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传奇炊事兵 > 第二章 放纵的前奏
    ”咱当兵的人,有啥不一样,只因为我们都穿着,“

    ”朴实的军装.咱当兵的人,有啥不一样,

    “自从离开家乡,就难见到爹娘.”

    ”说不一样其实也一样,“

    ”都是青春的年华,都是热血儿郎.“

    ”说不一样其实也一样,“

    ”一样的足迹,留给山高水长.“

    嘹亮的军歌声中,来自底楼市的几百名新兵,身穿橄榄绿的新兵衣服,身前带着大红花,头戴橄榄绿军帽。在各个接兵军官的带领下,排着歪歪斜斜的队列,等待在火车站台上。

    ”各位新兵,今天是你们加入中国解放军的大好日子。不管你们以前在家是被父母宠爱的宝贝,还是社会上混吃混喝等死的怂货。进入了部队,就是新的开始,你们都在一个起跑线上。部队是一个大熔炉,只要你们不怕牺牲,不怕辛苦,都能成为一个伟大的解放军战士,以后的人生会怎样,都掌握在你们自己手里。下了火车你们就是人民的保护神,祖国的战士。火车上是你们最后的自由时间,你们好好把握。我希望下了火车,我能看到你们挺拔的身躯,不是现在的有气无力的样子。等下上了火车,我会去三号车厢开会。不准闹事“

    ”哦。谢谢连长,我们一定老老实实的“听到接兵连长的话,新兵们都忍不住欢呼了起来。

    ”没想到部队的长官也不是那么死板嘛,挺人性化的。“听了接兵连长的一番话,谢黑龙忍不住对部队的生活多了一点期待。

    ”呜....................“

    一声火车的长鸣声中,由东往西行驶的蓝皮火车,缓缓的停靠在了底楼站。前几节已经坐满了新兵的车厢,透过玻璃带着好奇,兴奋的眼神看着底楼站的新兵。这里面也许就有陪伴他过完以后军旅生涯的兄弟。

    谢黑龙跟着队列,在接兵军官的带领下缓慢有序的走上了火车,车厢里面没有特殊的布置,就是普通的火车车厢,一人一个座位。听从接兵军官的指挥把领的军被放到行李上之后,选了个靠窗户的位置安静的坐在了座位上。习惯性的观察了下坐在一起的几个现在可以称作为战友的少年。

    对面三个靠窗的是个胖子,肥头大耳的。三人位的座位他差不多坐了一半,提了个大旅行包,正往餐桌上放各种吃的东西。

    中间是个肤色有点暗黄的少年,个子不是很高,一副还没有睡醒的样子。

    靠过道的是一个个子起码有一米九的少年,瘦的和竹竿一样,感觉一阵风都能吹跑。

    做谢黑龙旁边的这个少年倒是挺结实的,只是好像还在伤心中,没什么表情。

    靠过道的这个倒是挺让谢黑龙惊讶的,竟然是那个和自己来自一个县城的,手里还拿着他母亲走的时候给他的煮鸡蛋,这个皮肤有点黑的大个子,最少有一米八,身体很壮士。大家穿着都有点宽松的新兵衣服,他穿着有一点小的感觉。一身的肌肉的衣服崩的紧紧的。

    他一脸兴奋的东张西望,还不停的触摸着座椅和餐桌,好像从来没有坐过火车的样子。发现谢黑龙在看着他,他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憨厚的对谢黑龙说道:”我看到过你,你和我一个地方来的,我叫刘大熊。我没出过远门,你别笑我啊。“

    谢黑龙看着这个黑大个,觉得他是个有意思的人,礼貌的对他说道:”我叫谢黑龙,山马石镇的,你可以叫我黑龙,我叫你大熊可以吧“

    ”好啊,我家里人都这样叫我呢,我是你旁边坪枫镇的...“

    ”你们两个不仗义啊,大家有缘一座,你们聊的这么嗨,大家一起互相认识下哈。“刘大熊话没说完,坐对面靠窗的大胖子就凑了上来,性格与谢黑龙刘大熊不同,显然是个自来熟。

    ”我叫刘蒙,来至底楼市,很高兴认识你们。嘿,兄弟你叫啥子“胖子自己介绍完,拍了拍坐他旁边没睡醒的少年说道。

    少年被推了下,好像刚醒来一样,揉了揉眼睛,不好意思的说道:“我这几天在网吧玩了几天,玩了个痛快。以后两年不能玩电脑了过了下瘾。没睡好,不好意思啊。我叫谭明松,和胖子一个地方的,底楼市的。”

    “我和这家伙一个地方的,我们是一个村的。他叫王军,我叫王高大,都是来至江冷水县的。他对象听说他要当兵和他分手了,这几天都没怎么说话,大家别见外啊”做过道旁的瘦的和竹竿一样的少年,指着坐在谢黑龙旁边的少年的说道。

    “你叫王高大?”刘蒙一脸搞怪的看着他,“你高倒是达标了,这竹竿一样的,还没我三分之一大哦。哈哈“刘蒙见他朋友心情不好,特意啦开话题,开玩笑的说道。

    王高大一点不介意刘蒙的玩笑。开朗的笑着说:”我们加起来就是高大了撒,嘿嘿“

    ”我们这一桌各种类型配齐了呢,高的王高大,胖的刘蒙,黑的刘大熊,白的谢黑龙,矮的******,我勉强算那个壮的,不和刘大熊比的话。你们说对不对。哈哈“失恋的王军,随着大家的介绍。也好像走出了悲伤的心情,看他的语气,平时应该也是一个善于交际的人。

    ”既然我们有缘相聚在一个桌子。共度最后的自由时光,我们是时候一起吃个鸡腿庆祝一下了“刘蒙从他的包里拿出一大袋的鸡腿,边给谢黑龙他们分发,一边笑哈哈的说道:”这可是我妈特意给我做的,平时我都不舍得给别人吃的。”

    为了鸡腿,切丝。。。。。“哈哈哈。。”

    ”呜.............砰次.....砰次......“

    随着所有新兵踏上了火车,每一桌的人互相介绍认识,在热火朝天的嬉笑声中,开往人生熔炉的列车再一次起步出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