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圣墟 > 第一百五十五章 三人组

第一百五十五章 三人组

 热门推荐:
    昆仑,雄浑壮阔。

    牛王宫前,大黑牛与黄牛发呆,对面的山头彻底不见了,待烟尘散尽,那座山体凭空少了一截。

    楚风干笑道:“不小心,将山头砸没了。”

    两头牛傻眼,盯着他看个没完,这也太离谱了吧?那座山头可是很宏大的,眨眼间就给砸没了?这得多生猛。

    黄牛一眼就盯上了他手腕上那枚通体雪白的金刚琢,露出怀疑之色,道:“是它?”

    楚风笑着点头,非常满意,即便是究极废料又如何?足以毁山裂地,兽王挨一下估计也受不了。

    嗖!

    大黑牛冲了过来,直接就抢过去了,翻过来掉过去地看,狐疑道:“没觉得特别,凭它也能削平一座山头?”

    “认主了,你用不了!”楚风一脸淡定地回应。

    大黑牛不屑,一副牛气冲天的样子,直立着身子,一只前蹄叉着腰,道:“认主?你以为神话啊,这世道只论进化,我不迷信!”

    “你不迷信,咋成精了?”楚风鄙视。

    “小子,欠收拾吧!”大黑牛捋胳膊挽袖子,将身上披着的大氅都弄的皱皱巴巴。

    黄牛嗖的一声将金刚琢夺了过去,不断掂量,而后运转特别的呼吸法,一瞬间它就摸索出门道。

    而后,它猛力掷了出去。

    旁边一座山峰咚的一声巨响传来,烟尘滔天,眨眼山头就不见了。

    大黑牛目瞪口呆,这玩意如果砸在兽王身上也吃不住吧?一击就削平一座山巅,实在有些吓人。

    “快,找回来!”大黑牛喊那头乌鸦。

    楚风亲自跟了过去,在昆仑山无法以神觉提前避险,但以神觉寻物却不受影响。

    接下来,牛王宫附近热闹了,两头牛为了研究金刚琢,那简直是丧心病狂,不断以超音速将它投掷出去。

    轰隆!轰隆!轰隆……

    时间不长,周围十几座山头都不见了,比以前挨了一截,两头牛还不满足,将目标定位为更远处。

    轰隆……

    “老黑你在干吗?过界了,我警告你,拆你自己家可以,别把我洞府给毁了,不然我跟你拼命!”

    “老黑,你想平山灭寨,跟我决一死战吗?!”

    “牛魔王,你吃饱了撑的吧?!”

    其实,离那几家兽王还很远,只是将它们主峰外围的个别山头给削掉了,但动静太大,惊动了它们。

    “抱歉,本王最近对牛魔拳有所领悟,练过头了!”大黑牛干笑,藉此掩饰。

    “真是宝贝啊,它看着很轻灵,但动真格的时候却这么‘暴脾气’,这金刚琢跟我气质相符,小子反正你也有飞剑了,送我吧。”大黑牛想贪下。

    嗖!

    楚风反应迅速,直接抢了回去,道:“黑老大你要不要试一试这金刚琢的威力?”

    “你敢!”大黑牛后退,他还真忌惮。

    因为他刚才仔细琢磨了一番,这东西的威力很恐怖,数万斤的东西化成一道手环,以超音速飞出去,砸中谁都受不了。

    “可以找藏羚羊王去试试。”黄牛说道。

    “对,还没找这孙子算账呢!”大黑牛点头,跟个老流氓似的,大蹄子一挥,道:“出发!”

