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超级寻宝仪 > 第十四章 敲诈
    周中累了,打人的警察更累。

    所以出去不多时,警察便回来了,还叫了几个手下的小警察,二话不说拎着周中的肩膀就把他从椅子上拽了起来,解开扣在椅子上的锁,推推搡搡的就要把他推出屋子。

    “去哪?”

    “少废话,快点走。”

    押着他的小警察还没来得及回答,就被刚刚打人的警察打断了,他脸上露出一种极其不耐烦的神情,临出门前还趁势又往周中屁股上踢了一脚。

    不过这一脚他好像高估了自己的腿长,只是鞋尖稍稍擦到了周中,反倒闪了腰,周中左右两边的小警察看到了,想笑又不敢笑,脸憋得通红,加快了步子把周中送出了房间。

    到了一个光线同样昏暗的屋子,不过比起之前的拘留所来说,条件好了很多,是一个单间,有张床还算干净。

    警察推了周中进去,锁上门便走了。

    周中一头栽倒在床上,他太累了,累到什么都顾不上想,闭了眼就睡着了。

    梦里周中梦到了韩丽,他们在一起愉快的共进晚餐,周中穿着也不再是那天的破衣烂衫,而是一套十分考究的西服,韩丽一身鱼尾裙流光潋滟,妖艳却又出众。

    也不知道韩丽现在怎么样了。

    原来周中被带走的那天晚上,韩丽回到公寓,就打算想办法找人救周中出来了。

    说到这周中第一眼见到韩丽的时候,便觉得她和一般的女孩不太一样,打扮优雅低调,知性又不失温柔,特别是在给他包扎伤口时,周中发现她的家具摆放错落有致,精致大气,怎么看都不像一个普通人家的女孩,想必家里有人是做什么大官的,不过当时也没好意思再多问。

    周中被警察抓走,而且很显然这些警察和那个什么柳少是一丘之貉,韩丽心里很是担心。

    但昨晚实在是太晚了,她只能等,而且她觉得这些警察那么晚抓周中回去,应该也不会做什么,就算要对周中不利也得等第二天。

    所以一早醒来韩丽就想办法救周中,拿着手机沉吟片刻,韩丽做了决定,拨出一串号码。

    “喂,你好,请问是郑秘书吗?这么早给你打电话打扰你休息了吧?”

    这边韩丽语气平和,不料那边的郑秘书倒率先慌了神,赶紧笑着回道:“是韩小姐啊,没事没事,我这也是起早陪领导去开会,也就是您父亲。”

    韩丽客气的说道:“辛苦你了郑秘书。”

    郑秘书忙慌张的说道:“不辛苦不辛苦,韩副市长才是真辛苦呢,这么早就要去开会,一天的行程都排满了,我这做秘书的到是比他轻松的多。对了,您这么早给我打电话是有什么事情吗?还是找您父亲?”

    韩丽就是江陵市副市长的千金,由于副市长出面不如市长多,所以大家平时都没怎么注意这个市长家的女儿。

    “嗯,确实有些事情要郑秘书帮忙。”

    韩丽一如既往淡淡的说着,好像并没有什么大事发生一样。

    “您说您说,有什么事我一定帮您办到。”

    郑秘书见韩丽客客气气的样子,不知道她到底要说什么,只是韩丽的父亲可是她的顶头上司,这要是韩丽有什么问题托她办,他办不好的话,不知道自己以后怎么在韩丽父亲面前混。

    于是韩丽在电话里讲了一番从遇到周中,到周中被抓的经过,想请郑秘书想想办法,救周中出来,毕竟周中是因为她才进去的。

    “韩小姐,这点小事,包在我身上,等我打点好了就给您答复,您放心吧!”

    挂断电话,郑秘书也不敢怠慢,叫了专车过来,便出门办事去了。

    韩丽也放下电话,正准备坐,忽然听到有人按门铃的声音。

    看了看表,这才七点多,谁会到自己公寓来啊?一边想着,韩丽一边走过去,打开了门。

    “林璐!你怎么来了,快进来快进来。”

    林璐提着盒饭,脱了鞋自然的就往客厅走。

    “表姐,好久没来,你这家还是这么干净啊,不像我的宿舍,住的乱七八糟的,我都不好意思带你去参观了。”

    要是周中此时在这一定会惊掉下巴的,韩丽竟然就是林璐的表姐?

    韩丽是林璐的表姐,两人从小一起玩到大,好吃的东西有韩丽一口,也就有林璐一口,韩丽是独生女,所以自然很疼这个唯一的小妹妹,把她当自己的亲妹妹一样看待。

    只是这小表妹,来头也是不小。林璐的爸爸是江陵市著名的企业家,家产万贯,早些时候还登上过《江陵晚报》,头版头条就是介绍这个富豪的发家致富史,江陵市基本上已经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

    不过林璐的爸爸虽然有钱,却很低调。他经常告诉女儿,出门在外不要说出去自己是林总的孩子,怕惹些不必要的麻烦上身,所以林璐乖乖听话,他们之间的关系也只有最亲密的人才知道。

    在学校的时候根本没人知道她的身世,只觉得林璐家里条件还不错,但也仅仅是不错而已,哪能和富豪联系到一起去?更可笑的是,有些自认为家里有点钱的主,还一个劲儿在林璐面前显摆。

    林璐来找韩丽,就是因为林总有工作要忙,说好的一起出去吃饭又爽约,林璐一气之下‘离家出走’,打算来韩丽这里共进午餐,顺便告她爸爸一状。

    可是还没进门,林璐便听到韩丽在一旁唉声叹气,觉得她好像有心事的样子。

    “姐姐,你怎么了,怎么叹气,是不是有什么事?”

