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抗战之时空要塞 > 六十七章不是办法的办法
    冷廷桂刚刚才反应过来,这次他们对手不一样,不在是使用单发步枪或者连步枪都配发不齐的军阀部队,而是全员使用机枪的新一军,他们那一个营的骑兵那是给人家新一军送菜去了!

    反应过来的冷廷桂立刻让人去通知张,林二个旅长,让他们终止骑兵的的行动,他现在深恨自己为什么不早点反应过来,冷廷桂再一次失去了以往的镇定。烦躁的他在自己指挥部内不停的转圈。

    可惜他还是慢了一点,当林允艮和张庆平接到命令的时候,那一个营的骑兵已经进入到新一军的射程之内,现在就算派人去追也来不及了,不过林允艮还是派出自己的传令兵希望能阻止骑兵的冲锋。

    而当整个骑兵营冲过王勇,张南部队的前沿阵地时,被炸的半天抬不起头的士兵发出了阵阵欢呼,他们已经被欺负的太久了,现在这些平时高高在上的骑兵,就像点燃了一簇希望的火焰,只要这些骑兵能够突破对面新一军的阵地,那么王,张两个旅士兵的士气就能恢复大半。

    但是对面新一军的士兵,用他们手中的武器将这份希望之火残忍的掐灭,一阵清脆的枪声,一片暴雨般的弹幕,让这些骑兵全部掉下了战马。甚至连对方前沿阵地前五十米都没有到,就已经全军覆没。

    这种打击让这些挨了半天炮弹的士兵所刚刚恢复了一点的士气,直接降到了冰点,还不如这些骑兵没有冲锋之前。

    而林允艮的传令兵来到的时候,只能看见满地的人和马的尸体,他们一个营的骑兵再也不会回来哪怕任何一个人。

    传令兵把这个消息告诉林允艮和张庆平两人时,两人心疼的直哆嗦,这些可是骑兵,不是随便拉来一个人就能胜任的步兵,他们在这些骑兵身上所花费的心思这下全部付之东流。

    此时新一军的联合指挥部内,冯敬国、徐艺、徐鴯三个师长连带这他们的政委,参谋长一共9人组成了联合指挥部,冯敬国点了点地图说道“两位徐师长,现在我们应该可以突击一下对方的前沿阵地,这样我们可以把他们和他们后面刚刚赶到的援兵一起朝后赶!”

    徐艺,徐鴯现在也不是原来那种沉默寡言的性子,虽然比起正常人来说讲话还是比较少,但是比起以前已经强了不知多少倍。

    徐艺点了点头说道“我们的目的就是尽快将亚安地区的二十四军守军全部歼灭,这样才能达成整个战略部署,现在我同意冲击一下,只要突破了对方的前沿阵地,将他们向后赶出十公里以外,那么现在还在亚安坐镇的冷廷桂肯定就坐不住了!”

    徐鴯接着说道“只要冷廷桂坐不住那就好办了,今天刘文辉部的主力已经和水晶猴子的部队在文江地区发生了激烈的交火,而其余方向的部队还要防备刘湘的二十一军,他冷廷桂没有援兵可求,他只能寄希望与我们决一死战,到时候咱们就能趁势把亚安地区全部拿下。”

    “那二位徐师长,你们看下这次突击咱们出动哪个部队?依我看就让我们师的一旅上得了,我们的一旅保证拿下对方的阵地。“冯敬国经过两天的休息,现在已经恢复了原有的彪悍。

    现在一师上下,除了三旅的战斗力让人担忧外,一旅二旅的部队那都是嗷嗷叫的,三旅现在没有旅长,关大胜以一团长的身份暂代旅长,但是自从他得知张聪被枪毙的消息后,整个人精神都有些恍惚。

    徐艺的嘴角微微一笑,这要让徐志超看见又得惊诧半天,一笑过后,徐艺慢条斯理的说“老冯你小子又耍滑头,怎么?要不要把勒山,子共两地也全部交给你小子一起包圆了?”

    冯敬国稍显尴尬,作为一个军人,尤其是乱世的军人好斗好像已经成为本性,他冯敬国就是其中的翘楚,现在他恨不得将新一军所有的战斗全部包圆。

    不过他面前这两位徐姓师长可不是草包,他们每个人都不在自己之下,之前人家让着自己,才能让一师在攻打亚安之前捞到了四个县城打,现在人家点出来了,自然让冯敬国多少有丝尴尬。

    不过冯敬国的脸皮现在也练出来了,尴尬的时间估计还没过五秒就恢复过来,顺杆子就爬“那敢情好,只要你们二位同意我们一师没问题!”

    徐鴯也是无奈了,作为一个机械战士能让他感到无奈的人不多,“老冯你小子今天就消停会吧,也该我们二三师的部队亮亮相了,要是再让你们一师上,估计我们二三师的那些旅长能把我和徐艺骂死!”

    “嘿嘿嘿!~”冯敬国知道不能争了,人家都把话说道这个份上,他要是再争那就是不知好歹了。不过他想看看这两位淡漠的徐姓师长是如何分配的,如果能让两个淡漠的人争的面红耳赤,那也挺好玩的不是吗!

    谁成想人家两位根本不争,徐艺淡淡的说道“那就说好了这次突击任务就交给我们师的一旅,让他们也活动活动要不然都该生锈了!”

