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圣墟 > 第一百六十六章 惊世骗局
    谁能想到,满心欢喜地闯入圣药园最终竟会迎来这样的惊天之变?

    一群王级生物怒吼,一个个身体发光,拼尽体内所有能量,释放潜能,保护自身,同时也在快速逃亡。

    然而一切都晚了,这种银白的核桃落下后,炸开一切,足以让大山毁灭,把河水蒸干,狂暴无比。

    一时间,银色能量沸腾,冲天而上,蘑菇云一朵又一朵在这里绽放,远远望去竟有些美丽。

    可这却是残忍的,银色云层中带着血,一朵又一朵血花绽放,成为凄艳的点缀。

    “啊……”

    有些兽王咆哮,怒吼,但于事无补,他们在被飞快的撕成碎片,这种银色能量太恐怖了,不是真正的核弹,但是威力却也强绝到让兽王颤栗。

    根本挡不住,那株核桃树太神秘,竟有无以伦比的杀伤力。

    它只有微弱的意志,可结出的果实却恐怖到极致。

    这是一株听从人命令的“斗战圣树”,才初步复苏。

    它一共坠落下十枚果实,飞向四面八方,同时爆炸,将整片小世界都覆盖了,茫茫银辉璀璨,比九天落雷的声音还骇人,恐怖到极致。

    圣药园内,王血四溅,哪怕王级生物可硬撼一般的导弹,此时也承受不住,在轰鸣声中,在银色能量席卷而过时,他们如同稻草般成片的倒下,防御不住。

    自身发光的身体被击穿,被打碎,死伤无数。

    “呵,真是绚烂,梵蒂冈已经很多年没有沐浴这样的灵血了,这里太圣洁了。”席勒开口。

    他站在远处,脸上依旧挂着平和的笑,毛孔中正在溢出一缕又一缕光辉,整个人的气机在变强!

    因为,他准备战斗了。

    “万灵血药终于可以成熟了。”北极王在开口,带着残酷的笑容,一头白发无风自动,他看向席勒,道:“这么多王级生物死去,属于不同种族,可以让那株斑斓小树生长了吧,我迫不及待了!”

    这是一个局,蕴含着惊天杀机!

    梵蒂冈所谓的机缘,满树的神圣果实等,根本成色不足,的确有可以让人进化的花蕾等,但是很少。

    而且,对他们这个级数的强者没用了!

    一切都是为了引诱诸王前来!

    席勒,平日笑容和蔼,号称当世最后的骑士,最终出手时却这么的狠辣,他了解梵蒂冈,知道这里的秘密。

    他联合北极王、黑龙王,设下惊天大局,在此伏杀!

    他需要诸王的血去浇灌一株神秘植物,那是真正可以让他不断进化的宝药。

    “老家伙这是开始,还是真正收局了,你不会连我也算计吧?”

    北极王突然回头,看向席勒。

    席勒来历神秘,号称教廷最后的光明骑士,但是在北极王看来,称他为黑暗骑士还算相符。

    “你多虑了,还是准备战斗吧,有些人肯定死不了,需要你我出手。”席勒说道。

    “希望是我们想多了。可是,教廷一向深不可测,怎么可能只剩下一个你这样近乎堕入黑暗的骑士。”黑龙王也出现了。

    “即便身在光明中,背后也有阴影,谁的路会不同?”席勒沐浴光辉,道:“请放心,我与你们合作,诚心诚意。”

    “暂时信你!”黑龙王道。

    “目光放远一些,一座名山一条路,终有一天,这世界将大变样!到了那时,即便那些人来了又如何?我等已然崛起,先天不败!他们就是有神圣古法又能怎样?”

    席勒说道,气息恐怖起来,身体内有神圣光辉冲天而上!

    “圣药园属于我们,随着结界不断开启,我们将拥有一切!”

    轰!

    圣药园中,银色的核桃最后的爆炸终于结束了,蘑菇云散开。

    此时,不要说是普通王级生物,就是不死凤王都从半空中坠落了下来,挣断六道枷锁的绝世强者喋血,黑色的翅膀上满是伤痕与血迹。

    尤其是,她身上的那口锈迹斑斑的大剑居然开始发光,神圣无匹,对着她猛烈地斩了过去。

    就是为了降服教廷的镇教兵器,她才来的比较晚,不然的话或许能发现那些异果有问题,结果刚一接近神圣古树区域就遭遇这种变故,而且连这口剑也要反噬。

    “吼……”

    另一侧,白光璀璨,银月狼王对天长啸,他也很惨,满身是血,胸部那里有一个血洞,一条手臂无力的下垂着。

    这是一位绝世强者,哪怕屹立在目前的金字塔顶端,依旧被那银色的核桃炸伤了,身上伤口很多。

    狼王之血流淌,带着绚烂的光,他的瞳孔中射出刺人的银色光束,另一只手提着一杆长矛,手臂在剧烈颤抖。

    此时,两大绝世高手都明白了,这是杀局,就是为了对付他们准备的,圣药园外潜伏着高手,正准备给他们最后一击呢。

    “锵!”

    锈迹斑斑的大剑还有那杆如同闪电般的战矛在不死凤王与银月狼王手中发出璀璨的圣辉,照亮整片小世界。

    噗!

    他们先后咳血,最终扔下兵器,竹篮打水一场空,根本镇压不住神秘兵器。

    嗖!

