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抗战之时空要塞 > 五十九章复仇的火焰
    城中的枪声一响,秦枫眉头就一皱,不知道是自己的部队和城中哪个地方驻地的敌军交上火了。

    听了听了枪声传来的方向,是在容J县城的西侧,按照刚刚进城后各部队去的方向来看应该是三营的部队去偷袭的敌军驻地。

    自己的三营长自己了解,是个极为稳健的人,按说最不应该出现问题的就是他的营,但是现在枪声就说明了一切,最不应该出问题的地方出问题了!

    把王富贵,李大宝交给一排长,一排长就是随着秦枫来王富贵团部的警卫排的排长:张聪,把人交给张聪以后,秦枫带着两个人就往城西敌军驻地方向跑去!

    当秦枫刚刚跑出王富贵团部的时候,迎面遇上了刚刚进城的关大胜,“秦枫怎么回事?”

    “我现在也不清楚,我马上就过去看看!”

    “那里是谁的部队?”

    “张聪的三营!”

    “好咱俩一起去看!”

    关大胜和秦枫带着人,继续跑向城西的方向,一路上风驰电掣,没过二十分钟就跑到这城西敌军驻地,一进门驻地里面的战斗已经结束了。

    关大胜和秦枫见到三营长张聪正蹲在地上抱头哭痛哭,两人心里“咯噔”一声出事了!

    赶紧过去拉起正蹲在地上痛哭的三营长,“张聪怎么了?你小子说话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张聪抽泣了一会儿,断断续续的把事情慢慢的说了出来。

    原来今天早上他们进城后一切都非常顺利,张聪被门口王富贵团的带路党,带到这个驻地。

    进了驻地后是由驻扎在这个驻地的王富贵团一营副营长接待的,他把张聪他们迎进驻地,安排到食堂就餐。

    张聪带着自己的营刚刚吃完饭,就听见外面喊集合,食堂里的战士都非常紧张,以为是自己的身份暴露了。

    张聪靠在门口悄悄的往外看,原来是这个营正在集合准备训练,好容易松了一口气,可是张聪在外面发现了一个熟悉的人。

    这个人就是这个一营的营长,张聪为什么会和此人熟悉呢,这还要说从去年的大旱灾说起。

    去年大旱灾张聪带着自己的父母和弟弟妹妹,准备逃到控制区去找条活路,他们也是听说控制区的生活好,自己并没有亲眼看见。

    所以一路上走走停停,他们带的粮食本来就不多,没走到一半带的粮食就吃完了,一路上遇见有人烟的地方就靠着乞讨弄点吃的。

    可是这次旱灾覆盖了整个巴蜀地区,很多地方的人都在逃难,这一天连续走了好几个村子里面都是人去楼空。

    张聪的老父本来就身体孱弱,经不起饿,眼看着再不吃点东西就不行了,张聪没办法只好带着自己的弟弟,进山去,准备去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采集点野菜,山蘑什么的来给老父充饥。

    但是整个巴蜀的人都在逃荒,靠山近的地方已经被人搜索了无数遍,哪里会有他们需要的东西,张聪只好带着弟弟往山里走。

    好容易才采集到刚刚够他们一家人吃的食物,张聪立刻带着自己的弟弟准备返回去!

    可是刚刚才爬上最后一个山头,张聪就看见自己的爹娘还有妹妹被一个人带着一群兵痞团团围住。

    张聪的妹妹比他小两岁,当时正是亭亭玉立的年纪,再加上他们家可能基因好,张家三兄妹个个在长相上都可以说是人尖。

    这不就因为张聪的妹妹太漂亮,被这群士兵带头的给看上了,准备抢回去,张聪离的太远并没有听见他们说什么,不过看他们行动就能猜个大概!

    当他看见这群畜生正在强抢他的妹妹,他安顿好自己的弟弟,就立即下山准备和那帮畜生拼了!

    当他跑到一半的时候,看见自己的爹娘被这群兵痞围住,一顿枪托打的倒地不起,张聪的妹妹可能是不甘受辱再加上爹娘因自己而死,气愤之下竟然咬舌自尽!

    也许是因为山林的阻挡那群兵痞并没有发现正从山上往下跑的张聪,一见人都死了也没有什么好抢的就离开了。

    当张聪跑到爹娘妹妹三人的身边时,三个人全咽气了。张聪悲从心头起,放声大哭,哭了一会儿想起自己的弟弟还在山上。

    张聪又跌跌撞撞的往山上跑,可是等他到了安顿自己弟弟的地方,弟弟却消失不见了。张聪又急又气,晕倒在山林之中。

    一天后张聪慢慢醒来,现在的他心里充满了仇恨,但是经过一天时间的冷静他知道就算找到了那群兵痞,自己也不是他们的对手。

    张聪一路靠着乞讨,甚至有时饿急了还会有点小偷小摸,终于走到了控制区,来到控制区后张聪已经不成人形,但是他始终牢记那群兵痞带头的那个家伙的长相。

    后来控制区招兵扩军,张聪就报名参军,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间能遇见那个跟自己有毁家灭族之仇的仇人,但是报仇的念头一直都没有减弱。

