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抗战之时空要塞 > 六十三章冷廷桂的不安
    1933年5月9日,亚安地区,早六时整,冷廷桂刚刚起床准备去巡视自己的防区,自从前段时间总指挥刘文辉决定今天突入文江地区后,巡视防区成为他每天早上的必修课。

    冷廷桂作为二十四军一师的师长,并且是二十四军4路司令,兼副总指挥。这次并没有参与到歼灭水晶猴子和冬瓜的战役中去,并不是刘文辉不信任他。

    而是刘文辉对他莫大的信任,亚安地区是二十四军的咽喉要地,如果一旦二十四军在攻击水晶猴子和冬瓜的联军不顺时,很有可能刘湘也会见机插空来凑上一脚。

    到时候二十四军将会腹背受敌,亚安地区就成为了二十四军唯一的退路,只要亚安地区还掌握在手中,那么刘文辉的心里就有底。

    所以他派了手下三个主力师长中的一师长,4路军司令,二十四军副总指挥冷廷桂固守亚安地区,冷廷桂刚刚准备出门,门外的就传来了师部通讯员的声音“报告!”

    “进!”

    “禀师座,今天早上五三十分时,我部前沿阵地二十里外突然出现大批不明身份的军队,现在正向我方前沿阵地运动!”

    冷廷桂一听,刚刚起床时还带有的一点点小迷糊,一下子全都不见了,“军座昨日凌晨刚刚带着十多万兵力突入文江地区,准备和水晶猴子等决一死战,今天早上在自己的前沿阵地上就出现了不明身份的军队,这绝对是来者不善。”

    冷廷桂站起身来,稍微思索了一下对着通讯兵说“电令前沿阵地,速将来人的身份搞清楚,电令第四路军和林允艮,张庆平两个混成旅立即做好战斗准备,另立刻和容景等四县通电,看看咱们那四个县城的守备部队还在不在。启动新的密码本!”

    通讯员答了一声“是!”转身就往外跑,冷延桂带好自己的武器装备就往4路军指挥部跑去。

    4路军前沿阵地,现在本来应该是吃早饭的时间,今天之前,每天这个时候前沿阵地上两个旅的士兵应该才刚刚洗漱完毕,准备吃完早饭后继续着无聊的守备工作。

    但是今天两个旅的守备部队,所有的士兵全部爬在战壕之内,紧张的看向他们的南方。

    今天早上五点半左右,在他们南方突然出现一支部队,现在这支部队在离他们前沿阵地2公里外停下,开始修建战壕。

    看规模大概有三个师将近五万人,前方派出去的侦查兵一个都没回来,全部是听到几声枪响后,这些侦查人员就倒在了地上。

    现在两个旅的联合指挥部内,冷廷桂手下的两个旅长王勇和张南正在焦急的商量该拿对面的部队怎么办?

    现在他们连对方是谁都搞不清楚?指挥部的命令还没下来,派出去的侦查人员也一个都没回来,现在他们就等于是睁眼瞎。

    就在二人焦急万分之际,一声“报告”将二人全部惊动,就见联合指挥部的一个卫兵带着一个士兵和中校进来。

    “王三成,你小子不好好的在阵地上待着跑这里干什么?这个人是谁?”

    王勇一见是手下的一个团长,起身问道。

    “报告旅座,我手下这个士兵知道对面的来历!”

    “真的,快给我说说!”

    王三成手下的这个士兵,战战兢兢颤抖着声音说“报告旅座,他们~他们是绿衣杀神!”

    “什么?你再给老子说一遍,你小子大早上就喝多了?没事跑来消遣老子玩是吧!卫兵把这个混蛋拉出去给老子毙了!”

    王勇气的脑袋直冒烟,端起桌上的水杯子就猛喝水,想要压住心中的怒火。

    王勇心说“什么鬼东西,绿衣杀神?老子还黄衣阎王呢!这个挨刀地的肯定是头壳坏掉了!王三成这个龟儿子不搞清楚状况就来报告一会儿再收拾他!”

    “旅座小人说的是真的啊,旅座饶命啊,小人说的都是真的,没有开玩笑,团座救命啊!”

    这个士兵本来就有点害怕,现在一看他们旅座要毙了他,那就更害怕,扑过去跪在地上抱着王勇的大腿就开始哭求。

    王三成也给气的直发蒙,他听说这个小子知道对面的来历。心里还挺高兴,想着现在过去报告给旅座,说不定还能有点好处。就直接带着这个小子来了旅部。可是没想到这个小子竟然是个疯子,来了就胡说八道一通,过会儿旅座非收拾自己不可。

    就在警卫马上把这个士兵就要拖倒门口的时候,一支沉默不语的张南说话了“慢着老王,这个小子没有消遣你!”

