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巅峰文明 > 第40章 通灵绝美一生所爱
    海拉汗休息完毕后就牵着极度疲劳的马步行返回了,马背上就是绑住的昏迷俘虏。祖神的任务圆满完成:抓了一人,放了使徒。没错,那就是使徒!

    虽然使徒的衣着外表和史前人类没有不同,但是都雷族人还是可以一眼就在人群中辨认出使徒,没有理由。或许是因为在这虚幻世界中,使徒这样的真实存在就是那么的与众不同。

    而海拉汗见到的这位使徒也和以前见到的使徒大不相同:他是那么的孱弱,也没有受伤的迹象,结果连这么轻的一个女人都抓不住?他是如何杀死阿古拉的?他真的是巫师能沟通什么熊神么?

    海拉汗再度放近火把查看昏迷的女人,目光再度被她吸引住。起初海拉汗以为是使徒把她推下马,但仔细一看才发现是她主动舍弃自己,这让海拉汗大为称奇。

    一般而言,一个才接管部落两三天的使徒是没有多少威信的,更不太可能让族人主动为他赴死,这要么是使徒能力惊人,要么就是这女人极度忠诚。现在看来应该是后者,这么说来那就不是自己放掉的使徒,而是她这么自我牺牲还真抓不住。

    也好,海拉汗最喜欢忠诚的女人,尤其是筋骨这么……海拉汗突然发现自己的目光很难从她脸上移开了,这女人是越看越耐看,甚至比族中所有筛选出来的女人都耐看,这明明是一个未成年的女人竟然有如此魅力?那成年以后还得了?

    海拉汗意识到自己捡到宝了!

    身为部族最强的战士,海拉汗更多的继承了祖神的强悍血脉,但这也意味着海拉汗也继承了更多的天神诅咒,海拉汗的繁殖率极低,这么多年来只生下两人,而且都还是女孩。

    都雷神族的禁忌是任何不以繁衍为前提的纵欲都是不被允许的,这是浪费宝贵的精血。心灰意冷的海拉汗只得醉心于武技,在女人身上花费的精力就更少了,这么恶性循环的后果就是最强的男人居然无法为部落的繁衍作出贡献。而现在这个女人的出现让海拉汗心中燃起了希望!

    她一定可以吧?问题是没成年啊!

    都雷神族当然不是那种让十二三岁的未成年少女繁衍的愚昧种族,身体发育不健全的少女怀孕的下场往往就是死亡难产,越是优秀的女人就越是损失不起。就像越是顶级的母马就越是要谨慎安排配种一样。但是,如果不让她怀孕,天神一个回档,她不就从自己的世界里消失了吗?

    正纠结间,女人呻吟着醒转,一个躺在马上,一个站在马下,两人在火把的映照下四目平视相对。

    女人满脸惊惧,那惊恐无助泪水盈眶的目光让海拉汗心下一颤,海拉汗觉得自己直视的不是她的双眼,而是一汪清泉!对于海拉汗这种精神境界的战士来说,这清泉就像是洗涤污垢,涤荡灵魂的圣水。

    海拉汗下意识的从行军包里摸出一张“净手叶”,擦了擦她泪流满脸的污垢和血渍,然后,呆住了!

    这已经不是耐看了,这简直就是仙女!自己居然运气这么好的捡到这种稀世珍宝了,这简直就是最狂野彪悍的母马!

    海拉汗下意识解开她的绳索,女人失声惊呼:“我还小~~~”

    海拉汗心头巨震!她说什么?明明听不懂她的语言,但为什么感觉自己听懂了?她是在说她小?的确,她太小了。而且这极寒天气吐口口水都会瞬间结冰,也没法办事,她以为我是野蛮人?野蛮人怎么可能达到我这境界?

    海拉汗一便指了指了自己:“海拉汗!”

    又指了指了阿朵:“你——”

    又指回自己:“我的女人!”

    这就是沉默寡言的海拉汗和语言不通的异族人谈话的方式,无所谓对方的懂不懂,反正抓回去就和养马一样,她们总会明白的。而且只限于和异族女人对话,至于异族男人完全没必要谈话,杀光就是了。

    女人似懂非懂畏畏缩缩道:“阿朵!”

    “你的名字?”海拉汗突然间谈话兴趣增加。这个女人的表情完全宣示了驯服,就和驯服了的野马一样极大的满足了海拉汗的征服欲,而一般的女人抓过来的时候要么吓傻要么各种别扭令人烦心。更重要的是,这个表情太动人了,就像一只小羊羔一样极大的激发了海拉汗的保护欲。

    女人颤巍巍道:“阿朵,海——拉——汗!”

