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圣墟 > 第五百零四章 嫁姐
    此时,魏恒的感受如何,人们不知。

    但是,钧驮的心情,大家能理解一些,这简直是……无妄之灾,又被骂了!

    域外,某一颗星辰上,钧驮的一张大黑脸都快滴出水来了,阴沉无比,特么的,又中枪了!

    他最近都没有再招惹那小土著,结果,那小子有事没事就骂他一顿,这都快成某种本能了,原本是针对魏恒的,结果也捎带上他,跟着倒霉。

    域外,阴九雀、宇文成空等人面色阴晴不定,他们看到这一战,哪怕身为亚圣、圣人也都很吃惊,楚风的实力未免太强。

    他们是星空骑士,当年的老刽子手,曾想让后辈毙掉楚风,结果都失败了,而现在看来,朱武雀与宇文风想不死都难,战死并不是意外!

    到头来,绝顶圣人魏恒,曾经的星空下第九,没有什么反应,或许是无视了,或许是压根就没有关注这件事。

    这让楚风失望,叫阵失败。

    不过,楚风知道,哪怕魏恒现在没有关注这件事,处很快也会洞悉,因为,他派来的四人都死光了,被格杀干净。

    楚风这么做,等于是在斩的他脸皮,他不可能没有反应。

    哧!

    半空中,破烂画卷飘落,被楚风接到手中,同时还有一块残缺的青铜印失去控制后,也渐渐暗淡,坠落下来。

    楚风一把抄在手里,又多了一件威能很厉害的古器。

    至于附近,所有神子、圣女都一片沉默,几乎没有人开口,这种战绩让他们震惊,逍遥斩观想,而且一斩就是两人,简直太恐怖了,这是何等辉煌的战果?!

    现在谁敢去围猎楚风?那纯粹是找死。

    在今天之前,各路神子、圣女还有不少人想围猎楚风,给他教训,让他明白身为一个土著的觉悟!

    如今看来,是他们自己该有某种觉悟,再敢纠缠下去,那是寿星老嫌命长。

    东海这里一群神子、圣女心情复杂,默不作声。而原兽平台上的进化者则不会克制,大声喧哗。

    现在,这里沸腾,一片嘈杂声。

    “我已经看到一颗新星冉冉升起,在没落之地崛起!”

    “太意外了,一个野路子出身的土著居然强到这一步,能跨境界大战,这是无敌族群培养的传人才有的气象啊!”

    “辉煌战绩,自这一日起,这个楚风不再是因为能折腾而出名,哪怕不卖神子、圣女,凭借骄人的战果也已名动星空!”

    ……

    域外,人们在热议,这一战的结果太出乎预料了。

    很多年了,强大的年轻天才都是从那些强族中诞生,这已经是定律,不可打破!

    可是,现如今在一片蛮荒之地,在宇宙边缘,刚恢复进化环境的废土上,却出现一个这么厉害的年轻人!

    现在的地球,进化者层次太低,在域外的生灵看来,这里非常原始,在进化领域中如同“茹毛饮血”。

    但就是这样一个地方,有人横空出世,镇杀强敌,震慑的一群神子、圣女都相顾失色,不敢放肆。

    许多人意识到,很有可能,有一位天骄在崛起,在成长,以后的成就多半非常恐怖,或许将无比耀眼!

    一些人不禁倒吸冷气,当年很辉煌的星球,难道真的有可能再复苏,再现全盛时期的辉煌?

    若是如此,有些吓人!

    不过,很快人们摇头,早已败落这么多年的旧地,很难再复制昔日的鼎盛。

    “楚魔头,请收下我的红唇,太喜欢你了,赶紧去跟魏恒一战吧!”

    在人们热议时,也有一些问题少女在喊,相当的热烈。

    “楚魔头,我看好你哦,你要是能力敌同辈所有人,镇压那些无敌族群的天骄,包括前十大的道子、天神子等,我决定将我姐姐嫁给你!”

    说这话的是一个银发小萝莉,几岁的小屁孩,名为映晓晓,但却拥有金色帐号。

    许多人在围观这个漂亮地不像话的银发小萝莉,她似乎非常有名。

    楚风有些诧异,但却相当淡定的回应,道:“嗯,我可以给你姐姐一个机会。”

    然后……

    正片世界安静了。

    原兽平台上鸦雀无声,太寂静了,刚才还有很多人围观小萝莉,吵吵嚷嚷,热闹的过分。

    可是现在,太宁静,落针可闻,所有人都看向楚风。

    “有什么不对吗?”楚风依旧淡定的问道。

    当然不对,很多人想要这么大声说道,但是,一时间却又都相对无语,这个楚魔王还真是勇气过人,什么都不知道,就敢随便应承。

    “兄弟,她来自亚仙族!”终于,有人开口了,打破宁静。

    而后,这里就一片大乱。

    “魔头兄弟,你太厉害了,这种话都敢说出口,我觉得,你可能死定了!”

    “亚仙族,前十大种族之一,源自前十大星辰世界!

    ……

    一刹那,楚风终于明白情况,被震的不轻。

    银发小萝莉来头太大了,来自自古恒定的十大。

    至于她的姐姐,人们太熟悉了,名为映谪仙,因为名气大的离谱,被誉为星空下十大丽人之一。

    她不仅进化天赋恐怖,而且喜欢研究古咒语、当世圣歌等,是一位顶级明星,红遍整片星空。

    映晓晓先是发愣,而后哇咔咔直接笑了起来。

    “楚魔头,我看好你哦,加油,不过在这之前,你得先打败映无敌,用你的拳头狠狠地修理他,践踏他的尊严与骄傲,将他踩在地上!”

