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圣墟 > 第六百零一章 彼岸
    这里一片黑暗,栏杆陈旧,异常粗糙,一看就像是远古、甚至更为漫长岁月前的东西。

    此外,石头台阶上有血,至今还未干涸,而且每一级石阶都足有一人多高,不像是给正常人用的。

    楚风在这里,感觉像是坠入冰窖中,从头凉到脚,他刚才真的被吓了一大跳,差点就从石阶上摔落下去。

    谁能想到,这么阴森、死寂之地,突然抬头的刹那,看到一个黑乎乎的身影,盘坐在上方,正俯视着他,着实有些吓人。

    须知,他是一个偷渡者,原本就很心虚,怕在这条轮回路的尽头露出马脚,结果就这么突兀的见到一个生灵。

    要知道,在他身后,数以亿计的灵体跟下饺子似的噼里啪啦地坠落下黑色深渊,连真龙、不死鸟都在哀鸣,在石壁上滑落下去。

    可以说,正常横渡者都失败了,这里险而又险。

    楚风属于偷渡,跟着手持金色符纸的人形生物过来,不然的话根本不可能走到这里。

    他有点头大,觉得真不该叫那一嗓子,因为,如果装死,跟他身边那个手持金色符纸的人形生物一样,浑浑噩噩,或许更好。

    然而,他等了片刻,发现没什么动静。

    在这种关头,他没敢动用火眼金睛,故此在这种绝对黑暗的所在,他一时间没有看真切。

    现在这么安静,楚风露出疑色,他的胆子一向很大,不然也不会跟到这里,此时他沿着巨大的石阶向上跃去。

    后面,那个手持金色符纸的人也动了,他似乎有点摸不清头脑,在被动的跟着楚风。

    楚风没搭理他,已经跨到这一岸,他想好好的探索一番,在轮回之地居然别有洞天,这所谓的彼岸是怎样一个所在?

    九级石头台阶上方,有一个神龛,楚风早先看到的黑影就盘坐在那里。

    “泥胎?!”

    楚风诧异,这跟他想象的完全不一样,早先时,他甚至感觉有人在盯着他看,结果走到近前,就是一个泥胎?

    确切的说,它被尘埃淹没,被岁月侵蚀,如今都分辨不出是男子还是女子,盘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它是人形的,跟正常人高矮相近,但穿着很古朴,从未见过的样式,甚至有点蛮荒的风格。

    简单的兽皮缝制的道袍,又有点像僧袍,沾满尘埃,都快看不出什么样子了,不过能感觉到那是皮质的。

    楚风仔细打量,看了个半天,也没有看出个结果。

    最后,他向左右看了又看,没有其他,便突然睁开火眼金睛,扫视这个“泥胎”。

    然而,一刹那,入眼处尽是光芒,让他眼睛刺痛,源自泥胎身上的古旧服饰,太绚烂了,简直比任何至宝都要厉害,让他有种要窒息的感觉。

    楚风心中打鼓,这是什么雕像,穿戴着的难道是诸天之上的究极战衣?

    他慌忙闭上眼睛,不再动用火眼金睛,而这时,他发现石盒在发热,那个浮现山川图的石面上,有金色光点一闪而没。

    他心中剧烈跳动,跟石头磨盘上记载的数十个金色符号一模一样的蝌蚪文,刚才有反应?

    楚风心中一沉,他甚至猜测,如果不是石盒在手,他可能已经死了。

    果然,在他回头的刹那,发现跟着他的那个人正簌簌发抖,跪伏在地上,像是看到了无比震惊与恐惧的事。

    而且他手中的金色符纸烧着了一角,化成灰烬,在他周围有可怕的气息在慢慢散去,显然刚才也威胁到此人。

    同时,楚风注意到,深渊那里,无数跃起、想要到对岸来的灵体全都在一瞬间溃散,化成光雨,彻底湮灭。

    他倒吸冷气,简直不敢想象,这个泥胎身上的陈旧袍子到底是什么来头?

    在楚风看来,究极武器也不过如此吧?只是看一眼,目光稍微灿烂了一些,就遭遇无比恐怖的反噬?!

    真是见鬼了!

    这泥胎他没看透,甚至,他有点惊悚,这尘埃之下,真是泥塑的吗,可如果是肉身的话,得多少年没有动弹一下了。

    而且,他仔细感应后,的确没有生机,这里暮气沉沉,有的只是干枯还有死寂。

    然而,这泥胎身上的袍子太惊人了,楚风不自禁再次打量,当然没有用火眼金睛,只是正常的看。

    厚厚的尘埃下,传来莫名的道韵,一刹那,楚风心神恍惚,他像是看到了袍子的本源面目。

    那是一头恐怖无边的凶兽,它在星空中浮现,张开血盆大口,直接吼碎星海,无数进化者惨死,可谓生灵涂炭。

    它行动间,一个转身就从宇宙深处到了最边缘地带,临近混沌。

    这……楚风大吃一惊,这是袍子上的执念,或者说兽皮的本体留下的道韵,浮现出昔日的旧景。

    “多半是映照诸天级强者,禁忌凶兽!”

