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超级寻宝仪 > 第三十七章 对策
    林璐的妈妈急忙捡起玉佩,其他亲戚也跟着凑了过来,想看看,这玉佩到底有什么端倪,果然,大家发现,这里面刻画着和林璐玉佩中一样的符咒!

    大家真真切切的看到了掉落在地上的玉佩,果然刻有周中所说的符咒,也就不再怀疑周中是骗钱的,相信了周中的话。

    林璐的父亲,林建业,眉头紧锁,他坐在病床上,一言不发,思考着刚刚周中所说的一切。

    而林璐的母亲,李清,更是吓得朝后走了一大步,身体晃晃悠悠,差点摔在地上。

    这时门外的亲戚,有几个听到里面“咣当”的动静,也都不清楚发生了什么,进了病房想看看有什么能帮的上忙的。

    #2¤'

    林璐的父亲有自己的打算,他叫了周中和林璐,过自己的床边,然后让林璐的母亲李清帮忙把屋子里的其它亲戚先请出去,说他有话要对他们讲。

    于是林璐的母亲一边和亲戚解释着:“没事没事,刚刚削皮刀掉在地上了,时候也不早了,建业他也没什么大事了,你们就先回家吧,今天打扰大家了,你们先回去好好休息,再有什么问题再通知你们也不迟。”

    大家看看表,时候也不早了,又看看躺在床上的林璐父亲,觉得好像没有什么事了,告别了林璐的母亲,就一个一个的离开了。

    刚刚还熙熙攘攘的病房门口,现在一下子安静下来,林璐的母亲目送亲戚们都离开了,才又进了病房,关上了门。

    此时房间里只有周中,林璐,还有林璐的母亲李清。

    林璐见人都出去了,急忙问父亲:“爸,这符咒,到底要怎么解?”

    不过林璐的父亲好像是已经有了想法,也没有表现出很慌乱的样子,毕竟是江陵市的首富,什么样的大场面都见过,更何况这种符咒,他早就有所听说,只是没想到,今天会发生在自己头上。

    他和林璐说:“璐璐,你不要担心,关于风水玄学的东西,我闯荡商场这么多年,也是略知一二的,我相信这世上,是有高人的,只要找到高人,就能化解一切困难。”

    林建业见林璐还是云里雾里的样子,就给林璐举了个例子。

    “你看,比如说我开的公司,就曾经找过一些高人,包括公司大门的朝向,以及门口要摆什么辟邪,还有公司内部的布置,都是有讲究的,你不常来我公司,所以不知道这些也是自然的。”

    林璐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倒是林璐的母亲,被林璐的父亲这么一说,心里就有了底。

    林建业其实早就发现了,周中刚刚在找出那块玉佩的时候,就有异于常人的天赋,再加上林璐讲述的,今晚关于她的故事,也都是因为周中,才得以化险为夷,林建业在心中认定,周中就是他要找的那位高人了。

    “你叫周中,对吧?”

    之前林璐的父亲还从来没这么主动的和自己说过话,周中受宠若惊的点点头。

    “周中,你是个好孩子,叔叔知道,今天谢谢你,救了我们林璐一命,不过这里,叔叔还想请你帮个忙,行吗?”

    周中不用多想,就知道,林璐的父亲一定是要自己帮他化解险境,这种小儿科的鬼把戏,周中还是能应付的了的,于是点头继续说。

    “林叔叔,这种事情,也不用太担心,虽然有小鬼缠着,但是这些鬼魂都是很低级的东西,这是招魂术,就是把符咒刻画在玉石上,吸引附近的孤魂野鬼跟了上来,所以只要把玉佩扔掉,也就不会在遇到这些鬼了。”

    不过周中想了想,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事在人为这个道理,他还是清楚的,于是又补充道:“不过你们也不要太掉以轻心了,这玉佩没什么问题,主要是送你们玉佩的人有问题,这摆明了就是要找事,所以这次你们没什么大碍,以后他不知道还要出什么幺蛾子。”

    忽然,刚刚还在低声啜泣的林璐母亲,这时候哭的更厉害了,泪珠一串一串掉下来,林璐赶紧过去扶着李清,安慰她。

    周中以为是自己的话说的太吓人了,把林璐的母亲吓哭了,觉得自己可能说的还不够委婉,急忙吐了吐舌头,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周中搓着手,来回的踱步,他也没想过,这种从前只在小说或者电视剧里才听过的神神鬼鬼的事情会发生在自己身边,林璐的母亲接受不了也是正常的。

