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圣墟 > 第三百五十九章 缺德
    目的地到了,可是,楚风还在牵着琳公主的手,没有放开。

    “确信到了?”李苍河问道。

    “没错,我上次来过这里,应该就在前方。”先秦研究院的一名中年人很肯定的回应道。

    “休整,做好准备,一会儿再出发!”李苍河吩咐道。

    一群年轻人的心思不在秦岭净土,而是在盯着楚风还有琳公主,眼睛都直了,到现在楚风的手还没松开。

    “这个楚风也忒无耻了吧,简直是在亵渎琳公主,真是……我辈楷模,让人羡慕嫉妒恨!”有一人低语,没有愤懑,相反眼神炽热。

    一些降临者的后人神色古怪,他们了然,因为这个青年曾被琳公主“祸害”过,当初他以为能跟戚琳比翼齐飞,结果到头来只能远远的看着,黯然神伤。

    也有人恼怒,神色不善,死死地盯着前方,想要看楚风还能怎样,会怎么收场。

    因为这个时候楚风牵着琳公主的手,还在磨叽呢,话语就没有停过。

    “你看,这样牵着我的手,我依旧没什么感觉,所以我们两个不太合适。”楚风说道。

    一群人就这么瞪着眼睛看他,人还能这么不要脸吗?是你牵着戚琳的手好不好?还一副自恋的样子。

    都这么占便宜了,居然还能如此大言不惭,有人愤懑,十分恼怒,暗怪琳公主怎么不一巴掌扇飞他?!

    就是周芸都看不下去了,冷笑提醒,道:“楚风,你牵着我们琳公主的手,还做出这种姿态,还要脸吗?”

    “太不要脸了!”一群年轻人共鸣,都在点头,许多人火大,因为他们任何一人都没有牵过戚琳的手。

    “失误,应该是这样,你看,这才是正确姿势。”楚风说道,将自己的手交到戚琳的手中,变成被人牵着了。

    “好丢脸,我都替他脸红!”就在这时,蛤蟆开口,用一只爪子捂着脸,一副羞愧难当的样子。

    要知道,在此之前它都没有口吐人言,一直在呱呱叫,第一次在这些人面前开口就揭楚风的短。

    “连只蛤蟆都羞愤了,这么糟糕的生物都看不下去了,你说这姓楚的得有多么的可恶。”一人轻叹,埋汰楚风。

    然而,蛤蟆炸了,叫道:“那小白脸你在说谁糟糕?吾乃圣兽,对我来说你才是低等种族。”

    你大爷!那肤色白皙的年轻人很想这么大骂,他才故作深沉那么一会儿,就惹来这只蛤蟆抨击,实在有点丢脸。

    他直接闭嘴,因为真要跟一只蛤蟆吵起来,那就更丢人了。

    “还真是一对奇葩组合,什么样的人骑什么样的兽。”另外一名年轻人阴恻恻地说道。

    蛤蟆瞪着他,道:“病秧子,你的主人呢?谁骑你谁倒霉,选你这样歪瓜裂枣的坐骑,想来你的主人品味也不高。”

    一群人瞠目结舌,这只蛤蟆的嘴巴也是绝了,太毒了,这是想把活人气死吗?战斗力简直爆表。

    那个阴柔的男子,刚才主要是在奚落楚风,顺带将蛤蟆也给带上,结果惹来它这么强烈的反击。

    而且,嘴巴这么的毒辣,言下之意,说那阴柔男子是头坐骑,这太也恶劣了。

    果然,那阴柔的男子目光越发阴鸷,牙齿闪动寒光,杀气腾腾,恨不得立刻一巴掌拍死蛤蟆。

    早先一些人虽然对楚风不满,但还不至于如此,但现在这个阴柔男子看向蛤蟆,又看向楚风,森然气息扑出。

    蛤蟆鼓着腮帮子,简直像是该族中的战斗蛤蟆,口水四溅,道:“看什么看,没见过这么帅的神兽吗?你这样的下等坐骑别瞪我,你又不是天鹅,惹恼我对你没好处!”

    一群人目瞪口呆!

