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圣墟 > 第七百一十九章大风起兮云飞扬
    “风萧萧兮易水寒,老牛一去兮不复还……”

    临别之际,大黑牛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对着天上的明月高歌,跟众人分别。

    一群人皆默然,虽然说大老黑还未进不灭山深处,但是,或许结局正如他自己所唱的那样,此去之后再也见不到了。

    “老牛别悲观,我们相信你能活着回来!”

    “牛哥,实在不行别去了,听你这样对月当歌,老驴我心都碎了,想流泪啊。”

    一群人开口,东北虎难得的义气一次,喝的醉醺醺说,可以代替大黑牛前往,脑袋掉了不就是磨盘那么大一个疤吗,没什么大不了!

    “你们沮丧什么,哪里用的着叹气,老牛我这是觉得临别之际不来一段诗歌,显得我略输文采,稍逊风骚,来,来,来,再来一段。”大黑牛清嗓子,而后高声道:“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

    “怎么样,刚才一去不返,现在不就唱回来了吗?老牛我必然活着回来,保证再现世间!”大黑牛道,而后猛灌了一坛子酒,砰的一声摔碎酒坛,道:“上路!”

    然后,他跟黄牛、欧阳风就上路了,走进山门深处。

    “牛哥,这个带着!”

    一群人追来,将一个玉罐子塞进他手里。

    “不行,这种大药还是留下吧,别浪费在我身上!”大黑牛拒绝。

    “老牛,你就拿着吧,你要去干大事,必须得保住命!”一群人都让他带上。

    就是黄牛、欧阳风也一致点头,最终老牛收起一罐金色的药液,这是从无劫神体周尚体内提炼出来的。

    别看这么一小罐,全是精华!

    无劫神体周尚被放净数十次血液,不断熬炼与提纯,最后得到这么一罐大药,众人给老牛带上了!

    然后,老牛、欧阳风、黄牛深入不灭山试炼地。

    一刹那而已,当他们走进迷雾中后,宛若沧海桑田,斗转星移,什么都改变了,身后的送行人与声音刹那消失。

    在他们前方,北风卷地白草折,地上枯骨都在跟着飞起,这是一片战场,尽显苍凉之气,有些残破的大旗插在地上,在风中猎猎作响。

    更多的是尸骨,一望无垠,暗红色的土地上空发出呜呜的风声。

    此外,还有影影绰绰的身影,从远处走来,而后嚎叫着,向他们三人杀来。

    那些都是活死人,皮包骨头,此时他们的眼窝中流动着刺目的光芒,没有清醒的神智,但却有杀戮意识。

    “杀!”

    三人大吼,一路向前上去。

    这里也有月亮,高挂天空中,但是却有些凄冷,甚至随着战场中的激战,那轮圆月染上血色,有些猩红。

    当当当!

    火星四溅,哪怕黄牛、欧阳风不止一次进来也不敢大意,各自拎着一口长剑与大戟,在这里猛烈出手。

    “什么妖魔鬼怪,牛爷爷来了,今天要闯进去,跟小黄、欧阳一起搬动那三足妖鼎,从此可以长栖不灭山,掌握此地,而不是成为所谓的过客!”

