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抗战之时空要塞 > 六十五章三团最后的悲歌
    当刘明带着自己团的士兵往前走了不到100米后,刘明只听在自己的左上方传来了一声“打”,从自己的上方跟下了暴雨一样,不过下来的不是普通的雨水,而是一场金属风暴。

    黄澄澄的子弹带走了一条条生命,刘明也是被自己的警卫员拼死护住才得以保全了自己性命,但是能够保全多久只有天知道。

    不过刘明那个团的士兵也不是吃素的,这一个团曾经在巴蜀战场中,对战别的军阀时屡立战功,现在这种情况并没有击垮他们的斗志,反而激起了他们的凶性。

    刘明那个团的士兵,只要是活着的一个个的全部靠在小路两旁的山石上,对着山上开枪,可是他们的开枪完全是盲目的,对面全部隐藏在灌木丛里,身上还穿着怪模怪样的军装,根本就看不清楚,只能听着对面枪声传来的方向进行射击,至于打没打到对方全凭运气。

    而山上的新一军的战士射界就非常的宽,底下的人基本都能被看到,手中的索米不停的在进行着点射,下面二十四军的人跟韭菜一样被一茬茬的割倒。

    刘明现在心都在滴血,看着成片倒下的兄弟,他深深的恨自己的无力,他的团里有些老兄弟跟着他东征西讨,多少次的从死人堆里爬出来,没有死在正面战场上,今天在这个名字都没有的小道上,永远的倒下。

    刘明的眼睛已经完全被血光所占据,这一刻什么功名利禄,什么富贵荣华全都抛之脑后,举起手上的二十响像发泄似的一口气将里面的子弹全部打光“弟兄们今天和新一军的龟儿子们拼了,死都要拉上几个垫背的!给我打!”

    古玉对于下面这些战士的顽强都有些佩服,如果他们不是敌人,他都想和下面的这些人交个朋友,不过现在是在战场之上,他不会因为自己的私人情感做出任何不理智的决定。

    “准备投掷手雷!”古玉冷冷的说道,身边的战士将他的命令挨个传递下去,古玉连里的战士分批将手雷从战术背心上摘了下来,放在自己的手边!做好随时投掷的准备。

    古玉一见现在所有的战士全部准备完毕,大喊了一声“扔!”一百多颗541式进攻手雷从山上飞了下去,刹时间山下的小路成了一片火海,手雷爆炸的轰鸣声将不少小一点的山石都震的掉落下去。

    手雷从扔下到爆炸,短短的几秒钟的时间内对刘明团的士兵造成了大量的杀伤,本来就被伏击打的伤亡惨重的三团,这下更是雪上加霜,一时间整个山下传出的枪声都减弱了不小。

    刘明这次又很幸运的逃过此劫,不过这对于他来说更是一种不幸,亲眼见到自己朝夕相处,亲如兄弟的战士成片成片的倒在自己面前,刘明感觉自己的脑袋快要被沸腾的血液冲炸了。

    现在的刘明连掩体都不用了,直接就把自己的身体完全暴露在新一军的枪口之下,他这么做就是为了,可以让他看的更清楚,他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击毙新一军的任意一个士兵,也算为自己弟兄报了仇。

    他的团副吕晓,见到刘明这种不要命的做法心中直发急,刘明可是整个三团的魂,在军阀部队中,喝兵血的吃空饷的比比皆是。

    但是刘明却完全不同,自从这个刘团座上任后,整个三团的风气为之一清,原来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都不见了,剩下的就是刻苦的训练,奋勇的杀敌,最为难能可贵的就是刘明在任何一场战斗中都是身先士卒,冲在最前面。

    要不是刘明实在不擅于迎奉拍马,他现在最少是个师长,怎么还可能带在三团这么长时间。

    所以说整个三团没了谁都行,只要刘明在就能玩的转,但是万一刘明有个三长两短整个三团估计瞬间就会分崩离析,吕晓现在也顾不得自身安危,准备将刘明拉回来。

    可是就当他马上扑出去的时候,一枚手雷落在了刘明的左前方不到五米的地方,刚刚这种手雷的威力他们都见识到了,比起他们用的手榴弹威力大了数倍。

    吕晓顾不得再想别的,身子奋力向前一扑,将刘明压在了自己的身下,刘明只感觉到自己身子一沉,有一个人将自己压倒,还没来得及想到底是谁的时候,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在他的耳边响起。

    当刘明从刚刚的爆炸中清醒的时候,才知道原来是自己的团副救了自己,两人已经搭档了三年的时间,感情一直很好,现在见到自己的老友,老搭档拿他的命换了自己一命。刘明自从记事起再未掉过的眼泪瞬间从眼角滑落。

    无声的哭泣可能更能表达他的感情,擦干了老友脸上的血迹,刘明抹了一把自己的脸,现在整个三团估计都没几个活人了,小道上只能零星的传出一两声枪响,刘明惨然一笑。

    将手里的枪换好子弹,抬头瞄准继续射击,在他心里三团就没一个孬种,他就是死也要被子弹从正面击穿!