    乌鸦展翅,载着三人降落在一座秀丽的山峰上。

    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坐落在这里,藏羚羊正在殿外喝茶,坐在山顶的的石椅上,一览众山小,心情还算舒畅。

    当看到两头牛和楚风出现后,藏羚羊王顿时头皮发麻,美好的心情彻底没有了,实在惹不起这三位爷啊。

    “牛王,楚王!”他赶紧起身,并吩咐手下去上茶,很客气与殷勤的招待。

    “我们来这是想跟你谈下赔偿问题。”大黑牛很直接。

    “没问题,看中要我药园子里哪棵树了,尽管挖走!”藏羚羊很豪气,没办法,被三位王级生物堵住家门,容不得他不低头。

    “你这些异树上的果实早摘光了,谁知道什么时候再开花结果,再说万一移栽的时候死了怎么办?就先让它们长在你这里吧,下次开花结果时我们会过来。”大黑牛说道。

    藏羚羊王心都在滴血,他知道这可不是说说而已,到时候他这药园子就等于对两头牛开放了,损失太大。

    “不是有啄木鸟王的那个药园子补偿吗?”他心虚地问道。

    大黑牛瞪眼,道:“那山头是我兄弟楚风打下来的,本就应该归他所有,你参与围攻,自然也得有所补偿才行。”

    “好了。”黄牛温和的笑了,制止了大黑牛,对藏羚羊王开口,道:“今日主要是想请你帮个小忙。”

    “什么事?”藏羚羊王问道。

    黄牛一脸笑容,声音很嫩,看起来人畜无害,颇有几分天真的色彩,道:“很简单,帮楚风检验一下他的兵器,看是不是炼废了。”

    “没问题,这个简单!”藏羚羊王一口答应下来,露出笑容,不就鉴定一下兵器吗,哪怕不擅长,还不会随便乱说几句?

    然而,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有些毛骨悚然,因为看到楚风正在掂量金刚琢,示意他站远一点,明确告诉他,要给他来一下。

    “别啊,有话好说,不要动手!”藏羚羊王急了。

    “别误会,我只是想试一试兵器的威力,你站远一点,尽力对抗。”

    “不要……啊!”藏羚羊王惨叫。

    因为,那道金刚琢飞来了,突破音障,藏羚羊王反应很快,横移身体,并以双臂阻挡,可还是被击中了。

    一双手臂发出咔嚓轻响,挡不住金刚琢,全面骨折。

    砰!

    最终,金刚琢砸在它一根断角处,结果令那里粉碎,藏羚羊王仰头摔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金刚琢接着飞了出去,直接将远处一座小山之巅打的崩开。

    黄牛与乌鸦去找金刚琢,楚风和大黑牛则赶紧冲过去,看藏羚羊王的状态,发现它在痉挛,还好没死。

    但是,摸了摸它的头骨,除却断角那里彻底粉碎外,连头骨都出现裂痕。

    “老羊,醒一醒,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啊,那些赔偿我不要了。”楚风喊道,很是愧疚。

    “小子,你这是要谋杀啊。”大黑牛咋舌。

    “我根本没用全力,很保守的试了试。”楚风小声道。

    大黑牛也吃惊,这金刚琢当真是大杀器。

    楚风初步计算了一下,也觉察到了它的恐怖,比子弹速度快,而且质量足有子弹的十万倍以上!

    什么火箭弹、炮弹、穿甲弹,跟它一比简直弱爆了,根本不是一个级数的。

    “还好没有击中天灵盖,不然的话估计直接就爆开了。”大黑牛低声说道,没理由的杀死一头兽王,在昆仑山也算是大事,会引发众怒。

    “我收着劲呢,根本没用力!”楚风说道。

    藏羚羊王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躺在宫殿中的玉石床上,然后它看到两头牛与楚风都在对他笑,让它寒毛倒竖,头皮发麻。

    他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楚风被外界叫楚魔王,这就是所谓的简单试下兵器的结果?差点将他打个四分五裂!

    “羊哥,以前的事一笔勾销,今天让你受苦了。”楚风凑到近前,尽量温和地说道。

    藏羚羊看着他雪白的牙齿,又见到他手腕上晶莹的手环,没感觉到应有的温暖与善意,浑身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我养伤这几天,你不忙的话就别过来了。”藏羚羊王硬着头皮开口,说地相当的委婉,那意思是这几天楚风哪凉快哪待着去,别出现了。

    因为,他实在受不了那种惊吓,看到楚风就寒毛倒竖,楚风就是带着笑容都跟恶魔在咧嘴一般。

    被人这么嫌弃,楚风转身就走。

    大黑牛则留下来,恫吓藏羚羊,让它保密,不准出去乱说。

    最后,黄牛收尾,安抚藏羚羊,指点了他一套掌法,名字就叫羚羊挂角。

    藏羚羊王心情复杂,他觉得这辈子最好都不要见到那个楚魔王了。

    两日后,楚风死心了,在昆仑的几座山峰埋下种子都不能让它发芽生根,因为这里的目前的土质跟泰山一样,都是三色土。

    “大地还在复苏中,到了后面别说四色土、五色土,就是九色土都会出现。”黄牛很淡定。

    按照它所说,那些神秘古树结出的果实,药效会不断增强!

