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超级寻宝仪 > 第十九章 诬陷
    早上韩丽还在睡觉,突然手机急促的响了起来。

    睡眼惺忪的瞟了一眼屏幕,是妈妈打来的,韩丽忙接起了电话。

    “丽丽,出事了,你爸出事了!”电话那头一个焦急的声音,正是韩丽的母亲,一接通电话,就慌不择路的喊了起来。

    韩丽先是一怔,她不是不知道自己的母亲是怎么样的人,平时大事小事都应付的游刃有余,遇到再困难的事,就算是天塌下来了,也能微微一笑,处理的刚刚好,今天这一反常态的语气,怕是真的出了什么大事。

    而且她说爸出事了,爸这副市长当的好好的,能出什么事情?

    “妈,别着急,怎么了?”

    韩丽一方面安抚住妈妈焦躁的情绪,同时心里也有些担心起来,妈妈急成这个样子,莫不是真出了什么事?

    “哎,等等!你们干什么,干什么啊!”

    韩丽的母亲在那边,几乎是在咆哮着,好像不是再和她说话,韩丽仔细听了一会儿,屋子里乱哄哄的,起码有十几号人。

    平时家里来客人了,也不可能有这么多人,毕竟家里也大,走得开也住的开,不过韩副市长向来低调,也一般不会叫这么多人来家里,何况这些人听上去,怎么都感觉来者不善啊。

    韩丽正这么想着,妈妈又在那边开始说了,“省纪委的人来了,丽丽我不和你说了,你快点回来。”

    “嘟。。。嘟。。。。”

    韩丽的妈妈马上挂断了电话,韩丽顿时不敢怠慢,省纪委的人怎么到家里了?穿上衣服就出了门,忽然想起周中不在家里,她瞟了一眼挂在门上的备用门卡,发现已经不在了,估计是周中拿走了,也顾不得什么,几乎是跑着冲了出去。

    刚走到楼下,便遇上了收拾完柳少,买了午餐准备上楼的周中。

    周中见她慌慌张张的样子,心想是不是有什么事发生,便拦住她,想问清楚情况。

    韩丽现在就像热锅上的蚂蚁,哪里顾得上理周中,只是匆匆的说了一下,她爸爸好像被省纪委的人带走了,伸手拦了辆出租车,直奔父母的家。

    周中微微一愣,手里提着的饭还没有给韩丽,看着韩丽头发乱糟糟的样子,妆都没来得及画,心想她向来活得精致,甚至连上午和下午穿的衣服都不愿意重样,今天却这么大意,想必是发生什么不得了的大事。

    不行,韩丽帮过他,所以韩丽这个忙,他是帮定了,可是自己一个穷屌丝,官场上的那些事情他怎么能插得上手呢?

    这时韩丽的出租车已经走远了,具体情况也没有和他说清楚,他现在只能干着急,打算先回韩丽公寓,吃过饭,再好好想想接下来的对策。

    忙了一早上,还没好好吃顿饭呢。周中这么想着,便回了公寓。

    韩丽家世代经营古玩店,也算是家产万贯了,直到韩丽的父亲这一代才走上仕途,本想着这次好了,有钱也有权,能过几天安稳日子了,不料却接到举报,说韩副市长的家产都是收受贿赂来的。

    韩丽家有六七套房,都是建在江陵市和其它省会城市的豪宅,还有三四辆豪车,都是什么玛莎拉蒂、保时捷之类的限量版,因为韩丽的公寓离工作单位近,所以平时也不去碰这些车,都是父亲的司机,在有家宴的时候才会开着来接她。

    而且,韩丽家的每一套房子里,都有家里雇来的佣人,有园丁、厨师、门卫之类的,像极了一个欧洲中世纪有钱人家的布置。

    不过提到这些家产,韩丽的父亲韩副市长倒是问心无愧,因为这些钱的来路干干净净,都是他的父辈、爷爷辈经营古玩店赚的,要知道,古玩行业可是一个充斥着暴利的高收入行业,所以赚这么点钱对他们这种世代以此为生的人家来说,也不算什么。

    这次,怎么就能查到自己头上了呢?

    韩丽急匆匆的上楼,推开家门,便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只见三五个佣人在打扫着地面,上面全是一些散落的文件,还有摔碎的玻璃,好像还有红红的一滩血迹,也不知道是不是父亲的,韩丽四下里望了望,也没有看到父亲的踪影,只看到低声啜泣的母亲。

    作为家里的大女儿,韩丽绝对不能乱,她知道,就算天塌下来了,自己也要顶住,这次就算出了再大的事,她也要解决好。

    故作镇定的走到母亲身边,韩丽轻轻把她搂在自己怀里,极尽温柔的说:“怎么了,妈?”

