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抗战之时空要塞 > 十二章仓惶无助的隆允
    武煜带着人把孙杜等人押出山洞。期间也有几个不太老实的,被武煜等人给了几枪托后。就都只能老老实实的当俘虏。

    而在外围的几个屯兵点,一分队的队员们,开始处理那些已经入睡的滇军士兵。

    收拾掉外面放哨的,里面的人睡的跟死猪一样。天天这么折腾,看样子滇军的人也累的不轻。

    当一个个滇军士兵被叫醒时,他们才发现自己被人用绳子穿成了一串。基本上一个排一串。

    这些俘虏被驱赶到,林中一片大空地上的时候。他们才发现不止是他们,连他们的长官都被人全祸端了。刚刚还有些躁动的俘虏,立刻就安静下来。

    当张林的部队接到电报,赶来此处的时候。就只剩下接受俘虏的活,这次前来的有一个团的人,他们的任务就是把这些俘虏带回永壬县。

    武煜和他们交接完毕后,带着一分队的队员,押解着孙杜等六十军的军官,先行离开。

    当这片山林安静下来后,有一个满面惊恐的滇军士兵从树林深处钻了出来。他也是侥幸逃过一劫。

    当武煜他们行动的时候,他正从外围的岗哨往回赶。他们那个方向一共五个哨位,昨天晚上他们五个人等了好久都没等来换岗的人。

    他们几个都等急眼了?几个人一商量一致认为,应该是换岗的哨兵睡过头了。他们五个实在等不住了,又不敢擅自脱岗回来叫人。

    到最后他们决定,让这个最熟悉地形的小子,一个人回来叫人。而其余的四人继续在那里守着。

    这个滇军士兵,也是从小在这片山林里长大的孩子。抄了条小路就赶了回来。可是当他回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部队被人全部俘虏了。

    这个滇军士兵,没敢声张。害怕被俘虏的他,找了个隐蔽的树洞躲了进去。直到天亮,这里的人都走后他才敢出来。

    出来后,这个滇军士兵撒丫子就往自己的哨位跑。那边最少还有几个自己人,他们可以互相商量一下,可是当他回到熟悉的地方时,这里没有一个人。

    仔细寻找了一下,发现地上出现了几滩新的血迹。他知道跟自己在一起的,那四个人不是被杀,就是被俘。

    咬了咬牙,他开始抄近路往元谋方向炮去。

    冯敬国接到武煜行动成功的电报时,已经是凌晨两点半左右。接到这封期盼许久的电报,冯敬国才算踏实下来。

    虽说冯敬国对武煜和他的队员们,有着十足的信心。可是没得到结果前,多少还有些不踏实。

    现在就好了,冯敬国命令张林部明天一早就启程。他则带着大部队随后赶上,他们明天中午在元谋县见面。

    武煜他们押着俘虏,回到永壬的时候。天光已经放亮,把孙杜等人交给了永壬县留守的部队,武煜接到了指挥官的电文。

    电文上说让他带队立即赶回控制区,他们特战队马上会有一个大行动。要是回去晚了,就没他的份。

    武煜等人走了。而冯敬国则带着,他的一军继续踏上前进的道路。

    那个滇军士兵紧赶慢赶,总算赶在川军部队到来之前跑回了元谋县城。当他把六十军全军覆没的消息,告诉元谋主官的时候。

    元谋的主官也吓傻了,他们元谋原来只有一个排的人在驻守。后来川军来了才加强到一个连。

    可是这一个连的人,在人家川军眼里估计连个屁都不算。元谋县的主官打定主意,他先把消息传回春城司令部。

    要是司令部命令他们撤,那他就带队往回撤。要是让他们阻击川军的部队,那就不好意思了。

    他才不会干那种,拿鸡蛋碰石头的傻事呢。他会带着人投降。六十军整整好几万人,没到十天就让人全给收拾了。他们百十号人给人川军塞牙缝都不够。

    春城的隆允自从接到孙杜的电报后,整宿整宿的睡不着觉。他实在是想不到孙杜的部队会这么快被击溃。

    后来孙杜他们进山,才算是拖延了一下川军的步伐。这几天他才集中了两个旅的部队,现在还有部队在往这个春城的方向赶。

    只要再给他十几天的时间,他就能凑出十万大军。到时候他要亲自上阵,好好的和川军分个高下。

    可是没想到,噩耗来的太突然。昨天晚上孙杜还给他来过电报,说孙杜他们最少还能坚持十天的时间。

    可是今天早上他就收到元谋的电报说六十军全军覆没,只跑出个小兵。隆允方寸大乱,他现在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是死守春城待援。还是放弃春城,去别的地方。等待部队集齐,再组织反攻。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想法,一直纠结在他的脑海中。

