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圣墟 > 第一百七十一章 复苏

第一百七十一章 复苏

 热门推荐:
    “小风……你真不在了吗?”楚风的家中,他的母亲王静眼睛红肿,刚才已经哭过,非常的伤感。

    “别哭了,这孩子命硬,不见得会出事,说不定过几天就回来了。”楚致远安慰王静,但他也很憔悴。

    那是他们唯一的儿子,不幸的消息传来,简直像是晴天霹雳,夫妻两人心焦如焚,精神看起来很差。

    玉虚宫,陆通也在轻叹,站在那里看着窗外的一株青翠的老柳树,一阵失神,他非常后悔,不该同意楚风西行。

    刚听到消息时,陆通还抱着几许希望,认为楚风不见得死在梵蒂冈,可是都过去四五天了,依旧没有动静,他死心了。

    菩提基因、地外文明所、通古联盟等各大财阀在推演梵蒂冈究竟发生了什么,其中有不少人也在判断楚风究竟是否死去。

    最后,他们得出一致的结论,楚风应该死在那里了,不然依照他的性格早就该还以颜色掀起大风大浪了!

    “这一次他的确死了,想不到啊,凶名赫赫的楚魔王最终会死在西方。”

    有异类在轻叹,对于他们来说,楚魔王的名气太大了,这个人类中的年轻王者这段日子着实非凡。

    那些化形的异类,包括各大王族的子嗣,在进入人类社会后都因为他而谨慎了不少,不敢肆无忌惮。

    “哈哈……楚魔王终于死了,真是大快人心啊,要不然的话我们还准备设局伏杀他呢,结果他死在梵蒂冈!”

    自然有很多异类痛恨楚风,比如孔雀族、苍狼族等,跟他有生死大仇,一直都恨不得他立刻死去。

    东方不能平静,所有人都在谈论梵蒂冈究竟怎么了,真相到底是什么?

    不仅各大财阀不相信,就是普通人也在怀疑,那么多王级生物真的是因为触发禁制而死亡的吗?

    尤其是这当中竟还涉及到死去的楚风,都在传他与来自昆仑山的两头兽王擅闯禁地而连累了其他人。

    很多大族持怀疑态度,并未说什么。

    “楚魔王,你真是死有余辜,自己死了还要连累别人,死不足惜啊!”

    最后,有个别族跳脚了,原本就同楚风不睦,针锋相对,现在发生这种大事第一时间咬了他一口。

    “谁在污蔑我兄弟,老子立刻去灭了他!”

    昆仑山,大黑牛发狂,眼睛都红了,楚风是为了掩护他与黄牛逃跑,一个人引走那么多大敌才遇难的。

    到了现在,连大黑牛与黄牛都绝望了,认为楚风死在了西方,没有能活下来。

    他们正在准备大战,跟所谓的东征军在昆山脚下决一死战,杀他个血流成河,为楚风报仇雪恨。

    黑龙王、北极王率领部众即将东征,那可都是王级生物,来势汹汹,他们怀着极大的野心要打下昆仑山,占据万神之乡。

    这引发到天大的波澜,现在举世瞩目,全世界的目光都在关注!

    “昆仑山的牛魔王,你还在为楚风与自己洗脱吗,如果不是你们,怎么会死去那么的多人?!”

    有人居心叵测,想将水搅浑,向楚风与两头牛身上泼脏水。

    “放肆,尔等小人也敢埋汰我兄弟,真相马上揭开!”大黑牛真想一巴掌拍死那些小人。

    他知道,这里面有楚风的仇家,比如说某些异类,更有梵蒂冈要东征的王级生物,想要颠倒是非,混淆黑白。

    他与黄牛怎么可能会沉默,两头牛在详写经过,要公布于众。

    “真相在这里!”

    黄牛站出,他用万字言详细写出梵蒂冈的真相,讲述了他、楚风、大黑牛西行的大致经过。

    这是他与大黑牛商量好的。

    世界各地炸锅了,如果按照两头牛所写,这简直是惊世骇俗,那么多的王级生物都被人坑杀了?!

    席勒、黑龙王、北极王竟然这么可怕吗,一切都是他们布下的局?就是各大势力都感觉一阵悚然。

    梵蒂冈要做大吗?许多人想到传说中的教廷,在神话中那可是一个庞然大物,最辉煌的年代,号令一出,整片西方世界谁敢不从?

    尤其是,人们想到了十字军东征。

    “荒谬,如果真是席勒大人设下的局,就凭你们三个小卒子也能逃的掉?完全是因为你们的贪婪导致的。”

    有人驳斥,针对两头牛。

    “我可以作证,楚风才是真凶,眼高手低,觊觎梵蒂冈禁地中的神圣古树,贸然出手却触发禁制,连累众多王级强者殒落。”

    黄金狮子、豺王等先后站出,他们来自非洲,称跟欧洲与梵蒂冈的人没有交情,以“中立”的姿态道出真相。

    狮子王居然活着,并且这样表态了,让两头牛都大吃一惊。

    当日,这头狮子霸道之极,但他的确强大,已经挣断四道枷锁,曾睥睨楚风还有两头牛,想要击杀他们!

    事实上,他确实强的离谱,如果不是楚风动用金刚琢,那一日他们三人危矣。

    “情况不妙,狮子王的背后还有一头老狮子,据传二十一年前就几近无敌了,那可是挣断六道枷锁的超级恐怖存在。”

    大黑牛觉得问题严重了,跟席勒结盟的不止黑龙王、北极王这两个人那么简单。

    整片世界动荡,各大势力都在怀疑,连狮子王都站出来表态,这池水越来越浑。

    大黑牛、黄牛自然不能看着他们颠倒黑白,一番驳斥,但却引来更多的话题与口水战,东西方都不能平静!