    “有些名山别看现在有主了,被占据,等到神圣古树彻底复苏,结出的果实展现出逆天药效后,肯定还会血流成河,爆发争夺大战。”

    两日后,他们准备动身前往欧洲。

    周全来送行,拉着楚风依依不舍,一把鼻涕一把泪,主要是他怀念人类社会了,想回去看一看。

    大黑牛许诺,等他们从西方回来就让他回家去看一看。

    西部区域,有一条神秘通道可以直达欧洲。

    不过却不在昆仑这块区域,而是在新疆的吐鲁番盆地,楚风他们上路,坐着乌鸦前往,横渡无数大山。

    最后,他们到了新疆。

    盆地中,一株巨大的胡杨树扎根在那里,比许多山峰都要高,足有三千米,枝繁叶茂。

    这原本就是一株千年古树,天地异变后,它在短暂蛰伏后,开始疯狂生长,激烈蜕变,最终成为树王。

    它已经诞生出意识,无惧兽王。

    “胡杨树王,我们只是路过这里,没有恶意。”大黑牛开口。

    “请!”三千米高的胡杨树摇动,发出雷鸣般的声音,隆隆作响,它神觉超凡,自然知道这三个生物不好惹,都是王者。

    前方迷雾笼罩,很浓重,明明是白雾,但是却伸手不见五指,且屏蔽神觉。

    “小心,我们走在一起,别散开。”大黑牛提醒。

    最终,走过这片迷雾区时,他们发现天地变换,远离吐鲁番盆地,到了一片全新的地域中。

    “这是什么地方?”楚风发现正站在一片山地中。

    “应该是希腊。”黄牛答道,以前有异类穿行过迷雾区,曾往返希腊与吐鲁番盆地。

    “我记得那头名为赤鳞的兽王的老巢就在希腊?”楚风问道。

    黄牛点头,道:“嗯,没错,它栖居在奥林匹斯山下,疑似是一头赤龙,实力极其强横,被许多人成为火神。”

    “奥古斯都还有那个赤鳞对你简直不屑一顾,大放厥词,说你都没有资格去梵蒂冈。”大黑牛嘿嘿直笑。

    “黑老大,你有什么建议?”楚风问道。

    “那头西方龙不是说你敢来欧洲分分钟教会你如何做人吗?我看干脆先教教它怎么做兽,打进它老巢去。”

    “我喜欢!”黄牛举蹄赞成。

    楚风带着笑容,道:“听说这种龙最喜欢收集宝物,我们去帮它清点一下!”

    他们三个凑在一起,想要太太平平,清清静静,那简直不可能!

    流氓团伙,强盗队伍,跟他们三人组一比都弱爆了!

    走出山地后,楚风望向远方的城市,又看向直立着身子、背负着紫铜长刀的大黑牛,以及浑身金色皮毛发光的黄牛,道:“这样可不行,还没走到地方呢,我们就得上新闻头条,你们两个还是化成人形吧。”

    “小事一桩!”大黑牛自然没问题。

    黄牛非常抵触,一百二十个不乐意。

    但是,架不住一人一牛劝说,它最后也点头同意了。

    这个夜晚,大黑牛洗劫了一家商店,等他回来时,楚风下巴差点惊掉在地上,完全不认识了。

    大黑牛化形,身高足有一百九十五公分,体形健壮,非常彪悍,他现在西装革履,踩着锃亮的黑皮鞋,梳着一个大背头,带着一副大墨镜,嘴里还叼着一根很粗的雪茄烟,这派头,也没谁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