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超级寻宝仪 > 第四十八章 怒火
    话刚说完,周中的手机就响起来了,瞄了一眼,是林璐打来的。他失声笑了笑,指了指手机,示意自己要去接个电话。

    “大校花找我什么吩咐啊?”周中走到里屋,笑着开口问道。

    那头的林璐语气很轻快,听上去就很高兴,“周中,今天是不是有很多人去店里?你可得好好谢谢我了!”

    周中听到这话,愣了愣,这大校花的话是啥意思?他咋没听明白呢?

    “什么?”

    林璐笑了笑,果然,周中不知道是她托人找关系让电视台给他上推荐的,“也没什么啦,就是帮了你一个小小的忙,具体是什么,你自己猜好了!”

    说完,林璐就挂了电话,只留周中一个人在风中凌乱。

    让他自己猜?

    周中只觉得二丈摸不着头脑,这林璐到底是帮他什么忙了?难不成这店里这么多人都是她找来的?

    可她上哪去找那么多玩古玩的啊?难不成都是群演?

    “老板,你快看,这电视里说的人是不是你啊!”突然,店里服务员的一句话打破了周中的思考,他下意识的抬头一看,只看到那新闻下面挂着一行标题:千年难得一遇古玩鉴定大师在本市古玩街开店卖古玩!

    这标题不明摆着写自己呢么?

    周中摸了摸鼻子,突然明白了林璐的话,会心的笑了笑,这大校花还挺会为他着想的。

    再说这周中忙活了一天也没白忙活,一千多件古玩里,至少有两百多件是真品,收来这两百多件虽然花了他不少钱,但同时也让店里的货源充沛了起来,这下他就再也不用担心不够卖的问题了。

    稍稍松了口气,周中把这些古玩小心翼翼的摆在店里,之前和那些人说他还会仔细鉴定也只不过是为了安抚他们的一个借口而已,毕竟如果真的有人看一眼就能知道古玩的真假,肯定是要引起骚动的,他周中目前还不是很想出名,更不想被人抓去当实验品。

    鉴定了一天的古玩,他还想着寻宝仪会不会升级,可等了半天都没有点动静,不由得让他有点失望,也不知道下次升级要什么时候。

    周中叹了口气,难不成这升级还得看天时地利人和么?

    寻思半天也没寻思出来个所以然,周中只好让人把店里都收拾的干净点,毕竟今天来了那么多人,谁知道下次还会不会再来,开店的最讲究门面,周中虽然不怕苦不怕累的,但他始终觉得不管是一个人还是一个店,都得干干净净利利索索的,这样让人瞧着也舒服。

    收拾了好一会儿,周中瞄了一眼墙上的挂钟,已经四点多了,估摸着今天该来的人也都来过了,索性关了门回家休息休息。

    回到公寓的时候,周中并没有看见韩丽,确切的说,他这两天都没怎么见到她。

    韩丽似乎很忙,整天都神龙不见尾的。

    不过周中想想也是,她父亲经过这次遭遇,好不容易才回到了副市长这个位置上,肯定有很多事要忙。

    更何况韩丽上次也跟他说过,那些之前见她父亲“落马”的人,各个都对他们避之不及,现在他父亲重新回到副市长这个位置了,一个个的倒是舔着脸又来巴结他。

    光应付这些墙头草就够浪费时间浪费精力了。

    周中不由得有些心疼韩丽,跟她在一起这么久,他当然明白她是个什么样的人,一想到她要去面对那些虚伪的人,就为她感到不值。

    不过也没办法,这些混迹在所谓上流社会的人,哪个不是攀炎附势的,谁有势力就巴结谁,谁低谷了就贬低谁。

    这也是周中不想出名的原因之一。

    外界都知道他对古玩有造诣,但他也并没有因为这个原因就出来做专访做节目的,一是不想抛头露面,二是不想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一个人爬的越高,就代表他背后越复杂。

    周中从小就不想做那种人,整天面对的都是一群带着面具的人,他和行尸走肉有什么区别?

    他的愿望很简单,只要自己家里人过得好就可以了。

    想想从小家里就因为钱这个字过得很狼狈,从小就要活在别人的指指点点下,周中就觉得自己赚的每一分钱都来之不易。

    一个人要是提钱,就会被人说俗,可要是没有钱,能过什么日子?

