刺,左手顺势从老鸨子嘴里拿出了堵嘴的布。

    拿到手里武煜才发现,这竟然是老鸨子的袜子,嫌弃的赶紧扔到一边手里的军刺微微用力,老鸨子惨白的脖子上出现了一道血痕,“方磊在哪个房间?说!”

    “长官,方团长,不不方磊就在楼上的一号房!”

    得到了自己想要知道的情报,武煜右手拿着军刺用军刺的后把在老鸨子的脖颈部用力一砸,老鸨子瞬间晕倒在地。

    安排好让其余的战士去把翠香楼全部的打手都控制住,武煜带着小赵和这个排的排长郭建才以及特务连的战友直奔二楼一号房而去。

    用同样的手法打开一号房的房门,武煜三人走到一张大床旁边,这间屋子简直就是为这个床建的,床上赤身裸体的睡着一男一女。

    武煜回头看了下特务连的人,特务连的战士点了点头表示眼前这个男的就是十面县城守备团的团长方磊。

    不过现在武煜有点为难,为啥?因为这对狗男女是光着抱在一起的,武煜等人没参军前全是穷苦人家的孩子,而且岁数都不大,别说看光屁股女人了就是女人的手都没拉过。

    武煜的脸血红血红的,这对一个处男来说有点太刺激了,不过任务要紧,武煜用手语告诉小赵和郭建才一会儿他控制住方磊,郭建才控制这个光屁股女人。

    郭建才也羞啊,他也是处男一枚,不过没办法官大一级压死人,武煜是他的营长,又是为了任务,就算再羞也得干!

    几乎同时武煜和郭建才的手捂到了这一男一女的嘴上,小赵和特务连的战士帮着武煜把惊醒的方磊牢牢的控制住。而郭建才也红着脸把那个光屁股女人控制在一旁。

    等方磊被困了个结结实实,武煜才让小赵把灯点上,这个时候郭建才也把那个快吓疯的小桃红稳住并且让她不许出声马上穿上衣服!

    方磊看见武煜几人的装束知道自己被新一军的抓了俘虏了,现在别说反抗了,嘴都被堵住,人更是动都动不了,正垂头丧气的坐在床上。

    而小桃红发现这些穿着奇奇怪怪衣服的人不是来要她命的,而是来抓她的恩客方团长的。反而放开了,也不出声大大方方的当着武煜几人的面就开始穿衣服!动作还充满了诱惑性,这下把武煜几人羞得差点找个地缝钻进入。

    没办法武煜等人只好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方磊,把方磊都盯的毛毛的“尼玛大晚上几个精壮的大汉,直勾勾的盯着一个被捆的结结实实的光屁股男人,这是要干嘛?妥妥要菊爆的节奏啊!”是个人他都毛!

    好不容易挨到小桃红慢腾腾的穿好衣服的时候,郭建才伸手在小桃红的脖颈部狠狠地来了一下,打断了想要继续搔首弄姿的小桃红,在小桃红昏倒后武煜等人算是长出了一口气。郭建才轻轻了说了声“妖精!”

    武煜几人把方磊光着就捆在被子里,小赵扛着被捆成卷的方磊。几人迅速的离开了这间桃色味浓郁的房间,下楼汇集了其余的战士,现在整栋翠香楼除了还继续睡觉的青楼女子以及她们的恩客外,其余的打手,小厮包括老鸨子全部被堵上了嘴捆成了粽子,扔在柴房里。

    武煜带着一个排的战士扛着打成卷的方磊悄无声息的离开了翠香楼,奔着方磊的指挥部而去!整个行动耗时十分钟,除了必要的目标外没有惊动任何人。

    在离开翠香楼的时候小赵贼嘻嘻的跑到郭建才的身边,悄声问到“排长刚刚感觉咋样?”郭建才红着脸狠狠地给了小赵一脚“兔崽子再敢提这事老子踹不死你!”

