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圣墟 > 第二百一十九章 花心大萝卜
    卢诗韵朝气十足,原本还在甜笑,可是当听到这样的话后,笑容顿时发僵。

    大黑牛这货还在自顾自说呢,道:“弟妹真是俊俏,比那些女妖精青春靓丽多了,我兄弟好福气。”

    这叫什么话?拿一个美少女跟女妖精比较,有些不妥。

    卢诗韵长相非常甜美,哪怕现在鼓着腮帮子,瞪大眼睛,也没什么杀伤力。

    英俊的白虎就在旁边,身为哥哥听到这种话脸色顿时黑了,瞪向这个梳着大背头、戴着黑墨镜的大块头。

    大黑牛略有诧异,瞥了一眼白虎,道:“你谁啊,离我弟妹这么近干啥,站远一点!”

    他对卢诗韵完全是另一副态度,自来熟的样子,劝道:“弟妹,离这货远点,一看就不像是好人!”

    谁不像好人?别说白虎兄妹了,就是玉虚宫中的人都无语,怎么看你都像是个大地痞,也好意思说出这种话。

    白虎怒视,气的想捶他,这家伙太欠收拾了!

    他知道大黑牛,可却没有见到过他化成人形的样子,所以现在不知道眼前这大块头是谁。

    楚风赶紧来到他们之间,分开两人,不然的话这两位非掐起来不可。

    “黑老大,别乱说话!”楚风为他们介绍。

    “原来你们是兄妹。不过,你为啥站在你妹妹旁边,那不是我兄弟应该站的地方吗,你不会恋妹吧?”

    大黑牛与时俱进,天天用通讯器看新闻与咨询,什么恋妹等都门清。

    白虎想揍他,但知道打不过!

    此时,卢诗韵漂亮有神的大眼中都快发出噼里啪啦的电火花了。

    但最后,她克制了,并浅笑起来,甜美动人,道:“你就是牛大哥,久仰大名,我身边的很多女性朋友都特别喜欢你。”

    大黑牛听到后心中那叫一个舒坦,哈哈笑道:“有眼光,本王相当欣慰,她们都是怎么说的?”

    白虎无语,扭过头去。

    卢诗韵白衣清爽,干净利落,有种清新脱俗的美,整齐而光滑的柔顺发丝披散到雪白颈项那里,笑容灿烂,道:“她们说,那头老牛恋上青春貌美的白蛇仙子,难度好大,这可是跨越种族的痴情苦恋,希望你们能有一个好结局,有情人终成眷属。”

    大黑牛气的想瞪眼,他哪里老了?正值壮年,倒是那头白蛇,有上千年的道行了。

    再者,他什么时候痴情苦恋了?每次听到这个说法,他都想抓狂。

    “牛大哥,你鼻子冒烟了!”卢诗韵笑吟吟地提醒。

    大黑牛是气的,他想到了周倚天,就是这个混账王八蛋胡编乱造,让他成为一个家喻户晓的苦恋者。

    “弟妹,你不说我还差点忘记了,谢谢提醒,我去找周倚天那王八蛋算账,可耻啊,我的一世英名都被他败坏了!”

    大黑牛嗷嗷叫着,一转眼就跑出去了,他要跟那个破导演清算。

    周倚天很不幸,将成为出气筒。

    “别乱来!”楚风喊道,并追了出去,怕大黑牛憋了这么久的怨念爆发,将周倚天废掉。

    “放心,我不伤他性命。”大黑牛嗖嗖几下没影了。

    等楚风回来时,正好看到卢诗韵在逗弄精致漂亮的小男孩状态的黄牛,捏着他的小脸,道:“叫姐姐。”

    黄牛水灵灵的大眼瞪着卢诗韵,他虽然年岁不大,但一向老气横秋,现在被这么调戏,有点下不来台。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谁,在太行山时,就是你在背后打我闷棍的吧?”卢诗韵捏着他的小脸不松手,她在磨牙。

    当初黄牛在背后偷袭,一蹄子将她撂倒,导致后面发生那么悲惨的事,现在一看到烤串她就有心理阴影。

    卢诗韵笑盈盈,盯着他看,道:“你其实是小女孩吧?这么漂亮是小男孩的话就可惜了。”

    黄牛有点想捶她,伸开小手,将她白皙的纤手拨开,瞪着大眼,道:“把你扔楚风的床上去这件事……”

    “什么?!”白虎一听就急了,他压根都不知道这个情况,从来没有听到他妹妹说起过,当初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

    作为哥哥,他很宝贝这个妹妹,怕她受到伤害,顿时剑眉倒竖,双目怒睁,看到楚风回来后直接扑了过去。

    “楚魔王,你对我妹妹怎么样了?”

    “没怎么样。”楚风感觉太冤,虽说当初莫名其妙地躺在小白虎身上了,一片柔软,但他开始时完全不知道。

    “哥!”卢诗韵叫道。

    她刚才还笑吟吟,气走大黑牛,调戏黄牛,现在却有点羞恼不自在了,她感觉最倒霉莫过于那次太行山之行。

    “还说没什么,我告诉你,这件事没完!”白虎真的被气到了,抓着楚风的双肩,哪管是否为王级生物,保护妹妹的心念无比强烈,要跟他清算。

    “多简单的事,你当他大舅哥呗。”黄牛抱着双肩,扬着小脸,相当淡定地说道。

    “砰!”

