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圣墟 > 第六百五十二章 离别
    东海,成群的海兽出没,比如千丈长的玄龟,以及岛屿那么大的老蚌,翻起数百米高的浪花。

    阳光投在蓝如宝石般的海面上,海底的珊瑚城池隐约可见,流光溢彩,宛若一片神话世界。

    楚风心不在焉,接近不灭山所在海域。

    远处,成群的美人鱼不时跃出碧蓝而清澈的海面,在空中划过优美的弧线,而后噗通一声坠落下去,溅起晶莹的水花。

    如果是在平日,楚风肯定要仔细欣赏这种美景。

    那些肌体如同象牙般洁白的美人鱼,或拥有一头水蓝色长发,或拥有一头阳光般的金发,都非常美丽出众,赏心悦目。

    嗖!

    绿竹舟降落岛屿上,依旧如过去,满地都是鹅卵石,缺少植被,纵然有也稀稀疏疏,而且接近腐烂,岛上弥漫着浓雾。

    还好,走进岛屿中心,接近七座高耸入云的大山后,山门内传来阵阵生机,那是不灭山的内部区域,另有乾坤。

    而在山门外则死气沉沉,到处都是不死生物,皮包骨头。

    “站住,你是谁,敢闯不灭山!?”东北虎第一个跳出来,今天轮到它值班,非常警觉,站在山口那里,一眼看到楚风。

    他瞪着铜铃大眼,斑斓虎身很雄壮,可谓真正的虎视眈眈。

    楚风无言,这还是熟人呢,果然没有认出他!

    “儿啊儿啊二啊……外敌入侵!”老驴是一个大嗓门,熬唠一嗓子,这片山门都不能平静与祥和了。

    呼啦一声,昆仑大妖跑出来一群,身高一丈的马王大光头锃亮,光着上身,臂膀上满是纹身。

    老喇嘛骑坐在一头黄金狮子身上,稳如泰山,在那里诵经,但双眼开阖间,有丝丝缕缕的金芒绽放,这老和尚实力越来越高了,天赋惊人!

    “呦,来了一个女扮男装的小妞?”

    大黑牛从山口那里探出身子,虽然化成人形,但是依旧摇晃着一对硕大的犄角,并未没有隐去,用他的话说这是雄性的美丽。

    楚风听到他的话,脸顿时发黑,气的想立刻扑杀过去暴打他一顿。

    “小妞,你从哪来的?别怕,牛哥最仗义,会保护你的。这里是妖族的进化圣地,想来你也跟我们同源,自我介绍下吧。”大黑牛觍着脸套近乎。

    “妹子,别听他的,快来我这里,跟驴哥说一说你来自哪一族。”老驴呲着大板牙,支棱着长耳朵,一副古道热肠的样子。

    “妖族的妹子,别搭理他们,都是老混账,没见过世面。来,跟虎哥聊一聊,然后我带你兜转不灭山。”东北虎也掺和一脚。

    楚风额头上青筋浮现,这特么的,是可忍孰不可忍啊,这几家伙果然混账到让他肝疼、肺痛,没法忍!

    “老黑,你给我看仔细了,爷是谁?”

    “还有,老驴你这个软骨头皮又痒了吧,欠收拾!”

    “西伯利亚虎,你什么眼神?!”

    楚风怒了,一顿呵斥,大步走到山门那里。

    事实上,这群人虽然嘴上不靠谱,但其实一直在防备,莫名有人上门,他们暗自严阵以待,如临大敌。

    “糟糕啊,这小家伙对我们门清,都认识,而我们却不了解他!”马王低语。

    “玛德,都给我看好了,你们认不出我吗?!”楚风气坏了,感觉这群家伙不至于这么眼拙,这是故意的吧?

    “怎么跟楚风这么像?”终于,东北虎瞪圆眼睛,直愣愣地看着他,最后憋出一句话来,差点将楚风气坏,道:“楚风那小子真不是善类,实在太花心,居然有这么大的儿子了,真特么的积极,这是跟谁生的,都这么大个了!”