    隆允决定还是等陆汉过来再说,他让人马上去请陆汉过来。陆汉接到隆允的命令后,立即赶到春城司令部。

    一进门他就看见,隆允跟陀螺一样在哪里不停地转悠。这种模样的隆允,陆汉可是从未见过。

    想当年隆允手下四大师长包括他,因为不满隆允“废师改旅”的决定,准备兵变的时候。隆允都是一副那种云淡风轻,智珠在握的样子。

    现在可好,隆允都慌了!可见这次压力有多大!他哪知道上次隆允不慌,是因为有把握、有计划。可是这次川军的打过来,他可一点把握都没有。能不慌嘛!

    陆汉进门拉住了隆允,说到“隆主席这是怎么了?多大的事能让您慌成这样!”

    “表弟你来了,哎~这次麻烦大了!”

    “有什么麻烦的,不就是川军的一个军嘛!等咱们把部队召集齐了,我保证把这帮川耗子都给赶出去!”

    “表弟可不敢轻敌!这是元谋刚刚来的电报,你看看吧!”说完,隆允把手里已经被捏的,皱成一团的电报递给了陆汉。

    陆汉看着电报,冷汗就顺着脖颈子往下流。电报很短就短短的几十个字,可是带来的信息却极为惊人。

    首先孙杜和他在山里的部队,肯定全完了。这次计划的制定者,不光是孙杜一个人,他陆汉也有份参与。

    所以他清楚这次计划的全部。这种骚扰战术,要是让他陆汉遇上。他除了硬着头皮带队,慢慢的往外推。再无其他办法。

    像张林想过的放火烧山,他们都想过!完全没有可行性。现在的山林不是你想放火就能放起来的,而且他们也备有退路。

    而且他们还有后手,等着张林的部队。在这条山路快要到元谋县的那一段,有一道天险。在那里只要张林的部队,稍有松懈。等待他们的就是灭顶之灾!

    按照计划孙杜他们最少能坚持半个月的时间,而且给敌军造成的杀伤绝对能让川军伤筋动骨。

    可是现在三天不到四天的功夫,所有的计划都成了过眼云烟。川军应该快到元谋了现在!

    其次电报上提及的,全歼孙杜部的敌军只有不到500人,这就更让陆汉吃惊。陆汉他那里有将近一个旅的部队,被这么点人全歼。可见这支部队的战斗力多么可怕!

    最后昨天晚上十一点,孙杜还和司令部通过电说一切顺利,可是电报上说那个唯一幸存下来的士兵,是在凌晨三时左右就发现六十军全军覆没的情况。

    四个小时!只用了四个小时,孙杜的五千多人被少于己方十倍的敌军,击溃并全歼。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但是现在确实发生了,陆汉也有些麻爪。思来想去现在也只有一个办法可行。

    陆汉走到隆允身边说道“隆主席,撤吧!咱们在春城的兵力不多,调动后续兵力还需要时间。不撤就没机会了!”

    “撤?往哪撤怎么撤!川军的行军速度,是咱们的数倍。就算咱们放弃春城能跑出多远?”

    “隆主席这样吧,你带着人往曲静方向撤,我带人往玉玺方向撤。等到咱们把各地的兵力召集起来,两面一起攻击春城。”

    “说的容易,可是咱们怎么撤!川军能给咱们撤退的时间吗?咱俩都不在,春城的部队就是一盘散沙,怎么可能为咱们争取到撤退的时间!”

    “这个就要交给另外一个人了,您忘了在春城还有一员悍将,只要把他请出来,那么最少能给咱们争取到一周的时间。到时候就是咱们反攻开始的日子!”

    “你是说……?”

    “对,没错!就是老张,老张虽说脾气倔,可是打起仗来绝对是把好手!只要他肯出手,咱们就有时间来布置!”

    “可是我把他软禁了这么久,他能出手再帮我?”

    “隆主席您放心,老张的工作我来做。您现在就命令照同,文山的部队立即赶往曲靖方向。洪河、蒲儿的部队到玉玺集合!”

    隆允盘算了一下,现在也只有这么干,才能有一线生机。到时候他手下能有十万左右的兵力,而陆汉那边也有六七万人。两面夹击还有收复失地的希望!

    隆允同意了陆汉的建议,并且立即发报调动部队,而陆汉则赶往春城内的一处宅子。

    这里有他要找的人,陆汉来到宅子外面。从宅子中传出震天的叫骂声,陆汉苦笑一下,知道自己这次也免不了被骂个狗血淋头。

    稍微调整了下呼吸,陆汉笑着推开了宅子的大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