    “我宰了你!”阴柔男子被激怒,他是降临者的后人,平日走到哪里不是众星捧月般,今天居然被一只蛤蟆咒骂、挑衅,太糟糕。

    “赵崇!”李苍河开口,喝住了他。

    赵崇静下心来,没有再发作,因为跟一头坐骑置气,最终也会是他丢人。

    他没看蛤蟆,只是冷冷的看向楚风。

    这时,戚琳早已将楚风的手丢开,美丽的瞳孔流动神霞,她斜睨楚风,带着淡笑,道:“你胆子倒是不小。”

    “这是我的优点。”楚风大言不惭,一脸正色。

    琳公主无言,她还真没见过这么脸皮厚的人,平日间她可谓群星中的明月,哪怕是在这群降临者的后人中也是绝对的中心,说一不二,哪里被人这么轻薄过。

    “我虽然觉得你很特别,但是,你这样不自重,敢这么轻慢我,得给你一个教训。”

    戚琳似笑非笑,一只纤纤玉手向着楚风身体拍落。

    “啪!”

    她在楚风的肩头拍了一下,一团异常浓烈的银光没入楚风的体内,刹那消失干净。

    不远处,一些人倒吸冷气,但凡了解这种手段的人都心惊,很快一些人幸灾乐祸。

    “这是戚家的妙术,能斩人道行,瓦解进化之路,绝对的恐怖,应该是目前地球上的第一妙术。”

    有人感慨,看着楚风,露出戏虐之色。

    远处,李长河、老妪等人都不没有阻止,像是故意忽略年轻人这边,让他们自己解决问题。

    “还不快向琳公主赔罪,请她原谅?”周芸说道,略有急促,瞪向楚风,让他低头,看得出她是好意。

    她传音,告诉楚风这种妙术最是厉害,能让人体质下降,进化之路倒退,生生打落境界。

    “我只是给他一个小小的惩罚,让他跌落一个小境界,没有大碍。”琳公主说道。

    随后,她微笑着看向楚风,道:“感觉怎样?我可以帮你恢复,前提是你向我道歉。”

    戚琳的确绝美,一笑倾城,秀发披散,白皙而富有弹性的脸蛋上带着笑容,眼波流转间,有种绝世魅惑。

    楚风神色古怪,那团银光进入体内后,直接就被小磨盘给吸收了,碾压成能量,补充进他的体内。

    如果非要说出一种感觉,那就是舒服,身体被银色能量滋养。

    这一刻,他进一步体会到小磨盘的逆天之处,将一种攻击能量转化为自身能量,这要是传出去必然惊世骇俗!

    许多人都在望着楚风,财阀子弟略带笑意,但却很好的掩饰了,他们真不希望楚风抱得美人归。

    至于降临者的后人都在看戏,认为楚风要倒大霉。

    “原本就废掉了,再跌落一个境界会成什么样子?”有些嗤笑。

    “咎由自取,琳公主的豆腐也敢吃,真是胆大包天。”另有人讽刺。

    然而,他们盯着看了又看,发现楚风没什么表示,毫无痛苦之色。

    “你感觉怎样?”戚琳淡笑。

    “什么感觉,你对我做什么了吗?”楚风摊手,一副不解之色。

    “别硬撑着,我废了你一个小境界,你向我赔礼道歉,我考虑帮你恢复。”戚琳说道。

    “就是因为刚才你牵着我的手,所以你做出这种惩罚?”楚风盯着她的美丽眼睛问道。

    “是你牵了我的手!”琳公主额头浮现黑线。

    “好吧,其实一样。这么说来,我如果再更进一步,牵你的手时间长一些,惩罚会更重?”楚风好奇地问道。

    “是!”琳公主不喜,倾国容颜上露出一点冷色。

    “那好,我再摸会,你再给我来几团银光,我觉得挺舒服。”在说话的同时,楚风已经牵起琳公主的手,而且向着手腕抚摸过去。

    这是?!

    一群人石化,眼睛都直了,这是什么情况啊?

    他们觉得太古怪,那小子真当是消费呢?!

    所有人都差点惊掉下巴,感觉难以置信。

    琳公主实在没忍住,一张脸都红了,就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同时她费解,对方真不怕死,不怕被废吗?

    她有点恼了,甩开楚风的手,而后对着他的身体连拍七掌,七团银色能量注入楚风的体内,要将他削落为凡人。

    结果,楚风像是在吸食大麻般,发出慵懒的叫声,尤其是那声音带着颤音,让人觉得脸红,容易产生其他联想。

    “好舒服,我接着摸,你再给我来几下。”楚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又牵上琳公主的手,向小臂上摸去。

    “砰!”