    现在山上的新一军的士兵都有些不忍心继续射击了,山下的人虽然是敌人,但是他们同样也是自己的同胞,尤其是这种铁骨铮铮的军人更为值得敬佩,古玉看看了自己手下的战士。默默的抬起了手。

    一团火光从古玉手中的索米喷发而出,刘明微笑着倒在了地上,就算是倒下他也是后背着地,绝对不会趴在地上,现在的他终于能跟自己的弟兄们团聚了。

    “团座!”三团还剩下的几个人,一见刘明倒下了,全都像疯了一样,抬起手中的汉阳造疯狂的射击,将手里的最后一个子弹也打出去后,他们不约而同的拉响了自己身上的手榴弹。

    整个战斗历时40分钟,三团的人就没有一个投降的,全部战死!

    当古玉带着自己手下的连,从山上走到这条小道时,平时嘻嘻哈哈的战士没有一个说话的,对着这些誓死战斗的二十四军战士,整齐的敬了一个庄严的军礼。

    古玉走到刘明的尸体前,蹲下身来看了看死后才发出微笑的刘明,古玉默念道“兄弟,请允许我叫你一声兄弟,好样的!虽然咱们是敌人,但是我古玉敬佩你这样的人!”

    沙晓东走到古玉旁边,良久后才张开了嘴“连长,没想到二十四军也有这样的部队,他们都是好样的,要不是为了全巴蜀的百姓都能过上控制区的生活,我想我可能下不去手!”

    “说这些有什么用!马革裹尸本来就是军人的宿命,从古到今我们中华民族有多少好男儿战死沙场,如果咱们没有生在这个乱世该多好,但是既然我们生在这个乱世,就应该将这个乱世结束在我们这一代,让我们的子孙后代能过上幸福安康的生活!”

    沙晓东跟着点了点头“连长你说的我都懂!不过是因为第一次在战场上遇见了让自己钦佩的敌人,才有感而发,不光我懂弟兄们也懂,我们一直坚信指挥官会带领我们在这个乱世中征战,最终结束这个乱世,我们不就是为了这个才当兵的嘛!”

    古玉发出了来自心底的微笑“你小子也长大了,不错我们就是为了这个才当兵的,好了不说这些了,兄弟们伤亡怎么样?”

    “重伤一人,我已经让人把那个兄弟抬回到炮兵阵地那里,那里有比较完备的医疗器械和战地医院,这个兄弟被子弹击穿了肺部,只要治疗及时应该没什么大事,修养上三个月又是一条好汉,轻伤五人,都没什么大碍。”

    “恩!今天你们这帮小子打的不错,咱们虽然是沾了武器装备和伏击敌人的光,但是你们也将平时的状态完全打了出来,等战斗后我亲自找营长,让他给咱们批点酒,咱们兄弟们好好的喝一场!”

    “哈哈那感情好,不过还要等好久。最起码要到解决了二十四军之后才可以,要是能早点就好了!”

    “滚蛋你小子是不是想抢我的位置,NND我要敢让你们在战时喝酒,估计不用执法队的来,营长就亲自过来毙了我,你个兔崽子哥哥我平时对你不薄,怎么想挖个坑让哥哥我往下跳!”

    “连长,营长都说了你沾上毛比侯都精,我挖的坑你能跳?你别挖坑让我跳,我就烧高香了!”

    笑闹了几句,古玉转身看了看躺在地上的刘明。想了想后说道“晓东,让战士们挖个大点的坑,这些人既然死都想死在一起,那么咱们就成全了他们,将他们全部合葬,让他们死后都能在一起。”

    “我们挖坑,连长你去干嘛?”

    “我?我去找营长汇报一下,这个团的敌军既然能在咱们二百多门炮的炮击中,装备整齐的绕到这里,看样子是要突袭咱们的炮兵阵地,那么我估计这条小路将会直通敌军的后方,如果我们能尽快的派人去反突击一下,那么对面二十四军的那两个旅肯定会吃不了兜着走!”

    “我说连长你也太贼了,人家的突袭部队刚刚被咱们打光你就准备反偷袭一下,对面的人肯定想不到!怪不得营长说你猴精猴精的!”

    “滚蛋,你个小兔崽子快点带人把坑挖好!一会跟我去揍敌人的屁股去!”

    “好嘞!”

    清晨的阳光下,古玉远去的身影慢慢的从这条小路上消失,此役刘明带领的三团尽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