    而在冯敬国心中本应据理力争的徐鴯却没有按照他的脚本行动,人家只是点了点头就同意了徐艺的意见。

    我的天呐!这两个人绝对有奸情!要不然怎么会这么默契,冯敬国腹诽不已,不过现在木已成舟,二师一旅打头阵已成定局,他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那么接下来就剩下什么时间打,怎么打了!这就不是冯敬国和徐鴯该操心的事情,人家徐艺告罪一声,离开了联合指挥部,让电报员给自己的手下的一旅发电报直接就安排好了。

    二师一旅旅长孔慈已经憋了好几天,从离开控制区那天开始就一直憋着,谁让他一场仗都没有捞到,一师三个旅最少都捞到一个县城打,王大虎旅更过分竟然打了两个,孔慈要是后世穿回来的一定会画圈圈诅咒他们:“吃方便面没有调料包的”。

    不过孔慈可不是穿越众,他是正儿八经的民国初年生人,今年刚刚22岁,他是银月公司护卫队的老人,19岁参军至今三年,军龄跟银月公司的岁数一样大,别看年纪不大,不过这小子可也是一员悍将。

    现在他终于接到了命令,让他带着人突击对面二十四军的阵地,这下把他高兴坏了,终于可以有仗打了,还不是小打小闹,对面可是有两个旅的部队,不过这两个旅在孔慈眼中还是算小菜一碟。

    立刻将命令下发全旅,炮兵五分钟后调动一半的炮火会在对面阵地前200米左右炸出一道弹坑,剩下的炮兵继续压制二十四军前沿阵地上的部队,弹坑炸出来后,全部的炮兵将会对敌方前沿阵地经行全方位打击,那个时候他们旅将会运动到那道弹坑之中。

    等他们旅运动到位后,炮兵的火力即将延伸,这时就是他们发起冲锋的时候,200米最多2分钟就能冲上去,2分钟对面二十四军的守军估计还没从炮击中清醒过来。

    到时候就是收割的节奏,他们手中的家伙可不是对面的烧火棍能比的,二十四军竟然还有服役超过二十年的老枪。

    而二师二旅就是徐武的部队,他们接到的命令是为一旅提供后续支援,当一旅冲过对方的前沿阵地后,二旅将会随之占据敌方的前沿阵地,并且快速改建二十四军的工事,防备随后可能到来的反冲锋。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马上就到上午十点整了,新一军的炮兵在半小时前已经结束了第一轮炮击,200多门炮轮番的炸了2多个小时,现在对面的士兵就算炮击停止后敢冒头的都没有几个。

    他们现在是被彻底的吓怕了,刚刚他们经历了他们人生当中最为难熬的两个多小时,每次听见炮弹划过天空的声音,他们就会拼命的向各路神仙祷告,祈求神仙们保佑自己所在的防炮洞不要被炸塌。

    刚刚有几个胆大的趁着炮击的空挡时,冒头出去看了下。他们的阵地上已经出现了十多个大坑,这里原来都是平的,下面就是防炮洞,可是现在除了坑什么都没有了。

    而林允艮和张庆平的两个混成旅趁着停止炮击的这段时间,终于增援上来,让几尽崩溃的王勇张南两人总算是暂时松了一口气。要是增援部队再不上来,他们两个旅的部队很有可能被新一军光用炮弹就击垮了。

    “老林你们终于来了。你们要再不来我们的阵地就危险了,刚刚我和副总指挥通电请求交替撤离,可是副总指挥没有同意,现在可怎么办?如果对面新一军的炮兵一会儿再开火,可能把你们的混成旅也得撘进来!”

    “老王,现在肯定是不能撤离的,你们的部队已经没有了士气,撤退就会演变成溃败,如果新一军的部队衘尾追击,你们的溃兵很有可能一口气冲垮我们在亚安地区的所有防御阵地!到时候咱们怎么跟军座交代?”

    “我也知道这种可能性很大,可是咱们不能在这里等死吧!难道让新一军的人用炮弹把咱们都砸死在阵地上?”

    四人全都沉默不语,知道这就是一个死结,如果想要守住阵地,那么新一军的炮兵阵地就必须解决,但是这致命的四公里到底该怎么办,他们谁都想不出对策,偷袭的部队如泥牛入海,骑兵冲上去就是给人家送菜的。

    这种情况让几个人的眉头全部皱了起来,现在火炮就是战争之王,这些钢铁身躯的家伙让战争变的越来越简单,如果二十四军有坦克,飞机可能还好打些,但是他们现在什么都没有,只能凭借工事用人命来抗。

    原本只有两个步兵旅陷在这里,现在可好有加上两个混成旅,整整两万人要是全部在这里被歼灭,那么亚安地区的防守将会千疮百孔,新一军的部队有可能会长驱直入突击到文江地区。

    那么二十四军主力就是腹背受敌,整个巴蜀实力最强的二十四军可能会灰飞烟灭,被新一军和水晶猴子等吞噬的连渣都不剩。

    “现在只有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了!”张南突然冒出来一句。

    剩下的三个人几乎异口同声的问道“什么办法?”

    “主动暴露我们的炮兵,让我们的炮兵开始炮击对方的前沿阵地,如果对方的炮兵想要击毁我们的炮兵阵地,那么我们就让士兵冲锋,争取和新一军的部队混在一起,只要混在一起我们就有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