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超级寻宝仪 > 第十七章 柳少坑爹(二更)
    周中很是惊喜的睁开眼睛,再一看时间,不知不觉,已经要到凌晨三点了。

    抹了一把汗,忽然发现,自己结痂的伤口正在慢慢愈合,只见那一个个小小的红色疤痕,一点一点的消退,然后慢慢不见了踪影,紧接着露出原来的皮肉,嫩的就像初生的婴儿,周中不由得捏了一把上去,还很有弹性。

    “这九霄御龙诀,果然是个好东西啊!”

    周中心里感慨着,觉得自己连的差不多了,就躺下身子,准备休息了。忽然,天花板上的一个什么东西引起了他的注意。

    原来是一个小沙粒,周中不以为然,可是他转念一想,觉得这事没那么简单啊,屋子里光线这么暗,而且自己读书的时候视力也有些近视,怎么看这天花板上的小东西,清楚的就像架着台显微镜呢?

    想起刚刚眼睛发热的情况,周中好像明白了什么,这是进入九霄御龙决第一层所带来的好处,此时他真个身体的机能都有了质的提升,周中试探性的向周围看了几眼,空气中漂浮的灰尘,还有细细的发丝,他都看得清清楚楚,而且光线就像白天一样明亮。

    深夜的江陵市,大部分人家都已经睡了,街道上依稀有急匆匆的车辆在奔波,CBD的写字楼里,还有一些社会精英人士在不知疲倦的更改着某个项目的方案,为这个城市美好的明天而努力着。

    华江还在不知疲倦的流动着,发出巨大的声响,好像要吞没这一城的月色。

    突然,华江边一片巨大的别墅区里,一声刺耳的车喇叭声打破了夜色的宁静,一辆保时捷匆匆的停在草坪上,一个人影闪进了家里。

    这个人影,便是柳少。

    上午被撤职的张队长平复心情后,已经把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他。

    得知自己那天看对的“美女”是江陵市副市长的千金,柳少顿时被吓坏了,他家虽然有钱,但和副市长比起来也差的太多了。

    而且更可怕的是,周中那小子的来头也不简单,虽然表面上看上去是一个“土包子”,平淡无奇的样子,但是后台竟然有江陵市原军区司令为他撑腰,别说崩一个张队长了,就是崩了他,或者崩了他爸爸,都不在话下。

    就算不提那司令了,就是一个副市长,要他死,他也活不了啊。

    柳少现在就像热锅上的蚂蚁,又急又气,他气他爸爸为什么只有钱却没有权,为什么不是一个更大的官可以盖得住什么副市长和军区司令,又气自己怎么就看上市长的女儿了,这下,怕是谁也救不了他了。

    不过抱着试试看的心态,他还是敲响了父亲的门。他自知理亏,所以临走前已经和手下统一口供,商量好说辞,半蒙半骗的让父亲帮他。

    柳少的父亲柳大志,此时正在房间里练字,之所以要练字,是因为不想让别人瞧不起他,说他只是一个没文化的暴发户,平时抽空练练字,今天哪个商业街开张去提个词,明天哪个老板生日送个字画什么的,做些附庸风雅的事,也显得知书达理,像个文化人。

    听到这急促的敲门声,甚至连门铃都不按,柳大志的心里自然是憋了一肚子火,这高档别墅区,放了门铃不用,整天就知道敲敲敲,把我的漆敲掉了,你赔的起吗,一看就是什么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

    放下手中的笔,叫了保姆就过去开门。

    保姆刚一开门,门口的柳少就冲了进来,鞋都没顾得换,踩着满地的鞋印字冲着保姆喊了起来。

    “怎么是你,我爸呢?”

    “老爷在书房。。。”

    话还没说完,柳少就急匆匆的朝着书房跑去了,保姆摇了摇头,只得拿了扫帚和拖把过来把他踩下的脚印打扫干净,一个字也不敢说。

    “爸!”

    柳大志看到儿子气喘吁吁的样子,连鞋的没顾得上换,就估摸着又出什么事了。

    不过他儿子的秉性,他又不是不知道,隔三差五的给他找些不大不小的麻烦事,要不是手下把人家打了,被人索要医药费,或者又把人家哪个女孩肚子搞大了,娘家人上门来讨说法,一些用钱能解决的,打发打发就走了,柳大志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不过今天看儿子的状态,好像和以前不怎么一样,柳大志便上前询问。

    “儿子,怎么了,谁又惹你生气了?”

    fJ2

    从小柳大志没给过柳少好的生活,现在富裕了,对儿子也是百般溺爱,只要柳少要,只要他有,能给的就统统给了柳少。这也造成了柳少今天嚣张跋扈的样子。

    “爸,气死我了,今天和人吵了一架。”柳少装作很委屈的样子,想让父亲同情他。

    吵一架?仅仅是这么简单吗?平时柳少在外面和人打架,柳大志都见怪不怪了,怎么今天吵一架就气成这样,柳大志一下子来了兴致,也不练字了,叫了柳少坐下,准备慢慢详谈。

    “吵什么了?”