    他们很果断,转身就走。

    圣药园外,整片神城都在发光,形成了浩瀚的能量,抵住了银色核桃炸开时形成的毁灭力量。

    就是现在,神城依旧弥漫圣洁气息,在阻挡余波。

    相传,一两千年前教廷最辉煌的年代这座城每天都如此,不分白天黑夜,始终祥和而光明。

    “呵呵……”大教堂之上,席勒在笑,虽然年老,但现在身板挺得笔直,并且被圣光笼罩。

    “该我们出手了。”他卷曲的发丝都在发光,盛烈而璀璨,脸上的皱纹都如同金属纹路般,露出强大的气机。

    此刻,他如同一尊从上古年间走来的圣骑士,一步迈出,虚空剧震,刹那到了街道上,锵的一声,手持一口大剑,挡住银月狼王。

    狼王速度惊世骇俗,带着璀璨能量而来,探出一只大爪子简直要将天地撕裂般,银光笼罩而下。

    身为挣断六道枷锁的绝世高手,他的的实力毋庸置疑,保持人身,但却化形出一只狼爪,大的惊人,足以将一座小山头覆盖。

    这是近乎神通般的本领!

    然而,席勒带着微笑,很平和,根本就不怕,手中大剑绚烂之极,光束冲霄,他向前猛力劈去,要斩下狼王之爪。

    当!

    这个地方爆发出比雷霆还恐怖的声音,响彻四方。

    圣药园中,有少量没有死去的王级生物此时刚爬起来,结果在两大绝世高手的惊天一击之下,身体摇动,再次栽倒在血泊中。

    两大高手全力一击异常恐怖,像是两轮太阳炸开,以他们为中心向外席卷银色大浪,铺天盖地。

    砰!

    狼王倒飞了出去,身上多处伤口崩裂,鲜血流淌,不是他实力不如对方,而是早先在圣药园中遭创太重了。

    “吼……”

    银月狼王咆哮,一瞬间,虚空仿佛凝固了,短暂的刹那,席勒都失神了,身体与精神略微僵硬。

    这是狼王开启某道枷锁后获得的能力,化成白色的闪电,一冲而过,当然没有忘记探出大爪子向着席勒脖子划去。

    席勒很强,同为绝世高手不可能被这样杀死,最后关头,大剑横空,挡在他的脖子前,架住那只大爪子。

    嗖!

    银月狼王没有跟他死战,直接就冲了过去,街道上,空气爆炸,狼王的速度太快了,数倍于音速,拼命逃亡。

    到了他们这个层次,谁能将它逼成这个样子?主要是银色核桃爆炸后,震断了他的一条手臂,击穿了他的胸膛。

    “狼王,你走不了!”席勒并不着急,不紧不慢,在后追赶,他看起来很轻松,但是速度快的吓人。

    最起码,他没有追丢银月狼王,甚至在接近。

    “老家伙,小心一点,别把自己搭进去。”北极王开口,他从教堂上跃了下来,站在圣药园外。

    “里面还有一条大鱼,别被他逃走!”远方,传来席勒的声音,告诫北极王。

    轰!

    突然,天空中传来剧烈的爆炸声!

    那是两道身影,一头体形庞大的黑龙,一头浑身绽放乌光的黑凤,如同神话再现,这两种生物一同出世。

    黑龙王拦住不死凤王,激烈交手,漫天都是龙气还有黑色火焰,他们正在决一死战。

    哧!

    不死凤王咳血,朝着某一个方向逃了下去,黑龙王紧追不舍。

    “老家伙别藏了,我们早已知道你在这里。”北极王冲着前方血淋淋的残破圣药园开口。

    一个老者从死人堆中站了起来,咳嗽着,满身血迹,眼睛中射出骇人的两道光束,这是一位挣断六道枷锁的生物。

    事实上,梵蒂冈共有六大高手,这个人一直在蛰伏,结果还是被席勒提前发现。

    “杀!”

    老者没有显露本体,直接大吼着冲了过来,他要杀出一条生路。

    轰!

    剧烈大战爆发,这是绝世高手的对决!

    老者负伤,血迹斑斑,他的胸腹原本就裂开了,在银色核桃树的轰炸下,险些解体,现在伤上加伤。

    嗖!

    他终于寻到一个机会,一路逃亡了下去。

    北极王冷笑,跟在后方,不时发出恐怖的能量,向前轰去,打的那老者不断咳血。

    梵蒂冈安静了,圣药园这片地带全是血,兽王的皮毛、鳞片、碎骨头等到处都是,没有几人活下来。

    “该我们动手了,去补刀!”

    就在这时,几位穿着光明盔甲的男女出现,都是王级生物,向圣药园中逼去,这其中就有曾经对楚风等人很热情、领着他们在城中熟悉各地的奥维德。

    不远处,赤鳞也带着几位强者出现,他是在最后关头被黑龙王从圣药园中召唤回去的,到那时他才知道此地多么的危险。

    接着,北极王的几名部众也出现了。

    噗!噗!噗!

    这些人走进圣药园,只要看到生物就补一刀,不管是否活着,全部砍下头颅,果断而冷静。

    地下数百米处,楚风、黄牛、大黑牛满身是伤,哪怕一路狂挖下来,还是被银色核桃的能量伤的不轻。

    他们比别人具有的优势就是提前发现不对,原本想一口气逃出去的,可最终还是没有能够逃走,来不及了。

    只是远比其他人逃的远,最后关头楚风用金刚琢击穿大地,他们冲了下去,疯狂掘地,这才保住性命。

    “这是什么,钻石吗?这么大个!”大黑牛从臀部的伤口中挖出一块赤红色的晶体,足有婴儿拳头那么大,红霞绽放。

    “你二爷的,疼死我了,竟然还有!”大黑牛诅咒,在他屁股下面的伤口中,扎了好几块这种石头。

    黄牛的眼睛顿时直了,一把抢了过去。

    “嘘!”楚风示意,不要闹出动静,因为地面上的杀气太重了,都弥漫到了地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