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商户嫡女奋斗史 > 第九百八十七章 少年
    “傻婉真,你怎么这么傻?我和寒香什么关系都没有,只是见她快跌下去,顺手救她上来。”

    武正翔缓缓在床榻边跪倒,头深深地埋到她的身边,悔恨的泪水从他眼角沁出,将锦被浸湿了好大一片。

    如果可以重来,他一定不会给寒香任何接近他的机会,令她产生误会。

    如果可以,他今日就不该带着婉真一道出门。

    甚至,他就不该答应太子,揽下陪伴寒香出游的差事。

    他悔,他恨!可是时光不能重来,发生的事也没办法消失。

    无数个过去的瞬间,形成了现在;而无数个现在,又演变成为将来。所谓因果,正是生生不息。

    苏良智轻轻拍了拍他的背,温言道:“事情的经过,我都听沐兰讲过了。这件事不怨你,谁知道寒香公主竟然打着这个主意?”

    论理,这件事真是不怪武正翔。

    寒香将一个异邦公主该有的形象演绎得活灵活现,武家上下对她都没有防备。

    她不像姚芷玥,一来就挑明了立场,让徐婉真能从容应对。反而掩藏住了心思,慢慢筹谋,在今日才揭开面纱,露出真实的目的。

    郑嬷嬷虽然看出一些端倪,但寒香的表演实在是太具有欺骗性。更何况,众人都知道她只是小住,下个月就会跟着使者团返回契丹。

    基于此,才对她的种种出格行为诸多包容。未料到,终于酿成了今日的祸事。

    武正翔自责不已,苏良智的这番话虽然正确,但丝毫不能减低他的悔恨。

    他止住了眼泪,忽地站起身子。这个时候,痛哭只是情绪的宣泄,但于事无补。

    “小舅舅,眼下该怎么做,才能叫醒婉真?”武正翔声音黯哑。

    苏良智沉吟片刻,道:“婉真相当看重家人,你不如去一趟徐家求助。”

    武正翔点点头,举步欲走。这个时候,不要说让他向徐家求助,就算让他上刀山下火海,他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刚要走出门,他的身形突然顿住,道:“徐老夫人年纪大了,身子也不爽利。我怕听到婉真昏迷再有个什么好歹,就是天大的罪过了。”

    因为徐婉真,他对徐家的情形了如指掌。

    徐老夫人自从涂老太爷去世之后,大病一场,养了大半年才有了起色。但很明显,她的身子大不如前,小毛病不断,一个月倒有好几日都在床上静养。

    “小舅舅,此事还要劳烦你跑一趟。”武正翔纵然心急如焚,也能考虑周全,他道:“带文宇过来一趟,暂时瞒住其他人。”

    当初为了救徐文宇,徐婉真连命都可以豁出去。武正翔知道,在她心中,徐文宇是排在第一位的亲人。

    “好,你等我回来。”作为大夫,苏良智最清楚徐老夫人的病情,再受不得什么刺激。

    不到一个时辰,苏良智就带着徐文宇回转。

    这时的徐文宇,已成长为十岁的少年。他已经过了童子试,成为一名有功名在身的秀才。头上戴了一方湖蓝色的四方巾,穿着一袭天青色直裰,标准读书人的打扮。

    他脚步急促,匆匆来到徐婉真床榻前。

    看着她躺在床上,徐文宇心头极不是滋味。这令他想起了那段不愿回忆的时光,那些心头的煎熬,那种不知她何时能醒的苦涩。

    正是那段时光,令他的童年提前结束,思考起成年人的世界,思考起日后的道路。

    但是,猝不及防的,阿姐竟然又昏睡了过去?

    “阿姐。”他缓缓蹲下身子,看着床上的徐婉真道:“明天,就是上元节了。我中秀才的那天,你可答应过我,要带去我观灯。”

    这件事,确实是徐婉真亲口承诺过他,不是无中生有。

    知雁给他搬来了胡凳,徐文宇坐在上面,神情沉静。他已经不再是遇到事情只会哭着找阿姐的孩子,而是关键时刻能够有所担当的少年。

    他的心很痛,但语气却有一种令人心安的力量。

    站在床榻一侧的郑嬷嬷,只觉得这个时候的徐文宇,像极了徐婉真。

    武正翔站在门口,揪心的等着结果。近乡情怯,他心头愧疚,连站都不敢站近了。

    如果徐文宇不能令她醒来,他只能再去请大哥徐文敏,岳父。但是,惊动的人越多,就越不容易保密,徐老夫人那边又如何才能瞒得住呢?

    徐文宇不慌不忙,握着徐婉真的手,将两人从小到大的事情一一讲诉。

    从他能记事起,那些发生过的趣事,讲到阿娘的离世,讲到他被绑架徐婉真奋不顾身的相救。

    苏良智站在床边,不错眼的看着徐婉真。

    随着徐文宇的讲诉,徐婉真的手指忽地动弹了一下。众人心头一喜,徐文宇更是喜上眉梢,但他压抑住这股兴奋,继续讲着。

    终于,又过了半刻钟,徐婉真缓缓睁开了眼睛。

    “阿姐?”徐文宇喜出望外的叫道。

    随着她的睁眼,室内沉滞的空气瞬间活了起来。

    武正翔站直了身子,凝目望去,生怕刚刚是她听错了。

    郑嬷嬷用丝帕按了按眼角,按去因激动涌出眼眶的老泪。

    苏良智松了一口气,只要她醒来,就没有任何问题。

    徐婉真眨了眨眼,往左右望了望,又看着徐文宇,迟疑的叫道:“文宇?”

    “是我呀,阿姐。”徐文宇高兴之后,随即反应过来,觉得有些不对劲了。阿姐既然已经醒来,见到他怎么会是这样的神情。

    徐婉真忽地坐了起来,两手摸了摸徐文宇的脸,语气犹疑,道:“宇儿怎么突地长大好几岁?”

    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下他,越发觉出不对劲来,“怎么是这幅打扮,宇儿你考过童子试啦?可是,你不是才六岁吗?”

    这番话,令房中众人脸色骤变,她虽然已经醒来,但实在是有些不对劲。

    苏良智拿出脉枕,沉着脸坐下两根手指搭在徐婉真的手腕处。良久之后,他道:“脉象平稳,但如无根浮萍一般无处着力……”

    “婉真她,究竟是怎么了?”武正翔急急发问。

    “若我的判断没错,真儿她是患了失魂症了。”苏良智的语气有些发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