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圣墟 > 第六百四十四章 大恐怖与大机缘
    “我们得留下一些人守在这里,避免外人接近,尤其是地球的土著来一个杀一个,血洗个干净,千万不能让他们因为自身稀薄的上古血脉而获得他们祖先的传承。”

    幽冥族的一位老者建议,脸色阴冷,他在担心楚风,怕他不小心摸索到这里,毕竟这个土著精通场域。

    天神族的一位还活着的场域大师点头,道:“嗯,不错,得有人守护,通天梯构架不易,派人看守好。”

    远处,楚风脸色阴沉,这些老鬼非常谨慎,原本他还想等他们踏上通天梯后,直接掀翻,送他们所有人上路呢。

    不过这样也好,此地太危险,楚风决定,任这群人去搬救兵,让他们继续顶在最前方探路,他在最后时刻再动手。

    一些人动身,沿着通天梯想要离开此这片地带,然而,意外发生,在他们踏上归途时,发出凄厉的惨叫声。

    这不仅让净土中的那些人吃惊的回头,就是楚风也凛然,后背升腾起一股寒气。

    通天梯上有六人无声无息干瘪下去,像是被瞬间风干,肌体干枯,所有的生机都消失了,成为尸体。

    最为可怕的是,当他们坠落后,直接成为粉末,消散在半空中。

    这景象让人头皮发麻,感觉一阵发瘆,死因不明,在一刹那间完成,就这样死去。

    最为关键的是,通天梯上还有一些人活着,他们现在脸色煞白,站在上面一动不敢动,一个个全都胆寒。

    “快走!”

    通天梯上,一位场域大师喊道,带头向外跑,然后,他成功离开这里,并未遭劫。

    可是,剩下的几人中,才刚动身,结果又有几人惨叫,这次人们看的清楚,他们瞬间干瘪,生机刹那消退,如同风干的橘子皮,而后又被磨成粉末。

    最终,只有一位场域大师还两名天神族老者成功闯过去,逃到通天梯另一端,余者都死在途中。

    “落凰坡!”

    那位场域大师面色惨白,回头遥望,他浑身都在发抖,有通天梯构架在这里,居然还发生如此惨案,让他心中充满恐惧。

    “走啊!”

    这时,净土中留下的这批人都毛了,也不知道谁一声大叫,就此上路,再也不敢在这里呆下去了。

    他们担心,再这么下去还会有更为可怕的变故发生。

    早先他们过来时,还不见落凰坡有什么异常,可是这才过去多长时间,踏上归途的那群人大部分惨死。

    他们一窝蜂的向回逃,就是净土中三名场域大师也都坐不住了,抢先撤退。

    楚风看的真切,他一阵头大,眉头深蹙,身上凉气嗖嗖,僵硬在原地,因为他现在处境非常不妙。

    他没有办法现身,不能跟着这群人一起逃,毕竟在这通天梯的两端都有人,他只能先躲在这里。

    他觉得很不妙,陷入被动的危局中。

    世事就是如此难料,他如果知道这样躲在后面想闷声发大财也如此惊悚,绝对不会这样冒险。

    这或许就是行走在禁地与死亡绝地探险的进化者的宿命,想获取惊天机缘时,必然要伴随着巨大的凶险。

    “啊……”

    短暂而急促的惨叫发出,通天梯上,走在最后方的几人直接干瘪,眼睛瞪的很大,一身生机消退,彻底风干。

    砰!

    在他们坠落下通天梯时,化成一团一团粉末,太突兀了,死状极其的凄惨。

    这让其他人发毛,从头凉到脚,这片大凶之地果然体现出了它应有的恐怖,现在有一座通天梯构建在上方都不行,依旧在吞噬人的生机,留下这些人的性命。

    “啊!”

    当逃到半途时,又有两人惨叫,从梯子上坠落,形神俱灭。

    “每次死去的都是后方的人,像是有什么诡异与不干净的东西在索命……”有人哆嗦着,说出这种观点。

    这种话一出,通天梯上有人反映迅速,直接越位,冲到前面去,强行抢夺有利位置,一路狂逃。

    “罗志成你敢……”

    有人喝斥,非常愤怒。

    通天梯上正在上演一幕很丑陋也很残酷的画面,即便是同族人也在争夺更好的位置,彼此暗中下手。

    有人突兀的闯到最前面去了,将别人生生挤到后方。

    砰砰砰!

    通天梯上有人动手,天神族跟天神族,天神族跟幽冥族,为了逃命,彼此间争抢有利位置,大打出手。

    果然,瞬间而已,落在最后面的人惨叫,成为干尸,一身的生机消失的个干干净净,坠落向落凰坡。

    这样一来厮杀更激烈,一瞬间,彼此生死血战,当场就有人被自己人杀死,残酷而激烈。

    到头来有四人活着回来,剩下的全死了,或者死于内耗,或者风干,被落凰坡吞掉一身的精气神,诡异而亡。

    活着回来的四人中,两名天神族的场域大师,一名天神族的老辈进化者,还有一位幽冥族的人。

    他们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的喘息,浑身都是冷汗,就这么一小段路程,如果是在平日,凭他们的实力,一两步就迈过去了,结果现在却如同虚脱。

    楚风驾驭法舟,躲在通天梯这一端,他时刻准备动手抢这件瑰宝,但是,却在迟疑,没有轻举妄动。

    因为,这地方太诡异了,他担心触动落凰坡更为可怕的反噬,引发诡异的杀戮。

    果然,对岸的场域大师也脸色雪白,没有敢第一时间收走这件秘宝,这让楚风长出一口气,只要对方不动,他也不想改变现状。

    此时,他头大如斗,这地方真是没法呆,太瘆人了,连这么看似安全的路径都有这么凄惨的祸事发生。

    对面,发生争吵声,甚至对峙,毕竟在逃生路上,刚才的事很丑陋,有些人是踏着其他人的尸体活下来的,挤掉了别人活的希望。

    一位场域大师考虑再三,想收走通天梯。

    楚风很紧张,他做好准备要争抢,不过没有第一时间行动,而是默默的看着。

    “啊……不!”

