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超级寻宝仪 > 第二十七章 证据!
    不过大家都纷纷摇头,对韩副市长指指点点,江陵市的柳大志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富豪了,从政府官员,到平民百姓,这市里上上下下,哪个不认识柳大志,大家都觉得,韩副市长作为一个普通政府公务员,不应该有现在这么多钱,而他之所以能豪宅豪车轮番换,一定是收了像柳大志这样的有钱人的贿赂。

    一个为钱,一个为权,他们的搭配,合情合理,大家都是这么想的,竟然没有人为韩副市长洗白,郑秘书见局势不受控制了,也不敢有什么太大的动作,只是小心翼翼的提醒大家不要再说话了。

    柳大志看到了情绪激动的韩副市长,脸上也没有一点惧怕之情,因为他早就打点好了一切,当初他找来帮忙的在纪检委工作的老同学今天也在现场,柳大志只给他使了个眼色,那人便心领神会了。

    他站了出来,为柳大志所说的话正名。

    “我证明,柳大志说的话绝无半点作假,我和柳大志是生意上多年的合作伙伴,我曾经就在他书房的桌面上,看到他给韩副市长打了二百万的收据,白纸黑字签着韩副市长的大名,还能有假不成。”

    一时间大家议论纷纷,都说这柳大志说的话应该不假,他韩副市长肯定是做个这样的事,不然柳大志不能冒着这种风险来当面戳穿韩副市长的丑恶嘴脸,大家甚至觉得,柳大志是不畏强权,打黑除恶的“英雄”。

    主持的人看到舆论的风头一边倒的朝向了柳大志的方向,觉得大局已定,现在判决的话,应该没什么异议,他拿了张文件,在上面签了个名字,就准备宣读政府公文了。

    “经过一系列的会议讨论以及证人的证词,我方纪检委决定,韩副市长的贪污受贿罪名,成。。。”

    “慢着!”

    My{首发C

    “成立”的“立”还没说出口,就被不知从哪里传来的声音打断了,大家顺着声音出现的方向看过去,只见一个年轻人,手里拿着几张纸,从窗口边跳了进来。大家都被周中的突然闯入下了一大跳。

    原来周中一直在窗外偷听,听到最后发现局势对韩副市长非常不利,觉得时机已到,该是自己出来作证的时候了,也不管什么危险安全,直接就跳了进来。

    几位市里的领导尤其吃惊,他们好像吓坏了的样子,大喊大叫着就打算找保安把这个不速之客抓出去赶走。

    周中突然用更大的声音喊了起来:“慢着,慢着!我手里是有证据的!”

    说着,周中一边挥动着手里的账本,柳大志自然知道那账本是什么,那里面记载的可都是他贿赂公务员的罪行啊!这账本怎么会在周中手里?

    这时一直在旁观察局势,从未开过口的省里纪检委总书记说话了:“拿来我看看。”

    周中就把东西递了过去,柳大志见账单已到书记手中,他也没办法再抢回来,只能在一帮干着急,和他的老同学使眼色,不知如何是好。

    书记拿着账单看了一会儿,发现在座官员中的一些,名字出现在了上面,又看看发现都是柳大志送给对方的黑钱,一时间也就都明白了,他站起身,把账单递到了柳大志手中,说:“说吧,你怎么解释?”

    “这。。。”柳大志一时语塞,他没想过半路会杀出个周中,把他的好事都搅黄了,气得吹胡子瞪眼。

    剩下那些没出声的,也知道自己的行动被曝光了,他们都是和柳大志有金钱往来的,特别是刚刚还在说韩副市长坏话的小张和老李,现在正躲在墙边低着头默不出声。

    周中马上又掏出郑东的那个账本,递给书记说道:“领导,之前将领晚报有个记者叫郑东,报道韩副市长家里的财产情况,却不说那些财产的来历,故意抹黑韩副市长。这个账本是从郑东那找到的,他分明是收了别人的钱才写那文章的!”

