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无上帝业 > 第二章 狩猎开始
    时间不停的流逝,转瞬间就来到了公元一八零年,八月十二日。

    今天的天气难得的非常不错,驱散了一连数天的阴雨连绵,阳光照射下给天下众生带来了丝丝温暖。

    刘家村的角落里,依旧躺着一个脏兮兮的小乞丐,所有路过的人只是看了几眼就匆匆走过,没有丝毫的停留。

    在这个混乱渐起的年代,类似的流民他们经常遇到,而且,他们虽然不是流民,但是日子依旧过得紧巴巴的,没有余力让他们去施舍别人,所以与其停留下来做出让自己悔恨的事情,还不如匆匆走过,眼不见心不烦。

    不是他们心狠,而是这个世界让他们不得不心狠,一旦他们施舍了对方,那他或者是自己的家人就要挨饿,如何取舍一目了然。

    更何况,对于这个经常躺在角落里的小乞丐,刘家村的人也并不陌生,对方在这里已经停留了大半年的时间,依旧顽强的活了下来,所以他们也给自己找了一个理由,就算不帮忙,这个小乞丐也会继续活下去。

    而且,数月前的江夏郡蛮起兵反汉,与庐江郡黄穰起义军合兵,有众十万余人,连破四县,就发生在南阳郡不远处,所以就算过去了数月的时间,依旧为处于南阳郡的刘家村带来了不小的影响,他们也没有闲工夫去管别人的死活。

    “是他,王小狗,我等的时机终于到了吗?”角落里的小乞丐双眼带着期待之色的看着不远处那匆匆走过去的身影,忍不住激动了起来。

    在这里大半年,他早就已经通过种种手段获得了一切自己想要的情报,就好比刘洐,以及之前走过去的王小狗。

    现在这个村子虽然叫刘家村,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住在这里的就都是刘姓。

    在数百年前,这个村子的确都是刘姓,而且还都是刘氏皇族血脉,只不过在光武帝刘秀建立东汉之时,刘家村的刘氏众人因为大力支持出自南阳郡蔡阳县的刘秀,而损失了绝大部分的人。

    不过虽然损失了绝大部分的族人,但是不管是支持刘秀起兵,还是双方拥有相同的血脉,都让存活下来的族人获得了莫大的好处。

    只不过经过了将近两百年的时光变迁,刘家村这一支刘氏血脉已经只剩下一家了,所以这个原本属于大本营的村落也不得不吸收了大量外姓之人,才保持住了这个村落能够继续存在下去。

    而王小狗原本就是刘家村的人,只看其名字就可以知道其家庭情况如何了。

    在这个年代,学文识字那是只有豪门跟少数寒门才可以做的事情,所以绝大多数的平民虽然拥有姓氏,但是名字却都大同小异,好比小狗、二狗、三狗、大狗、黄狗什么的,当然了,这里面也有带有着‘名贱好养活’的意思在其中。

    但是,只要是有点地位的家庭,其子女的姓氏都不会取小狗这种名字,所以看名字就可以知道其家庭情况如何了。

    而他记得自己曾经也有一个类似的名字,那是这一世的父母给他取得,好像是叫赵小牛,至于为什么取这个名字,很简单,因为他的父亲就叫赵老牛。

    “还真是久远的记忆啊。”莫名得想起这些,角落里的赵小牛忍不住露出复杂之色,只不过很快就被其驱散,转而露出丝丝冷光的看着王小狗那远去的身影,再次回想起了自己得到的有关于对方的情报。

    就在几年前,王小狗一家被杀,只剩下他一人逃走,至于具体的事情不是他可以知道的,他也没有兴趣,他只需要知道对方或许是可以让他得到猎物的有用棋子就行了。

    现在看来对方并没有让他失望。

    “开始了啊。”用就连自己都听不清的事情自语了一句,赵小狗没有离去,留了下来,只是那不停颤抖的身躯诉说着他那掩藏不住的情绪变化。

    时间不停的流逝,转瞬间一天的时间过去,黑夜笼罩住了大地。

    ……

    “该死该死该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刘洐满身鲜血的抱着妹妹奔跑在家中,朝着一个方向前进着,在这其中数次跌倒,他却顾不得疼痛,就好像身后有恶鬼在追赶一般,亡命的逃亡。

    就在不久之前,一家人正在开开心心的吃饭,他更是在开心的逗弄着出生没有一年,还不会说话的妹妹,结果伴随着一阵喊杀声,一群人突然杀进了家中,见人就杀,就连父母都为了掩护自己逃走而死在了对方的手中。

    “快了,只要进入密室当中,我跟妹妹就安全了。”看着不远处的假山,刘洐忍不住露出了一抹欣喜之色,经历了如此巨大的变化,一时之间他根本就没有生出复仇之念,所想的只是活下去而已。

    就在希望近在眼前的时候,伴随着一阵剧痛传来,刘洐停了下来,本能的跪倒在了地上,手中抱着的妹妹也因为无力而跌落在地上,低头看去,只见胸前透出了闪烁着寒光的长剑。

    “噗嗤..”鲜血从嘴角跟胸口不停的喷洒而出,迅速的染红了地面,伴随着长剑的抽离,他更是整个人都倒在了地上。

    在这生命快速流失的时候,刘洐没有感觉到死亡的恐惧,只有担心,以及回荡着之前自己逃走之时,父母的那句照顾好自己跟妹妹的话语。

    “怎么办?我就要死了,妹妹怎么办?”刘洐一边吐着血,一边伸手看向妹妹掉落的地方,却无力够到,这让他忍不住一阵绝望。

    就在这个时候,伴随着有些熟希的脚步声,一个人影出现在了视线中,让他忍不住瞬间睁大眼睛。

    “怎么可能…,这是..我?!”浮现在刘洐眼中的是一个穿着自己衣服,跟自己一模一样的人,只不过对方眼中闪烁的贪婪目光让他不寒而粟。

    “求..求你..不..不要..伤害..我..我妹妹..”留下了最后一句话,刘洐的生命之火彻底的熄灭了。