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超级寻宝仪 > 第四十三章 警告
    周中一听,就知道那边要有行动了,急忙安慰林璐。

    “没关系,你放心吧,我已经在玉佩上做了手脚,剩下的就交给我吧。”

    林璐点点头,他是相信周中的。

    果然,过了不到半个小时,周中就感应到有人在对那玉佩做手脚,他马上按照感应的方位追了过去。

    周中跟着感应到的信息,叫了辆车,让司机朝着东边开。出租车司机都蒙了,还没遇到过这样打车的,也不说去哪儿就让往东边开,这深更半夜的,不会是抢劫的吧?

    不过司机打量周中年纪轻轻,而且身材偏瘦,应该不是他的对手,这才稍微有些放心下来。

    车走了一会儿,到了一个小巷子外,玉佩上周中做的符印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周中知道,林璐的表舅他们一定就在附近,于是下了车,跟着感觉找了起来。

    果然不一会儿,周中就走到了城郊的一处小院落里。

    院子像是自己盖起来的,院子里的小屋也盖的十分精致,与周围的环境很好的融合在了一起。

    周中再左右环顾了一阵,发现这里人比较稀少,但是却有很多树,树荫层层遮盖,把小屋遮的密密实实,虽然不是别墅那么豪华,但是风景也还不错,住在这里十分清净,倒也是个躲避尘世喧嚣的好地方。

    “这人还真会享受。”

    周中这么想着,自己什么时候也能拥有像这样的小房子,一边观察起来附近的情况。

    周中忽然感觉到,玉佩就在不远处的屋子里,而且好像有人在屋子里活动的样子,于是周中四下看了看,确定没有人注意到他,才一步一步挪到了物子的旁边,认真的观察起来。

    房间里林璐的远房亲戚表舅和他的儿子,此刻就在屋子里面,同时和他们在一起的,还有一个老者。

    老者看起来已经有一把年纪了,脸上爬满了皱纹,一双手也是十分枯瘦,手上戴着个戒指,戒指也看起来有一段日子了,上面都有些斑驳。

    老者的头发花白,但是眼神却还是十分明亮,有种鹤发童颜的感觉,但是周中在窗边仔细看了看,却觉得这老者面色阴沉,不像什么好人,至少周中是这么觉得的。

    周中又偷偷的看了看屋子里,有些紫檀木的桌子摆在一旁,还有个大柜子,柜子上了锁,不知道里面放着什么。

    林璐的远房表舅和表哥恭恭敬敬的站在老者旁边,半晌不敢说一句话,见老者低着头不知道在思考什么,他们就在一旁窃窃私语。

    过了一会儿,二人见老者眉头还未舒展,才紧张了起来,问老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大师,您说这玉佩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怎么他们现在还好好的,虽然出了车祸,但是没几天就出院了,好像一点大事都没有的样子。”

    林璐的表舅这样问老者,不料被周中全听到了,他早就知道,是这两个人搞的鬼,现在亲耳听到了,更加觉得,这一屋子里的人,都不是什么好人。

    那老者愁眉不展,问林璐表舅:“玉佩在哪里,拿来让我看看。”

    于是林璐的表舅从怀里掏出了那两块玉佩,他没有直接给老者,而是自己拿在手上看了半天,说:“和您当时给我时一样啊,看起来没什么变化。”

    “拿来我看看。”

    这时林璐的表舅才把玉佩递到老者手上,然后又舔着一张脸,站在老者身边问:“您看看,这是什么情况。”

    老者拿过玉佩,又仔细观察了半天,还在上面用手摸了几把,越摸他的脸色就越阴沉,眉头都拧成了一个结,他又把玉佩转过来,前前后后仔仔细细看了个究竟。

    “你这玉佩没有别别人见到过吗?确定除了你送的人和你,没有其他人碰过吗?”老者有些疑惑的问到林璐的表舅。

    “应该没有吧,他们不会注意到这玉佩有问题的。”

    林璐的表舅也有些不懂了,他看起来一模一样的玉佩,怎么到了大师手里,就怀疑是经过他人之手了呢?于是又问:“大师,是不是有哪里变了?”

