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圣墟 > 第四十九章 绝顶呼吸法
    小山般的暴龙倒在地上,满身鳞片狰狞,躯体上有不少裂痕,鲜血从中流出,这头庞然大物彻底毙命。

    周全心惊胆战,走到近前,用手抚摸,觉得有些不真实,这可是一头史前暴龙啊,就这么倒下了。

    “如果将这头恐龙运出去,必然会引发巨大轰动!”周全说道。

    “龙筋!”黄牛写道,它只在乎这个,围绕着暴龙转悠,竟比楚风还上心,想早点修复大雷音弓。

    血腥味扑鼻,向着山林中散发,但很长时间过去了,都没有凶兽闯来,只因过去慑于暴龙的凶威,不敢踏足这片禁地。

    楚风有些出神,静静体会,脑中还在想着这一战的经过,最后竟在不知不觉间动用了特别的呼吸法。

    在他的口鼻间,有一股又一股白气弥漫,天空中,阳光穿透瘴气,洒落下来,在他的体表形形成淡金色光泽。

    楚风觉得,身体暖洋洋,刚才被暴龙抽了一尾巴,曾剧痛无比,咳出一些血,而现在痛感竟渐渐消失。

    “还有这种奇效?”他讶然,呼吸法十分神秘,竟有这种妙处,像是巨大的宝藏,可以不断挖掘。

    不久后,淡金色光泽没入躯体,楚风的伤全好了,没有任何不适。

    不远处,周全、黄牛正在尝试剥暴龙的皮。

    “鳞片也太坚硬了,我估计子弹都打不穿!”周全抱怨,想剥皮根本做不到。

    黄牛倒是厉害,哐哐几蹄子下去,让暴龙身体上的裂痕更大了,它想生生震裂这头巨兽。

    “让我来吧。”

    楚风从小山般的暴龙身上跳了下来,取出黑色短剑,顺利划破银色的鳞甲,寻找它体内的龙筋。

    半个小时后,一根非常长的兽筋被剥离出来。

    “这就是龙筋?也太粗了吧!”周全有些眼晕,龙筋呈透明状,最细的部位都有成年人手臂那么粗。

    “取其精华。”黄牛写道,它很有经验,在这根十几米长的龙筋上摸索,像是在寻觅着什么。

    最终,它指向一个部位。

    楚风细看,果然有些门道,这条龙筋的中段部位,有一条淡淡的银线,隐在最粗处的透明筋脉中。

    他用黑色短剑去剥,想将它挖出来。

    龙筋果然坚韧,很不好收拾,比剥开暴龙的鳞甲难太多了,足足耗去两个小时,他们才见到银线真容。

    这是龙筋精粹,很细的一根线,藏在大筋中,长将近两米,正好可以用来作弓弦。

    因为,大雷音弓有一米五那么长。

    “正好!”

    这条银色的筋,纤细而坚韧,楚风试了试,绑在暴龙的牙齿上后,足可以将这头庞然大物拉着走,而没有任何断裂的迹象。

    “好东西啊,这可真是宝贝!”即便周全对这些不太了解,也能看出,这条龙筋的珍贵之处。

    楚风总算明白了,为何古代一些传说中的神弓都是以巨兽的筋为弓弦了,果然有道理。

    “回去问一问赵三爷,这根筋是不是还要特殊处理。”楚风道。

    黄牛直接摇头,它像是很有经验,写道:“天生的弓弦,不用处理。”

    楚风没听它的,执意回去后再修复大雷音弓。

    “拿着,回家去尝尝鲜,这毕竟是龙肉啊。”楚风切下一大块,只有上百斤重,丢给了周全。

    “必须的!”周全狂咽口水,这都什么年代了,还能有机会吃到恐龙肉,也算是件不可思议的事。

    楚风自己也砍了一大块,足有两百多斤,准备带回去。

    “龙牙!”黄牛写道。

    它告知,这是制作箭矢的最好材料,如果放弃的话,那是暴殄天物,实在浪费。

    楚风费了很大的力气,才将那些粗大的龙牙给弄下来,用一根藤蔓捆在一起,抗在肩上。

    他们沿着原路返回,很顺利,并未遇到什么异兽阻击。

    将周全送到县城外,楚风跟黄牛目送他进城,而后便放开了速度,一路疾驰,返回青阳镇。

    楚风带着大雷音弓,此外拎着数十斤重的暴龙肉,来到冷兵器作坊。

    当赵三爷看到这条银色的龙筋时,眼睛差点瞪出来,跟活见鬼一样,他难以置信,当今这个年代,还有龙不成?

    “小楚你是怎么得到的?”赵三爷口干舌燥,觉得像是一下子年轻了二三十岁,浑身充满了精力。

    他真想看着大弓修复,再现神威。

    楚风一阵头大,怎么跟赵三爷解释?

    “一位异人送我的。”他也只能硬着头皮,拿最近那些异变的人来说事,并让赵三爷一定要保密。

    赵三爷点了点头,虽然知道有蹊跷,但也没有追问,他看着这根兽筋,仔细研究后认为,可以直接用。

    最终,在赵三爷的指点下,楚风缠绕龙筋,将它绑在大弓上。

    嗡!