    大黑牛吼着,已经拼命,时间不长,他身上已经染血,在他的手中出现两口圆月弯刀,那是他的犄角,化成刀体,被他拎在手中,疯狂劈斩。

    可是,这片古战场,无数的黑影密密麻麻,穿着甲胄,不断杀来。

    “吼……”活死人在大吼,非常密集,成千上万,如同一群厉鬼从地狱中闯出,向这里杀来。

    天空中,更是传来凶禽猛兽的咆哮,震耳欲聋。

    可以看到,几头翼龙拍动破烂的翅膀,吐出大片的黑雾,向下俯冲而至。

    此外,还有西方的黑龙、银龙等,带着腐朽的气息,张嘴吐出一道又一道符文光芒,从高空杀来。

    而地上还有骨龙,还有饕餮、穷奇等,都是古代的亚神兽尸骸,此时宛若复苏,崩开大地,烟尘弥漫夜空,嘶吼着,如同惊雷震世,无数的怪物出现,眼眸血红,向前杀来。

    黄牛、欧阳风、大老黑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禁地深处,一座三足妖鼎。

    这是他们反复认真研究后得出的结论,那是妖族圣地的关键器物,需要三个生灵各自抱住一只鼎足,进行血祭,才有可能掌控,并得到此地认可。

    因为,这些天他们研究了不灭山的很多石碑,依据前人遗刻等,推测出很多东西。

    “杀啊!”喊杀震天,杀到后来时,这片战场上的活死人、各种怪物等都仿佛真正复活了,可以开口大喝、长嚎等。

    并且,刀锋砍在他们的身上,也不再如同砍木头般,而是真正会溅起血液等。

    激烈厮杀,黄牛、欧阳风身上都出现伤口,染血了,但是他们却也在一路推进,向前猛攻。

    至于大黑牛有些惨烈,胸部被铁矛洞穿,肩头插着断剑,后背盯着骨矛等,腹部更是有巨兽的齿痕。

    他浑身是血,但是却很勇猛,杀红眼睛,拎着自己的大犄角化成的圆月弯刀,向前猛杀。

    终于,他们脱离这片战场,进入一片生机勃勃的地带,但是在月光下,却也有种冷冽的气息。

    “这里有异果,但也有杀人的植物,以及各种可怕的生物,小心!”黄牛提醒。

    它刚说完,一只拳头大的金色蚂蚁就极速飞来,牙齿很锋利,如同寒光闪闪的两口刀子,要夹碎人黄牛的喉咙。

    砰!

    黄牛一拳打出,将之震碎。

    但是,嗡的一声,丛林中一群金色蚂蚁腾空,向着这里杀来,而且不远处还有许多噬金兽,如同豺狼,但是浑身银白,喜欢吃金属,也喜欢杀生,疯狂扑来。

    “噗噗噗……”

    当从这里杀出去时,大黑牛踉踉跄跄,浑身上下多了十几个血窟窿,是被一种名叫地龙的怪物刺透的,它们不过一尺多长,周身坚硬如利剑,能轻易洞穿金属、山体等。

    三人面对上万只,大黑牛终究是不如黄牛、欧阳风,遭受重创。

    “老黑,实在不行我们将你送出去吧!”这一次,连欧阳风都不在斜视,很认真的开口,他担心大黑牛支撑不住。

    大黑牛摇头,执意前往,道:“不行,按照石碑上的记载,那三足妖鼎需要三个人才能催动,我不去的话,你们实力再强还是少了一人。”

    “喝点无劫神体的血药。”黄牛让他疗伤,不要吝啬手中的大药。

    大黑牛摇头,道:“不行,这东西先留着,我总觉得那三足妖鼎血祭时可能会用上一些特殊的神血。”

    欧阳风道:“老黑,不要太拼,你喝吧,欧阳神王大爷的血也是神血,到时候可以献祭一些。”

    大黑牛点头道:“先留着,实在坚持不住我会喝的。”

    “老黑,你别冲动,我知道你藏起来一块石碑,上面有前人推断出的血祭三足妖鼎之法,说是要献祭自身,你别相信。”黄牛严肃无比,让他别冲动。

    事实上,它偷看到了那块石碑,虽然被大黑牛给藏了起来,但其实早就被黄牛看到了。

    欧阳风听到后吃了一惊,道:“老黑,真有你的,别犯傻,你要是把自己给献祭了,让我们怎么能接受,能眼睁睁的看着兄弟去死吗?还有,楚风也不会答应的,你想让我们内疚一辈子吗?”

    “我这不是觉得总是拖后腿吗,终于有一次可以发光发热的机会了,就想试试看,放心,老牛我皮糙肉厚,血最多,死不了!”大黑牛大咧咧地说道。

    “不行!”黄牛与欧阳风一起摇头。

    “走,上路!”大黑牛恢复过来后,一挥手,当先向前冲去。

    昆仑,楚风舌灿莲花,口吐白沫,总算是跟老圣树将道理讲通了,从它这里得到一大罐的花粉。

    “小心点,别沾染在你身上,不然会把你自己熔炼,化成一块人肉兵器!”炼兵圣树提醒。

    嗖!

    楚风直接消失,瞬间没影。

    “小兔崽子,得到好处就跑,说好了陪我老人家唠唠嗑的,人呢?!”老树叫嚷。

    楚风早已在千里之外,他实在受不了,陪老树聊了大半夜,唾沫都要干了,嗓子都冒烟了,结果老树还是听的津津有味呢,他已经要吐血了。

    尤其是,老树自己还是个话唠,跟着一起说,没完没了。

    江宁,紫金山。

    楚风又来了,直接深入地下找到楚霸王,然后让他带着来到地心深处那片混沌气缭绕的小世界中。

    “你来了,但你想好了吗,我一旦从这里走出去,将不可预料,或许我再也回不到过去,将从此杀伐无边,血洗星空,将成为灾难源头,尤其是对于这颗星球而言……”

    那低沉的声音,沙哑的话语,从古棺中传来,带着一丝疯狂,还有无边的暴虐,像是一只恶鬼在等待脱困。

    这一刻,楚风犹豫了,他一阵心悸,他这是在救母星,还是在释放血与乱?

    甚至,他在怀疑,自己是否被那脑子出了问题、只剩下暴虐与杀戮意志的老人给欺骗了,其实他自己想脱困?

    “考虑好就给我,这种花粉可熔炼母金,但是却也需要时间,尤其是阳间的母金更恐怖,而且当中有无上大能的符文,最少需要半天以上的时间。”古棺中传来低沉的声音,还有剧烈的喘息声,如同一头史前凶兽在积蓄力量,想好冲破牢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