    大师也不拿林璐的表舅当外人,他叫表舅过来,拿着玉佩,指给他说:“你看这里,这里的符咒,和我之前给你画的那些,根本就不一样。”

    林璐的表舅拿过来看了半天,还是一头雾水。

    老者见他这个样子,估计也是不明白,于是继续解释了起来。

    “你看这里,我之前画的那个,是诅咒符,是圆形的一种图腾,可是现在,这里明显是被人改过的,但是不瞒你说,我之前的那个符咒,只是简单的小符咒,而现在这个,我从来没见过。”

    林璐的表舅听了老者的这些话,更加担心了起来,他有些害怕,是不是林璐一家,已经发现了他的目的。

    正当几个人研究着玉佩上的符文时,周中听不下去了,连这点知识都没有,还敢随便给别人画符,这老者的心也是大的很,不如让我来教教他们好了。

    周中这么想着,于是一手撑着窗台,一手扶住窗框,两腿一蹬,就站在了屋子的窗台上,突然就跳进了屋子里。

    老者和林璐的表舅都被突如其来的周中吓了一跳,更何况周中是直接破窗而入,亲眼看着一个黑影从窗户上下来,谁都能被吓个半死。

    还没等屋子里的人说话,周中就先说话了。

    “看不明白是吧,看不明白的话,我来教教你好了。”

    说着,周中笑眯眯的走道老者和林璐的表舅身边,然后一把夺过他们手中的玉佩,拿在自己手上,指着玉佩上的符文,对他们说了起来。

    “看到了吗?如你们所说,这玉佩上的字符,确实是被人改过的,不过那个人,现在就站在你们面前。”

    #6看¤s正I{版QJ章$节M)上m~

    老者听周中这么说,觉得周中嚣张的很,居然敢从他手里抢东西,于是恶狠狠的大量着周中,看他只是一个平平无奇的毛头小子,怎么可能改的了自己的符咒,况且自己搞这方面的研究,已经很多年了,他周中有什么本事,说改就改。

    于是老者阴沉着脸,眼神好像要杀死周中,问他:“你有什么能耐,还能改的了我的东西?”

    周中笑的更大声了,想不到这老者没两下刷子,脾气倒是不小,于是他说道:“你看清楚了吗?这个不是你之前印的纸符,而是我刻上去的玉符,比起你的纸符来说,不知道高级多少。”

    老者突然征了一下,玉符他虽然不会画,但是民间也是有关于玉符的传说的,多多少少,他都知道一点。

    他知道玉符是比纸符高级的,玉符可以改变纸符,但是纸符却不能改变玉符,这是一种非常高级的制符之术,相传只有几个人才懂得这种制符之术,甚至就连他这样的“大师”,研究了多少年的制符之术,也没有研究透彻。

    现在竟然被一个看起来像他孙子辈年龄人轻而易举的超越,老者的心里暗生不爽的情绪,他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周中,好像要把周中捏碎一样。

    周中不屑的看了老者一眼,随手把玉佩又塞回了林璐的表舅手里,还说:“以后害人的时候,找个靠谱点的,免得露馅了,自己还不知道。”

    林璐的表舅知道周中发现了他们的阴谋诡计,也不敢多说话,在一旁直给那老者使眼色,示意老者控制住周中。

    老者本来就对周中恨得咬牙切齿,现在见林璐的表舅也和自己想到了一起去,于是心生歹念,他想,如果自己干掉周中的话,杀人越货,就可以得到周中的玉佩,甚至可以得到关于高级制符术的信息。

    于是趁周中不注意,老者暗运真气,一掌朝着周中就劈了过去,周中只感觉到一种冷气向自己袭来,脸色顿时一变,身体一晃直接躲开那老者的突然袭击。

    周中冷哼一声,也不跟他废话,同样一掌拍出,真气滚动朝着老者飞了过去,说时迟,那时快,老头还没来的及躲开,就被周中的强大的气息打到,摔在了地上,动弹不得。

    他口里一直喘气,呼吸也变得急促了起来,奄奄一息的样子,连自己都救不了,更别说打倒周中了。

    老者不知道,虽然周中和他一样,都在练气期一层,但是周中的修为比他高多了,周中只要稍一用气,他就抵挡不住,原来周中得到的是上古的传承,而他只是一般的小功法,自然敌不过他。

    周中缓缓放下手臂,转头看向林璐的表舅和表哥,现在他们唯一的靠山,也就是躺在地上的这个老者,已经不能再保护他们了。

    林璐的表舅和表哥已经吓坏了,他们以为的“大师”,就在他们的眼前,被周中打得直接躺在了地上,何况他还是有一点功夫的,现在老者已经没法再庇护他们,他们就像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者,赤裸裸的暴露在了周中面前。

    “大爷饶命,大爷饶命啊。。。”

    林璐的表舅急忙求饶,表哥也跟着说了起来,就差跪在周中面前,求他放过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