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超级寻宝仪 > 第二十章 无良记者
    事不宜迟,周中安顿好韩丽吃饭后,穿了衣服就出门了。从报纸上记了出版社的名字和地址,周中拦了辆出租车直奔出版社总部。

    此时出版社大部分人都已经下班了,大家都在往门外走,可是只有周中在向里面走,熙熙攘攘的人流把周中冲撞着,他很艰难才进了大楼的内部。

    找到相关部门一打听,原来郑东这小子为了避风头,今天压根就没来上班,周中气得牙咬的咯咯作响,无论如何,他掘地三尺,也一定要把这记者挖出来。

    周中又转去人资部,打算套点什么关于郑东的消息出来。

    门虚掩着,周中轻轻推了推,门便开了,里面坐着一个三四十岁的中年男子,正在整理文件,看见周中进来后,朝他喊了起来。

    “喂,出去出去,你是什么人,这里是公司重地,没允许不要进来!”

    “你好,我想问下郑东的住址。”周中客气的说道。

    “郑东?等他上班你在找他,我们这不会告诉你,赶紧走,不然我叫保安了!”男子非常的不客气,根本就不给周中商量的余地,直接把周中撵了出去。

    周中皱起眉头,没想到在这碰了钉子,不过灵机一动周中又朝着外面走去。

    先是到马路对面的小超市买了两包中华,然后信不走向报社的门卫,这看门的是个五十多岁的大爷。

    “大爷,麻烦你点事儿,您认识郑东吗?”周中客气的问道。

    大爷警惕的打量着周中问道:“认识啊,你找他有什么事儿?”

    周中笑着说道:“大爷,我找他有点事儿,但他今天没来上班,您能告诉我他住哪儿吗?”

    大爷马上脸色一变,摇头说道:“不行,你找他就等他上班再找,我不能告诉你。”

    这大爷常年在报社当门卫清楚的很,这些记者指不定总报道什么东西,会得罪到人,所以一般情况下他们是不会透露地址的。

    周中也明白这个道理,靠近大爷将那两包烟低了过去,然后讨好着笑着说道:“大爷,帮个忙,我就是有点事情想让郑东记者帮我报道一下,我不找他麻烦,而且也绝对不说是您告诉我的。”

    大爷一看那两包烟,顿时就有些心动了,再加上听周中的意思不是来找郑东算账的,而是求郑东办事的,迟疑了一下说道:“我也不知道郑东地址啊。”

    周中低声说道:“人力资源部肯定有啊,大爷您一定有办法的对吧?”

    大爷又看了眼那两包中华,一咬牙拿起电话拨了过去。

    “喂,郭主任啊,对我是老李,这有郑东的一个快递,好像是生鲜食品放不住,郑东家在哪儿我让快递直接送过去。”

    “啊,好好,知道了。”

    \9{永OP久免6费看{!小;说

    大爷一边点头一边写下一个地址,然后放下电话把地址交给周中。

    “得勒大爷,谢谢您了。”周中拿到地址心情大好,对门卫大爷招招手转身就走。

    门卫大爷也是拿起那两包烟,很是宝贝的样子。

    周中拦了辆出租车,直接把纸条递给出租车司机,就什么话都不说了。

    司机见纸条上的名字很眼熟,便问周中,这个人是不是那天报道贪污的记者?

    周中没有回答他,他倒自顾自的说了起来,说什么这记者真是勇敢,副市长在位这么多年,老百姓早就看不顺眼了,要不是因为有油水可捞,谁愿意辛辛苦苦的干这么久啊。

    社会就是这样,周中这么想,一旦舆论形成了,这个人就算再好,曾经做过多少好事,也会被人所遗弃,周中想自己一定要找到这个郑东,当面质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汽车左拐右拐,在一个小胡同口停下了,司机说什么都不肯再进去了,怕出危险,付了车费,周中沿着纸条的地址就走了进去。

    一个小阁楼,破旧不堪,周中还没上楼,就看到一个背着单反的青年和一个西装革履的人站在一起,好像在讨论着什么。

    “单反穷三代,摄影毁一生。”周中脑子里就只有这个想法,那记者想必就是郑东了,看他把相机紧紧背在身上的样子,周中觉得有些好笑。

    这时候,周中耳朵又隐隐约约传来了二人对话的声音。周中找了棵粗壮的大树,躲了起来怕被人发现,偷偷的听着他们的对话。

    “郑东,你小子文章写得不错嘛,那副市长现在还在局子里呆着呢,之前已经给你五万了,这五万就是尾款,记住什么都别乱说,听到没有?”

