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圣墟 > 第七百三十九章 风暴又起
    刺目的白芒直冲域外,银发如雪,贯穿天宇,什么都阻挡不了!

    刚才出手的人,原本还带着温和的笑,但是下一刹那,高数十万里的庞大身体猛然一震,向旁躲闪。

    他虽然体形庞大,但是动作矫健灵敏,极速躲避,而且他又撕裂宇宙空间,爆发的能量太浩瀚了。

    这个层次的进化者别说出动的是真身,就是喷出一口精气也可震碎附近的行星,碾成齑粉!

    但是,现在意外发生,他哪怕动作很快,更有浓郁能量守护,那可亿万丈的白光依旧贯穿他的一条手掌,血淋淋,骨头浮现。

    “啊……”他一声低吼,猛然甩动手臂,然后身形再次爆退。

    然而,银发亿万丈,昆仑深渊下的女子显然被激怒,并未收手,她一次又一次被人打扰,不打算这么轻易罢休。

    噗!

    银光倒卷,若一挂星河缭绕,缠绕上那人的手臂,在他震惊的目光中,在他奋力挣动、想要摆脱之际,哧的一声,绞断他的半截手臂,带起大片的血。

    然后,那银发才退走,此地恢复宁静。

    地球外,映照诸天级强者不在少数,一个个都非常强大,只有个别不过一米九的样子,跟正常人差不多。

    但其他都体形骇人,最小的都有数十万里高,而有些恐怖巨兽的眼睛都比星球大,比太阳璀璨!

    这么一群可怕的强者,现在都非常吃惊,露出异色,这才一个照面而已,一位强者就丢掉半截手臂?太凌厉了。

    “亦尘,你很是可以啊,竟然偷袭我,如果你有足够的勇气就出来一战,我们正面交锋!”

    短暂沉寂后,负伤的强者开口,他双目阴森,硕大的眸子爆射乌光,像是两轮黑太阳悬在天穹上。

    地球,紫金山下。

    楚风愕然,重新退回来的一群昆仑大妖也都是一脸诡异之色,而妖妖带着笑,至于圣师则带着妖妖的爷爷进入地心深处。

    “今天……要有惊喜!?”东北虎差点兴奋的大叫出声,但是没敢这么做,只是用神念在交流。

    “无妨,这里被圣师布下场域,他们听不到!”妖妖微笑。

    “嗷……哞!”大黑牛怪叫,猛力昂首,拢了拢大背头,晃动着粗糙的大犄角,道:“打死这群王八羔子!”

    “儿啊儿啊,那帮孙子有的受了,打吧!”老驴呲着大板牙怪叫。

    楚风真是没有想到,同为银发,居然有这种效果,域外的那位强者认错人,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要死磕到底。

    现在,连楚风都在祈祷,打吧,千万别客气,别手软!

    他可是亲身经历过,深刻体会到那个正在脱皮的女人多么恐怖,真要出世,绝对是可以捅破天的主。

    域外,这里有巨大的骨龙,在虚空中拍动骨翅,眼洞中飞出碧绿慑人的光芒,驮着浑身披着骨质甲胄的老怪物。

    也有火红的猛禽,比远处的太阳还盛烈。

    此外,还有庞大的人形生物,一个个穿着甲胄,矗立在黑暗的宇宙中,透发着磅礴的杀意,可怕无边。

    “天神族的人带着镇教兵器要到了,各位,没什么忌惮的,我先出手!”刚才那人手臂再生,他俯视下方的深蓝星球。

    然后,他果断出手,一只漆黑的手掌向下按去,突破地球的防御,事实上此时圣师也早已撤开所有场域,任他的大手探下去。

    最终,这个人有些忌惮,他的确怕毁掉这颗星球,震裂炼狱,到头来大手停下,悬在外太空中,最后发出无量光芒,凝聚成一个能量符号,向着昆仑落去,要锁定目标,有针对性的攻击!

