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超级寻宝仪 > 第二十一章 被骗
    所以虽然知道他做的事情是昧着良心的,但是面对对方开出的十万块钱的条件,他还是选择了妥协,对方还答应他,事成之后还有更多的奖励。

    在接收了对方提交给他的韩副市长的资料之后,郑东运用自己多年来编辑各种贪污受贿新闻的经历,随便给韩丽的父亲安插一个罪名,就足以让他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了,而他郑东,又可以成为老百姓口中口口相传的英雄,何乐而不为。

    周中不禁感慨,现在的记者,真的是不如妓女啊!

    周中觉得,对付他这么一个毫无用处的傀儡,也没什么用,打算放了他,不过还有一件事要他去办。

    “你明天再写一份报道,一定要把这件事澄清,就说这一切都是误会,还韩副市长一个清白,知道吗?要是明天我看不到你的报道,我还会来找你,你最好给我小心点!”

    周中的语气十分严厉,却又不可违抗,决绝的好像能把郑东生吞活剥了一样。

    郑东马上怂了,唯唯诺诺的只好答应了下来,周中便坐车回韩丽公寓了。

    回到公寓已经是很晚了,周中见韩丽还没有睡下,只是一个人默默的坐在沙发上,蜷缩成一团,手里一直抚摸着与父母的合照。

    周中看不下去了,上前安抚韩丽。

    “没关系的,我刚刚已经找到了那个记者,我让他明天马上发一篇文章澄清事实,还你爸爸一个公道,到时候你就可以再见到你爸爸了。”

    周中说完,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继续问道:“你爸爸现在在哪呢?”

    这不问不要紧,周中一句话出来,韩丽突然叹了口气:“妈妈说,爸爸被省纪委的人带走了,带去哪里都不知道,她今天跑遍了整个江陵市,都打听不到他们把爸爸关在哪里。”

    韩丽说不下去了,她甚至不敢去想象,万一父亲有个三长两短,她和母亲要怎么度过剩下的日子,她清楚的知道,一旦父亲倒下了,她韩丽今后也不会再有什么好日子过了,再也不会有人像公主一样把她捧在手心了,想到这儿,韩丽觉得心生悲凉,把照片放到一边,深深的把头埋在了两膝之间。

    周中看着韩丽这样,也心疼的说不出话来,韩丽越是这样沉默,就说明她内心越是痛苦,她向来是一个坚强的人,坚强到再大的事都要自己扛着,就连父亲出事这回,要不是周中缠着问她,想必她还会把这些东西深深埋在心底的。

    周中心疼的看着韩丽,他多想抱抱她,哪怕是轻轻拍拍她的头,然后说:“嘿,没事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可是他知道,这些都是表面的东西,他既然下定决心要帮韩丽,就要让她彻底的摆脱一切烦恼。

    忙了一天,周中张罗张罗就睡了,韩丽虽然还想再等等消息,但是拗不过周中的坚持,说让她休息好,第二天再做行动,也就睡下了。

    睡前周中还是放心不下韩丽,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细细听了听韩丽卧室,确认她真的睡下了,这才也跟着躺下来。

    不过,他并没有睡着,他还在想今天的事情,那个西装男到底什么来头?要是当初自己抓住的,不是郑东这个混蛋,而是那个西装男,是不是现在知道的东西就会更多一点。

    索性无心睡眠,周中便坐起了身子,开始修炼他的九霄御龙诀了.

    第二天,周中起了个大早,蹑手蹑脚的走出房门,生怕吵醒还在睡梦中的韩丽,周中知道她为了父亲的事没少操心,夜里好像还有听到她说梦话的声音,什么放过我爸爸之类的,周中只想让她多睡一会儿,免得醒来后还要面对残酷的现实。

    毕竟,梦境比起现实来,还是好过一些的。

    周中下了楼,直接走到小区附近的一个报刊亭,要了份《江陵早报》,打算看看郑东有没有刊登那篇说好的澄清文。

    翻了半天,连广告他都找了一遍,还是没有找到那边所谓的“澄清报道”,周中有些急了,不是说好的今天就刊登吗?难不成被郑东那小子骗了不成?

    a☆更新最#快r、上%H

    不过周中转念一想,也许是时间太急了,还没有写完吧?