    书记又看看那个账本,那账本上记载了郑东这些年收钱写文章的全部内容,除了韩副市长的那篇文章外,还有几篇文章当时也是风靡一时的。

    书记微微点头,叫来主持人耳语几句,主持就飞快的在刚刚那张判决书上面涂改了几下,然后让大家安静了下来,开始宣判。

    “经过我方调查,在韩副市长贪污受贿一案中,韩副市长无罪,柳大志等人,继续带走调查。”

    柳大志一下子瘫坐在地上,他精心策划的局,就这样被毁于一旦了。

    经过这么多天的奔波,事情终于尘埃落定,周中目送着柳大志和其他几位与他有利益来往的官员被带走,估计他柳大志是要受些罪了,而且,柳家的势力被一扫而光,今后也不会再有人敢与柳大志同流合污了,柳家这回,是真的完了。

    韩副市长的清白终于得到了证明,他的副市长之位不仅保住了,甚至还有可能因为铲除掉其他人浮于事的官员,而得到什么嘉奖。

    至于柳少,就只能自求多福了,柳大志倒下之后,估计他也不敢再作威作福了。

    周中觉得心里的一块大石头终于落地了,韩副市长更是高兴,连连夸奖周中,说他够机灵,时机把握的刚刚好,还说一定要请他来自己家里吃饭,好好谢谢他这个恩人。

    周中说自己和韩丽是朋友,这点忙是应该帮的,不求什么回报,但拗不过韩副市长的热情邀请,半推半就还是从了他的意愿。

    两人和省纪检委的书记打了声招呼以后,肩并肩的从大楼里像门口走去,周中知道,韩丽现在,可能还在门口等他的消息呢,不过想到韩丽,周中不由得放慢了脚步,若有所思的样子。

    韩副市长察觉出了他的变化,急忙问他,发生什么事了。

    “韩副市长,我有一个小小的请求,是关于韩丽的,希望您能答应。”周中犹豫半天,还是说了出来,不过搞得神神秘秘的,韩副市长觉得有些意思,便笑着说:“你尽管说,今天你是功臣,只要我能做到的,就一定答应你。”

    周中就放心的说了:“今天的事,希望您不要和韩丽说了,特别是关于我的部分。。。”

    “为什么?”韩副市长看着周中问道。

    周中颇为不好意思的说道:“就是帮一点小忙,我不想让她因此对我有什么特殊的看法,我们现在的关系挺好的。如果在这份关系上加了额外的东西进去,会变的很不自然。”

    韩副市长在官场上混了这么多年,马上就明白了周中的意思,眼中闪过一抹惊讶和赞许,对周中更加的喜爱了。

    “好,我答应你!”韩副市长点头同意道。

    快到门口的时候韩丽一眼就望见了他的父亲,而韩副市长也不由得加快了脚步,走着走着就跑了起来,一路跑到女儿的面前,父女俩紧紧的拥抱在了一起。

    韩丽的眼泪马上流了下来,她一边笑又一边哭,惹得韩副市长一个坚强的大男人也跟着感伤了起来。

    “哭什么啊,你看爸爸现在不是好好的吗?”

    韩副市长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还是心疼女儿,轻轻的为她抹了抹眼泪。

    “爸,你这几天有受什么委屈吗?他们有没有对你怎么样?你看你,都瘦了。”韩丽左看看,右看看,觉得父亲还是那么挺拔,虽然瘦了些,精神状态也还是很好的,也就没有再多问了。

    “走吧,我叫郑秘书开车去了,今天中午先回爸爸这里吃。”