    果然,在天神族那位场域大师动手后,意外发生,他的那条手臂瞬间干瘪下去,随后全身皮包骨头,死的很彻底,整个人塌陷,散落成一地尸粉。

    其余人转身就走,瘫坐在地上的人也是如此,跳起来一路狂逃,哪里还敢停留,一句话也不说,精神都在颤栗。

    一眨眼,幸存的人都逃光了,谁也不敢回头,谁也不敢驻足,如同丧家之犬。

    楚风站在对岸,看向这一边,他一阵沉默,真的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一个局面,最终只剩下他一个人留在这里。

    就这么走过通天梯?他没有做这种选择,人多的时候,跑在前面的人无恙,能活着离开,而现在就剩下他自己了,天知道他一旦上路会发生什么。

    仔细回想在月球上所记下的场域典籍,对落凰坡的描述为:大恐怖,大诡异,大绝灭!

    主要就是这九个字,不够详尽。

    现在看来,九字概要被体现的淋漓尽致,那群人在用生命阐释。

    “月球上的典籍中另一片杂书中倒是有一篇记载,人多的时候,落凰坡会有一线生机,有个别人能够逃出,这是落凰坡放给误闯者的一条生路。”

    至于强行破解,这不是现阶段的楚风所考虑的事。

    楚风退后,现在不会选择离开,他觉得风险太大,同时他估摸着,天神族、幽冥族多半不会善罢甘休,一定会上报。

    毕竟,不考虑那株不死树,就是那黄金盒子也会让他们心动,天神族、幽冥族对于地球上的最高传承一直眼热。

    这里是昆仑净土深处,是真正的万神之乡,不说是地球上最要重要之地也差不多了,那黄金盒子绝对不简单。

    楚风转身,向净土深处走去。

    “趁现在,我来试试看,先夺了机缘!”

    如果有人再次闯进来,他准备趁乱第一个逃上通天梯,藉此离开,现在还不是时候,得静气,沉下心神来,惶惧无用。

    次元空间内,土质晶莹,小树随风摇曳,嫩叶新绿,老叶雪白如玉,枝干呈金色,整株一米多高,唯一的果实鲜红而璀璨,香气不是很浓烈,因为被场域阻挡住了,一时间无法全部飘出来。

    哧哧哧!

    楚风身上也有破域旗,更有镇域印,都是战利品,他曾经跟蓬莱岛的人厮杀,也曾跟域外的神子、圣女对决,缴获的好东西不少。

    他一一祭出,将这些东西掷向地面上那些亮晶晶的异磁粉上,最后亲身踏足,很果断与坚决。

    距离不是很长,他一冲而过,闯到这片密土中,相距小树不过咫尺之遥,触手可及。

    一切都很顺利,在楚风的预料中。

    最后关键时刻到了,一条黑色的藤蔓突然扬起,噗的一声刺透楚风的身体,带起大片的血花。

    “太粗暴了!”楚风诅咒,哪怕是检测血脉基因,也实在够奔放,一般人哪里承受的住,直接就给来这么一下。

    “血脉正常,基因符合,十分纯净的后人!”机械般的声音响起,一座黑色的能量塔浮现。

    嗖的一声,黑色藤蔓退走,接着能量塔发光,将楚风笼罩,治愈他的伤体,流逝的精血全部倒流而回,他刹那完好无恙了。

    “我可以采摘果实了吧?”楚风自语。

    “可以。”这是能量塔的回复,然后便寂静无声了。

    楚风二话不说,直接将那红色的果子摘下,这时,紧张过后,他稍微放松,沁人心脾的浓香让他整个人都无比舒服,简直像是要羽化飞升。

    鲜红的果实拳头那么大,将他的手掌都映衬的一片灿烂,鲜艳透明起来,这是一种大药,终于落入的他的手里。

    楚风没敢在这里研究,也不曾直接吞食,而是放入事先准备好的一个玉质容器中,先保存起来。

    如果吃下这枚果实,谁知道会发生什么,身体如果因此而有激烈变化,多半会很耗时间,而外敌却随时会调头回来。

    接着,他一把将半埋在晶莹土质中的黄金盒子挖了出来,收进空间手链内,至此他收获了此地两种最大的机缘。

    楚风长出一口气,最大的造化到手。

    然后,他蹲下来,开始挖异土,同时也想收走这株神树。

    然而,意外发发生,黑色的能量塔刹那间发出声音,道:“警告,疑似饕餮族入侵,想挖地三尺,寸草不生!”

    然后,他就看到附近的场域符文亮起。

    最不可原谅的就是,小树所在区域沉陷,连带着异土嗖的一声消失了。

    楚风:“……”

    他这种掘地三尺,寸草不生的风格,导致能量塔受不了,在此拉响警报,让他相当的无言以对。

    黑色能量塔跟防贼似的,跟他对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