    海拉汗瞪大了双眼,她在念自己的名字!从来没人把自己的名字念的这么动听,而且语气是那么的敬畏!明明语言不通,海拉汗确觉得和她交流没有障碍,就像是和自己的坐骑交流一样,这是怎么回事?

    为了确认自己的想法,海拉汗一指使徒消失的方向:“你们的使徒是个什么样的人?”

    阿朵眨巴眨巴眼睛,随即望向天空,语气也变得极度敬畏:“他是神!”

    他是神!海拉汗心中的震撼无以复加,不是因为神,也不是因为她能听懂自己的话,而是自己真的能听懂她的话!

    海拉汗脱口而出:“你能听懂我说的话?”

    女人头一歪,作出一脸茫然的表情。

    还是听不懂?海拉汗有点疑惑了,必须要手势配合她的?不过她犯傻的表情也是如此动人啊!

    海拉汗便又问道:“为什么我觉得我能听懂你的话?”

    女人依旧一副茫然不懂的样子,但显然是害怕又回答不上,便答非所问道:“海拉汗,最强的男人!”

    海拉汗浑身巨震!又听懂了,她在说我最强!没错,虽然没有回答出自己的问题,但已经给出答案啦,自己是最强的男人,当然也是最聪明的男人,当然能听懂啊——不对!

    既然是最聪明最强的男人,海拉汗当然意识到情况不对劲了,这种情况极有可能是祖神说的通灵,通灵是无视语言隔阂的,如果她有通灵能力那么熊神就真不是说的玩的了。

    海拉汗便沉声问道:“熊神是怎么回事?”

    阿朵愕然道:“嗯?”

    海拉汗便做出一个张牙舞爪啊啊吼的模仿熊的样子:“熊神!”

    阿朵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海拉汗脸色一沉,阿朵立刻意识到失态,随即惊慌的模仿海拉汗的动作:“熊?”

    这一瞬间,海拉汗看呆了!她这又笑又怕张牙舞爪的样子为什么这么美这么可爱?

    阿朵再度抬头望天,神情变得无比严肃敬畏,双臂摊开比出一个通用的表示“很大”的动作:“熊神,非常大,非常大,非常强,非常强,他是神……”

    海拉汗目不转睛的审视她的表情,很大很强的话全都听懂了,这表情是发自内心的畏惧,比刚才面对自己还畏惧!熊神真的存在,祖神的神谕果然非同小可。不过越是紧盯阿朵的面庞,海拉汗就发现越是难以移开目光,这是越看越美啊!

    这一刻,海拉汗决定了,这就是自己的女人,通灵绝美善解人意一生所爱!无论是使徒,还是天神回档,都不能将她从我这里夺走。我要传授她语言!

    对于寡言少语的海拉汗来说,有心情传授语言就是表达爱意的证明。而且战马乏力,回程路途漫长,也是要找点事情做做。

    海拉汗便从马鞍下面抽出一张兽皮垫子给阿朵裹上,然后说道:“我教你说我们都雷神族的语言吧——”说完一指战马:“马!”(注音:mori)

    阿朵讶道:“马(mori_)?”

    海拉汗点点头。

    阿朵哦了一声,用汉语说道:“马!”

    海拉汗讶道:“你们的语言是这样称呼马的?”

    阿朵点点头。

    海拉汗突然觉得不对劲了:“这是你们第一次见到马吧?你们怎么会称呼马的?”

    阿朵的表情说不出的尴尬,只得装傻!海拉汗确一指使徒消失的方向给出了猜测:“使徒说的?”

    阿朵点点头:“马!”

    海拉汗若有所思:“好像确实念起来方便一点,不过你们的种族即将灭亡,你们的语言也没必要存在了,以后就老老实实的说我都雷神族的语言了,明白了吧?”

    阿朵一脸茫然。话太长了,她不明白?海拉汗也只得无奈的继续传授语言。

    “我,海拉汗,男人!你,阿朵,女人!”

    “我,阿朵,女人!你,海拉汗,男人!”

    “很好!”

    “很好!”

    “你们族是这样说很好的?”

    “很好!”

    “都说了,不要说你们族的语言!”

    “很好!熊神!”

    “什么意思?”

    “熊神能懂!”

    “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