    楚风实在被惊的不轻,因为,他曾看到过映照诸天级强者的威势,翻手间,星球等都会炸开,抬手间,就可以让一个历史悠久的强大族群灭族!

    这种人物,称之为禁忌都不为过,能撕裂大宇宙,毁掉一片又一片星系,对他们来说,弹指击杀圣人都轻而易举。

    他们的一滴血,就足以灭掉一个强大的道统,一根头发落下,都能划开星空,割裂顶级进化者。

    楚风发毛,这袍子的来头这么大?

    然后,当他看到,那泥胎手腕上的手骨串时,都有点怀疑人生了。

    那是不同种族生物的角、牙齿、火花后剩余的唯一道骨等,每一块都来头极大,不弱于那件衣袍的本体凶兽。

    楚风站在这里,一阵发傻,真正是风中凌乱。

    他震撼的同时,很想说,太败家了,这些至宝随便扔在轮回路的尽头,穿戴在一个泥胎身上,这不是浪费吗?

    他真想去扒下来,都穿在自己身上,这要是整出去,随便一抖,估计能震死一大片强者!

    但是,他却不敢动手,刚才用火眼金睛看一眼就差点惹出大祸,若不是石盒在手,他肯定形神俱灭了。

    “太可耻了,真浪费,这么多宝贝陈列在这里,不怕发霉长毛吗?”

    楚风估摸着,外界真敢这么高调、这般穿戴的人,最起码也得是映照诸天中的佼佼者,其实力在宇宙中都得排在最前列,甚至前几名内!

    他在这片地带寻找了半天,舍此之外,再无其他。

    然后,楚风一屁股坐在了神龛畔,斜睨不远处的那个人,道:“你说要到轮回路的尽头才能记起一切,怎么你现在还是一副痴呆的样子?”

    那个人的确处在发懵状态,手持金色纸张,呆呆的半跪半坐在这里,好半天都没有动了。

    当听到楚风这种话语,他一阵惶恐,而后直接跪伏下来,双手持金色纸张,对着神龛还有楚风这里膜拜。

    一刹那,异变发生,他手中的金色纸张化成一炷香,通体金灿灿,刻着一个符号,而后自燃,发出袅袅烟雾,缭绕在神龛附近。

    “连我都祭拜?”楚风露出异色。

    随后,他感觉手腕一紧,有丝丝缕缕的金色烟雾弥漫过来,化成金丝缭绕在他的手腕上,成为有形之质。

    这是什么东西?他如同神祇般,在享受供品?

    然后他发现大部分金色烟雾都被泥胎吸收,它手上那个骨串更是因此而发出丝丝金光,许多烟霞都没入进去。

    “我得到了好处?!”楚风神色古怪。

    他深知,那金色符纸很逆天,有可能是无上大人物庇护子弟所用,等于在在这里交买路钱,而他无意中分到一部分供品。

    太古怪了,这轮回之地也讲究人情往来吗?有无上大人物的符诏在手,就可以跨越到彼岸,有不同寻常的造化?

    果然,楚风猜测成真。

    在享受完金色符文供品后,泥胎手腕上的那条恐怖的兽骨串发光,照耀在旁边石壁上,那里竟然出现一个洞,伴着瑞霞。

    跪在地上的那个人顿时激动起来,认真对泥胎还有楚风叩拜后,直接站起身来,一步就冲了进去。

    到了那里后,有一道紫气,从混沌中飞起,没入他的身体,瞬间而已他像是清醒过来。

    “我秉承天地大气运,这般再生,混沌紫气加身,注定要作祖,谁与相抗?要打破我所在的宇宙通向外界的古路……咦,刚才我好像拜了两个神像,有些古怪。”

    这是那个人的自语声,他想回头,但是一缕紫气缠绕着他,嗖的一声,带着他冲进瑞霞璀璨的古洞深处,而后彻底消失,他疑似往生成功。

    楚风一脸活见鬼的样子,尽管他是跟着数百万鬼魂一块走到这片地带的,见了很多鬼,但是现在心中还是无比震撼。

    因为,他已经隐约间听出一些情况。

    他不知道黑暗深渊下那些每天都以亿计的灵体是否转世轮回去了,但是刚才那个人似乎成功了。

    而且,那人得到了莫大的好处,还带着记忆!

    这是什么人的手段,楚风有点怀疑,这种逆天的本领,不是他所在的宇宙的生灵所能演绎出来的。

    发光的古洞消失,那里归于平静,只剩下石壁。

    “那是从混沌中飞出的一道紫气……”楚风胡思乱想。

    因为,那种东西跟光脑中记载的某种造化太像,古时,有婴儿出世,一道混沌紫气加身,被称为天婴。

    因为这种人一旦成长起来,成为圣人很容易,而到最后则注定要成为映照诸天级的禁忌人物。

    “我刚才放走一桩大机缘,那小子……转世去了,直接就能成为天婴?!”楚风倒吸冷气。

    突然,他听到谈话声,很清晰,这让他心头一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