    韩副市长忽然想起了周中,左看又看,发现没有他的身影,又想起刚刚他和自己说的,不要告诉韩丽的事情,也就没再放在心上,带着韩丽坐进了车里。

    原来周中在刚刚快到门口,韩副市长小跑起来的时候,就放慢了脚步,然后绕了小路,一个人默默离开了,毕竟人家父女相见,有什么亲昵的话想说的,有他这个外人在也不方便,而且,要是自己在场的话,韩丽肯定会觉得父亲出来的事和自己会有关系而感激他,这是他最不想看到的。

    所以虽然一个人离开的背影有点落寞,周中只要想到韩丽和父亲见面时会露出灿烂的笑脸,便觉得自己的这点小牺牲,是值得的。

    周中叫了一辆出租车,向着韩副市长与韩丽的反方向驶去,他要去韩丽的公寓了,等韩丽吃完午饭回来,一定会回公寓的,到时候再做打算也不迟。

    坐在出租车里,周中忽然觉得很累,不是身体累,而是,心累,这么多天的四处奔波,终于可以放下担子了,他现在在什么都不想去想,只想好好的睡一觉,所以刚到韩丽的公寓,周中进了门,躺在沙发上就睡着了。

    醒来时韩丽已经回来了,她看周中醒了,按耐不住激动的心情,就跑来和周中分享她的喜悦。

    “周中,你说的真准,昨天你和我说我爸爸一定会没事的,今天他真的就出来了,谢谢你这几天一直帮我!”

    周中也在为韩丽高兴,这么几天过去,又能看到她脸上久违的笑容,感觉真好,只是周中还是有些失落的,如果韩丽能知道自己帮了很大的忙,应该也会很开心吧。

    不过周中不想韩丽有负担,还是忍住没说,和她一起傻乐着。

    忽然周中好像想起了什么事,他走去衣架旁边,掏了掏衣服的口袋,掏出了当初在韩丽古玩店门口,那个老头儿,不,是江陵市军区司令给他的名片,自己从看守所出来这么长时间,一直在忙韩丽父亲的事,也没有抽出时间去拜访一下这位“救命恩人”,周中一直都还没忘记这件事。

    现在韩丽父亲也出来了,他的事也可以告一段落了,终于有时间可以去看望一下军区司令了。

    第二天一早,周中就早早的起床,开始打扮自己了,韩丽见他从来没有这么在意形象,今天怎么一反常态,周中就和韩丽简单的解释了一下,说他今天要去见一个非常重要的人,就是那天去救他的军区司令,韩丽理解的点点头,也就没再多问了。

    周中稍微打扮了打扮,换了身干净整洁的衣服,起码在军人面前不能一副无精打采,吊儿郎当的样子,按着名片上的地址出发了。

    老司令的家就在江陵市区,在一片热闹的街区内,有一处世外桃源,这里就是退休老干部的居住地,都是一排排老式的院落,独门独院,想要进这里必须得经过门口的守卫。

    周中已经给老司令打过电话了,门口早有警卫员等着周中,很轻易就把周中带了进去。周中一路就跟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到处观看,这园区里面的景色真的太好了,能在喧闹的城市中央有这么一块净土真的不容易。

    小区里面整齐的一个个小院子,各种豪车停在外面,还有很多像老司令一样鹤发童颜的老人,此时正在晨练,还有一些穿着军装的小士兵之类的,帮着几个大妈提着菜篮子。

    周中知道,这里住着的肯定都是退休的高官。

    很快周中就被领导一间小院子里,警卫员站在外面大声汇报道:“报告首长,客人带到!”

    老司令一听是周中来了,急忙就迎了出来,别看他年纪大了,但这身后非常的矫健,见到周中:“周中啊,真有你小子的,怎么现在才来找我,快进来。”

    听这话周中就知道,老司令肯定在埋怨他,当时在古玩店里的时候周中可是说,买了电话第一时间打给他的,赶紧歉意道:“首长对不起,这几天有些要紧事要忙,一直没顾上来拜访您,请您见谅。”

    老司令笑得合不拢嘴,他怎么会怪周中呢,于是连连把周中往家里请,周中就跟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