    下一刻,深渊中地动山摇,乱石滚落,数百上千万年前留下的场域符号全部亮了起来,在此照耀。

    这座历史久远,很难追溯到尽头母金矿深处,那个女子惊怒,她刚才不过略施薄惩,结果域外的人不收手,还变本加厉。

    如果不是在这片宇宙中出现意外,她是何等的身份,谁敢怠慢?此刻她自然不会多语,直接就发难。

    这一次,她轻吐一片符文,将域外那位强者打落的能量震散,然后以发丝吸收,接着白光暴涨,冲出昆仑。

    她起了杀心,银发如瀑,逆冲向天,锁定那位强者,直接下了杀手。

    “嗯?还敢来?!”

    域外的那位强者冷笑出声,手中出现一柄光剑,对着银色匹练就斩了过去,嘴角带着冷意。

    当!

    下一刻,他感觉对劲,那冲击而来的银发太惊人,根根洞穿虚空,蕴藏能量却不喷薄,直到近前才爆发,将他手中的光剑震断!

    噗!

    同一时间,银发如雪刺透他的手臂,也刺穿了他的腹部,让他当场血染星空。

    “各位将他拘禁上来,他竟敢如此,那是在对我等宣战!”

    他喝道,建议众人一起出手。

    然而,下一刻他惊悚,手臂剧痛,血肉被剥脱,那刺透他的银发将他左手与腹部那里震裂开来,神血四溅。

    吼!

    他一声大吼,化作一头漆黑的怪兽,显化坚韧的法体,用以对抗。

    这是一头可怕的怪物,鳞甲森森,有点像鬣狗,但绝对不是,又有些像梼杌,颈黑手黑色兽毛很长,背后还有一对黑色的巨翅。

    它的兽毛根根粗硬,如同钢针,而许多部位则也覆盖着鳞甲,这种长相很瘆人。

    嗷……

    巨大的嘶吼声响起,它想震断银发,结果在其他人的吃惊的目光中,它的一条前足被扯断下去。

    同时,他的腹部被剖开,血淋淋,内部的肠胃都隐约间可见。

    要知道,这可是映照诸天级强者,这才一交手就被逼显化本体,还吃了这么大的亏,怎不让人震惊。

    “道友,我来助你!”

    幽冥族的老怪物动了,骑着骨龙,手持一杆死神镰刀,向前劈去,要割断银色长发。

    “诸位,我们灭了他!”另有人倡议。

    一头火红的凶禽狰狞无比,带动着滔天的烈焰扑了过去,火光焚烧诸天,太恐怖了,这是一头修炼岁月无比久远的亚神禽——南明离火雀!

    它喷吐的火光很可怕,点燃星空,这是能毁灭万物的能量,是真正传说中的神火——南明离火。

    呼的一声,这种火光席卷而来时对银发还是很有威胁的。

    那南明离火雀是宇宙海盗中的远古巨头之一,一向喜欢洗劫,不过这么多年过去,它实力暴涨后,很少出手了,因为看得上的东西不多。

    当年,上古一战时,它作为宇宙海盗中的霸主之一,它见缝插针,从覆灭的地球这里得到很多好处。

    所以,他这次也来了。事实上,出手的人都是因为心虚,曾经针对过这里的上古进化者。

    “轰!”

    关键时刻,银发爆发出滚滚阳气,冲击开所有的南明离火,猛烈卷动起来。

    “啊……”

    那头黑色的凶兽惨叫,此时前足被扯断,胸腹被剖开,更有部分银发贯穿进他的血肉深处,疯狂吞噬他的生命能量。

    “你……不是圣师!”他大叫。

    可是现在已经晚了,昆仑深渊中的女子既然选择出手,就没有打算停下。

    噗!

    这头黑色的怪兽被勒断身体,断裂为两截。

    当!

    同时,银发爆发璀璨光芒,舞动起来后跟冥族老怪物的死神镰刀撞击在一起,火星四溅,不得不说这个老怪物极其厉害。

    砰!

    同时,银发甩动,猛烈的抽在南明离火雀身上,它居然躲避不了,被阳气笼罩,被银色符号短暂禁锢了瞬间,导致生生挨了一击,鸟喙张口,鲜血喷溅。

    就这么一刹那,外太空中的强者都震撼,这是什么人,绝非圣师亦尘,非常霸道与可怕,战绩慑人。

    “各位,不用在意,哪怕将这颗星球打崩了,我看也没什么大不,我族镇教至宝到了!”

