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超级寻宝仪 > 第二十六章 人心不古
    政府的会议是十点开,韩丽九点就到了政府门口,就是想能不能等到父亲,哪怕是见他一面。

    不过等她走到门口的时候,一个门卫把她拦了下来。

    “请出示出入许可证。”

    韩丽当然是没有许可证的,虽然父亲在政府上班,也从来没给过她什么许可证,而且自己向来低调,一般人根本就不知道,她是韩副市长的女儿,韩丽和门卫求了半天情,好话都说尽了,对方也不肯做出半点让步,坚持着不放她进来。

    韩丽急的直跺脚,但是她也无能为力,站在市政府门口,来回的踱着步子,准备想其它办法。

    周中也来到了市政府,远远就看到了韩丽,在艳阳下等在大门外。周中知道韩丽进不去,肯定很担心父亲,但是他现在不能去和韩丽见面,心里坚定一定要救出韩副市长。

    周中绕着市政府大院走了一圈,发现后门的旁边是一段矮墙,只要他稍稍跳一下,应该就过得去,只是周中发现,矮墙的后面,也就是大院的里面,七零八落的分部着几个摄像头。

    周中先是低着头,快速的越过矮墙,然后仔细观察了所有监控所在的位置,在脑海里制定了一套可以躲开摄像头的线路,飞快的闯进了大楼里。

    周中没费多少力气,就找到了审问韩副市长所在的房间,里面乱哄哄的,门也从里面反锁上了,周中就站在外面听了起来。

    会议室中突然安静了下来,应该是要审问了,一个纪检委的人说话了。

    “韩副市长,哦,不过开完这次会,你就不再是副市长了,对你贪污受贿的罪名,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韩副市长闭着嘴不说话,半晌,才缓缓的吐出一句话:“我清清白白,我没犯法。”犀利的眼神扫视着屋子里的所有人,那些人纷纷转了头不去看他,好像他们一旦有眼神的交流,这些人就会被韩副市长审问,而不是他们在审问。

    这时,一个曾经韩副市长的手下站了出来,韩副市长看了他一眼,心想他跟了自己这么多年,而且自己平时对他也不薄,他应该会站出来为自己说话吧。

    “小张,你跟着我这么久了,我是个什么样的人,你最清楚不过了吧?你来当着这些人的面,来说说我那些财产都是怎么来的。说说我到底有没有贪污受贿。”

    韩副市长的头扬的高高的,他相信,以他对小张的了解,他一定会为自己说话的。

    岂料这小张早就叛变了,他不屑的看了韩副市长一眼,反倒帮着对面纪检委的人,说了起来:“跟着韩副市长这么多年,他的豪车换了有不下三次,一次比一次贵,逢年过节还会暗示我去他家小聚,小聚我能空着手吗,而且有时候我带的东西不够贵重,他妻子还会给我使脸色,就这么被他压迫了几年,今天请纪检委的同志明察。”

    韩副市长听到他说的这些,气得发抖,平时这小子对待他的态度,可是言笑晏晏啊,现在见局势不对了,反而倒戈,亏他韩副市长曾经还觉得他不错,有心提拔他,现在看来,他这是想断了自己的后路啊。

    虽然韩副市长觉得自己看错了人,正在生气时,他看到了另一个助手,老李,老李和他算是同龄人了,平时工作时也是兄弟相称,他看向老李,希望他能站出来说句话。

    老李看到了韩副市长渴求的目光,倒也站了起来,可是没想到,他站起来以后,竟然也是帮着纪检委的人造谣。

    “认识韩副市长这样的领导,是我的不幸,作为他的好朋友之一,亲眼看他走上这条邪门歪道,我也是不想的,当初他劝我们和他一起干事儿的时候,我们义正严辞的拒绝了,现在希望组织能好好查清他的底细,让他好好做人,也算帮我们这些朋友一个大忙了。”

    说完,这老李还故意走到韩副市长的身边,拍拍他的肩膀,对他说:“金盆洗手吧,老韩,早就和你说过,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你看看现在,出事了吧,唉。”

    {,c首6z发00

    他还装模作样的安慰着韩副市长,做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韩副市长这下算是被彻底激怒了,平时他对这些人不薄,出了这事以后,本来就不打算他们能帮到什么忙了,结果现在不仅不帮忙,反而倒打一耙,让他陷于水深火热之中,韩副市长的牙咬的咯咯作响,他恨不得站起来亲手撕碎这些白眼狼。

    韩副市长怒发冲冠,他猛然站了起来,一拳头打在了桌子上,冲着刚坐在椅子上的老李,几乎是喊上了:“你血口喷人!”

