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巅峰文明 > 第14章 史前拉撒用什么擦?
    也就在王强如临大敌严阵以待时,那骑士又策马离开,沿河而上再次消失王强的视野中。

    这方向?王强惊疑不定,既激动又失望:“这次是真回去了?”

    激动的是,对方跑了就说明装熊战术没有失败那就证明自己不是傻逼。失望的是,王强的寒冰弩研发出来后心态膨胀了,太想反杀了。但不管怎么说,这就是王强最期待,最有逻辑的结果。

    阿朵茫然道:“会回去喊人吗?我们族的男人们就算是猎捕一只鹿也会出动很多人围堵的,更不要说他面对一只巨熊!”

    王强猛然一怔,王强还真的从一开始就没想过他会喊人这个问题!如果他会喊人,那就彻底没法玩了。难不成这个这个高难模式的正确攻略是根本就不能让这个“追杀者”看见?怎么可能!赏金NPC啊,就是让玩家看见的嘛!

    怎么办?指望缩回树洞里躲猫猫藏过一劫未免太低估最高难的涵义,多半行不通。

    那就只有跑路了?问题是地图全黑能逃去哪里?投奔河对面那个部落?如果是昨天一开局就往那边跑或许没问题,但现在呢?天知道河对面那个部落有没有被灭掉?万一走在半路上遭遇了这些骑士呢?万一被对方追踪脚印呢?任何一个意外的出现,自己就会毫无反抗的族灭。

    王强不仅讨厌寄人篱下,更讨厌这种没有任何危机应对的手段。如果自己是个超级兵王穿越该多好,直接灭了那个家伙什么事情都没有了。只可惜自己玩的是最高难度,对于其他强者来说易如反掌的事情对于自己来说有如赌命。而且就算杀了他就能解决问题么?他的失踪会引起他们部族的大规模报复么……

    我勒个去啊!先前总想着把他吓走,现在对方走了,自己反而被吓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这就是玩高难的酸爽?

    王强想到了苏苏,这个美女也支持自己好几年了,是那种非常善解人意的美女,她有老玩家的背景就说明她的见识更是不同一般,她也明知道我是搬砖都搬不动的废宅,数理化忘的狗屁不通,大学更是在玩游戏中度过,她凭什么觉得我能和那些特种兵强者同台竞技?如果说我有毅力,特战兵毅力更强,至少他们冰天雪地里埋伏不会喊半句冷!我有什么优点是特种兵没有的?

    这一刻,王强又开始挖掘自己了,但是怎么挖都觉得自己就是一个现实中的废,自己并不比别人聪明,是现代社会的发达网络和国家的繁荣娱乐业才让自己这种废有了赚钱的机会,在什么都没有的史前时代,自己有什么优势?

    正不堪回首间,阿朵焦虑的提问了:“酋长,我们回去吗?”

    王强回过神来尴尬一笑:“我们不跑,我们不做一点都没有把握的事情。”

    阿朵茫然道:“那我们做什么有把握?”

    王强无奈道:“当然是做知道的事情有把握了……”

    没错,玩家的基本要点就是有什么装备就打什么怪,有多少信息就干什么事。现在王强掌握的信息少的可怜,只有两条:1,对方可能是穿越的蒙古骑射种族。2,以游牧民族的攻击特性应该会马不停蹄的攻打河对面的那个部落。

    既然如此,王强能做的就是只能坚信第二条,坚信对方很忙,没时间喊一堆人来猎熊,所以不用跑。

    虽然理由很蠢很牵强也完全没有应对意外危机的手段,但这就是自己,不是预言家不是圣人,只能基于自己掌握的信息做判断,而不是因为各种恐惧去做不确定的冒险。当然,自己掌握的信息很可能是坑,就像炒股,在聪明的散户也是十有九亏,不是因为他们蠢,而是他们掌握的信息就是别人坑他们的。

    而说起坑人信息,王强就立刻想到了第一条,那就是蒙古军团向来以诡异的佯动出名,刚才的这个骑士就已经来来去去的表现的像一条不死不休的豺狗,他真的会这么容易就屈服于熊威,放弃自己的弓?还是说他已经更远绕到自己后方准备偷袭?这种可能性也极大!