    这时,宇宙星空中,传来大喝声,天神族的人来了,带着宇宙排名前十的至宝,透发出恐怖的气息。

    “诸位道友,还不出手更待何时!”如同鬣狗又像是梼杌的怪兽通体切漆黑,断裂的身体重组,在那里大吼。

    它无比愤怒,居然被一束银发撕裂身体,这对它来说是奇耻大辱。

    然而,很多人此时却有些发懵,他们内心震惊,这颗星球什么时候又多了一位至强者?又一个映照诸天级恐怖存在,太邪门了!

    “杀!”恢复自由身、冲出滚滚阳气的宇宙海盗中的霸主南明离火雀,一声暴喝,他也感觉很耻辱。

    “各位,一起诛杀此人!”

    远方,有人驾驭天神族的至宝,极速而来,接近此地,带着浩大的声势,宇宙中最强究极兵器之一,果然可震慑世间。

    那种能量流光,让星海都在颤动,沿途让所有进化者都胆寒,心悸不已。

    事实上,宇宙深处,临近天神族重地的一群老圣人,此时却全都忍不住想大叫出声,他们中有从宇宙黑牢中越狱出来的囚犯,也有宇宙黑市跑来的凶人,全都喜悦无比。

    明叔喊道:“各位老兄弟们,天神族的镇教至宝都被带走了,这是万载难逢的机会,是你我的大机缘,杀进去,只要能闯进他们的大本营,那些经书、神药等,足够我等受益终生,这辈子都不用愁了!”

    此时,明叔极具蛊惑之能,不过他说的也是实情。

    “各位,这里可是有神药啊,吃下一株就可能会返老还童,重头再来,可以再做突破,运气好说不定能寻到映照诸天的门径!”

    明叔滔滔不绝,鼓舞士气,让一群人跟打了鸡血一样。

    “干完这票,我们隐形埋名,宇宙这么大谁能找到?再者说,实在不行我们就进沌中的残破宇宙,那里有大势力,有谪仙巢,有混沌神魔宫等,就是天神族都不敢惹!”

    “依我看,这次天神族要完了,他们那位带走镇教至宝的强者,简直是赌徒,输红了眼睛,这次可能会让天神族万劫不复!”

    “走,老兄弟们,干票大的,说不定我们会在今日灭了天神族,得到他们所有的神物!”

    “天神族数十上百万来灭族无数,得到的好东西太多了,比如真正的鲲鹏真形图,还有神兽图卷与传承等!”

    一群老圣人、老囚徒,被刺激的热血沸腾,嗷嗷叫着,冲向天神族。

    他们担心落后,其他几股人马早就冲向灵族、西林族等地了,现在都可能动手了。

    地球外,那银色长发舞动间,居然硬抗五六位高手的轰杀,跟映照诸天级强者过招。

    不过,这终究是一束发丝而已,不是真人,她不可能那么逆天,凭借一缕引发怎能斩杀宇宙霸主。

    到头来,她一不小心,有一小截发丝被南明离火烧断。

    哧!

    冥族老怪物坐下的骨龙吐息,那是幽冥火焰,也是神火之一,亦对准那银白发光的发丝。

    地球,昆仑深渊下。

    那女子发出一声冷哼,无数岁月过去,她正在蜕变的关键过程中,居然被人这样打扰,她杀意弥漫。

    当年,在这里,她连阳间追杀过来的大能都杀了十几尊,这种强势与霸道又怎么会容忍被人一而再的挑衅?

    哪怕她现在行动不便,她还是霸道的出击了!

    轰!

    一团精神元光浮现,凝聚成人形,银发如瀑,风华绝代,而后她的精神凝聚的体魄一步就到了地球外。

    砰!

    就这么一拳而已,拳印看着秀气,雪白晶莹,但是直接将那头吐火焚烧她银发的骨龙打爆,龙骨四分五裂,冲向星空各处!

    她来了,到了域外。

    “你们都想死吗?!”她以一种最古老的宇宙神语喝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