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超级寻宝仪 > 第三十六章 林家被暗害
    “周中,你来的正好,刚刚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好像睡着睡着,被什么东西压到了一样,想坐起来,可是怎么也起不来,但是我好像还有意识,好像还听到你在和什么人说话。”

    林璐摸了摸自己的额头,细密的冷汗一层层的布满了额头,林璐仔细想了想,觉得有些后怕。

    周中不想骗林璐说没事,毕竟林璐自己也有感觉,于是就告诉了林璐整件事情的经过,从鬼气到林璐房间里来,到周中把鬼气驱散,都一五一十的说给了林璐听。

    林璐自然是没听到过这种事情的,她急忙问周中怎么办。

    周中之前是有看过关于九霄御龙诀的书籍的,里面有讲到过鬼气为什么会依附于某个人的身上,周中当时虽然不信,但也还是对这一情节印象深刻。

    周中的脑海中仔细回顾着今天所发送的一切,各个小细节都没有遗忘,半晌,才回过神来。

    他觉得,书中说的,不无道理,想了想,就问林璐:“我倒是可能知道原因,不过你要先回答我一个问题,这很重要。”

    林璐茫然的点点头,毕竟经历了刚刚的事情,她的心情还没有平静下来,而且又是周中救了她,那周中就一定还有办法,帮她化险为夷,所以顺从的点了点头,等着周中问她些什么。

    “你看看你身上,有没有什么铁器,或者玉佩之类的东西,可能会有灵性的那种?”

    林璐虽然不知道这件事和这些东西有什么关系,但是还是听了周中的话,在身上搜了搜,搜出了一块玉佩来。

    “有什么问题吗?我身上只有这一块玉佩,还是我远房的一个舅舅给的,他说这玉还挺珍贵的呢,一般地方是买不到的。”

    林璐说完,茫然的看着周中,这块玉佩她戴在身上好长时间了,也没出过什么问题。

    周中接过玉佩,仔细观察了一阵,脑海里的寻宝仪也告诉他,这玉是难得的好玉,各方面都接近完美了,从纹理,到质地,怎么都看不出问题来。

    不过周中的眼睛却是雪亮的,看一看就看出了不对路的地方,这玉里面竟然刻画了一个小型的符咒,专门吸引鬼气,能将方圆五里内的鬼气吸引过来。

    虽然符咒的大小很小,几乎看不到,但周中凭着几天的寻宝经验,一下就找准了符咒所在的位置。

    他冷笑了一声,自己嘀咕着说:“这玉是好玉,这倒不假,只是这送你玉的人,可没安什么好心,林璐啊林璐,他送你这块玉,实际是把神神鬼鬼都送给了你,这是要害你呀,你明白明白。”

    周中正想找个委婉一点的方式,把这件事告诉林璐,因为他看得出来,林璐好像对这块玉很喜欢,或者是对那个送她玉的亲戚比较尊敬吧。

    他怕告诉林璐,自己的远房亲戚送她玉是为了害她,林璐会接受不了。

    周中正这样想着,突然林璐的电话响了,接起了电话,林璐的表情一下子变得焦急了起来。

    “林璐,你爸爸出事了,现在在医院呢。”

    那边林璐的妈妈已经沉不住气了,眼看着就要哭出来,反倒是林璐一直安慰着说:“妈,你不要着急,我爸怎么了,你慢慢说。”

    “你爸刚才出车祸了,刚送到医院,这会儿已经没事了,就是骨折了,哎,你快点回来吧。”

    林璐顿时慌了,她才知道,父亲出车祸了,虽然没什么大事,但是骨折了,要养大几个月才能好,平时开车都一向稳稳当当的父亲,怎么会突然出车祸呢,再联系到自己刚刚经历的事情,真是坏消息一件接一件,她有些坐立不安了。

    周中心想,这种不好的事情既然会接二连三的发生,而且都是发生在林璐一家上,说明那个想要害林璐的人不仅对林璐有动作,甚至连她的父亲也下手了,说不定,林璐的父亲也有一块像林璐这样的玉佩。

    于是周中就问林璐:“你爸爸,是不是也有一块和你一样的玉佩?”

    林璐摇摇头,她并不知道父亲有没有这种东西,因为那亲戚给她的时候,父亲并不在旁,平时也没见父亲有过类似的东西。

    不过林璐顾不上想这些,她现在最担心父亲的安慰,急着想看看父亲现在在医院怎么样了,于是问周中,要不要陪她一起去医院看看父亲。

    周中见天色已晚,让林璐一个女孩子自己打车乱跑也不是事儿,就答应了下来。

    两人刚出房间,就看到上午偷跑的大少走了过来。

    刚刚出门的林璐的同学,有几个给他通风报信,说看到周中进了林璐的房间,还把门关了,里面动静很大,各种添油加醋,唯恐天下不乱。

    大少一想,这还得了,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又是老同学,一起叙叙旧,指不定会培养出什么感情,擦出些火花来。

    他要制止林璐做出这么傻的事情来,于是匆匆赶来,正好看到两人肩并肩一起走出房间。

    大少脑袋一片空白,她觉得林璐和周中可能已经发生了什么,于是愤怒的质问周中:“怎么你从林璐的房间出来,说,你们在里面到底干了什么?有没有干什么不干净的事情!”