    一想到这里,王强就悚然心惊!那么结合自己掌握的这两条信息,王强能做到的应对手段只有一个——以不变应万变,继续装熊,继续耗!

    可能就是自己是吓自己,但这就是自己能得出的最保险最有逻辑的结论,自己容不得一丝失误!

    终于,王强在紧迫形势下确定了最简单也是最可靠的扳机方案——杠杆扳机。王强想起了传统的“曰”字型木工锯子,锯子上方就是用捆成麻花状的绳子夹着一个木片起到稳固锯子的作用的。

    那个被绳子夹着的木片就是一个不错的“杠杆扳机”,因为绳子既能当杠杆的支点,麻花的弹性也能起到“弹簧”归位的作用,杠杆被绳子夹住也不会掉落起到“螺丝轴”的作用。总之,王强就是用树皮绳在弩后面捆一圈麻花,然后把一根还算结实的长木棍插了进去。

    1.2版寒冰土弩未验证版诞生!

    也就在王强欣喜的宣布好消息时,阿朵突然脸色怪异道:“酋长……”

    “什么?”

    阿朵闷声道:“我要拉屎!”

    王强脸皮一抽!没错,自己一直都很想知道史前人类拉屎用什么擦,答案即将揭晓!但问题是……哪里拉屎啊?总不至于当着自己的面在熊皮帐篷里拉吧?但现在是在装熊啊,万一那骑士躲在暗中埋伏偷窥,她出去拉屎不就穿帮了吗?一穿帮就完蛋,就族灭了啊!

    一个部族不能在最后关头因为拉屎族灭啊,那自己就是罪人啊!所以说,这种自己能选择能判断的的情况下就应该追求万无一失!

    王强干咳一声:“这个……没关系,就在这里拉就是。”

    阿朵急了:“可是……”

    不错,这个时代的史前人类已经有羞耻观念了啊!王强尴尬的转过身:“我背过去不看,你知道对方这种骑士的强大之处是什么?那就是在长途奔袭的时候可以在马上行军中拉屎的……而且……”

    而且什么?这一刻,王强突然发现自己也有一股强烈的便意,从昨天穿越过来到现在也整整一天多了,也该拉屎了啊!

    王强急的脸都绿了,我勒个去啊,用什么擦!?

    ……

    王强猜对了,此时此刻,阿古拉又悄悄的迂回到熊洞远方的树林中埋伏了,并且将马栓在背对熊洞方向的树上,免得它各种麻烦。

    不过是毕竟是长时间观察,为了时刻保持热身状态,避免长时间静止不动造成的冻伤,阿古拉收集了林中枯枝并用携带的干马粪点燃了一堆篝火。

    然后,从行军包中抽出一张扇子大小,枯黄而又富有弹性的大树叶,轻快的在篝火般的泥坑里解决一下内急。在这个呼出口气都会瞬间凝结为冰霜的冰寒气候中,没有篝火的野外拉撒有时也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冻掉耳朵,冻掉什么的真的不是说笑。

    这树叶当然也是祖神都雷传授下来的必备行军用品,不仅可以用来解手,还可以用来包扎伤口或食物。祖神决不允许肮脏的手触拉弓弦,对解手卫生非常严格,这也是都雷神族文明先进的象征。

    很快,阿古拉就发现了异常,那就是这只熊的周边天空三三两两的盘旋着乌鸦。对于杀伐成性的都雷族人来说,他们当然知道乌鸦意味着什么,那就是死亡!

    难道这只熊要死了?受伤而死?衰老而死?阿古拉颇为激动,如果是这样的话,自己完全有可能杀死它!杀死这么巨大的一只熊,剥下它那巨大的熊皮就足以向族人炫耀自己的武勇!那么自己需要做的就是继续观察,直到确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