    家逢大变张聪从原来的一个爱说爱笑的小伙子变的沉默寡言,但是转变后他的性格使得他更加适应军队的生活。

    短短的半年多的时间,他在平时的训练中成绩突出,在剿匪战斗中,屡立奇功,从一个新兵战士积功升迁之一营之长。他的部队在他的带领下是整个一师的所有营级部队中战斗力前三的存在。

    世间的事就是这么多的巧合,老天估计也想给张聪一个报仇的机会,这次张聪竟然在容J县发现了他朝思暮想都想手刃的仇人。

    仇人就是那个一营长,发现仇人后张聪平时的冷静,睿智都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他红着眼拎着索米就从食堂冲了出来。

    张聪营的战士,一见营长火急火燎的拎着枪冲出去,跟着就出去了,张聪看见那个仇人大喊一声“狗贼我找你找到好辛苦,今天看你还往哪里跑!”

    说完手中的索米就举起来了,右手食指一使劲,索米的枪口喷出了复仇的怒火,而张聪营的战士一见营长都开枪了,他们又不知道营长说的狗贼是谁,只能把对面的都当狗贼打!

    一个全副武装,配置索米冲锋枪的营,对着一个正准备进行训练,赤手空拳的营那不叫打仗,那叫屠杀!

    不到五分钟,这个驻地的一营就没一个还能喘气的,全都死于张聪他们营的枪口之下。

    张聪见到自己找了大半年的仇人终于死在自己的手上,原来爱枪如命的他连手里的枪都不要了,把枪仍在地上蹲在地上抱头痛哭。

    这就是秦枫和关大胜刚刚进来看见的那副景象。

    听张聪说完,关大胜和秦枫满嘴的苦涩,你能说张聪为自己的父母妹妹报仇有错?当然不能,如果张聪只是杀了那个营长,那就是个屁大的事情。

    但是还有五百多个无辜的士兵死于张聪的这次冲动,这些人已经可以肯定是自己部队的俘虏了,如果这件事被师长知道张聪恐怕逃不掉挨一枪的命!

    “旅长,就说咱们和这个营发生冲突,这个营死不投降,咱们没办法才全部将其击毙的!”秦枫急道

    “放屁!你当师部的人都是傻的,看不出来屠杀还是交火的区别,简直是胡闹你这样做非但救不了张聪,咱俩还都的搭进去!”

    “那你说怎么办,无论如何我都要保小聪一命,他可是我手下最好的兵!这次为了自己家人报仇,他没错!”

    “老子知道!还用你提醒,这小子是个好苗子,他是你的兵难道不是老子的兵!”关大胜对着秦枫就一顿大吼,吼完后关大胜手插着腰,急的原地乱转。

    他在冲进容J县城后,就通知了师部,说他们已经拿下了容J县而且他们旅的政委吴越肯定马上就到了。

    吴越这个人原则性极强,对的就是对的,错就是错,没有中间值,他要知道这件事估计就算是自己跟他翻脸都保不下张聪。

    “旅长,团长你们别管我了,反正我的仇已经报了,就让政委把我枪毙了得了!”

    “你放屁呢,杀个畜生还要给他赔命?你干老子还不干呢!给老子蹲哪不许说话!”

    秦枫眼睛一亮,“旅长你看这样行不?”就准备靠在关大胜的耳边小声说话。

    “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还卖关子,这里都是自己的兄弟手足,有什么不能说的!”

    “旅长这次我在容J县城发现了一个人才,就是容J县城守备团的团长,这个小子在武器方面,尤其是枪械绝对是大师级的。你直接跟指挥官通电就说这个人是小聪抓到的,拿他来换小聪一命!”

    关大胜听完思索了一会儿,点了点头说“应该可以,指挥官最为惜才,咱们再把小聪的平时训练成绩以及在几次剿匪中的表现报告给指挥官,应该能换回小聪的命,只要有了指挥官的命令,不论是老吴还是师长那里就没问题了!”

    “团长这是你的功劳我不要!”

    秦枫的想法刚刚被关大胜认可,稍微高兴了一下,就听见张聪还在那里犯犟,一气之下过去就是两脚“你给老子闭嘴,从现在开始直到见到指挥官你不许说话!”

    说完又面向关大胜悄悄的说“旅长你想清楚了这是虚报战功,要是被查出来你我都没好果子吃!”

    “怕什么!大不了就把老子撸了,只要能救小聪一命干啥都行!咋了你小子舍不得官?”说完关大胜眯着眼睛看着秦枫,意思是只要他回答的不如自己的意就直接开踹!

    “你一个大旅长都舍得,我一个小团长有啥舍不得!”

    “好咱们现在就给指挥官发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