    他不想再经历小时候的痛苦,更不想让自己家里人跟着自己也吃苦。

    3_首发QS

    周中暗暗下定决心,这不止是为了自己,哪怕是为了以后找个媳妇,总不能让别人也跟他成天吃苦受累的,别人乐意他还不乐意呢。

    随手翻出来手机看了一眼,折腾了半天都快五点半了。

    想着韩丽估计也不回来了,周中便想去冰箱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吃的。

    穷忙活一天,他这还没吃饭呢。

    可刚从沙发上起来,周中的电话就响了。

    都这个点了,还能有谁给他打电话?

    周中抱着疑惑的心理看了眼号码,顿时心惊,是县城家楼下公用电话的!

    想必肯定是父母打来的。

    父母平时都不肯打什么电话的,毕竟打电话也是要花钱的。

    他滑过接听键,就听到那头熟悉的声音,小心翼翼的:“是周中吗?”

    周中愣了愣,突然想起来自己上次没说过这是自己的手机号码,顿时有点心酸,赶忙开口:“是我,妈,怎么了?”

    “我……这……”那头的人说话吞吞吐吐的,周中心里立刻觉得不对劲起来,急忙问:“妈,你别急,慢慢说,怎么了?是不是家里出事了,还是钱不够用?”

    “不是,是你,你那个几个姨来了,让我们还钱,儿子啊,我也没办法,只是她们逼得紧,让我们给你打电话,不让就要报警了!他们还说你上电视了什么的,我都听不懂他们说的都是什么。”周中的母亲很是无奈,她本来也不想打电话给儿子的,只想着自己处理就好了,可是不知怎么的,周中那个二姨好不容易消停了一阵子,可今天又跑来找他们要钱,还非要他们打电话给周中,不然就要报警了。

    周中听到自己母亲这么说,顿时火了。

    他这二姨是几个意思?

    敢情他临走之前给的一万块钱都白给了?不都说好了不去找事了么?现在算什么,出尔反尔?

    周中在心里咒骂一声,自己父母向来都是忍气吞声的人,从小这几个姨来找事,都一副很低下的样子,所以他们才那么嚣张!

    他甚至能想象得到,没有他在,那些姨说不定又想出什么法子来折磨他父母。

    越想越气愤,周中紧紧地攥紧了拳头。

    “妈,你别信他们的,什么报警不报警的,都是说出来吓唬你的,我爸呢?”周中深吸一口气,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没有那么暴怒,先安抚好他妈再说别的。

    周中的母亲听到这话,却顿住了,半晌才说了一句:“你爸出去打工了,还没回来。”

    “什么?我爸又去打工了?”

    回应周中的,只有一句饱含无奈的话:“你爸他也没办法,他也想快点还上那几个姨的钱啊,你这几天都没回家,你爸心疼你,不想让你太累,说多赚点是点。”

    周中心里的顿时无比的心酸,暗怪自己怎么不早点回去呢,父亲那么大年纪了,当初就是因为打工受伤,所以后来一直跟妈在外面收废品,虽然收废品比较脏,但至少没有打工累,所以身体还受得了。

    “妈,你等着,我这就回去。”

    还没等周中母亲说话,周中就挂了电话。

    这也忒欺人太甚了!他必须得回去找二姨好好理论理论!

    周中心里明白得很,肯定是他那个二姨带头找事,这几个姨里就属她嚣张不讲理,可她这信口雌黄的也太厉害了点,他临走的时候明明是给了她一万块钱,让她不要再带着七大姑八大姨的去找他父母要账,这怎么日子还没过多久就又开始了?

    一想起他二姨那尖酸刻薄的嘴脸,周中就觉得浑身不舒服。

    他不在的时候,指不定她又怎么跟他父母说这说那的。

    也是他这段时间忙过头了,没想到父母还欠几个亲戚的钱,早知道就早点给他们还了,省的父母还要受他们的气。

    周中越想越气,随手拿了件外套,就往外走。

    另一头,周中母亲听着电话传来的嘟嘟声,叹口气就回楼上去了。

    “怎么样啊?你那个儿子都上电视了,还想骗我说没钱给我啊?”刚一进屋,周中的二姨就满脸尖酸的问道。

    周中母亲颇有些窘迫的转过身,“他二姨,我身上实在是没有钱啊,而且我儿子怎么会上电视呢?他只是在城里打工而已,是不是你看错了?”

    “别跟我装!我本来也不想跟你们撕破脸的,可你们家欠我这钱这么久了都不还,去年没钱,今年还没钱,这狗肉帐你是想让我们要多久才给?拖来拖去的就能不还了还是能咋的啊?”二姨毫不客气的回骂着,皱着鼻子,满眼厌恶的看着周中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