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抗战之时空要塞 > 六十四章偷袭遇上伏击
    就在王勇准备命令己方炮兵开火的时候,对面新一军的炮兵抢先发言了,让王勇把这道命令生生的咽了下去!

    如雨点般的炮弹落在王勇,张南两个旅的防区上,辛亏前沿阵地修建的早,该有的都有,防炮洞修建的也不是后世的豆腐渣工程,一时半会儿还没问题,可是时间久了就不一定了。

    再结实的防炮洞都挨不住无休无止的炮弹,而且新一军使用的还不是目前民国比较流行75毫米山炮。而是二十多年后才会生产的54式122毫米牵引榴弹炮,威力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每一炮落下,二十四军的士兵都在祈祷,自己所待的防炮洞千万不要垮塌,在这个时候如果防炮洞一塌,里面所有的人等于是已经可以去阎王殿报到了。而新一军的战士则利用炮击造成的压制效果开始抢修阵地!

    时间是那么的难捱,这点对于张南,王勇两位来说也一样,对面的新一军光直属炮团就有3个,各个旅所有的炮集中起来使用还能再组成三个3个炮团,一共两百多门122毫米榴弹炮对他们两个旅进行了全方位的打击。

    更可气的是他们旅的炮根本就够不到人家,光凭借望远镜就能估算出对面新一军的炮兵阵地大约在10公里以外的地方,肆无忌惮的炮击着他们的阵地。

    王勇两个人憋的,差点岔气。这种只能挨打不能还手的感觉实在是太郁闷了,现在还不敢命令自己的炮兵反击,一旦开炮很有可能就被对手一轮炮击把他们的炮兵连同炮兵阵地一起送上西天。

    “老张现在怎么办?新一军太TM的欺负人了,就算装备好也不能这么干啊,老子现在等于干瞪着眼看着底下的弟兄们被炸!”

    “你说怎么办,人家就是用装备碾压咱们,你有什么想法?”

    “干脆咱们派出一小股人马,绕到他们的后方找到新一军的炮兵阵地给他端了,要不然新一军就算光用炮弹就能把咱们两个旅堆死在阵地上。”

    “可是新一军的炮兵阵地不可能没有防守人员,咱们派的人如果少了估计还不够人家吃的,人要是多了,万一新一军趁机突破咱们的前沿阵地怎么办?”

    “没事不用太多,咱们就派今天凌晨刚刚下来休整的三团过去,他们那里现在还没有遭到多少炮击,让他们过去也不会影响咱们的战斗力,而且一个团的部队就算不能把他们的炮兵阵地全端了,也能让他们不能这么素无忌惮的炸咱们!”

    “好就这么干!我现在就去发电报,让三团从咱们的后方绕过去!”

    二十四军前沿部队三团,今天凌晨三团团长刘明带着自己的部队刚刚撤下来休整,他们在阵地上待了一天一夜,一下来就睡的跟死猪一样。

    早上新一军的第一轮炮击,落在三团休整地方的炮弹就两发,不过三团也算点背,刚刚好一发炮弹落在一营二连的营房上,另外一发炮弹什么都没炸着。,二发炮弹等于是报销了一个连。

    这个消息让刘明郁闷的直翻白眼,这TN的算什么事啊。真是人在屋中坐,祸从天上来。这一连人死的那叫一个冤!

    “报告!团座,旅座电报!命令我团立即出发,绕过新一军的阵地,直扑他们的炮兵,将新一军的炮兵一网打尽!”

    “什么?快拿来我看看!哈哈就应该这样,老子手下一个连的兄弟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快去命令部队集合,咱们现在就出发!”

    “是!”

    集合的时间并不长,三团是现在亚安地区二十四军战斗力非常靠前的一个团,所有的兵员都是招收上来的,没有一个是靠来壮丁或者挖墙脚得来的。

    所以这一团人应该算的上是亚安驻军的主力团,全团一千三百多号人只用了五分多钟就集合完毕。

    刘明看见中间空出的一块,又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这块空地就是一营三连的集合站的位置。

    “弟兄们我们对面是徐志超的新一军部队,他们这些个龟儿子欺人太甚,咱们一个连的兄弟在睡梦中就让他们一炮全送回老家,这口气我忍不下去,你们能吗?”

    “不能!”三团的的士兵齐声大喊!

    “好!我刚刚接到旅座的命令,咱们现在就出发,去端了新一军那帮龟儿子的炮兵阵地,为三连的兄弟们报仇!

    “报仇!报仇!”