    卢诗韵直接敲了他一记。

    “诶,什么情况?”老头子陆通来了,左看右看。

    “哥,别闹了!”卢诗韵赶紧跑过去,觉得好丢人。

    此时,王静一脸异色,也出现在这里,因为听到楚风又要走了,过来送行,正好看到这样一幕,该听到的差不多都听到了。

    “孩子别怕,有我在,保证让他负责,不然的话我打断他的腿,不让他登家门!”

    关键时刻,王静走来,相当霸气地说道,而且拉住卢诗韵的手,仔细打量,那叫一个满意。

    楚风想转过身去,背对他们,真是觉得头疼,他妈居然来了,而且听到也看到了,这叫什么事。

    “阿姨你误会了,没有的事情……”卢诗韵被这些人闹的绝美面孔空上红扑扑,虽然平日很机灵,但现在却束手束脚,完全没经历过这种阵仗。

    “多好的孩子啊。”王静叹道,在她看来这女孩太明事理了,受了委屈都不闹,还站在楚风的立场考虑。

    楚致远也来了,在旁看着,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看向卢诗韵时,却也觉得很满意。

    王静越看越是喜欢,不仅人美丽的到无可挑剔,性子还这么好,简直就是她心目中的理想儿媳。

    她直接将手腕上的龙骨手串摘了下来,往卢诗韵手腕上戴,道:“孩子,收好,这能美容养颜。”

    “咦?”很快,她注意到卢诗韵手上有一条晶莹的龙角手串,太眼熟了,这不是楚风带回来的其中一条吗?

    王静顿时露出笑意,冲着楚风说道:“算你这小子还有良心,别辜负人家姑娘!”

    在这个过程中,楚风完全插不上话,只能在那里干瞪眼,这误会得有多深啊?!

    至于白虎,眼中喷火,瞪着楚风,又看向她妹妹手上的两条手串,他完全没脾气了,想发作又发作不出来。

    上一次,他就曾看到,这小子鬼鬼祟祟,跟他妹妹在一起叨咕,并送上那条龙角手串,现在自认为了解“隐情”后,他仰头望天,不断叹气!

    “唉!”

    “叹什么气,这是喜事!”陆通给了他一巴掌。

    “阿姨,你们真的误会了。”卢诗韵极力想解释。

    但是,王静热情无比,道:“没事,孩子什么都别说了,阿姨理解,以后你就是我亲女儿,那臭小子敢欺负你,告诉我!”

    卢诗韵揉太阳穴,有点没辙,直到最后,她忽然浅笑,道:“阿姨,既然你都这样说了,能不能现在打他一顿啊?”她看向楚风。

    王静二话没说,过去就警告楚风,并且真要收拾他。

    她压低声音,道:“你上次相亲时遇到的那个黑衣女人怎么办,那个也很有气质,你要怎么收场?”

    楚风感觉太冤了,解释不通。

    王静拧楚风,帮卢诗韵出气,小声道:“你这小子一点也不像我和你爸,怎么要变成花心大萝卜了?早知道怎样,我还催你相什么亲啊,我警告你,别伤害任何一个,我看都是好姑娘,要圆满解决好!”

    陆通也过来了,教育楚风,说年轻身体虽好,但也要克制,不要辜负与伤害别人。

    黄牛在一旁偷着乐,觉得有意思。

    白虎则在磨牙,一副不甘心的样子,在他看来,楚魔王虽然各方面都没的说,但却是个花心萝卜,他曾亲眼看到这家伙去相亲,领走黑衣女王。

    “妈,你放心吧!大舅哥,你也别对我磨牙了。我全认了!”最后,楚风这么说道。

    因为他看到卢诗韵在远处笑嘻嘻,置身事外,很明显想等风头过去后再跟她哥解释,可却让楚风现在处在水深火热之中,因此他熬唠一嗓子,全认了!

    “好事!”陆通拍腿,哈哈大笑,张罗酒宴,不仅是为了给楚风他们南下送行,还算是一种庆祝。

    最终,小白虎晕晕乎乎,直接跑了。

    楚风被数落一顿,很自觉的一声不吭,虚心接受。

    直到大黑牛回来,他才算被解围,不再水深火热。

    周倚天来了,鼻青脸肿,被胖揍过不知道一顿。但是他也很邪性,正在跟大黑牛勾肩搭背,有说有笑,一路走来,感情很好的样子。

    一群人都惊诧!

    “小周说了,要专门为我拍一部划时代的大戏,名字就叫绝代无双牛魔王!”大黑牛哈哈大笑。

    这个厚脸皮,将人给揍了一顿,还逼着周倚天给他拍一部大戏,为他正名,也没谁了!

    “走了,出发!”

    最终,他们上路。

    到头来白虎兄妹还是随行了,要去龙虎山,此外,叶轻柔、顺风耳他们,以及熊坤、胡生等人,也都要启程,不过坐了另一架飞机。

    第二日晚间,他们抵达江宁城。

    我是该扬长避短,少写感情戏,还是要继续多写发挥呢?一写这些就速度超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