    十面县城南门五百米外,现在的时间是五月五日凌晨二点五十分,王天章和曹晓峰还有林晓三个人带着各自的团已经在此等了有十五分钟。

    王天章狠狠地从眼前的草地上拔了根草,咬在嘴里“老曹你说,这王大虎到底搞什么鬼?什么都不和咱们说就让咱们在这里等着开门!这不胡闹嘛!”

    “大驴你小点声,你那个驴嗓门小心惊动了城门的守军!”

    王天章吐出了嘴里的草,压低嗓门“怎么你还真相信他王大虎能把城门变开?他叫王大虎又不叫王大仙,他有那本事?”

    “大驴,咱们在这里费什么吐沫星子,还有五分钟就到三点了到时候不就知道了!”

    “好吧听你的!”

    等武煜等人赶到方磊的团部时,门口站岗的已经全部换成了武煜营的战士,整个方磊团部现在已经被武煜的营完全控制。

    武煜让小赵把方磊放下来,看了看表已经三点了,松开了被捆的全身发麻的方磊,五月份凌晨的天不算太冷,但是也绝谈不上暖和,光着屁股的方磊现在是羞愤欲死,再加上天气原因,方磊的身体是不停的在颤抖。闭着眼睛躺在地上装死!

    武煜伸脚踢了方磊一下“好了别装死了,你的守备团应该全完蛋了,还不滚起来穿衣服,你当你好看啊!”

    “报告!团长前面的城门开了!”正当王天章百无聊赖的躺在地上之际,他团里的一个侦查连长小声的向他报告。

    王天章一个翻身就轱辘起来,眼睛瞪的比驴眼都大,这下更像王大驴了“什么?真开了,王大虎这小子神了!”

    王天章一扭头看见旁边傻楞楞的看着自己的传令员,伸手在传令员脑袋上重重的吧啦了一下“发什么癔症呢?快去!传我命令部队迅速进城,让他们都悄着点别弄出什么大动静,还有让三营打头阵去城门看看到底是不是咱们的人!”

    传令兵赶紧下去传令,离开之际嘴里小声念叨着“妈呀!团长的外号也太贴切了!”这句话顺着风飘进了王天章的耳朵里,王天章的脸直接就黑了,恨不得过去踹传令兵两脚!

    一旅的三个团,快速的通过了大开的城门,进门后王天章三个团长分别带着自己的队伍扑向既定目标。

    接下来的战斗那叫一个顺利,三个团均是一枪未放,只是用军刺解决了几个驻地门口站岗的哨兵后,就成建制将几个驻地内方磊守备团所有人员全部俘虏!

    武煜带自己营里的战士押着方磊和他团部的所有成员来到十面县城南门的时候,整个战事已经结束!

    王天章等人在半个小时后也带着俘虏前来汇合。

    王天章凑到曹晓峰跟前“老曹这仗打的太轻松了,一枪未放全都解决了!”

    “是啊!总算是出了我胸中一口恶气!奶奶的两天前的战斗打的太憋屈了!”

    林晓凑过来“老王,老曹怎么样?咱们旅长可以吧!”

    王天章,曹晓峰这才想起来是谁制定的计划,让他们如此轻松加愉快的就拿下了十面县城。想到自己俩人这俩天的所作所为两个人全都羞愧的低下头!

    王大虎带着旅部的所有人员,也赶到了十面县城,王大虎心里也紧张啊!计划制定的是不错,但是再好的计划也有个万一,万一要是那个环节出了错他王大虎还能不能在一旅混下去,这还真是个问号!

    现在终于可以把心放肚子里了,十面县城被他的旅兵不血刃的拿下!

    “报告旅长,我一旅于五月五日凌晨四点整将十面县城全部拿下,共俘虏敌方除三十九名哨兵外其余全部的一千五百一十二人,我军伤亡为零!”林晓被王曹二人推出来汇报战果。

    “哈哈哈!好!干的漂亮,现在我就给师部发电给你们请功!”

    章韶华在林晓汇报的同时走到王天章和曹晓峰的身边,恨声的说了句“还傻站在这里干什么?不知道该干嘛啊!”

    王天章与曹晓峰对视了一眼。目光中同时闪过了坚定。同步走到王大虎身边“旅长我们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