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进击的武大郎 > 第164章 张奉恩
    亢奋的喘息、靡靡的娇吟,伴随着那‘啪啪啪’的节奏,不断在房间里回荡着,已经持续了将近半个时辰。

    “不要……求老爷饶……饶了奴……”

    女人早已不堪征伐,臻首低垂、目眩迷离,喃喃的低吟着。

    “贱人!贱人!贱人!”

    男人胸膛如擂鼓一般剧烈起伏,显然也已经是强弩之末,却执意咬紧牙关,将浑身上下最后的余勇,一股脑倾注到了女人身上。

    豆大的汗珠不断从男人两鬓甩落,女人的低吟,也渐渐变成了意义不明的呢喃……

    也不知又过了多久,男人发出一声暗哑的嘶吼,终于如一滩烂泥般,软软的瘫在了椅子上。

    啪嗒~

    一根特制的九尾鞭落在地上,黄花梨制作的把手上,探出几根细麻软布做成的鞭梢,打上去不会太疼,更不会撕开皮肉、留下伤口,大致可以归类为古代的‘情趣用品’。

    不过持续了小半个时辰的抽打,显然已经超出了‘情趣’二字的范围,女人那赤条条的上身,几乎已经肿胀了一圈,皮肤表面更呈现出诡异的玫瑰色,别说是挨上一鞭子,便只轻轻碰触,都会引发火辣辣的痛楚。

    惨叫、呻吟、挣扎……

    将近半个时辰的痛苦折磨,已经将女人鞭挞的奄奄一息,如果不是双手都被铁链拷住,恐怕她早就已经支撑不住,倒地昏迷了。

    男人喘息了好半响,又从旁边茶几上,取过杯凉茶一饮而尽,这才又重新站了起来,摇摇晃晃的走到女人面前,用两根手指托起女人的下巴,森然冷笑道:“如何?是老爷我伺候的舒服,还是董平那死鬼?!”

    原本那女子已经昏昏沉沉,几乎便要陷入昏迷之中,但一听到‘董平’二字,便仿佛被电击了一下似得,立刻便清醒过来,颤声道:“自然是老爷,董平那恶贼如何能与老爷相提并论?奴恨不能喝他的血吃他的肉……”

    啪~

    一记耳光狠狠抽在女人脸上,然后又顺势捏住了她的双颊。

    男人把脸凑到近前,怨毒的瞪着她,一字一句的质问道:“那你当初被掳走时,为何不以死明志?!”

    却原来,被锁在墙上白班折辱的女子,就是当日被董平掳走的小妾,而这暴虐的男人,自然正是那东平府通判——张奉恩。

    去年董平一案曝光之后,虽然还有另外七八家受害者,但舆论却一直集中在张奉恩身上,这对他而言自然是奇耻大辱!

    原本张奉恩打算将那董平凌迟处死,以削心头之恨。

    谁成想斜刺里又杀出个祝朝奉!

    于是这一口闷气非但没能吐出,反倒差点被憋成了内伤。

    张奉恩无处开解之下,便将满腔怨愤都发泄在这小妾身上,半年间,也不知拷打、施虐了多少回。

    不过像今天这般不死不休的虐待,却还是头一次。

    “奴……奴……”

    虽然明知道解释也没用,那小妾依旧抱着一线希望,有气无力的哭诉道:“冤枉啊老爷,那董贼专门派人盯着奴婢,奴便是……”

    “你这贱人还敢狡辩!”

    果不其然,张奉恩压根没兴趣听她辩解什么,冷喝一声,翻身从地上捡起那九尾鞭,不由分说又是一通鞭挞。

    幸亏张奉恩此时力气还没有完全恢复,只片刻功夫,便又气喘吁吁的坐回了椅子上。

    虽然他依旧用恶狠狠的目光盯着那小妾,然而心中所思所想的,却全然是不相干的事情。

    根据今天一早传来的消息,那祝朝奉纠集数千人马攻打阳谷城一事,竟然已经大败亏输,不但父子死人身死当场,便连祝家庄,都被那武大顺势攻下了!

    损失一条财路倒算不得什么,问题是自己却有一桩要命的把柄,还在那祝朝奉手里攥着,若是被那妖猴武大得了,可就……

    想到这里,他便后悔的肠子都青了!

    当初报丧的家人到了祝家庄,凑巧患了风寒,整日卧病在床难以动弹,只得花钱雇人到东平传讯。

    那时张奉恩刚刚从京官转任到地方,正沉浸在权势的美妙当中,乍听到这个消息,当真是如五雷轰顶一般。

    以他当时的处境,若是立刻丁忧三年,回来怕是又要在京城苦熬资历,张奉恩越是想越是不甘,最后一狠心,干脆安排心腹到祝家庄扮成强盗入室抢劫,杀了那报丧的家人!

    如此一来,若是有人揭发检举,他也可以推说是因为报丧家人,半路被人贼人所害,所以自己一直没有得到父亲去世的消息。

    谁成想事与愿违,他的心腹手下杀人之后,便被祝家一网成擒,几番拷打之下,便招出了由来始末。

    “哎~早知如此,当初便……”

    “大人!大人!”

    张奉恩正惶惶不安,拿这小妾发泄时,便听有下人在窗外叫道:“阳谷X都头林登万求见,先正在前厅候着。”

    都头?

    张奉恩闻言眉毛一立,怒斥道:“一个小小的都头,也配……等等!你说他是从阳谷来的?!”

    “是啊,正是阳谷的林都头。”那下人在窗外陪笑道:“随身还带了个大箱子,听说里面……”

    砰~

    还不等他说完,便见张奉恩撞门而出,急吼吼的叫道:“人呢?快带我去见他!”

    等匆匆赶到前厅之后,便见里面正有两人相对而坐,张奉恩略略缓了缓,等心情和呼吸都平复下来,这才迈步跨进厅中。

    “卑职阳谷都头林登万——”

    “末将韩滔——”

    “见过通判大人!”

    两人跪地施礼、通名,张奉恩这才想起,那韩滔正是前任都监的内侄,更是那阳谷武大的便宜小舅子。

    于是他更肯定了心中的猜测,径直坐到上首的太师椅上,也不请两人落座,便沉色道:“你们上门求见本官,却不知有何贵干啊?”

    “启禀大人!”

    林登万拱手道:“小人奉知县老爷的差遣,特将书信一封、瓜果一箱,送到大人府上。”

    说着,从袖筒里取出那封信,双手奉上。

    知县的差遣?

    这却和张奉恩想的不一样,不过既然已经来了,自然要看个究竟,于是使了个眼色,便有家仆上前,取了书信递到张奉恩手上。

    张奉恩看了那歪歪斜斜的抬头,便知道这信肯定不是出自李达天之手!

    不过他却不惊反喜,忙抽出信纸,抖开来细细观瞧。

    等看完了信里的内容,张奉恩脸色忽晴忽暗的变了几变,最后一咬牙道:“此事我应下了,林都头,有道是事不宜迟、迟则生变,你现在便把公文递到知府衙门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