    也对,周中越想越觉得在理,毕竟昨天他去找郑东的时候已经是天色将晚,再给他郑东两只手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写出那么多字来,就算他小子能耐大,写出来了,也要花时间审核的吧,这早报一早就出来了,审核不可能这么快过的。

    那就再等等吧,周中把报纸卷成一团,直接塞进了路旁的垃圾桶里,他不想让韩丽一觉醒来看到他拿着报纸,而且上面没有半点消息,这会让她更失望的,而周中是绝对不会让韩丽对自己失望的。

    上楼开门,韩丽已经醒了,问他去了哪里,周中也没有再提早报的消息,只是说去楼下倒了个垃圾。

    韩丽下意识的看了看垃圾桶,发现里面还有剩下的瓜果皮屑,就知道周中没有在说实话,周中也看到了,气氛有些尴尬,不过韩丽没有再问下去,他知道无论周中做什么,都是为了她好,招呼了周中就来吃饭了。

    周中急忙应了,坐下来想要吃,可是却吃的心不在焉的样子,韩丽也发现了,只是一个劲的给周中夹菜,也没有再多说。

    就这样好不容易等到了下午,周中憋不住了,问韩丽:“这里的《江陵晚报》最早什么时候出来?”

    韩丽这才想起来,昨天周中有说过要那记着道歉的事。

    “晚上六点,是不是。。。”

    话还没说完,便被周中打断了:“你在家坐着,我下去看看。”

    穿了衣服周中就往楼下跑,韩丽站在阳台上看着他一点一点渐渐远去的背影,祈祷可以看到那条至关重要的报道。

    周中又来到早上去的报刊亭,老板都已经认住了他,问他要什么。

    “《江陵晚报》”,周中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这一刻他都已经等了一天了,眼看着就要出结果了,就要看到那篇郑东答应他的文章了,而韩丽的爸爸也有机会翻身了,周中几乎是笑着说出了这几个字。

    “给你。”

    接过报纸的周中也没有犹豫,站在报刊亭的边上就找了起来。

    “我市市长慰问孤寡老人。”

    “大熊猫美美今晨诞下一对龙凤胎。”

    “股市跌停,江陵证券交易所迎来转机。。。。。。”

    周中一条一条读着,几乎是念了出来,到后面越念越大声,越念越激动,因为念到底都没有找到他要找的那篇文章,而且他几乎没有找到“郑东”这两个字。

    周中这下才知道,根本不会有这篇文章在出现了,他被郑东骗了。

    周中一怒之下把报纸撕个粉碎,正想扔在地上,然后踩几脚才解恨,忽然看到远处几位穿着制服的清洁工阿姨在打扫着街道,想来他们也不容易,就近把报纸的碎片扔进了垃圾桶,拍拍手回到了韩丽家里。

    韩丽急切的问他,有没有什么消息,周中实在不忍心告诉他,报纸上什么都没有,他周中聪明一世,竟然被一个小小的记着骗了,所以没等韩丽问下一句,就说话了:“你在家等我!”

    说完,头也没回的把门关上就走了,留下一脸茫然的韩丽独自站在那里,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不过韩丽差不多已经知道了,周中这次上来没有带报纸给她看,还刻意回避她的问题,八成是没什么好事的,现在又急急忙忙出去,也不知道是干什么,不过既然周中让她在家里等着,那他就等着好了。

    原来周中叫了辆的士,又去昨天那个小巷子里找郑东了,没想到这小子如此奸诈,敢骗自己。

    憋着一肚子的火,周中找到了昨天他来的地方,人还是那么的少,二层的小阁楼看上去也还是昨天一样的潮湿,好像没什么不同。。

    敲了半天门,始终是无人应答。

    “你最好不要耍什么花样,否则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周中心里这么想着,正在这时,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儿走过来叫住了他。

    老头儿是这的门房大爷,他告诉周中,以前一直在这住着的那个记者,昨天好像发了财,连夜就收拾了东西走了。

    “走了?走哪去了?”

    周中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怎么昨天还答应着自己好好的,今天就说走就走了呢?周中不解的看着老头,希望他能说出郑东现在的地址,哪怕是一点点也好。

    “这个就不清楚了,总之走得很急,丢三落四的,这不,还落了一个笔记本在这里,我看你认识他,就交给你好了,反正他的破玩意儿,我留着也是个扔。”

    说着,就把一个笔记本递到了郑东手中。

    周中翻看随便一看,里面是一行行潦草的字迹,不过依稀可辨的是,上面有人民币的交易记录,周中仔细看了看,发现数字还不小。

    周中揣了本子,觉得以后可能还会有用,谢过老伯,就离开了,起身回韩丽公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