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超级寻宝仪 > 第三十四章 天价
    挑来挑去,二人终于找了个价值最高的,就是现在放在桌子上的瓷瓶,大师说起码也有一二百万,大少这才放心下来,毕竟周中刚刚选的,也就是十几万,差价也比不上这个,他就不信,这周中,还能再有什么本事,挑出个比他还贵的宝贝出来。

    大少觉得,自己势在必得,周中那土鳖样,怎么看都不像是拿得出二百万的人,这回她只管带着同学们看笑话就行。

    大少等着坐在鉴定中心的大师出结果,只要结果一出来,大家就都会知道,他这瓷瓶值二百万,而且,大家也会知道,周中拿不出二百万,他的计划,就要实现了。

    “你这个瓷瓶多少钱入手?”

    鉴定完毕,专家开始询问价格。

    “五十万,大师,请问,它到底值不值五十万?”

    大少明明知道自己稳赚,毕竟刚刚已经做过弊了,但还是要表现的虔诚一点,于是装模作样的问专家,他这个东西,值多少钱。

    专家一看就乐了,他告诉大家,这个瓷瓶,可远远不只值五十万,他估计,这个瓷瓶放在市场上买的话,要价二百万也不嫌多。

    刚刚周中那个已经算得上赚很多了,这个,比刚刚那个赚的还要多,大家听了专家的话,一片哗然,纷纷表示,这大少看起来还挺厉害的,虽然平时只是在学校里活动,想不到出来实站,大少也毫不逊色,大少这下准赢,就等着周中赔二百万出来了。

    其实大少猜的没错,周中确实拿不出二百万出来,甚至连周中和他要比试的这件宝贝,都是周中借钱才买来的。

    这时周围的人也聚了过来,他们见这里有这么多年轻学生样子的人围在一起,觉得有什么好戏可以看,也就纷纷凑了过来,想看看到底这帮人在鉴定什么。

    听到专家说,大少刚刚那个瓷瓶值二百万的时候,大家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就等着周中拿出他的宝贝了,大家擦亮了眼睛,等着看周中的笑话。

    “周中,你带了什么,要是没有二百万的话,记得清清嗓子,一会儿还要表演狗叫呢。”

    大少继续挖苦着周中,周中没有理他,而是直接把包装打开,掏出了里面的字画,平铺在了专家的桌子上。

    专家拿着放大镜,东瞅瞅,西看看,又摸索了半天,问周中,是花多少钱买的。

    “四十万。”

    专家听了,摇了摇头说:“哎呀,你这下亏大了,这个字画呢,一看就是赝品,但看纸张应该有些年头,我估计它是清朝左右时期的,也算是古玩了,不过价值肯定没有四十万那么多,也就值个二三十万吧”

    大少一听这话,瞬间爆发出了巨大的笑声,二三十万,和他的二百万,怎么可能相提并论呢,周中只要拿不出二百万来,他就要学狗叫了。

    大少知道周中一定拿不出这么多钱,想到一会儿周中要不学狗叫,要不低三下四的求他,反正自己是长脸了,而周中的脸,不仅在同学们面前,而且在这么多围观的群众面前,也真的是丢尽了。

    围观的人也知道,周中的东西,没有那位大少的值钱,这下周中怕是惨了,这大少,一看就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大家纷纷为周中接下来的境况而担心。

    包括林璐,她本以为周中会赢的,这下好了,大少赢了,虽然大少的虚荣心得到了满足,但是林璐也不忍心看周中学狗叫啊。

    “怎么样,周中,学狗叫呢,还是跪下来求我啊?或者您有钱,直接拿他个二百万出来啊?哈哈哈哈。。。”

    大少一时间猖狂的很,一个“您”字里透露出的,都是挖苦周中的感情。

    反倒是周中,这时候却冷静的很,他把字画转了个方向,又推到专家面前,才幽幽的说:“不是这个。”

    大少一听就急了:“什么?不是这个?周中我告诉你,你不要耍赖,说好了没人只有一次机会,你不能这个比不过我,就打算换一个再试试运气,老实告诉你,你那破车里,估计没一个好东西。。。”

    周中没有理会大少,他轻轻扭了一下画轴处的连杆,然后从里面取出了另一幅画,送到了专家面前。

    大家都傻眼了,专家也傻眼了,大家没想到,这普通的临摹字画的画轴里,竟然还能再藏着一个画。

    不过见这画是从原来的画中取出来的,大少也哑口无言,就等着专家出鉴定结果了。

    专家虽然惊讶,但是他知道这种事情,在古代的文人墨客中,也是常有的现象,有些人为了保存自己的珍贵墨画,不被其他人抢走,就会把这些好的画藏在一些平平无奇的画里,以掩人耳目,而画轴就是一个最好的藏身之所。

    专家解释了一下,大家恍然大悟,专家就继续当着大家的面,鉴定起来。

    众人的目光随着专家的手一起,在缓缓打开的画上面游荡,这是一幅《河晚山松图》,画工精细,即使是站在远处的人,也能看到山上松树上结着的一颗小松果。

    专家一边鉴定,一边发出赞不绝口的声音,他甚至把隔壁桌的同伴也叫了过来,要他们一起来看看,这幅不可思议的画作。

    经过专家们好一阵严谨的鉴定,他们才得出了最终的结论,大家都竖起了耳朵仔细听着,生怕错过了什么细节。

    “这是清朝著名画家八大山人的大作!”

