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超级寻宝仪 > 第二十五章 找到了!
    离开别墅区,周中这才把兜里那纸条拿出来,上面写着泰安招待所。既然这黑账本这么重要,那柳大志藏在这里的纸条也肯定很重要。

    周中有一个想法,这会不会就是关韩丽父亲的地方呢?不管怎么说周中都打算去试一试,不能放过一丝希望。

    周中记下了这个招待所的名字,他掏出手机,打开了地图,输入“泰安招待所”几个字,打算找找这个神秘的招待所到底在什么地方。

    果然不出他所料,这附近还真有一家叫做泰安的招待所。

    周中拦了一辆出租车,来到泰安招待所所在的棚户区。这里距离市内比较偏远,周中没有直接在泰安招待所下车,而是距离还有几百米的地方,免得被招待所的人察觉。

    按照地图上指示的路线,七拐八拐,走过一些小胡同,又绕过一些低矮的民宅,远远的就看到了一栋三四层样子的建筑,楼的外墙上挂着的“泰安招待所”几个大字,十分明显。

    周中便加快了脚步,朝着那建筑走去。

    此时天色已晚,这地方又很荒凉,根本一个人都没有,只有远处不时传来的狗吠。

    周中在门外观察了一会儿,趁着前台的服务员,可能是去卫生间的样子,一个飞身,绕过大厅的来客登记就溜了进去。

    这招待所还真是冷清,几乎一个人都没有。周中进了二楼后就开始一间间房间的查找,这些房间竟然都是空的,都开着门。

    “这招待所快倒闭了吧?”周中顿时无语,怪不得偌大的招待所似乎只有前台一个服务员呢,这里的房间根本没有客人,服务员招多了都没钱发工资吧?

    周中一直走到三楼,突然发现有一间房间是锁着门的。

    “咦?这间房间有人?”

    周中沉吟了片刻,没有敲门,而是进了隔壁的房间,用了老办法从窗户过去。

    透过窗户周中看到狭小的房间里灯还亮着,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满脸沧桑的坐在桌子前,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周中直接认定,这个人肯定就是韩丽的父亲,因为眉宇间和韩丽实在是太像了!

    “韩副市长?别出声,我是来救你的!”

    周中悄无声息的迈进窗户,不过因为房间太小了,就算不发出声音,韩副市长也第一时间发现了他,眼中闪过一抹惊讶和警惕。

    不过一听周中的话,韩副市长马上镇定下来,开始上下打量着周中。

    “你是什么人?”韩副市长毕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心理素质特别的好,沉稳的对周中问道。

    “韩叔叔,我是周中。”周中刚一进来,就表明了自己的身份,怕韩副市长怀疑,又加了一句,“是韩丽的朋友。”

    韩副市长起先听到周中这个名字,觉得很陌生,还对他抱有一丝抵触的情绪,不过现在又听到他说自己是韩丽的朋友,心里到是少了一分警惕。

    d更新{最#快#上…,m

    “韩丽最近怎么样了?”韩副市长一下子来了精神,也不去管到底认不认识眼前这个人,急忙询问起了他女儿韩丽的情况。

    这两天韩副市长每一天都在思念着女儿和妻子,可是省纪检委的人一点情面也不讲,不仅拿走了他的手机,说是要调查什么聊天记录,又收走了他的电脑,告诉他这几天不用办公了,专心配合调查就好。

    周中也看出了韩副市长的着急,急忙安慰他说:“叔叔您放心,韩丽现在一切都好,她也在想办法救您出去呢。”

    不过周中废这么大劲进来找韩副市长,不是简单的为了告诉他韩丽现在的情况,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说。

    “韩叔叔,我知道您现在正处于困境之中,我这次来,就是专门来救您出去的。”

    周中如是说,韩副市长听了,眼神好像马上有了光,刚刚见到他是略显疲惫的神情,被一扫而光。

    其实韩副市长早就以为,自己可能真的要在这小招待所里,好好待一阵子了。虽然房间里也还算干净整齐,饭菜也不至于太难吃,但是想到要和自己的家人分离,韩副市长整天都高兴不起来。

    每晚睡觉的时候,他都要看看报纸,看看有他努力在里面的江陵市,日新月异的发展,可是他却不能亲眼看到,想到这里,他就难过的睡不着觉,有时候还会很消极,他知道这次自己被调查,一定是有人从中作梗。

    毕竟自己征战政坛这么多年,积累下的人脉也有很多,大家平时相处也很融洽,这次却没有人出来帮他,其实韩副市长的心里,是十分失落的,可是他还能说什么,只有在正真的困难面前,才能看清哪个是真朋友。

    但是听到周中说要救他出来,韩副市长不由得发出了会心的笑,虽然他不觉得这个毛头小子能帮到他多大的忙,但是终于有一个不怕权势,敢于维护正义的人出现,就算最后帮不到他,这份心意,也足以让韩副市长知足了。

    “你有什么办法吗?”