    西方世界,一些人还是很高兴的,毕竟死了那么多的兽王,让他们感觉压力小了不少。

    因此,欧洲一些议员略有倾向,认为梵蒂冈是无辜的。

    “我只问一句,当日是谁下的命令,将从梵蒂冈起飞的十几架飞机击落,他间接害死了我兄弟楚风,这件事没完!”

    大黑牛发飙,扬言这笔帐早晚要清算。

    这自然引发轩然大波!

    楚风被人从天空上打下来,错过了离开的最佳机会,不然的话早就借道希腊回到东方了。

    “楚风……死的太早了,很可惜。”

    许多人在惋惜,因为他非常年轻,潜力还很大,其他王级生物多是老妖怪,在二十一年前天地小范围异变时就得到大机缘,先一步崛起了。

    楚风是新晋的王级强者,但却过早的死去。

    黑龙王、北极王召唤部众,踏上征程,这引发巨大的风暴,这并不是随意说一说而已,他们在付诸行动!

    “争执只是一个借口啊,他们要染指东方的仙山!”

    人们意识到,这将是东西方的一次大碰撞,昆仑的存在意义太大了,号称东方第一仙山,为万神之乡。

    黑龙王、北极王雄心万丈,竟要东征,踏上昆仑!

    ……

    地中海,一头千米长的黑色庞然大物身上淌血,横渡整片汪洋,快去远去。

    这是一头巨鲸!

    按照常理来说,地中海没有这种生物才对,可现在却诞生了一头鲸王,它挣断五道枷锁,真要发狂时血气滔天。

    这么大的生物,可以翻江倒海,随便一个摆尾都能扫断海中的山峰。

    它跟另一位霸主激战时负伤了,虽然赶走了对方,但它自己中了剧毒,正在朝着心中的一片净土游去。

    到了最后,它的意识都快模糊了,可是依旧在凭着本能,极速游动,朝着目的地前行。

    而在它的腹内,楚风的状态比它好不了多少,也在昏沉,他被鲸王吞海水排毒时跟着被吸进去。

    起初,他没有妄动,准备借助鲸王之力远离那片海域,但后来他发现自己浑身发热,身体滚烫的吓人,有些吃不消。

    原本不至于此,他只服食一朵花蕾,副作用没那么大。

    可是在进化时,他不断被干扰,先被核弹袭击,又跟人激烈大战,狂奔数千里逃亡,实在过于疲累。

    这严重影响到他的身体状态,万灵血药的副作用全面爆发。

    楚风昏沉了,即将要沉眠。

    他在挣扎,很不甘心,但最后关头时,他发现自己身体发光,被一层神秘的能量包裹,护住肌体。

    甚至,他停止呼吸时,身体依旧保持活性。

    而后,他发现,肉身如同蛇龟蛰眠,而精神却在进行“呼吸”,半睡半醒,警戒外界,保护自身不受损。

    最后,他放心入睡,身体密布着一层能量,在进化与蜕变,而呼吸却几近停止,如同冬眠的动物。

    一连数日,楚风都在蛰伏中。

    最后,鲸王精疲力竭地游到一片遥远的海岸边,它的状态不是很好,非常虚弱。

    它被那头海兽咬中,毒性十分烈,强大到了它这个层次都有些吃不消,来到这片地带寻求帮助。

    因为,上一次就是在这里有人救了它。

    悠扬的笛声传来,在这片海湾中格外的悦耳,穿过海浪,在大海上方回响。

    鲸王精神一振,心中充满喜悦,它知道那个人还在这片海域,快速向前游动而去。

    岸边,有一个孩童,长发飘舞,根根晶莹,整个人都在散发祥和而神圣的光芒,她是西方面孔的小女孩,但却在吹着东方的笛子。

    她长的非常美丽,面孔洁白精致无暇,大眼如同蓝宝石般,整个人都在发光,不过七八岁的样子。

    随着她的笛声,整片海岸都宁静了下来,四野,许多海鸟落下,聆听笛音,无数的鱼儿游来,要爬上岸。

    鲸王靠近,都要搁浅了。

    “你又受伤了。”小女孩说道,浑身发出金光,她放下竹笛,手持一张羊皮古卷,吟诵出经文声。

    一刹那,她身上的光彩大盛,羊皮古卷发出金光,将她覆盖,而后光束又向着鲸王飞去,很快它就有了精神。

    鲸王喷水,在海中摇头摆尾,剧烈摇动,向女孩示好。

    楚风被惊醒了,因为在鲸鱼腹中感觉天旋地转,他猛地坐了起来,而这个时候万灵血药的副作用已经消失。

    他感觉状态前所未有的好,异常的强大!

    嗖!

    最后,楚风冲了出去,从张开的鲸王巨口中激射而出,与此同时运转特别的呼吸法,肉身不再蛰眠,恢复强大的生机,发出璀璨光彩。

    楚风落在海边,回头望着鲸王,又惊异的看着海边的小女孩。

    “你是谁?”小女孩手持羊皮古卷,如同神祇般,散发光彩,睁大蓝宝石般的眸子惊讶地看着他。

    “这是哪里?”楚风问到。

    在他的身后,那头鲸王咆哮,散发恐怖之极的威压。

    “这是圣地的海岸边。”小女孩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