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超级寻宝仪 > 第十三章 陷害
    此时已经是深夜了,街上都已经没人了,周中却还在警车里,准备去派出所接受问询。

    “问询就问询,我堂堂男子汉,还怕你们不成。”周中心里是这么想的,他始终还是觉得自己是被冤枉的,虽然刚刚在韩丽家里被那几个警察打到遍体鳞伤,周中还是乐观的认为,只要到了派出所,就到了说理的地方,警察一定会明辨是非的。

    由于周中过于乐观,在这个时候居然打起了瞌睡,不过也是,一天到晚打打杀杀的,刚刚在包扎伤口,屁股都还没坐热,就被人拎着胖揍一顿,早已精疲力尽了。

    他转过头看着后面跟着的保时捷,轻蔑的笑了一声,果然不出他所料,这找事的小青年,可不就是白天跑掉的那车里的人吗,这下怕是要来一场恶战了。

    不过周中也是心大,从掉进古墓的那天起,经历了骸骨之类吓人的东西,好像也没有什么可以让他害怕到失眠了,他闭了眼就准备要睡觉,忽然听到车里的一个小警察说话了。

    “张队,姓柳的那车估计回家了,后面看不到了,咱们先回局里把他放下,明天再审吧,你看时间也不早了。”

    “姓柳的?”原来他们也不是心甘情愿为那保时捷车主工作啊,要让他听到他们这么称呼他,不得扒了他们的皮,想到这儿,周中忽然睡意全无,但仍然闭着眼装睡,打算继续听听他们的谈话。

    张队的看了一下手表,凌晨两点半,也不早了,他打了个哈欠,又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确定后面的保时捷不跟着了,又确定周中是睡着了,才幽幽的说:“回去睡觉,妈的这一天天的事这么多,困死了。”

    周中感觉到自己坐的车明显加快了速度,估计是警察们着急着赶回局里,心想也许今晚就不审他了吧,也许今晚能安心的睡个觉了吧。

    “张队,你说我们为啥要帮那个姓柳的呀,我看今天这事,也没多大呀,怎么局长钦点非要你过来呢?”小警察看起来一副不知世间险恶的样子,问得问题连周中心里都帮他想好了答案,就准备睁开眼好好给他“上一课”了。

    “别问这么多,我们都是奉旨办事,你跟着我,我跟着局长,你好处少不了,不过有一点可以告诉你,跟这姓柳的站一起,保你升官发财。”

    张队长警惕的看了周中一眼,确保他还没醒来,把头凑近了小警察,低声说道:“你看见后面这个了吧,就那姓柳的,给了这个数,说让往死里整,留口气就行。”

    说完比了一个拳头,十根手指。

    周中自然是没看到,不过听前面那个小警察惊讶的语气,好像也猜出了他们在说钱的事,而且好像还不少。

    “十万?”

    “一百万。”

    尽管声音很低,周中还是听到了,吓得差点没从车座上摔下来。

    我周中何德何能啊,花一百万就为了让我进医院?周中感觉自己的价值一下子被提高了很多,尽管不是什么好事,但是听说自己的“身价”竟然值一百万这么多,又气又想笑,也不知道是那个所谓的“姓柳的”傻,还是自己真的值这么多钱。

    不过想想现在的自己,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高考失利,衣衫褴褛的穷小子了,这么多天的寻宝卖钱,也赚了不少,或许,现在的我真的值一百万了。

    不多时警车开回分局,张队收了周中的手机和身份证,直接让人把周中扔进了审讯室关起来,什么都没有说,显然是想第二天再审问他。

    这审讯室连个床都没有,周中只能靠着墙边坐下,摸了摸伤口,好像已经结痂了,也没有刚刚那么疼了,看来是九霄御龙诀起作用了吧,这么好的机会,周中干脆盘膝修炼起来。

    还有韩丽,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想来想去,困意涌了上来,周中便沉沉睡去了......

    第二天一早,房门打开,一名小警察走进来,面色阴沉的扫了周中一眼呵斥道:“起来!坐到椅子上去!”

    周中站起身,走到审讯室中间的椅子上坐下,他到要看看这些警察要干什么。

    而此时在审讯室外,还有两名警察站在外面,一个是张队,另外一个是个陌生警察,两人站的太远,似乎在说些什么,周中听不到。

    张队面色阴沉的扫了一眼审讯室中的周中,嘴角勾起一抹阴冷的笑容,对身边小警察吩咐道:“等会进去好好的招待他,让他把罪名落实了,怎么做还用我教你吗?”