    一声轻颤,弓弦被楚风拉开些许,竟发出可怕的兽吼声,还有刺耳的禽鸣,最后爆发雷音,宛若一道霹雳,在院中炸响。

    赵三爷家中的玻璃,在这一声雷音下噼里啪啦碎了一大片。

    这还是楚风仅稍微拉开一点弓弦而已,若是拉满,估计会更吓人。

    “神异之弓!”赵三爷激动。

    “三爷,你如果喜欢,等我用完后再还给你。”楚风说道,而今这张弓可真的成了秘宝,他并不想占赵三爷的便宜。

    “不用,说送你就送你了,你偶尔带过来给我看一看就行。”赵三爷说道。

    楚风点头,这自然可以,如果不遇上大战,没有什么紧迫的事,这张大弓长期放在赵三爷家里都没问题。

    临走时,楚风带走一捆铁箭。

    当他回到家中时,黄牛早已等的不耐烦。

    “不能在家里试箭,去深山中!”楚风说道,刚才的动静就很大,真要是将大弓拉满的话,他怕出大事。

    荒山野岭中,没有人烟。

    楚风尝试将大弓拉满,并放上了一根铁箭,一刹那而已,这个地方兽吼震天,并有禽影浮现,冲击向天。

    最可怕的是,一道惊雷轰然爆发,隐约间,有一道电光迸射而出,随着那支铁箭一起飞了出去。

    在此过程中,黄牛什么也不顾,根本就不在意箭矢的威力,像是在聆听着什么,表情无比的严肃。

    咚!

    远处,烟尘冲天。

    楚风目瞪口呆,这哪里像是一根箭羽,他觉得像是一颗炮弹,将远处一块万斤巨石都给射的四分五裂。

    “再射!”

    黄牛快速在地上刻字,很焦急,也很紧张,催促楚风继续射箭。

    楚风点头,正好可以利用这个机会练习,明日可能会派上大用场。

    第二次弯弓,雷音更惊人,震耳欲聋,周围的一些草木都在破碎,像是有一股莫名的力量散发。

    咻!

    铁箭飞出,伴着电弧,远处的石崖轰的一声炸开,坠落下很多巨大的石块,景象骇人。

    在此过程中,黄牛依旧没有理会那支箭羽的威力,而是将耳朵贴在弓胎上,不怕雷音贯耳,仔细倾听。

    楚风彻底明白了,这头死牛怀有别的目的,难怪比他还上心,催促着他去猎龙,要修复这张大弓。

    “继续!”

    黄牛催促,耳朵贴在弓胎上,一动不动,用心在感应着什么。

    在这种情况下,楚风倒也配合,什么都没问,一箭接着一箭的射出,这个地方顿时雷光霍霍,电弧劈舞。

    周围,草木等都破碎了,满地焦黑残叶。

    远处,一箭又一箭的射过去,电芒纵横,那座低矮的山头都被削掉了部分,景象吓人!

    最终,楚风带来的一百多支铁箭全部射光,他的箭艺大进,主要是强大的感知以及超人的视觉辅助,让他得心应手,射的无比精准。

    箭法初步练成!

    然而,黄牛很气馁,抱着大弓,翻过来掉过去的看,无精打采,非常失望。

    “你在找什么?”楚风问道。

    “绝顶呼吸法。”黄牛坦言相告,用蹄子在地上来回划刻,眼睛则盯着大弓,有些无精打采。

    嗯?楚风吃了一惊。

    他能有现在的成就,最主要归功于那种呼吸法,远胜过大力牛魔拳。

    他现在的呼吸法已经算是很神秘,有奇效,而黄牛更是曾经一只蹄子指天,一只蹄子指地,以此来称赞这种呼吸法,可想而知,应该不凡。

    现在,它居然又提到了一种绝顶呼吸法。

    “比我们现在的呼吸法还厉害?”楚风问道。

    “相仿!”黄牛写下这两个字。

    “既然同为绝顶呼吸法,有一种不就足够了吗?”楚风很高兴,非常知足,总算是知道了现在这种呼吸法的地位。

    “如果能得到大雷音呼吸法,你我的体质变强的速度会加快。”

    按照黄牛所说,两种呼吸法各有各的好处,意味着,顶级呼吸法都有自己的独到之处。

    最重要的是,现在进行的呼吸法,每天所耗时间并不长,仅早晚进行一会儿就可以了,延长也无用。

    如果得到大雷音呼吸法,那就不同了,额外多了一种顶级呼吸法,等于多了一段增进体质的有效时间。

    “大雷音呼吸法,它的独到之处是什么?”楚风问道。

    “霸道!”黄牛写道。

    所谓的霸道,是指进行这呼吸法时,身体内雷音齐震,强行洗礼,改变体质的速度格外的快。

    当然,它也有缺点,那就是太霸道绝伦了,时常让人遭受重创,甚至体内雷音齐震时,将自己活活给震死。

    按照黄牛所言,如果掌握有另外一种绝顶呼吸法,将体质锻炼足够坚韧,再进行大雷音呼吸法时,便可对冲那种霸道。

    楚风双眼贼亮,他终于知道,黄牛为什么对大雷音呼吸法这么看重了!

    他也跟着研究这张大弓!

    依照黄牛所言,所谓的神弓不过是因为当年被一位掌握有大雷音呼吸法的人常年使用,跟他的呼吸节奏共鸣,大弓形成了固有的神秘脉动,所以射出的箭拥有超凡力量。

    可见,大雷音呼吸法多么的霸道,器物跟曾经的主人呼吸节奏共鸣,固化下来后,都能形成神异景象!

    “不是炼器形成的秘宝?”楚风愕然。

    黄牛直接翻白眼。

    楚风虚心请教,所谓的呼吸法,是不是就是练内力的法门,或者练气的法门。

    黄牛闻言,直接鄙夷,懒得回答。

    楚风讪讪的,他知道,自己想多了,所谓的呼吸法,跟那些根本无关,改善的是体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