    林璐一听,也生气了,她一直拿大少当朋友看待,不料现在他却这样污蔑自己,竟然会有这么肮脏的想法,她真的是对这个大少有些失望了。

    于是林璐走了两步,走到大少面前,呵斥他:“我的事,不用你管!”

    说完拽着周中扭头就走,周中本想帮林璐解释一下的,毕竟一个女孩子的清白对她来说还是十分重要的,但是见林璐的态度这么强硬,为了赶时间,也就和林璐一起走了。

    两人打了一辆出租车,直奔江陵市区,林璐父亲所在的医院。

    在路上,周中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林璐,还说了关于玉佩上符咒的事情,他觉得林璐的父亲之所以会出事,和那些符咒是有很大关系的,还说等到了医院,让林璐仔细观察一下,看看父亲身上有没有类似的符咒。

    林璐点点头,她相信周中的话。

    到了医院,已经是后半夜了,大部分人都已经睡了,只有几个值夜班的护士和医生,问道父亲的病房,林璐带着周中走了过去。

    还没到病房门口,人就多了起来,门口都是林璐的一些亲戚,有近亲,也有远亲,不过大多是一些家族的外围成员。

    大家都在走廊里焦急的等待,见林璐来了,有个亲戚走过来,让林璐进去吧,他父亲和母亲,还有几个父亲的兄弟姐妹,都在病房里呢,他们告诉林璐,父亲并没有什么大碍,让她不要太难过,克制一下情绪。

    林璐点点头,给周中使了个眼色,虽然里面都是和自己血缘关系最近的亲人,周中甚至都不认识父亲,但是林璐知道,周中的存在,可以帮父亲和自己渡过难关,所以也不管众人异样的目光,就带着周中一起进去了。

    病房里很安静,和外面比起来清净了不少,父亲就躺在床上,一条腿打着石膏,疲倦的休息着,母亲坐在一旁笑着苹果,还有一些亲戚坐在隔壁的病床上,看着父亲的点滴一滴一滴的输完,准备叫护士过来换药。

    一个亲戚看到了进来的林璐,急忙把她叫了过来,给她介绍了一下,父亲是怎么出的车祸,是怎么被人救起然后送来了医院,大家又是怎么知道消息后匆匆赶来的,事无巨细,林璐听完,也大概有个底了。

    林璐担心父亲的安危,她怕要真是周中说的玉佩的事情,那父亲现在还没有脱离危险,于是就向大家解释起来自己遇到鬼的事。

    “我和你们说件事,你们听了不要太惊讶。”

    林璐先打好了预防针。

    “今天晚上我住旅店的时候,遇到了一件奇怪的事,就是‘鬼压床’。”

    “鬼压床”大家都听到过,但是谁也没有真的经历过,林璐一说自己遇到了,大家不免有些担心,但又焦急的问到底怎么了。

    “我想起来,但是又起不来,我有意识,但是就是动不了,眼看着就要喘不上气来了,是周中一掌拍散了鬼魂,我才醒来的,哦对了,这是周中,我的老同学,还没有和你们介绍。”

    ◎》最☆*新qy章9q节上"_◇

    说着,林璐把周中推到了大家面前。

    “周中和我说,我遇到这种事的原因,是因为这块玉佩,是远房舅舅给我的,他说那玉佩上有招来鬼怪的符咒。”

    说完,还把玉佩拿给大家看。

    虽然亲戚们都看到了那些细细的副州长,但是谁也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林璐又说的这么玄乎,有些不敢相信。

    “这小子不会是趁机骗你钱的吧?林璐你可不要太单纯,往往最好下手的,还就是你们这些老同学。”

    大家用怀疑的眼光打量着周中,虽然林璐一直解释周中不是这样的人,但拿不出证据来,大家觉得周中就是为了趁这个机会骗林璐的钱。

    林璐见怎么解释也没有用,索性不再和亲戚们理论,转头问躺在病床上的父亲:“爸,我那个远房舅舅,有没有给过你这种玉佩,或者类似的其它东西?”

    林璐父亲仔细想了想,也不记得林璐口中的这个舅舅给过她什么东西,于是摇了摇头。

    这下大家更加怀疑周中了,他们都觉得,周中口中所说的什么符咒,什么玉佩,都是他为了骗林璐而编造出来的,林璐这个傻丫头,也没经过什么大风大浪,别人说什么就信什么,还是太天真了。

    亲戚们还把林璐往自己身旁拉了拉,让她站的离周中远点,免得这小子为了钱,一下绑架了林璐也说不准。

    周中想为自己辩解,于是又问林璐的父亲:“他没有给过你玉佩这种东西,那有没有给过你其他的东西?”

    林璐的父亲想了想说:“对了,他给过我一条腰带,刚才我还穿着呢,你看,就在大衣里搭着。”

    林璐知道这腰带一定有问题,就急忙去衣柜里取出来拿给周中看。

    周中接过腰带,只看了一眼,就发现了问题,他冷笑一声,一把将腰带的头拽了下来,突然,一块小型的玉佩从里面掉了下来,“叮当”一声,把在场的人都吓了一跳,谁也没有想到,腰带里会藏着一块玉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