    “说来话长。”柳少赶紧倒了杯水,给柳大志,自己又喝了口,顺便想好了接下来要说的话。

    “今天我和朋友走路上,和一个女孩交谈甚欢,眼看着要交换电话号码了,突然冲出来一个男人,拉着那女孩就准备走。”

    柳少说的自然是谎话,他不敢把真相告诉柳大志,他知道柳大志固然溺爱他,但是他真的理亏的时候,柳大志揍他也不会心慈手软,他最怕丢脸,也最怕有人瞧不起他,要是让他知道自己丢了柳家的脸,不狠狠揍他一顿,都对不起这些年来他挥霍的钱。

    所以柳少继续往下编,极尽楚楚可怜之词。

    “他说,这是我的女人,你少动她,还让我以后离那女孩远点”柳少顿了顿,接着说,“我怎么是吃得了这种亏的人呢,他见那女孩漂亮,就想占为己有,我柳少也不是好惹的,我好歹是您柳大志的儿子,江陵市哪个敢惹我?”

    柳少假装喝水,顺便观察了一下柳大志的表情,见没什么太大的变化,也就放心的继续说了下去。

    “然后我就想教训教训他,可哪想到那家伙根本不讲理,上来就动手打人,我那几个朋友都被打进医院了!”

    柳少见局势对他有利,继续添油加醋的说了起来。

    “爸,你猜那小子有多嚣张,你他说我什么?”

    “说你什么?”柳大志神色有些阴沉的问道,知子莫若父,不管怎么说他都知道,这事儿肯定没自己儿子说的那么简单。

    “爸,他骂我是暴发户!”

    柳少换了一副心痛的表情,看着柳大志的眼睛,继续说了起来,那表情好像轻轻一挤,马上就会有眼泪流出来一样。

    “骂我就算了,我年轻,能忍,可是他还骂您,骂您我怎么能忍呢!”

    “他说我们柳家就是一个臭暴发户,连个屁都算不上,说您柳大志,就是个乡巴佬,还装模作样带个眼镜,是猪鼻子插葱,装象。”

    柳大志一听这话脸色顿时就变了,他的逆鳞就是有人骂他是暴发户!

    柳少开始更加更肆无忌惮的说了起来。

    “爸,他不光仗着有军区司令的后台和我抢女人,还说要把我们柳家灭了,说灭我们柳家,就和踩死一只臭虫一样容易。你说,我听到这话,能不气吗!”

    说着柳少摆出了一副深仇大恨的样子,偷偷看着柳大志。

    柳大志原本想,这次是柳少的问题,自己把他揍一顿,然后该赔钱赔钱,该道歉道歉,这事就算了结了,不过今天这事,好像和平常不太一样。

    他柳大志发家致富以后,最听不得别人说他是乡巴佬,看不起他,说他不配进入上流社会,平常人们也有这样议论的,但都是些接头巷尾的杂谈,影响也不大,他也就不去计较这么多了。

    不过今天这小子把这话当着他儿子说出来,指名道姓的骂他,无论如何他都要管一管了,更何况还出言不逊的说要灭了柳家,他柳大志白手起家这么多年,是你一个毛头小子,想灭就能灭的吗,今天他倒要看看,是哪个这么大胆。

    于是柳大志瞪大了眼睛,问柳少:“说,要爸帮你做什么?今天就要好好杀杀他的戾气,让他看看我柳大志是不是乡巴佬!”

    柳少见局势在他掌握之中,就顺理成章的讲出了自己的计策,只是不知道行不行的通,想让柳大志帮忙看看能不能成。

    “他有军区司令撑腰,我们弄不了他,不过那个女的好弄,我们从她这下手。”

    对了,柳大志还不知道那个女人是什么来头,不过一想既然她和那个小子是一伙的,收拾收拾她,也好让那小子长点记性。

    “这女的什么来头,你知道吗?”

    “江陵市韩副市长的千金。”

    柳少只淡淡的说了一句,柳大志正喝茶,差点一口喷出来。

    江陵市副市长?要是普通人家的孩子,也就找几个人上门吓唬吓唬就算了,这可是副市长啊,他柳大志就是有十个胆,也不是很敢下手啊,柳大志的心里犯起了嘀咕。

    柳少早就看透了这一切,于是继续试图说服柳大志。

    “爸!他们都欺负到我们头上了,还不管吗?今天你不管,明天他们可能真的就要灭了我们柳家啊!这种事情,不能不信啊,反正我现在已经和他们结下了梁子,怕是躲不过了,到时候,你就等着给你儿子收尸吧!”

    柳大志见柳少的眼里写满了恐惧,又想想,既然对方说要灭了柳家,那便是他们无理在先,今天这事,干也得干,不干也得干!

    军区司令他不敢动,至于副市长,打点打点关系,兴许能让他从位子上滚下来。现在不是他柳大志惹事,是人家把刀架在他脖子上,要灭他柳家!

    说干就干。

    第二天一早,柳大志便找人去了,发誓一定要好好教训一番这个不知好歹的副市长。

    柳大志找到的,是他的一个老同学,这柳大志虽说没念过几天书,但是也算是有同学的人,关键时刻还能派上些用场,这人就是在省纪委工作的老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