    林璐关切的问,她估计又是哪个纨绔子弟惹韩丽伤心了,从小到大,韩丽的追求者就源源不断,韩丽心肠又好,不忍心拒绝,所以常常搞得自己不愉快。

    “没什么事啦,都是小事,你还说我,你看看你,这么大了也不见带男朋友过来给我看看。”韩丽一边打着哈哈,一边把话题转移到林璐身上,张罗着吃饭了。

    只是韩丽心里的石头还没有落地,郑秘书的电话什么时候来呢,也不知道事情安排的怎么样了。

    那边郑秘书已经开始行动了,这边警局的警察还没有审出个所以然来,收了柳少的钱,自然不能善罢甘休,于是叫了张队来商量对策。

    “张队,这小子骨头硬的很,打死都不肯认,怎么办?”刚刚在审讯室趾高气扬的警察,现在却像个泄了气的皮球。

    “打死都不认是吗?我们不用让他死,让他认就行。”突然张队的脸上浮现出一抹让人捉摸不透的笑容,好像一切尽在他掌控之中。打人警察见张队像是有什么方法,急忙上前询问。

    “法院要的,不就是一张纸,一个签名或者手印吗?纸我们已经写好了,就等他签名,他不签没关系,我们用手印,到时候你们按着他,逼着他印。”

    “那要是他一直反抗呢?我们押过他,这小子劲儿大的很,要真蛮干我们不一定干得过他。”

    张队顿了顿,看了一眼那个警察,幽幽的说:“那就把他手指剁下来印!”

    小警察讳莫如深的点点头,也不敢再说什么,准备等第二天周中醒来进行最后的刑讯逼供,这时,张队长凑了过来,悄悄的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小警察。

    “这是从那小子衣服里搜出来的,估计是他的家人,你到时候打电话过去,好好的问他要一笔钱,我们忙了这么多天,怎么能白忙,你说是不是?”

    “是是是。”小警察急忙接了过来,也不敢多看几眼上面的字,二人互相使了个眼色,就各干各的事情去了。

    回到办公室,小警察迫不及待的就掏出刚刚张队给的名片,这名片很有意思,上面只简单印了电话号,其他的什么都没有,连姓名和身份都没写,不过却并没有因此而显得简陋。整张名片材质就很好,而且设计的特别上档次。

    小警察不屑的撇撇嘴,一遍拨号码一边嘀咕道:“妈的,穷装蒜的,县城的土包子还学人家做名片,做了名片你也不好意思写身份吧?”

    虽然看着名片材质不错,但小警察也没多想,毕竟真正有身份的人都得印上董事长、总裁等等的称呼,这名片上什么都没有,一合计就是那种想装X却又没有身份的人。

    IO更u$新i最a快上

    “喂,你好,哪位?”对方是个老头的声音,想来是周中的爸爸或则爷爷吧?

    “你好,我们是江陵市公安局的,你儿子周中昨晚打架斗殴,故意伤人,现在已被我方控制,请你赔偿受害人精神损失费和医药费共计。。。”

    多少钱好呢?警察想了一会,想要得到一个合理一点的数字,一个县城土包子没有多少钱,但也不能便宜了他们。房子怎么也能卖个十来万吧?亲戚朋友啥的再借二三十万,家里万一还有点积蓄呢?对了,在给他们点还价的余地。

    “一百万,请在今晚之前送到江陵公安局刑事支队,逾期我们将会对您儿子做进一步的制裁,到时候就不是一百万这么简单了。”

    小警察见对方突然没有说话,心想对方一定是信以为真,正在发愁从哪弄这么多钱来,嘴角微微上扬,好像钱已经到了口袋一样。

    “你们抓了周中?”电话里的声音明显有些惊讶。

    小警察以为对方是着急了,于是更加得意的说道:“没错,赶紧交钱吧。”

    老头声音凝重起来说道:“就算是要医药费和赔偿,也不应该是你们警方要吧?我要和对方的家属直接联系。”

    小警察顿时非常不满的说道:“联系什么联系,我让你怎么办你就怎么办!不光是医药费和赔偿,周中扰乱治安,还得罚他钱呢,还有你们要想让周中平安的出去,那就给点保释费,五十万!”

    小警察这下更是狮子大开口,又要五十万。

    老头这下可生气了,声音阴沉的质问道:“你们是警察还是土匪?实在是太不像话了!把你们领导叫来,我要跟你们领导说话!”

    小警察的脾气也上来了,一丫一个县城的土包子,你牛气什么啊?于是没好气的喝骂道:“死老头少废话,我们领导是你叫的吗?赶紧给钱!不然我让周中好看!在里面要是断了胳膊断了腿的,可别找我们来!”

    顿时老头子咆哮了起来:“龟儿子,你们现在是翻天了!你给老子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