    人们石化,映无敌是谁?前十大富有盛名的天纵人物,亚仙族的年轻天骄,实力恐怖绝伦,也是映晓晓的兄长,人如其名,笼罩着无敌光环。

    这个银发小萝莉此时挥舞着小拳头,一脸兴奋之色,兼且凶巴巴地建议,让楚风发挥他的魔王性格,将映无敌打败,踩在脚下,最好给卖了!

    “反正你是人贩子!”最后,她还这么补充道。

    楚风很想问一句,知道我是人贩子,还将你姐向火坑里推,还要去卖你哥?!

    “映晓晓,你给我去练功,再敢偷懒,半年都给我在火焰洞中呆着,不许出现!”这时,有人呵斥。

    “啊,映无敌我跟你拼了,整天对我这么凶,对姐姐却那么好,你个恋姐控!”接着,她又喊道:“楚魔头,人贩子,你敢将映无敌卖了吗?他很值钱,肯定会有人花费海量的赎金救他!”

    众人晕菜,这么坑的妹妹也还真是少见,恨不得楚风卖了她哥,娶了她姐,也真是够可以。

    然后,人们看到那个银发小屁孩,被一只大手果断的拖走,那个人通体璀璨,看不到真容,只有一双眸子更为盛烈,如同太阳,看了众人一眼,然后拉着映晓晓消失。

    人们知道,那应该就是映无敌!

    映谪仙、映无敌这对姐弟,乃是天纵人物,在前十大中都赫赫有名。

    然后,楚风也果断离开,关闭光脑。

    这时,他已经赶回桃花岛,发现元魔还在,依旧躺在那里,不过紫鸾早跑没影了。

    楚风点头,评价道:“嗯,不错,还是男人诚信,女人靠不住,你说做我的俘虏就做我的俘虏,都不带跑的,而那只紫色的小鸟这都是第二次逃了。”

    元魔听闻,想骂人,能跑的话谁不跑?他满身是伤,如今躺在那里很难挣扎起来,差点并没被楚风打死。

    “能跑的话,老子早就跑了!”他相当的嘴硬,早先时就喷楚风,现在落到这地步了,依旧不害怕。

    “你看你,那么多神子、圣女走时都没有人带你离开,无人解救,你这人缘也太差了吧?”

    听到这么赤裸裸的嘲讽,元魔又想骂人了,道:“伏荒那王八蛋,刚才亲自守在这里,看着我,谁敢救我?!”

    当然,还有很多人知道楚风的战绩后,顿时退走了,不想动他的俘虏。

    楚风顿时笑了,道:“给你两个选择,一是跟在我身边,听我使唤,二是我现在直接卖掉你!”

    “你……”元魔大怒,道:“我一代魔子级人物,岂会当人跟班!”

    “魔子很强吗,神子我都吃过,也卖过。”

    “那样的神子也配和我比,有种等我伤好以后,咱俩公平一战!”元魔叫道。

    “我刚宰掉两个观想层次的西林族强者。”

    当听到这话,元魔便发呆了,不再说话。

    “你先考虑,走,我们去抓那只紫色的小鸟,这次我真在她身上留下玄磁针了,她逃不掉!”楚风说着,拎起元魔,施展天涯咫尺,嗖的一声从这里消失。

    接着,他在这片海域游荡,忽东忽西,快的可怕,最终,有些模糊的感应,发现紫鸾的踪影。

    楚风嘴角顿时露出笑意,因为不仅看到紫鸾,还看到李凤与展鹤,他们走在一起,这都是他的俘虏,上次他在泰山被雷劈时,他们跑了。

    “哪里走!”楚风轻声轻叱。

    圣女紫鸾顿时吓的发出一声尖叫,神子展鹤与超模级圣女李凤也头大如斗,现在已然知道楚风逍遥斩观想的战绩,根本就没法打了,远不是对手。

    “别吃我,别卖我!”紫鸾果然最不堪,吓的眼泪都要流出来了,这傲娇女实在对这个魔头怕到不行。

    展鹤、李凤也头皮发麻,这次没逃,老实的站在原地,甘愿被俘虏,不然不是被杀就是被卖。

    楚风出手,连带着元魔在内,在四人体内种下玄磁针。

    此时,地球上许多势力都在密议,包括各路圣子等,因为不久前的一战太惊人,楚风逍遥斩观想,他已无法制衡!

    蓬莱岛屿上,气氛诡异。

    有些人竟很激动,声音都在颤抖。

    “难道说……真的是盗引?!”

    “能跟十大世界中的究极呼吸法比肩的无上法,终于出现了,那个楚风之所以如此崛起迅猛,多半就是跟此法有关!”

    “它属于我蓬莱,必须拿到手中!”

    接下来的两日里,楚风带着四人在这片海域游荡,不敢离开太远,怕错过机缘。

    因为,伏荒等一干神子、圣女也都在,没有离去,这片海域下的洞府随时会出世,要争夺机缘。

    楚风闲逛,曾就近去看过龙女,也险些去偷袭蓬莱。

    不久后,他意外听到一则消息,方丈仙岛要嫁女,他们的小公主不久后要出阁。

    “嗯,我记得他们找过我,让我去方丈岛,唉,当时似乎很中意我,怎么现在直接就要嫁出去了?去看一看!”

    当然,楚风不准备登岛,太危险,在岛外的话,现在无人可制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