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抗战之时空要塞 > 十九章无奈的赵金文
    早在离开春城的时候,冯敬国几人就订好计策。这次要让隆允偷鸡不成蚀把米。

    隆允被川军在不到10天的时间内,被川军从老窝赶出去。肯定不会甘心!

    有了这么好的机会,他是不会放弃的。昨天晚上王大虎的部队接到电报后,立即出发。早早的就在抵死牛沟进行布置。

    而关大胜的部队,则担任诱敌深入的任务。等滇军咬上他们的时候,抵死牛沟的王大虎部就已经做好了准备。

    当滇军部队进入抵死牛沟后,他们的丧钟就已经被敲响。山上两侧埋伏的分别是!王天章部和张林部,而曹晓峰部则断了滇军的后路。

    关大胜的部下秦枫在抵死牛沟的前方布防,让被关在抵死牛沟的滇军两个师,现在就是插翅难逃。

    剩下的两个旅分别运动到,曹晓峰部的两侧。他们想要一次性吃滇军这三个师的部队。

    山上弹如雨下,山下的滇军就苦了。虽说芸南的山,都是郁郁葱葱的青山绿水,就算在沟底也有不少树木、山石可以作为天然掩体,但是你架不住人多。

    两个师被关在这里,第一波密集的弹雨直接让他们减员一成以上的人员。刚刚他们想要往后撤出这片绝地,但是又被密集的迫击炮弹给炸了回来。

    滇军的两位主官一看不行,再这样下去他们都要死在这里。下令不计伤亡一定要冲处这片绝地。

    滇军的士兵,现在他们的发财梦已经破灭。失去了金钱的支撑,他们的身体感到阵阵发软。连续的奔跑耗费了他们太多的体力。

    要不是现在随时都有生命危险,他们都想躺在地上好好的睡一觉,人一旦体力流失过大,就会表现的迟钝、拖沓。

    他们很想快速的突破封锁。但是他们身体却成了他们的拖累。山上的子弹跟不要钱一样往下飞。无数的弹雨中混杂着手雷、迫击炮弹。造成的爆炸声能传出好几里地去。

    有很多滇军士兵,在这样的情况下,选择了投降。也许投降是他们唯一的出路。

    两个师的滇军,在不惜付出生命的代价后。能跑到他们谷口位置的人员还不到一万人。

    也就是说有七成左右的滇军士兵,不是被击毙就是选择了投降保命。山上的川军派出部队,下来接收这些投降的俘虏,而秦枫和山上剩余的部队,则开始追击山谷中剩余的滇军。

    战斗从打响第一枪到现在,短短的不到1个小时的时间。取得的战果是丰硕的,这次最少也能收拾掉隆允的新三军3成左右的兵力。

    并且为了能扩大战果,伏击的川军部队,开始收手。他们还想引,随后跟上的滇军师,跳入早就为他们准备好的陷阱。

    在山谷后方,现在从山上打下来的子弹已经几乎没有了。两个滇军师现在剩余的人员,被压缩在方圆不到3公里的狭窄谷地内。他们执着的、一次又一次的冲击着曹晓峰的防线。

    要不是为了引后面的滇军部队上当,就他们这些人,在这种地形里早就被曹晓峰的部队给收拾了。

    两个师长疯了一般催促着手下的通讯兵,让他们发出一封有一封的电文。这些电文全部是求援电报,有发给后面部队的,有发给隆允的。现在哪怕能捞到一根稻草,那都是他们的救命稻草。

    新三军这两个师后面的117师,接到第一封电文时。他们的师长显得很犹豫,他不知道该不该继续前进。

    如果他现在调头回去,那他的部队肯定没有危险。但是如果他回去了,他以后在新三军还怎么做人?放弃救援正在被围攻的友军,这个名头太恶心他不想背。

    现在他只希望能接到隆主席撤退的命令,那么他就能名正言顺的撤回去。被川军包围的那两个师,已经没救了。川军的人不会放他们出来的。

    如果自己在过去,就是自己主动找死。谁知道川军还有没有别的布置。但是他不知道隆允已经快疯了。

    当隆允接到求援电报的时候,他就明白了,肯定是他在春城的行动失败了。春城里面的暗棋,现在估计都被拔掉了,而且冯敬国还利用他的暗棋来给他下套,他还真就那么天真的,钻了进去。