    西装男说完,把自己背的包给了郑东,看起来沉甸甸的,周中只眨了眨,就看出里面装的是钱,这下他明白了,原来说到底,收受贿赂的不是韩副市长,而是这个小记者,还有这个西装男,一定也不是什么善茬子。

    “您看您,这么客气,以后有什么事尽管吩咐,我一定竭力去办。”周中看到郑东脸上谄媚的笑,只觉得有些恶心。

    时候不早了,西装男看了看手表,又环顾一下,确定周围没有其他人,才拍了拍郑东的肩膀,抄了条近路走了。

    这是只剩下郑东,和藏在树后面的周中,周中还没有跳出来,他想看看郑东接下来要干什么。

    只见郑东也像刚刚的西装男一样环顾四周,警惕性很高。

    郑东没有立刻上楼,他轻轻的拉开刚刚西装男给他的包,从缝里瞥了一眼,又伸手摸了摸,这才心满意足的拿了单反,背了包准备上楼。

    周中一直跟着郑东来到楼上,等郑东打开房门,周中直接冲了上去。

    “别喊,老实点!”

    郑东拿能想到会突然窜出来一个人啊,吓得打了个哆嗦,急忙转过身子想看个究竟。

    见来人是周中,一个从来没见过的人,郑东警惕性的护了护手里装钱的包,又护了护身后的单反,这两个都是他的宝贝,丢一个也不行,他见周中来者不善,觉得是要来抢他的钱,于是打算先发制人。

    “什么人,你干什么?我报警了!”

    郑东慌忙的靠后两步,生怕周中突然冲上来,抢他手里的包。

    “你是郑东吧?”周中见郑东也是个刚刚步入社会,愣头青的样子,心想反正他也跑不了,不如和他耗耗时间,顺便套些话出来。

    “是啊,你怎么认识我?”

    郑东很疑惑,他不知道为什么一个素未谋面的陌生人会知道他的名字,莫不是连他写过那篇不实报道的事也知道吧,不过他转念一想,这不是废话,他郑东的名字都刊登在了报纸上面,还会有谁不知道。

    早知道这样,当初就打个匿名记着的称号了,都怪上面的人,非要让我用真实姓名,说什么实事求是才是一个好的新闻人应该做的。

    不过郑东的心里还是有些慌的,从他说话的语气上就可以听得出来。

    “找我干什么?”

    没等周中说话,郑东又急着问了起来。周中冷笑一声,一步步逼近郑东,问他:“说,你为什么要写那篇文章?”

    郑东想都不用想,就知道周中问得是哪篇文章了,自从写过报道韩副市长的文章,郑东的电话就从来没有消停过,不是向他祝贺敢于说出真话,得到世人嘉奖的,就是羡慕他一举成名,飞黄腾达,想攀关系的人。

    对待这些人,郑东平时打打哈哈也就过去了,毕竟他的文章是怎么写出来的他自己也知道,只不过写的太过真实,没有人怀疑罢了。

    不过看着周中,怎么都不像是很开心的样子,虽然郑东希望周中也是一个小记者,慕名前来向他这个“前辈”讨教成功之道的,但是他还是不放心,于是假装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什么文章?我写过的文章多了去了。”

    周中一个箭步飞身上去,一把抓住了他的肩膀,差点让他摔个大跟头。

    “昨天头版头条,少在这装傻,说!你为什么要诬陷韩副市长!谁给了你好处!”

    周中一边说着,一边就拽着刚刚西装男给他的背包,用劲一扯,包就被撕烂了,里面的钱也一下子撒了出来,在空中自由飞舞着。

    郑东见事情败露,露出穷凶恶极的表情,也顾不得捡钱,挣扎着就往周中身上扑,周中一闪,他便扑了个空。

    周中扯着他的领子,逼问到:“说吧,谁让你这么做的!”

    “没什么人,是我自己要那样的。。。”

    郑东虽然处于劣势,但也不想就这样听从周中的话,他觉得自己好歹算一个新闻工作者,周中这样做是对自己的侮辱,更是对记着这个职业的侮辱。

    所以咬着牙,死都不说一句话。

    周中急了,你不仁,不要怪我不义,抓着郑东的头,就准备好往墙上撞的样子,其实周中只是吓唬吓唬他,毕竟周中从小就知道,君子动口不动手,绝不会率先使用武力,何况他现在更清楚的知道,自己的九霄御龙诀达到了第一层的境界,就算轻轻动一下小指头,这郑东非伤即残。

    不过这一下,郑东吓得不轻,急忙求饶了起来。

    “我说,我说,你放开我,我就说!”

    于是周中便放开了他,郑东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又搞了搞发型,还慢悠悠的消磨时间,周中只使了一个颜色,郑东老老实实的说出了实情。

    原来,郑东也只是奉旨办事,他唯一有联系的,就是那个西装男,但是西装男具体是干什么的,他也不是很清楚,只是上级交给他一个任务,让他从西装男这里“接活儿”,他就照干了,有钱不赚,他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