    纪检委的工作人员看场面好想快控制不住了,急忙叫了暂停,示意大家都消消气,商量一下最后的结果,歇一会再继续进行,明显是害怕现在正在气头上的韩副市长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

    不过这老李却一点情面也不给韩副市长留,他喝了口水,继续和左右两边的人说到:“这韩副市长这回估计要进去蹲几年了,不过他还算走运,生了个不错的女儿,被我儿子看上了,要是我儿子愿意娶她的话,我也能帮着好好照料他的家人,哎,毕竟朋友一场,这忙我不帮,心里也过不去啊。”

    他的声音很大,好像是故意要说给韩副市长听的,说完还下意识的偷偷瞟了韩副市长几眼,想看看他有什么表情。

    韩副市长觉得自己的脸上火辣辣的烧着,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当初要交这些朋友,这些讽刺挖苦的话,好像一根根的针,扎的他生疼。

    过了一阵子,纪检委的人看韩副市长的情绪平复了许多,脸也没有之前那么红了,就叫了大家继续研究这个案子。

    他们把目光聚焦在韩副市长的贴身秘书身上,只要这个离韩副市长的财务最近的人一承认,他们扳倒韩副市长的大计,就又进了一步。

    “来,郑秘书,你来说说,你离韩副市长最近,说说你平时都注意到了什么?”

    大家把目光投向郑秘书,还有几个在向着她使眼色,示意她投靠他们这边,事成之后少不了她的好处甚至还有一个故意咳嗽着以引起郑秘书的注意。

    韩副市长也紧张的看着郑秘书,这个他最信任的人,今天不知道会做出什么选择。

    只见郑秘书缓缓的站了起来,看着韩副市长,用无比坚定的语气,郑重其事的说:“我是韩副市长身边最亲近的公职人员了,韩副市长什么人我再了解不过了,我以我的人格担保,韩副市长的所有财产,都是家里搞古玩生意赚来的,没有一分一厘是不干净的。”

    韩副市长听了,竟然有些感动,想不到,在自己最落魄的时候,对他不离不弃的,只是一个小小的无权无势的小秘书,不过他还是赞许的点了点头,不仅为郑秘书的行为,更是为她点勇气,毕竟一个小女子呢,能说出这么大气磅礴的话,也不是容易的事情。

    这时,那群让郑秘书起来说话的纪检委的人坐不住了,她们不知道郑秘书竟然是这么一个忠心耿耿的人,就叫她不要再说下去了。

    纪检委的人见大家该发言的发言,该思考的思考,觉得时间差不多了,省里面的领导商议也结束了,主持会议的人忽然叫大家安静了下来,众人纷纷看向主持人那里。

    “看大家都决定的差不多了,现在,我们就找证人来作证。”

    在场的各个官员一片哗然,他们都想看看到底是谁这么大胆,敢明目张胆的揭发韩副市长,他们虽然是站在纪检委这一边的,但是要真让他们作为法律上的证人,他们还是有所顾虑的。

    门开了,走来一个大腹便便的人,竟然就是柳大志。

    柳大志还没坐下,就开始迫不及待的说了起来:“纪检委的各位同志,我是柳大志,是咱们江陵市的一个小小的企业家,今天我要作为证人,检举韩副市长贪污受贿的行为。”

    主持会议的人一看到柳大志,眼睛都亮了,一种迫不及待的表情浮现在他的脸上,不过他好像意识到了这一点,收敛了一下,故意清了清嗓子,问道:“你说吧,你为什么要作证。”

    柳大志看了一眼坐在椅子上的韩副市长,又看了看站在前面的主持,等他点了点头,才故作淡定的开口说话了。

    “大家有的可能都认识我柳大志,这几年做生意,赚了笔小钱,刚够补贴家用,想着攒着钱可以给儿子娶媳妇了,可是,这韩副市长非要我拿出二百万给他,说什么企业要想上市的话必须经过政府调控,而只有给他二百万做中间的介绍费,才会推广我的企业,否则,就要封杀我。”

    柳大志越说越激动,连他自己都几乎信以为真,表现出一副受了大委屈的样子。

    “你胡说!”韩副市长生气了,他知道柳大志是在无中生有,想着法子来陷害他,就确定跳出来为自己平反。

    “什么柳大志,我根本就不认识你,江陵市企业那么多,怎么就偏偏不让你上市呢,而且企业上市,根本不需要政府插手的,你完全是在血口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