    警察连连保证道:“张队您放心,我一定让这小子好好吃些苦头!”

    张队满意的点点头,拿出周中的身份证不削的冷笑道:“我已经查了他的老底。周中,县城里来的土包子一个,要家世没家世,要钱也没钱,那女的也没什么背景,顶多是家里有点小钱罢了,你就算打断他的狗腿,他也没地方说理去!”

    “尽管去办。”张队点了支烟,出去了。

    “咣当”,门上的锁被人打开,进来一个穿着漆皮皮鞋的陌生警察,周中用余光瞟了他一眼,皮鞋擦得倒是挺亮的。

    这警察也没多说什么废话,进来就直接问上了。

    “你犯了什么事,你自己应该知道吧,还用得着我多说吗?”

    警察也是嚣张得很,张口便要周中认罪了,连周中是犯了什么罪都没有说。

    周中自然是不认的,警察的气焰越嚣张,他心里的怒火就越大,今天他就在这耗上了,他倒不信这个邪,想看看这警察有什么能耐,能把好的说成坏的,把黑的说成白的,难不成这世道真的就没天理了吗?

    “我没犯法。”

    周中也不含糊,直截了当的冲着警察来了一句,不料周中还没发脾气,这警察反倒被惹毛了。

    他走到周中面前,伸出手就是一个巴掌,冲着周中的脸上打了过去,周中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心里的火气更盛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昨晚练得九霄御龙诀起作用了,周中感觉自己站起来就能摆脱身上各种锁链的控制,然后结结实实的把这一掌还给对面那张不知好歹的脸上。

    不过周中没有,他从来也没有感受过这么强大的力量,怕自己会控制不好,反倒让现在的处境更加艰难,所以他忍了,鼻子恨恨的喷了一口气出来。

    “老实和你说吧,今天这罪名,你认就认了,不认也得认!”

    警察的气势更嚣张了,他绕着周中的椅子走了一圈,转过身不去看周中,接着说了起来。

    “你可知道你今天得罪的是什么人吗?”他突然冷笑一声,“柳少!你问问这江陵上上下下,哪个不知道柳少惹不得,倒是你,周中,你胆子可是不小啊。”

    周中一个小县城的外地佬,自然不认识柳少了,不过以周中的性格,就算知道,看到上次那样的情况,他还是会毫不犹豫的上前帮忙的,所以现在他倒也坦然,接了警察的话就往下说。

    VW更新最;快s《上Y%

    “哦,是吗?所以柳少就可以光天化日之下为非作歹,不受法律约束吗?怕是你们这些警察,和他沆瀣一气吧。”

    说道这,周中犹豫了一下,看这警察嚣张跋扈的样子,怕是连沆瀣一气都理解不了呢,轻蔑的笑了一声。

    “你笑什么,我告诉你,你现在笑,一会儿我就让你笑不出来,跪在地上求我放你一马。”警察见周中这样狂妄,冲上前去着急的抓住了周中的衣领。

    “我问你,寻衅滋事,故意伤害他人,打架斗殴,这些罪名,你到底认还是不认?”

    警察愈发生气了,两只眼睛死死瞪着周中,好像只要周中嘴稍微一动,说的不是他想要的答案,他就要把周中撕碎一样。

    周中呢,不巧也是个硬骨头,他想起当初七大姑八大姨那样羞辱自己和父母,他忍气吞声直到现在,那些日子太不堪他已经无力再承受,可是今天,一个素未谋面的人却要自己承认莫须有的罪名,甚至还要跪在他脚下求饶,周中怎么也咽不下这口恶气。

    “我说了,老子没罪!”

    周中差不多是咆哮着,朝警察一个字一个字的吼了出来。

    气氛僵到了极点,警察忽然想起进门前张队和他说过,随便怎么处置,只要让他伏法就行。随便处置,那就是说,就算打到他认罪也不为过了吧。

    顺手便掏出了别在腰间的警棍,朝周中的后背,重重的打了下去。

    “还不认罪?老子打到你认为止!”

    抄起家伙又是一下。

    周中倔得很,咬着牙就是不说话,其实他感觉并没有那么疼,好像他每多打一下,周中对九霄御龙诀的领悟就更深一层。

    警察打累了,见周中还是没有半点要投降的意思,气得把手里的警棍摔在地上,准备出去向张队寻求对策。

    “你自己好好想想。”

    “咣当”,门又被重重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