    周中便拿出了从柳大志家里找到的黑账本拿给韩副市长看,然后又把听到的事情都说了一遍。

    韩副市长怀疑的接过来,账单上写的东西,着实把他吓了一跳。

    他赶忙问周中:“这上面的这些名字,我大部分都认识,都是些政府的公务员,你从哪里来的这些纸?”

    周中也不敢有所保留,一五一十的都说给了韩副市长听,说这些账单,都是他从柳少的父亲,柳大志那里偷出来的,虽然来路有些不光彩,但是周中觉得应该会对韩副市长有所帮助。

    韩副市长听了,脸上的笑容马上浮现出来,他若有所思的在房间里走了一会儿,突然转头向着周中说:“这一定是柳大志和省纪委暗中勾结陷害我的账本,你留着放好,一定派的上用场。”

    周中见时候不早了,就说出了他的提议:“韩叔叔,现在人少,你跟着我,我带你溜出去怎么样?”

    不过韩副市长却另有打算。

    他决定不和周中出去,而是继续留在这里,让周中把这些账单都保管好,他知道后天上午,省里会来人举行一次会议,专门审理他这个案子,到时候只要周中带着证据出现,当场戳穿他们的阴谋诡计,真相自然会大白于天下。

    周中想着,韩副市长行走政坛这么长时间,对付这些人的经验,应该要比他这个毛头小子多,也就不再说话,打算按韩副市长的话,着手准备了。

    于是告辞了韩副市长,临走前韩副市长还反复叮嘱他,一定要把证据保管好毕竟自己未来会是怎么样,就系于周中的身上了。

    周中坚定的点点头,离开了韩副市长的房间。

    离开招待所,周中直接叫了辆车回公寓,他知道今天这么晚还没有回去,韩丽一定会着急的,看看手机,因为设置了静音,也没有听到韩丽的电话,现在竟然有好几个未接来电,都是韩丽打来的。

    周中便让司机加快速度,看看表,已经快要凌晨两点了,也不知道韩丽睡了没有。

    回到公寓一开门,就看到韩丽正坐在客厅沙发上等着自己,见到自己回来韩丽忙问道:“周中,你去哪儿了?”

    今晚的事情周中当然不能和韩丽说,支支吾吾的说道:“我…我出去办点事情,忘了跟你说了。”

    韩丽紧紧盯着周中,突然说道:“周中你别骗我了,你是不是去找郑东了?”

    “啊?”

    周中微微一怔,没想到韩丽会这么问,不过他反应快,马上点头道:“对,我是去找郑东了。”

    韩丽叹了口气,神色柔和的对周中说道:“周中,谢谢你!”

    周中心疼的看着韩丽,开口安慰道:“韩丽,你也别太担心了,我相信叔叔一定会平安回来的,一定会!”

    “真的吗?”韩丽看着周中问道。

    “明天省里来了领导,要开会决定父亲的事情,我怕……”

    周中拍着胸脯保证道:“我保证,叔叔一定会没事的,你相信我!”

    “好,我相信你!”

    韩丽看着周中坚定的神情,牵强的笑着道。她知道周中是为了她好,但是…父亲真的会没事吗?韩丽心里一片悲伤。

    第二天醒来韩丽就下楼到报刊亭,自从父亲出事以后,她也习惯了每天看看《江陵早报》和《江陵晚报》,想看看有没有最新消息。

    韩丽买了报纸,正站在一旁翻着,还没看几个字,就听到几个刚晨练回来的大妈,也准备买报纸,边买还边谈论着什么事,好像是和她父亲有关的,韩丽就假装看报纸,仔细听了起来。

    “诶,你知道吗,前几天出了事的那个韩副市长,好像又有新情况了。”一个大妈向着另一个说道。

    “恩恩,知道知道,我儿子今天和我说的,说什么今天就要审了,还是省里面的人亲自下来呢,估计这下子,他就要进去了。”

    “唉,你说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就要贪污呢,不过呀,现在的当官的,有哪个是清白的?”这个大妈边说,还边摇着头,好像已经洞察一切的样子。

    韩丽听了,自然是生气,可是民众也是被舆论所引导的,怪不得她们,她只是恨自己,为什么没有本事,能把父亲救出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