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超级寻宝仪 > 第六十六章 继续作死
    “你…你要多钱?”王总警惕的问道,他现在是看出来了,周中这小子看起来年纪轻轻,但一肚子坏水啊。现在被他拿住了,不得来个狮子大开口啊?

    不过周中确实摇摇头,冷笑着说道:“这得看你们的诚意啊,你们觉得治他这病能多钱?要是我说那性质可就变了,我可不想回头被你们污蔑说是敲诈勒索。”

    王总和副局长脸色憋的通红,还别说他们真就是这么想的,周中一个黄毛小子,竟然敢跟他们官方做对,那不是作死吗?随随便便给他设个套,就能让他把牢底坐穿了。他们身上可都装着录音笔呢,只要周中话语间露出一些蛛丝马迹,成绩楼盘闹鬼或则警察鬼上身是他搞的鬼,那就直接把他抓走。

    可没想到这小子这么机灵,根本就不上当啊。

    王总从钱包里掏出一千块钱,没办法警察都那样了不可能自己拿钱,他又不能让领导拿钱,只能他拿了。

    “一千。”王总颇为不满的说道,觉得这一千都多了,便宜周中这小子了。

    可周中却直接两手一摊苦笑道:“哎呀王总真不好意思,我刚才仔细看了一下,他这病我治不了啊,能力不够。”

    王总这个恨啊,这不摆明了嫌钱少吗?跟开口直接要钱有啥区别啊,咬牙切齿的又掏出两千说道:“三千!这够多了吧?”

    周中依然很是为难的摇头道:“不行不行,他这病太严重了,我能力不济啊,哪有那么大本事,万一胡治乱治给人家治出问题怎么办?”

    还嫌少?王总把钱包里剩下的两千也掏了出来,一咬牙气愤道:“我一共就这五千现金了,你赶紧给他治治吧,一会儿磕不死也得磕傻了啊!”

    周中勉为其难的把钱接过来声明道:“那先说好啊,是你们求着我治的,出了问题可不能怪我,要不然钱还你们我不治了。”

    副局长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赶紧催促道:“不怪你,你赶紧给他治吧!”

    “唉,好吧,谁让我这人心肠好呢。”周中叹口气,走过去在那警察后脑穴位上点了两下,那警察顿时回过神儿来,噗通一声坐在地上,脸色刷白。

    周中又补充说道:“这家伙是神经出了问题,属于神经病的一种吧,你们一会儿还是带他到正规的医院检查一些比较好。”

    此时那警察已经不乱撞了,只是傻乎乎像是痴呆了一样坐在地上,神情惊疑不定的,看来是后遗症。

    王总和那副局长面面相觑,这实在是太诡异了啊,想想就让人觉得毛骨悚然。而且周中这小子说话滴水不漏,临了还给那警察加了一个精神病的帽子,和鬼上身脱的一干二净。

    这时候周中电话响了,是个陌生号码,在家里有外人不方便接,于是他走到外面接听,竟然是韩副市长打来的,周中心里很是惊讶。

    “周中啊,县城那边的事情我已经了解了,这次王总买通了省里一位高官,我也不太好出面,但要是有什么事儿你放心,我一定会站在你这边的。”

    周中明白韩副市长的意思,于是点头道:“韩叔我懂,这边的事情我能处理。”

    “嗯,如果有什么事情就打这个号码给我,韩叔一定管你。”韩建业说道。

    周中心里还是很感动的,不管怎么说韩副市长能打来这个电话就很看得起他周中了,他就是一个穷小子,人家可是副市长,身份悬殊。

    这边周中刚放下电话,还没等回屋呢,突然被人叫住,楼梯上一个年轻人急匆匆的跑了上来,见到他后一脸的兴奋。

    “周兄弟,我可算是找到你了!”

    周中认出来人,是之前在医院给那位副书记治病时看到过,好像是那副书记的一位家属,当时还对自己挺不友好的。

    青年赶紧上来握住周中的手,激动的自我介绍道:“周兄弟,我叫罗浩,是罗书记的孙子,太感谢你救好我爷爷了!”

    看IW正%1版{章◇节上

    周中正在纳闷,这罗大少向来对自己态度很不友善,今天来这里找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

    正这么想着,大少忽然真诚的看着周中说话了:“周中,我是来向你道歉的,那天在医院多有得罪,不过多谢你大人不记小人过,治好了我爷爷的病,希望你能不计前嫌原谅我,不然我很过意不去的。”

    周中也没想到,这大少千里迢迢从江陵市区跑来这小县城,就是为了给自己道歉,看来也是个心直口快的坦荡人,于是不介意的说道:“没事儿,我也没放在心上。”

    此时屋子里王总和副局长见那警察醒过来了,舒了一口气,不过他们也不敢再多待在这了,谁知道下一个被鬼上身的人会不会是他俩?

    “妈的,一个什么都不是小子还收拾不了?先回去,直接找人来给他抓了。”两人决定先离开,再派人来抓周中,免得受到牵连。

    于是王总和那副局长就出来了。刚一出来就看到罗大少,那副局长是市里的领导,可是认识罗大少的,省委罗副书记的孙子啊!罗副书记可是省里的实权领导,就连省长都要对其客气三分。

    罗副书记的孙子怎么在这?而且还和周中那小子如此亲密,这是怎么回事儿?之前不是说周中只认识韩建业的女儿吗?

    如果是一个副市长,他还真没放在话下,他的靠山可是省里的人。但现在不一样了,周中要是连罗副书记的孙子都认识,罗副书记一句话他和他背后的靠山都得完蛋。

    罗少也注意到了那副局长,都是在省城混的,就算不认识也能认个脸熟,知道他是市里的官,而且是从周中家里出来的,于是疑惑的问道:“姚局长你来这做什么?”

    不等那姚副局长说话,王总就先开口了,他现在仗着巴结上省里领导,那真是谁都不放在眼里,尤其是看罗少年纪不大,以为就是周中的朋友,一样是个土包子呢,顿时狂妄的斥道:“姚局长也是你叫的吗?我们这办公事呢,你一毛头小子还敢吆五喝六的,哪凉快哪待着去!”

    姚副局长直接傻了,心里大骂王全贵这个2X,你这是作死啊!

    罗少也是一怔,他爷爷可是省委副书记,是在省内从一个小公务员一点点干上来的,这和空降的领导不一样,空降过来的领导说白了就是光杆司令,根本没人听,但本土升上来的领导就不一样了,几十年的经营那是根深蒂固。这也是为什么他爷爷身为副书记,地位在省内却要在省长之上的原因。

    所以在全省没有人敢这么跟罗少说话,从小到大这二十来年也没有过这样的遭遇,直接就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