    专家激动的说,声音都有些颤抖了起来。

    “八大山人是明末清初画家,中国画的一代宗师,他的作品以象征手法抒写心意,如画鱼、鸭、鸟等,皆以白眼向天,充满倔强之气。笔墨特点以放任恣纵见长,苍劲圆秀,清逸横生,不论大幅或小品,都有浑朴酣畅又明朗秀健的风神。章法结构不落俗套,在不完整中求完整。”

    大家当然听不懂这些很专业的古玩界术语,大家只关心,它能卖到多少钱。人群中有人这么问了,专家好像等这一刻好久了,才更加激动的说了起来。

    “目前市场上八大山人的画价值在八百到十二万之间!几大世界著名的拍卖行,像什么苏富比,和佳士得,都有拍卖过。而且更加重要的是,这幅画意义非凡,应该是八大山人平生中最具代表的画作之一!”

    专家故意停顿了一下,才说:“要我估计,起码卖两千万!”

    人群中一下就炸开了锅,刚刚大少的两百万,大家都已经觉得不可思议了,现在又出来一个两千万的,简直是一山更比一山高啊。

    大少见局势控制不住了,好像所有的势头都转向了周中那边,局势对他很不利,又开始找各种借口了。

    “不行,这个不算,这个是另一幅画,你应该用刚刚那副三十万的。”

    周中早就知道,自己赢了大少,他肯定又要耍赖,不过现在发现这么一幅绝世之作,能赚几千万,周中的心情也是一片晴朗,他懒得和大少这种人斤斤计较,毕竟他来的目的又不是要赢了大少,只要能选购到他心满意足的宝贝,周中就知足了。

    何况这大少的脸都丢尽了,他认输就算了,还要加上刚刚一句话,人群中好多人都向他发来了不屑的声音,大少只想找个地缝,赶快钻进去,这回在林璐面前,丢脸丢大了。

    林璐和其他同学也对周中刮目相看,虽然林璐之前就知道,周中是一块可塑之才,只是直到今天,见证周中这么一个年轻的千万富翁的诞生,林璐和同学们还是觉得妙不可言,年纪轻轻就有这么大的成就,将来一定能成大事,怕是会成为首富什么的,谁有说的准呢。

    忽然鉴定大师看到了周中车里的其它宝贝,觉得它们也看上去很值钱的样子就提议帮周中鉴定鉴定。

    周中自然是不需要的,这些都是他用寻宝仪找出来的,价格估计他自己心里有数,也用不着这些所谓的“专家”帮忙鉴定,要是专家鉴定的千真万确,他现在也不会在这里检漏了。

    “谢谢专家们,不过我觉得没这个必要了,这些都是我喜欢才买的,就算是假的,我也一样喜欢的,再说,万一鉴定出哪件是假的,不是破坏了大家刚刚看到那件字画的喜悦之情了吗?”

    专家觉得周中说的在理,也就没有多问。

    倒是看热闹的人们,这时有些坐不住了。

    “哎哎哎,小兄弟,你这车里的东西,都是多少钱买的啊?”

    c更新最快c●上E

    忽然一个人站了出来,摇着周中的胳膊就问。

    “多少钱的都有,不过都是些便宜的东西了,你去大会里面逛一圈,也会找的到的。”

    周中不知道他要说什么,就简单的回答了他一句。

    不料这人拿起周中车里的一支簪子,就问周中:“你这支多少钱买的?我出三倍,卖不卖?”

    周中笑了,原来是想买他的宝贝。

    “不卖不卖,这有可能是假的。”

    周中谦虚的说。

    “真的假的都买,四倍,怎么样?”

    “不卖。。。”

    这时,人群中又一个声音出现。

    “五倍!”

    “十倍!”

    抬价的声音一时间不绝于耳。

    周中怎么也推脱不了,他算了一下,这簪子买的时候才几十万,现在照这样下去,卖到几千万都有可能,想到今后自己古玩店也会像现在一样受人追捧,周中就像是吃了一颗定心丸。

    礼貌的谢过大家的好意,周中还是一件都没有卖出去,和老司令坐上了回程的车。

    他是另有打算的,周中知道,这一车古玩可是价值上亿的!价值几百万的古玩就有十几个之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