    “好!出发!”刘明一声令下,带着三团一千多号人就上路了。他们身后不远处有一条小道可以绕过新一军左翼的前沿阵地,只要绕过去他们就能直扑新一军的炮兵阵地。

    这条小道还是张南他们旅的后勤部队上山砍柴时无意间发现的,刚刚开始并没有人拿这条小路当回事。

    但是张南算个有心人,把这条小道记在了心里,这次竟然可以派上用场,这也是让张南没有想到的。算是个意外惊喜。

    刘明带人走的就是这条小路,这条路上荆棘丛生,人迹罕至,最宽的地方可以让五个人并排通行,最窄的地方最多只能让一个人过去。而且这个人还不能是个小胖纸。

    刘明带着人走了有一个多小时,前方不远处就到了这条小路的尽头,只要出了这条小路,就算是彻底绕过新一军的防守,那么他们的炮兵阵地就唾手可得!

    刘明想到他马上就能端掉整个新一军部队的炮兵,回去之后他能享受到英雄的待遇,就算他们军座都有可能亲自嘉奖他,这让刘明不由得有些志得意满!

    黑暗中一双明亮的眼睛早就盯上了刘明的部队,这双眼睛的主人就是新一军三师一旅二团一营一连的战士沙晓东,他们连奉命守卫这条小道。

    新一军的人发现这个条小道,还要归功于荣J县城的俘虏们,他们中间有一个是世代生活在亚安地区的猎户,从小就在亚安地区的山林里乱窜,亚安附近就没有他不知道的地方。

    这个猎户是被二十四军拉壮丁的部队强拉来参军的,在他们这一批人被抓来二十四军当兵的时候,那个抓他们的长官给他们训话说,如果他们敢跑就杀他们全家,把这个当时还单纯的猎户吓的够呛。

    要不然就凭借他从小练就的身手,就荣J县的种县城,根本拦不住他,估计一到地方他就可以直接回家了。不过随着时间的过去,这个猎户觉得当兵也不错至少每天能混到顿饱饭吃。

    没想到还没混够三个月的军粮,就被新一军给俘虏了,他被俘虏的那天是被新一军的战士直接用枪顶着头从饭桌上抓的。

    这让他觉得十分丢脸,到战俘营后这个小子就是个刺头,被管理战俘营的新一军战士收拾了好几次后还不服气。这个小子有一次竟然想要鼓动战俘逃跑,被新一军的战士抓了正着。

    按照他的行为应该被枪毙,不过这个小子在被枪毙之前,大声喊道“有种的跟老子来单挑,你们这帮孬种就会用枪说话!”

    没想到这句话救了他一命,新一军的一个连长见到这个小子到现在还不服,而且看不起他们的身手,被激怒了,把这个小子松绑后跟他单挑,直接把这个小子打了半死。

    这个小子可能天生就是个皮痒的性子,被揍了一顿后,竟然成了那个连长的跟班,对那个连长是毕恭毕敬,用他的话来说“老子就是佩服身手比老子好的人,曹连长能放翻我我就是服他。”

    而那个曹连长也是爱惜这个小子的身手,特意为这个小子向上面求情,三师的徐鴯师长听说后,一看没有造成什么恶劣的后果也就放过了这个小子。

    这次打亚安地区,这个小子把他知道的东西原原本本的汇报给了曹连长,曹连长又上报了师部,这才算是堵住了这个小口子。

    沙晓东发现刘明那个团后没有惊慌,作为一个侦查连的侦查员他这点素质还是有的,通过他身后背的步谈机,把这里的情况向连里做了汇报。

    一连连长古玉当即决定让沙晓东继续监视,他则带着人在最后一块易守难攻的地方建立伏击阵地,争取直接拿下二十四军的这个团。

    不要认为一个连单挑一个团是天方夜谭,按照新一军的配置,又是伏击战,一个连成功吃掉一个团是有很大的可行性的。

    刘明带着人慢慢靠近了一连的伏击阵地,他的团副吕晓突然叫停了部队后在他耳边说“老刘我怎么觉得有点不对劲啊!总感觉有人在监视着咱们!”

    “老吕憋疑神疑鬼的,这条路就算是亚安本地人都很少有知道的,咱们在这里驻扎了一个多月,只有一个炊事兵发现了这条小路,还是在偶然间发现的,他们新一军那帮外来户怎么可能知道这条小路。”

    “老刘不是我疑神疑鬼,你不觉得这里太安静了吗?”

    “安静?哈哈老吕你还不是疑神疑鬼,新一军这帮龟儿子不知道用的多大口径的炮,在这里炮声都能听的清清楚楚的,这里除了咱们还能有别的喘气的?能发出声的早被炮声吓跑了!”

    吕晓想了想觉得刘明说的也没错,而且一个多小时了,中间有好几个地方有更加适合伏击他们的地点,但是那几个地方连个鬼影子都没有,现在马上就能走出这条小路了,自己确实有点太敏感了。

    “好吧!老刘可能是我敏感了,咱们继续前进吧,不过还是小心为上的好。”

    吕晓的行为差点把沙晓东给惊出来,他还以他被发现了呢,幸好强大的心里素质按下了他的冲动,他对于自己的隐蔽功夫十分自信,对方肯定不会发现自己。果然那个叫停部队的人和另外一个军官说了几句后,二十四军的部队又继续开始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