    这种话语出来,让楚风想捶死西伯利亚虎。

    旁边,大黑牛更是怪眼圆翻,道:“真像,你是楚风的娃?”接着他长叹道“可叹老牛我英雄一世,活了好几百岁,到现在还没有后代呢,只是将混元一气童子功练到了最高境界!”

    “我烤熟你们两个!”楚风咬牙切齿,因为他严重怀疑,这俩货是故意的,成心消遣他。

    “儿啊儿啊二啊,你到底是楚风的私生子,还是他妹子啊?”老驴也呲着大板牙凑热闹。

    然后,一群人哗啦一声冲出山门,将楚风给围上了,全都眼神怪怪的,盯着他看了又看。

    显然,大多数人都心中有数,不然也不会这么大意与轻敌的跑出来,一群人都憋着笑,在这里看楚风。

    “这可真是藕臂,晶莹而白皙!”

    “看,这小脸多水嫩,能掐出水来。”

    “我见犹怜,闭月羞花,倾城倾国,真乃绝代佳人!”

    ……

    大黑牛、东北虎、老驴以及昆仑的一群大妖得瑟个没完,对楚风品头论足。

    楚风压根就知道,这帮人不是良善之辈!

    砰砰砰……

    这群人全都飞起来了,一个个嘴歪眼斜,鼻青脸肿,被楚风在瞬间都给殴打了一顿,这还不解气,他又拎住大黑牛给它涂抹胭脂、口红等,反正他洗劫过不少圣女,身上不缺这些东西。

    “兄弟饶命啊,老牛服了,不想吃胭脂,放手!”

    “儿啊儿啊,哎呦,楚风兄弟高抬贵手,老驴我给你赔礼道歉,别给我穿旗袍,那不是我的风格,我这都这么一大把年纪了,不适合男扮女装!”

    这里鸡飞狗跳,一顿吵嚷,哪怕这些人都被楚风给恶狠狠地收拾了一顿,可眼角眉梢依旧带笑,忍不住。

    “我说兄弟你是咋啦,怎么小了一号,变得这么嫩了?”

    “兄弟,这你口味可真够重的,化妆技巧惊天地泣鬼神,平白一下子就年轻了十岁,教一教老哥我,俺也想保持年轻态!”

    楚风黑着一张脸,告诉他们,谁再敢取笑他,先再揍一顿再说,打到服为止。

    最后,连武当山的老宗师吴起峰也被惊动,以及楚风的父母也得到消息,从山门内赶来。

    他们也都傻眼。

    “孩子你这是怎么了?”楚风的母亲王静吃惊的问道,眼神怪怪的。

    还是楚风他爸淡定,道:“这还用问,肯定哪根筋抽了,给自己画了个鬼妆呗。”

    楚风欲哭无泪,最后悲愤道:“你们都什么眼神啊,这是帅好不好?”

    “是很俊秀,可是俊秀的连你爸妈都快认不出来了。”楚风的父亲楚致远给他泼冷水。

    楚风顿时蔫了,一五一十将经过讲述出来,告诉他们,只是因为吃了一株大药,结果返老还童,同时导致相貌比以前更俊美了一些。

    众人听的目瞪口呆,这都能行?

    楚风的母亲长出一口气,道:“原来不是化鬼妆啊,这就好,挺中看的,我还以为你脸皮厚,这么大人了想装嫩呢。”

    “就是……太漂亮了。”楚致远道。

    “爸,咱能不能别提漂亮两个字?”楚风很愤懑,对那两个字过敏。

    最终,欧阳蛤蟆、黄牛也被惊动,强行出关,跟楚风相见,因为他马上就要进入星空中了,再不相聚,很难说要等到什么时候。

    “哎呦我去!”欧阳风一出关,看到楚风就怪叫出声。然后,它斜着眼睛看楚风,沉默片刻后,直接捂着蛤蟆肚,一阵狂笑,口水如倾盆大雨,向前飞去。

    众人都早有防备,提前跑了。

    唯有楚风黑着一张脸,这次硬是站在那里没有躲,只是身体发光,震散那些口水,然后一步冲了过去,二话不说,一顿狂揍。

    “玛德,楚风你大爷的,敢对我下手?爷跟你没完!我说,你什么情况,都二十几岁那么老了,还装嫩,你是不是不服气小爷我才两三岁就不比你弱,所以你才这样化妆?”