    王勇一听,刚刚才喝下去的一口水直接就喷出来了,差点喷张南一脸“老张你也发烧了?什么绿衣杀神,这又不是神话故事!,这小子不是消遣老子是什么?”

    张南刚刚差点被喷了一脸水,也有点郁闷,但是现在军情紧急也计较不了那么多。稍微停了下,接着说道“老王,这个小子说的是新一军的部队,他原来应该是谢师长或者李师长的部下!”

    “谢师长?李师长?老张你说的是~”

    “对就是跟着五爷去打银月公司时的那两位师长,这个小子应该是他们部下!”

    王勇现在也明白过来了,不过他也没太当回事,王勇的旅之前一直在锦城东侧防备刘湘的二十一军。这次是刚刚换防过来的,对这边的情况不太了解。

    而且刘文彩的那次行动简直是:“小孩他妈丢了,丢大人了!”所以在二十四军中除了少数了解情况的人外,其余的不太清楚,只知道一个李姓师长失踪,枪毙了个姓谢的师长,至于为什么失踪,为什么枪毙,大多数人都不太清楚!

    王勇稍微停了下,接着问到“王三成,这个小子是你们团的老人,还是去年补充进来的?”

    王三成刚刚听说他们将要面对新一军的部队,头皮也是发炸,新一军的战斗力他是早有耳闻。

    那两个师最后跑回来的士兵还不到一个团,听幸存者说对面的人都没伤几个,就连刘文彩,要不是命大。早死在那里了,回来后病了好几个月翻过年来才刚刚好点。

    就在王三成越想越怕的时候,王勇的问话将他打断“报告旅座,这~这~这个小子是~是~去年补充到我们团的。~!

    王勇可是老江湖了,一见王三成说话的那副熊样就知道这个小子肯定是害怕的不行,说话都不利索了。自己怎么会有这么丢人的手下!气的直接就给了王三成一大脚,直接就把王三成给踹趴下。

    “老张,现在怎么办?按照这个小子说的,咱们对面十有八九应该是新一军的部队,他们可有五万多人,咱们两个旅合起来也就不到一万人!还包括后勤等人员,咱们要不然先轰他们几炮!“

    “老王你说的对!命令炮兵部队调整参数随时准备开炮!赶快给副总指挥发电报,让副总指挥增派援兵,要是晚了咱们估计让人家吃的连骨头渣子都剩不下!”

    “老张你可想清楚了,咱们可是一枪未放,这样就求援是不是不太好?”

    “老王面子重要还是命重要!你自己掂量着办,如果你拉不下来脸发这封电报,我来发!”

    “老张,这个新一军真的这么强?我的部队我清楚,就算是他五新一军万人一起进攻,就光我一个旅也有信心守上他三天!”

    张南差点被气哭喽,心说“王勇啊王勇,你是搞笑世家出身吧!还三天?我看你三个小时都守不了!”

    张南本来不想再和这个狂妄的家伙说话,可是一想“不行啊!这阵地可是我们两个旅一起守的,要是丢了阵地不光王勇一个倒霉的,他张南也好过不了这关!”只得耐着性子接着劝。

    “老王,你知道新一军的前身暂一师,吃掉李,谢二位师长的兵力用了多久嘛!”

    “多久?”

    “不到一个小时,整整两个师快三万人就被吃了个干干净净,咱们合起来一万多人。你说你能守三天?”

    王勇倒吸了口冷气“嘶~老张你说的是真的?”

    “骗你有好处咋地!”

    “不好!通讯员快给副总指挥发电求援,就说咱们对面是新一军的主力,请副总指挥立刻派兵来支援!”

    就在王勇话音还未落地的时候,在他们的前沿阵地处响起了如鼓点般的爆炸声!

    冷廷桂现在刚刚到了自己的指挥部,屁胡还没坐稳,就见一个通讯兵慌慌张张的跑进来,进来后气都没喘匀就给自己敬了个礼。

    “报告!副总指挥前沿王旅长电报,他们对面是新一军的主力部队,这是王旅长的求援电报!”

    冷廷桂差点没坐到椅子下面,今天早上一接到一股不明势力的部队出现在自己的防区的消息,他就隐隐的感觉到有些不安。

    他还以为是自己敏感了,但是这种不安一直萦绕在他的心头。现在这封电报终于让他找到了不安的根源!

    新一军!这就是他不安的根源,下面的人有可能不知道,可是他做为二十四军的副总指挥,怎么可能不知道新一军到底有多强!

    冷廷桂稍微思索了一下,对着通讯兵:“现在命令!林允艮,张庆平带着他们的混成旅火速前去支援王勇,张南。令四路军全体集合,随时准备出发,一师由副师长王全暂时指挥,固守亚安地区!”

    通讯兵答了一声“是!”转身就跑去发电,离开的他并没有看到他们副总指挥的手都有一丝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