    他被琳公主一掌甩开,戚琳自身则满脸羞愤,转身就走,她真是有点崩溃,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事。

    她心中满是不解,家传妙术怎么失效了,她能看出,那家伙很舒服,根本就没有被削落道行。

    琳公主逃了,一双美丽的长腿迈开,如同谪仙子飘曳,灵动而美妙,衣袂展动,遁向林中。

    一群人震惊,戚琳的家传妙术对楚风无效?这怎么可能!

    降临者的后人、财阀子弟等都跟活见鬼般,怎么也无法想象,琳公主会吃瘪,羞愤的逃走,而那楚风则跟没事人一样。

    “琳公主,我对你有点感觉了,你不断给我按摩很舒服。”

    林中,戚琳莹白额头上浮现很多缕黑线,她真被气的不轻。

    在她来看,游走红尘中,体验人生百态,许多人都是她的猎物,所谓的相亲、谈一场恋爱都是她的游戏而已。

    可是今日她被人调戏,这么的赤裸裸,绝对处在下风,这是生平第一遭。

    “咳!”

    连李苍河都被惊动,走了过来,佯装不知道,询问怎么回事。

    “琳公主让我摸她,然后,她给我体内注入能量,很舒服。”楚风如实回答。

    众人听闻,再次体会到他的无耻。

    就是蛤蟆都张大嘴巴,暗叫,忒不要脸!

    琳公主在林中羞恼,道:“谁让你摸我?!”

    楚风收敛笑容,一本正经的解释,道:“或许有人听说过,我沾染过黑色物质,任何能量进入我的体内都会被它侵蚀,消卸于无形中。”

    他等于在告知众人原因。

    “我听说过,应该是这样。”李苍河点头。

    各大财阀都知道,楚风过去天纵之资,压的他们抬不起头,透不过气,但是在玉虚宫被黑色物质侵蚀,这才中断进化之路。

    “呵呵……”有人冷笑。

    明了前因后果,降临者的后人中有些人看向楚风的目光不一样了,对他们来说,这个人是个巨大的宝藏!

    一旦利用完,当有一天不再需要他的场域知识,那么就可以卸磨杀驴,取走他体内的黑色物质。

    一旦到了进化者中的金身罗汉层次,这种东西将是无上大药,是至宝,可以磨砺自身,以后可踏出圣路!

    “无论怎样,你调戏琳公主都是不对的,我替她出手教训你。”阴柔男子赵崇开口。

    李苍河沉下脸,就要喝斥他。

    楚风摆手,斜着眼睛看赵崇,道:“敢同境界一战吗?”

    “学我干嘛?!”蛤蟆斜着眼睛看楚风。

    一群人都无语,不知道说啥好。

    赵崇嗤笑,带着蔑视之色,道:“自以为是,你觉得自己同境界天下无敌,以为我们这样的人也不是你的对手?只能说你是井底之蛙!我可以满足你的愿望,压制能量,跟你同境界一战!”

    “你爷爷的,竟敢说井底之蛙,你怎么比喻呢?!”蛤蟆不满。

    楚风看着赵崇,道:“很好,你倒有些胆魄。”而后,他又看向一群年轻人,接着又看向李苍河等人,让他们见证。

    看热闹的不嫌事大,一群年轻人都在叫嚷,让他们快动手。

    “来吧!”赵崇说道。

    楚风回头看向蛤蟆,道:“还不快去,跟他大战一千回合!”

    赵崇:“我#@¥#……”

    蛤蟆瞪大眼睛,也是:“@#¥#T……”

    众人先是一阵无语,而后:“#¥%¥……”

    “走,前辈,我跟你去研究那座洞府!”楚风向前走,招呼李苍河。

    当然,在离开前,他又命令蛤蟆赶紧上前,去跟对手大战。

    蛤蟆七个不服八个不忿,凭什么让它动手?结果楚风一瞪眼,它没脾气了,怕事后挨揍。

    可是,它还是不太乐意,暗中传音,道:“就这种货色,我需要大战?保证时间不长就直接拍死!”

    “你敢!”楚风也以精神传音,警告它道:“必须大战一千回合,然后再将他击败!”

    “陪他这样玩,你想累死吗?”蛤蟆不干。

    楚风觉得,让一个天才跟一只蛤蟆大战一千回合,估计天才会崩溃的,这是他对赵崇的惩罚。

    “你忒缺德了!”最终蛤蟆妥协。

    至于赵崇,眼睛都要燃烧了,敢这么玩他?!

    楚风才不管,跟李苍河一起向前走,接近那座神秘古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