    “啊,我去你大爷的,姓楚的,欧阳大爷跟你拼了,你敢打肿我英俊而又帅气的脸!特么的,你知道吗,三足金蟾都没我帅,你……还没完啊,还敢打?!”

    “玛德,呱,呱,呱,楚风,欧阳小爷我服了,别打了!”

    最终,蛤蟆慑于楚风的凶威,被打服气了,躺在那里,四肢抽搐,口吐白沫,在它自己看来完全是无妄之灾,这能怪它吗?!

    旁边,黄牛也无语,眼神怪怪的看着楚风,当了解什么情况后,它也只能感慨,楚风终于跟它一个辈分了,实现逆生长。

    “且行且珍惜,这种机缘罕有,活出第二世等于多了一条命,以后你终会发现这多么的不凡。当沧海桑田,人世浮沉与变迁,多一世生命的你,体悟会更深。”

    黄牛说道,可惜它这么稚嫩,说出这种话语一点也没有说服力。

    最后,它不得不承认,这是从一本前人手札中看到的感悟。

    当听说楚风要进星空中,他的母亲顿时差点崩溃,落泪不止,最后还是楚致远淡定,告诉她,儿子大了,在这种世道中,在地球上和在星空中没什么区别,或许星海中更安全,有许多净土。

    楚风也很伤感,终究是要离开了,他也不知道要走多久。

    最后,谈及楚风要去哪里,他征求所有人的意见,一起对着光脑研究,主要也想听取黄牛的建议,毕竟它来自域外。

    一番研究,仔细论证。

    最终,楚风选了一片星域,那里是有天神池,有灵血,有母金矿,有圣药,物产富饶,许多宇宙强族都在那里有产业。

    “我叫吴轮回,崛起于一颗中规中矩的生命星球,成为星空中最年轻的绝顶高手,各大强族拉拢,不惜让元媛、佛女、映谪仙等邀我,嗯,他们希望我入赘前十大。”

    当听到楚风在那里嘀咕,如此的自恋,欧阳风立刻在他眼前晃动蛤蟆掌,道:“醒一醒,天还没黑!”

    楚风很淡定,道:“你懂什么,这只是近期的规划,到星空中立刻实现,我还有一份远景宏图要展开呢。”

    在楚风即将上路时,宇宙最深处,混沌中沸腾,而后有一股又一股恐怖的阳气穿透出来,像是绚烂烟花在绽放,煞是美丽。

    可是,它们也是恐怖的,有些星球在恐怖绝伦的阳气光团中直接被熔化,消失干净!

    这一天,整片宇宙都大地震,各族震惊。

    一时间,不少强大种族都在召唤各自族中的强者议事,他们预感到,发生了大事件。

    “什么情况?我要进宇宙中了,连老天都在为我庆祝与送行,降下了流星雨?”

    楚风很自恋地咕哝,因为,在他抬头时,朗朗乾坤,晴天白日,天宇上居然有一道又一道炽盛的光束划过,像是流星雨。

    不过,并不是落入地球,而是从域外擦过,消失在黑暗的宇宙中。

    “大魔降世!”有人颤栗,这是一位古老的占星师。

    “是真仙来了!”也有人这么说道,这是星空中一位大预言师。

    “难道真的存在阳间,我们这里是冥土,现在有阳间的生物过来了,他们要做什么?!”一位年老的神卦师心头悸动,面无血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