    韩丽的妈妈便把刚刚经历的一切,一五一十的说给了她听。

    原来刚刚韩丽的父亲还在家,父母正在准备午饭的时候,有人敲门,韩丽的母亲刚一开门,便被推倒在地上,碰到桌子上的茶杯,流了些血。

    韩丽看一眼地上的碎片,又看看母亲的伤痕,此时已经被佣人包扎好了,确定没有大碍以后,才继续听母亲的话。

    她母亲说,这帮人嚣张的很,开了门就冲着我要人,还说什么今天就算是韩副市长出了什么事,也要把尸体带走。

    韩丽的母亲吓坏了,急忙叫父亲过来,父亲还没开口,便被几个穿着制服的人控制住了,说是什么要带走询问,说他父亲贪污受贿。

    更可气的是,这帮人说要抓人,连个证件都没有,说带走就带走了,母亲一个女人哪里干的过这些大老爷们,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把父亲带走,慌乱之中才打给了韩丽叫她快点过来,可是还是晚了一步。

    她父亲做人做事一向低调,对待别人也是真心实意,谁家有困难从来都是能帮则帮,左邻右舍对他们一家的印象都很好,还经常念叨着有这样的市长是他们的福气。这到底是谁在害他们一家呢?

    这一天韩丽一家人可是打了不少电话,找了不少人,这些人都是平时巴结着他们韩家,或者是和他们韩家交好的,想要打探一下现在的情况。

    但此时就应了那句话,墙倒众人推。

    那些平时巴结韩家的人,很多连电话都不接,有些接了电话也只说在开会、在出差不了解情况。而那些平时和韩家交好的还算好些,答应着会帮忙问问,但也仅此而已。

    忙了一天直到下午四点多,韩丽才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公寓,她就知道早上匆匆离开,周中肯定会在家担心一天的。

    “周。。。”

    刚打开房门,中字还没说出口,周中便抢先一步说了起来:“今天的《江陵晨报》,看了吗?”

    “还没。。。”

    又是不等韩丽说完,周中接过了话。

    “刚刚楼下的前台小李拿给我的,头版头条,'江陵市副市长,豪宅七八,豪车三四,涉嫌贪污',而且连你家的所有家产都写的清清楚楚,好像比你都了解。”

    “什么?”韩丽赶紧走上前一把抢过报纸,这一天她都在忙着打电话求人,根本没注意过报纸上的内容,此时看到气的满脸通红。

    “说你父亲贪污受贿,还说你家的豪宅豪车都是别人送的,而且最让我感到害怕的是,他们尽然连你家几个佣人,每个佣人什么来头都知道,摆明了注意你家的情况已经很久了啊!”

    周中越说越气,拿着报纸的手在微微抖动着,等韩丽接过报纸,便一拳打在了墙上。

    “就只说了我家的财产有多少多少,怎么来的却只字未提,这不是摆明了误导群众!”

    韩丽咬牙切齿的说道,这个记者实在是太无耻了,就是要栽赃他们韩家。

    #更A新最◇快Y%上1/◇

    周中想到韩丽忙了一天,肯定还没顾得上吃饭,便放她一个人在客厅,打算把中午买来的饭菜热一热。

    刚走进厨房,听见韩丽好像拿起了电话,好像要打给什么人,周中的九霄御龙诀瞬间起了作用,隔着这么远的距离,就听到了韩丽和电话那边人的对话。

    “张叔叔,您和我爸平时关系最好,我爸什么为人您也很清楚,我求求您。报纸上写的这些内容,明显就是在污蔑我爸爸啊,您不是一直管理新闻媒体这一块吗,能不能帮着处理下?”

    周中听到韩丽的语气中好像带着哭腔,从前一向骄傲自信的韩丽,好像一只折断翅膀的小鸟,在电话这边苦苦的挣扎。

    “小韩啊,不是叔叔不帮你,这事叔叔真的管不了,这已经报道出去的内容,我要收也收不回来啊,而且…咳咳,你爸他这次明显是惹了什么人,惹毛那些人,说不准会查到叔叔头上来,到时候别说就你爸爸了,就是叔叔自己,恐怕也是自身难保啊!”

    挂断电话,韩丽还不死心,继续拨通了另一个电话。

    “刘叔叔,求你帮帮我爸爸吧……”

    “对不起……”

    “起”字还没说出口,电话就被走来的周中按掉了,他实在看不下去,韩丽这么低三下四的乞求,哪里还想一个副市长的女儿。

    韩丽无力的瘫坐在地上,眼眶红红的,可是早已没有了泪水,可能早就哭干了吧,周中想安慰她,便轻轻把手搭在她肩上,示意她要振作起来,韩丽也领会了周中的意思,顺势把头靠在了周中的大腿上。

    周中心里一惊,越发觉得韩丽可怜,心里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帮助韩丽走出困境。

    正在这时,周中敏锐的观察力看到了报纸右下角一串小小的字:“本报记者,郑东。”

    “郑东?”记者?对呀,周中之前怎么没想到,写这些报道的,一定会有幕后的记者,而记者后面一定也会有人操控,只要找到这个记者,就能将幕后主使人和盘托出。到时候再进行下一步动作,也就容易很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