    这时林璐的父亲叹了口气,说话了。

    “唉,本来不打算把这事儿说给你听的,毕竟是我们自己家的丑事,现在看来不说不行了,这事和今天遇到鬼混的事,脱不了关系,周中你也不算是外人了,知道一下对你也好。”

    周中一听,怕是有什么隐藏在林建业心中多年的秘密要说出来了,也不敢怠慢,竖起耳朵听了起来。

    “你阿姨,”说着看了看林璐的母亲,“她有个远房亲戚,不过,其实算起来也是八竿子都打不着了。”

    周中点了点头,谁没有这种远房亲戚呢,周中想起自己那些曾经欠债的债主亲戚,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这种亲戚最难缠,说是有血缘关系,其实也是扯淡,但是说没关系,又沾亲带故的,发生什么事情也不好处理,周中深有体会。

    “两年前的一天,他们突然来到家里找林璐的妈妈,说是来来江陵市工作时候,得罪了领导被开除了,现在身无分文,要我们帮帮他。”

    周中点点头,往往事情也是这么才开始的。

    “你也知道,林璐是个心地善良的女孩,我们一家人都心善,我当时想,我公司那么多外人都养着,何况是亲戚了,所以就给他找了房子,还让他第二天去公司上班。”

    “这不是很好吗?你们做的很对啊。”周中想不通为什么这样还会找来祸端。

    林建业摇摇头,接着说了起来。

    “这小子刚开始还挺好,在公司勤勤恳恳,也做了一番业绩出来,但是后来就变了,大家后来知道他是董事长的亲戚后全都巴结他,他看我们家太有钱了,好像他什么都不用做,直接就成了大少爷,天天不工作,到处吃喝玩乐,没钱了就管我们家里要。”

    “一次两次,我们也就忍了,谁能没个惰性,就当他歇一段时间,等歇好了再回去工作。”

    “后来他次次这样,回回都问我们要钱,而且变本加厉,一次比一次要得多,林璐母亲本来不想给他钱了,但是他说不给钱就回老家说,说他们家发达了,就不管他们这些穷亲戚了。”

    周中停了很是气愤,心想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亲戚存在,养你是看在情分上,不是他的本分,小孩子都懂的道理,怎么一个青年都不懂呢。

    “我们就只好一直养着他了,毕竟他花的钱和我们的资产比起来,也都是小钱。可就前几个月,这小子的父亲也来了,就是林璐那个远房表舅,这家伙跟着儿子一起到处花天酒地,到处花我们家的钱。”

    “我看这样下去不行啊,现在是他们父子俩花,今后可能会叫来他们的亲戚一起花,有钱也不是这么个花法儿啊,我虽然看不下去了,但是也不好说什么,毕竟是你阿姨娘家的亲戚,撕破脸了,你阿姨今后的日子也不好过。”

    周中点点头,这种事情就是这里最麻烦,想说还不能说。

    “但你阿姨也看不下去了,她们算是一家人,说话比我方便点,就找了他们父子俩谈,还教训了他们一顿,可能语气重了点吧,但是起码起了效果。第二天林璐舅舅就来登门道歉,说是他们错了,还送了个玉佩给林璐,送了个腰带给我,就是你今天看到的,林璐的那块,和我的这条腰带。”

    周中好像明白了什么,原来没安好心的,是林璐的这位远房舅舅。

    “本来我们一家人还挺高兴的,以为他们父子俩回头是岸了,觉得挺好,毕竟是亲戚,以后好好工作他们还能照顾着,就算赚不了打钱,像他们林家一样这么多,也能赚个小钱,怎么也比一般人过得好一点,但我们真的没想到的,这玉佩和腰带里却是暗藏杀心。”

    林璐的父亲一个劲的摇头,眼里都是失望与自责,他觉得,也许从一开始,就不应该帮这家人,也许语气硬一点拒绝了,以后也就不会出这么多事。

    林璐的母亲听林建业说完事情的原委,哭的更厉害了,不过周中现在明白了,为什么林璐的母亲要哭了,因为这远房亲戚是她家的,是她引来的祸水,要不是林建业看在她的面子上,早就把这两个好吃懒做的东西赶走了,现在她肯定又后悔又恨,为了那两个混蛋亲戚,和自己的一点妇人之仁,差点把自己女儿和丈夫害死。

    于是林璐的母亲想到了周中,急忙说:“周中,你是个好孩子,阿姨求求你,一定要救救林璐和林叔叔啊。”

    周中见林璐的母亲哭成了泪人,急忙安慰道:“阿姨您放心,我和林璐是老同学了,我也不愿意就这样看着她受罪,我一定不会袖手旁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