    现在他所能组织起来的部队,已经是他的全部。芸南境内所有的滇军部队,除了被川军吃掉的,能够组织起来的,就剩下他的新三军和陆汉的暂一军。

    芸南西部虽然还有一些别的部队,但是那边的地势更为险恶,而且那边的部队人数少的可怜。再说他现在根本就到不了那里。

    所以手中的新三军可是说是他全部的本钱,现在一仗就要赔掉他三分之一的本钱。这让隆允怎么能接收,隆允现在就像一个输急眼的赌徒,奋力的想要拼死一搏。

    他下令让117师立即救援正在被围攻的两个师,同时他带领新三军剩下部队加快行军速度。

    117师的师长在接到隆允的电报后,仰天长叹!他手上拿的不是电文,而是他们117师的催命符。他知道隆主席现在已经不能冷静的思考。

    涨着胆子117师的师长,给隆允发了一封电报。电报上面把他的理由和猜测全部说清楚。同时请求隆主席一定要三思、三思、再三思!

    如果你劝一个有理智的人三思,那个人肯定会听劝。但是一个输急眼的赌徒,他的理智早就,就着馒头吃到肚子里去了。隆允现在就是这种情况。

    他看到117师师长的电文后,第一个反应不是思考这封电文的合理性。而是想到是不是117师的师长贪生怕死,不肯救援被围部队。

    甚至他都能想到,117师师长是否已经背叛他,投靠了川军。现在这么做就是为了拖延时间。

    要是这个117师师长现在就在他的跟前,隆允会立刻下令将其拿下。但是现在他无人可换,只能再次给117师师长,发了一封措辞极为严厉的电文。

    电文上写的已经很清楚了,如果117师师长再拒绝执行他的命令,那么他的下场只有一条,就是军法处置!

    同时隆允给117师副师长,也发了一封电报。电报上说如果117师在十分钟内,没有做出救援的动作,那么让他直接取代117师师长,继续执行救援任务。

    滇军自从“废师改旅”后,滇军再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师级建制。这次也是为了方便追击川军部队,才临时抽调部队组成了三个师。

    现在所谓的师长,副师长在原来都是旅级部队的主官。他们都是同级的军官,现在突然原来的平级比自己高了半级。117师副师长本来就一肚子火,再加上其人暴躁易怒的性格,早就看所谓的师长不顺眼。

    要不是隆主席直接下的命令,他早就和所谓的师长争起来了。现在手上有了这封电文,就等于古代官员手中有了尚方宝剑。他只需要再等10分钟,就能拿下那个让他十分不顺眼的师长。

    117师的师长赵金文,拿到那封措辞严厉的电报后,知道要是再不执行命令。他的下场会很惨,而且作为隆允的老部下,滇军的老人,他对隆允有着更深的了解。

    他知道现在自己的部队中,肯定已经有人准备随时拿下自己。万般无奈之下,赵金文带着117继续前进。他希望他的猜测都是错的,他希望川军并没有那么好的胃口。

    当他们走进抵死牛沟的时候,赵金文的脸变的更难看。通过前段时间的接触,虽然对战川军的滇军部队大部分都被歼灭,但是川军部队的大概火力配置,滇军中的这些军官还有有所了解。

    按照川军的火力配置,早就应该拿下抵死牛沟中的滇军部队。现在抵死牛沟里还有传出激烈的交火声,说明什么?

    说明川军就是挖好了坑,等待着自己这支部队主动跳进来。自己虽然很不想这么干,但是军命难违。

    赵金文再次犹豫了!他知道这次新三军的组建,是隆允被动做出的决定。要不是川军部队打了进来,根本就没有新三军。

    而且新三军现在是隆允最后的底牌,已经三分之一的兵力赔进去。要是117师在赔进去,那么隆允真的就永无翻身的可能性。

    赵金文直到现在还对隆允忠心耿耿,他硬起头皮。再次给隆允发了一封电报。上面把他的想法又说了一遍,他希望隆允能清醒过来。

    现在抵死牛沟中的部队,已经是川军口中的肉了,没必要再给人加顿餐。还是己方上赶着给人家加餐。

    可惜赵金文没有等来隆允的电报。他等来的是他的副师长。他的副师长李恩泰手上拿着一封电报走进了他的指挥部。

    “赵大师长请吧,隆主席亲自发来的电文,从现在开始由我全面接替你的职务。你现在要去的地方只有一个,那就是咱们的军部执法处。到那里会有人好好招待你的。”

    “老李,事已至此我知道我说什么都没用。不过我还是想劝你一句,无论你接下来做出任何决定,请你一定要给117师留条后路。如果川军的部队出现在咱们的两翼,立即带人撤退,千万不要恋战!”

    “哈哈~我的赵大师长,你还是操心好你自己的事吧,至于117师就由我负责了!来人把他带下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